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周克‖我与少年的时差之旅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2-06 07:00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周克
                                  
 
记得那年初春的一天下午,寒意渐退、柳芽初露。我乘东航航班从烟台起飞到浦东机场,然后转机乘零点时分的东航国际航班向南跨过赤道,向东再越四个时区,直抵南半球正值夏末的奥克兰。
 
中国在时差上要晚于新西兰四个小时,若赶在新西兰夏令时期间,则时差扩大到五个小时。我来到国际出发候机大厅时看了下表,刚过晚上十点,大约一小时后登机。而奥克兰此刻已是明天的三点多,晨梦很快就要被鸟鸣唤醒。想想很有意思,当我十多个小时后抵达奥克兰,在时差这头吃着晚餐时,时差那头我的烟台朋友却在经历着我曾经的下午;或者当时差那头我的朋友清晨在烟台山灯塔之下看蓬勃日出之际,时差这头的我正是手持汉堡兴奋地“乱吃”(lunch:午餐)之时。
 
我在候机大厅找到一个空位,旁边是一位少年。他轻点手机按键,似乎刚刚结束通话。见我落座,礼貌地欠身点头、招手致意,他的动作让我稍有意外,却顿生好感。再看少年,英气勃发、阳光灿烂,便报以微笑并问候。短暂的“邂逅仪式”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看他年纪不大,应该还是一位中学生,便友好地问:“是学生吧,一个人旅行?”
 
少年大方回应:“是的。学校假期我回中国看望爷爷奶奶。现在要开学了,今天回奥克兰。”
 
从语言上判断,他的母语已经不是汉语,对汉语虽听得明白,却说得不“溜”,但交谈无碍。接下来我得知,他出生于奥克兰,正在读初中,以前每年圣诞大假都会跟父母回中国探望长辈,这次是他第一次独自旅行。他的奶奶是退休教师,这位奶奶对孙子的“探亲”用心良苦,实在令我敬佩。她舍弃了享受天伦之乐,利用这个短暂机会让孙子参加学校组织的冬令营活动,这次是去西安感受华夏历史。少年已去过多个地方,告诉我喜欢中国,也非常乐意参加这样的活动。
 
正聊着,候机厅广播通知去奥克兰的旅客开始登机,登机口上方的显示屏也在滚动播放着同样内容。我们起身准备排队,看到少年不止有一个手提行李,因为已经过了安检,我自荐举手之劳,代提一件。顺便提醒道:“不是食品吧?奥克兰海关可不允许啊。”
 
少年没有拒绝我的好意,道谢之后说:“这个包里是奶奶给我准备的中文辅导书,我回家要读的。”
 
少年这番话,使我对他在好感之上又加了一层喜欢。登机口工作人员查照验卡时我们发现彼此竟然座位相连,便相视而笑,毕竟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我还隐约预感并期待,将要开始的“追赶时差”之旅,会很有意思。
 
 二
 
今夜晴空无云,虽是初春,仍有星光簇拥着弯月,星空不冷,心境温润。我注意到飞机从离开廊桥开始滑行,再到刺破夜空冲入云端,少年始终把脸贴在眩窗上凝望星月,似乎开始某种遐想。
 
待飞行状态进入平稳,有的旅客在座位前的显示器上挑选节目,打发着漫长旅途。少年也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揉了一下眼睛,告诉我感觉是在时差中旅行,星际间漫游。
 
说到了时差,似乎唤起了回忆,接着跟我分享了一个“时差这头和那头”的故事:他们这次在西安的冬令营中有一个参观兵马俑的活动,那天上午,在兵马俑博物馆看着那些两千年前的兵马俑时,我被震撼了。出来后接到我同学皮特儿的语音通话,巧的是他告诉我,他和几位同学也刚刚走出了奥克兰博物馆,正在模拟从惊险刺激的火山喷发中怎么逃脱。有意思的是当时已是奥克兰的下午,皮特儿还开玩笑说我落后了他们半天。
 
听完少年讲的故事,飞行的物理高度抬升了我的思索纬度,我想把这个“有意思”升华成“有意义”。我说:你讲的是一个客观物理上的时差问题,确实很有意思。还有一个历史文化上的时差也很有趣,但它的主角不应该被忽略,这就是出生于两千多年前、列队站在你身旁的、那些威武的兵马俑们。
 
我的话他没有料及,露出些许惊讶。我告诉他,这些兵马俑的主人是一位中华大业伟大的奠基者,后人称秦始皇,他在两千二百多年前统一了中国。你现在能讲会写的华语中文,就是因为他当时定下了读写规矩,才得以延续并传承至今。
 
少年显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思考着,又认真地问我:“中国文字存在了两千二百多年?难道比《圣经》还早?”
 
我笑着纠正他,中国文字至少存在三千六百多年了。那时没有纸,我们的祖先就把字刻在龟背上,这就是最早的文字,后来被称为甲骨文。以后又经过历代的演进和发展,到了两千二百多年前这位奠基伟人的时代,他为了便于治理国家,统一了一系列治理政策,其中就有对文字的读音和写法。
 
真的要感谢秦始皇,他统一了文字,使中华文化得以世代传承。现在的年轻人只要愿意,静下心来,可以倾听老庄,对话孔孟,而时差这头的年轻人还能读得懂莎士比亚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我还跟他说,如果从人文“时差”来看,中国的文字以及这些兵马俑们确实比《圣经》的记载要早两百多年,更比新西兰建国要早两千多年。
 
远道而来的历史和不期而遇的文化吸引着少年,此刻兴致盎然,毫无倦意。
 
  三
 
 
 
飞机在夜空中平稳飞行,我在座位前的显示屏上找出即时航迹图,此刻我们即将越过祖国的陆地边界,进入浩瀚的太平洋,向东南飞去。少年显然也注意到了,再转头看窗外,深夜无际,大海隐容。但星空可见,而且斗转星移。自然的,他转身告诉我,奶奶曾教过自己怎样识别北斗星,再根据北斗星找到北极星,但遗憾今天没有观察到。
 
我告诉他由于飞行方向朝南,同时又受机舱视角限制,北斗星无法看到。少年又说,学校老师也曾教他们识别新西兰上空的南十字星,那也是方位星。        
 
时间已近凌晨两点,我们的聊天继续着。我说,由于地理原因,南半球看不到北斗星和北极星,但“时差这头”的大洋洲(澳大利亚、新西兰及南太诸岛国)有自己的“方位星”,因其形状像一个橫置的十字架,方位正南,被称为“南十字星”。欧洲人在大航海时代利用它找到了大洋洲,称它为“方位星”也是实至名归。南十字星有其精神内涵,澳大利亚的国歌里有它的名字,新西兰的国旗上有它的图案。北斗星是北半球的方位星,这是自然知识。但在“时差那头”的中国文化里,北斗星还被喻为崇高和尊贵,是中国人的精神指南与情感寄托。 
 
但还有一层意思我没有讲,期待他学历增加,阅历增长之后自悟懂得。
 
这就是“时差两头”对各自方位星的“精神赋义”,它来源于各自所处的地理位置,客观环境,生存逻辑,思维基因。
 
时差这头的新西兰自然禀赋得天独厚,南太平洋温暖的季风给这里带来了充沛的雨量,种植业、畜牧业条件优渥,森林、渔业资源丰沛。而且,人均占有土地巨大。我曾专门查阅过资料,山东省面积15.8万平方公里,新西兰面积26.8万平方公里,山东省面积仅是新西兰面积的1/2强;烟台市人口700万,新西兰全国人口420万(2019年数字),烟台市人口却比新西兰人口多出280万。所以,这里才是“地大物博”,物阜民丰。人们可以有理由少劳而得甚至不劳而获,心安理得“靠天吃饭”,享受自然的馈赠。他们认为这一切都是神的旨意,上帝的恩赐,而南十字星就是神的化身,上帝的象征。
 
时差那头的中国却没有得到这种眷顾和恩赐,土地贫瘠,资源不盛,没有靠天吃饭的福份,唯有依靠自身的勤劳节俭和坚韧努力。所以北斗星只能告诉你方向,而如何前行则需要不断在自己的文化中汲取养分,“功崇惟志,业广惟勤”,“良马不念秣,烈士不苟营”,还有成语中的上下求索、自强不息、励精图治、攻坚克难等等。
 
南十字星告诉人们膜拜,北斗星提示人们进取。
 
 四
 
写到这里,请允许我暂停此刻在云端的“空聊与空想”,因为我想起了我在《再聚Browns Bay海湾》一文中烟台老乡国强曾经在“时差这头”的一段生活叙述。那天,在海边那家咖啡馆里他跟我说了一段感受:刚来时很羡慕这里的人们工作轻松,生活悠闲,甚至可以自定工时,自主假期。等自己加入了这种节奏,工时、假期自主之后,日复一日、悠闲自得的修剪草坪、侍弄花丛时,有一天突然沮丧地感到,这种类似于国内“小富即安”的“农民理想”式的生活,就是“三亩耕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新西兰版本。当初悬梁刺股、废寝忘食的赢下了“起跑线”,就是为了赶到这里,打开铺盖卷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再生上一堆小孩?
 
我非常理解朋友国强的困惑。这里的生活对老年人或许是向往,但对年轻人未必是归宿。事后我想了好久,如果打个比方,时差的那头,生活就像炒股,上限无顶,充满博弈和希望。但又下线不明,感到不安与焦虑;而时差的这头正好相反,生活就像存款,下线托底,觉得平稳和无忧。但又上限可知,特别乏味与慵散。
 
有个流传较广的故事很形象。一位每周两天工作、三天钓鱼、其余时间休息的男子,某日在海边“撑杆作业”时遇到一位外国游客,他们的对话很有意思:
“你没有工作吗?”
 “一周两天。”
“为什么不多工作赚钱?”
“赚钱干嘛?”
“赚钱可以买房、买车、买游艇啊。”
 “然后呢?”
“休闲、钓鱼、潇洒啊。”
“我现在不是吗?”
 
 这种悠闲的底气,来自于土地的赋予,大海的慷慨,大自然对这里倾注了太多的关爱。但事物好比硬币,总有两面。正面是悠闲与舒适,反面就是懈怠和慵散。如果将这种悠闲的因子注入到社会运行的机理中,变为共识,形成定式,极可能带来弊病,就是行为上的慵懒与木然,精神上的贫血与失重。久而久之,时差这头的“领先起跑”终将落后于时差那头的契而不舍。
 
 五
 
然而,毋庸违言,时差那头的我们虽然有励精图治,奋发图强的民族精神,但在社会的“公共空间”里,却始终有块“短板”,常被嘲笑,屡遭诟病。近年来,有个“木桶理论”深入人心。其核心就是,木桶最短的那块板决定木桶的储水量。现在可以请出我“邂逅而来”的少年朋友,继续我们的“空聊”,听听他回国看见的那块“短板”是什么。
 
这时,空乘人员送来食品和饮料,少年选了特中国的牛肉面和白开水。“吃中餐习惯吗?”我问。少年点头:“在饮食上我愿继承传统。”回答很有深意。我稍有诧异,再问:“除了饮食,还有不习惯或不喜欢的吗?”他想了想,犹豫了片刻:“有。”我放下年龄之尊:“请讲。”
 
少年的眼神从刚才对中国历史文化的震撼里走出来,出现了镇定。他认真地对我说:“有许多不习惯、不喜欢、不理解。”
 
在我的鼓励下,少年讲述了他几次回国的一些负面经历。比如在街上向迎面而来的人微笑时感到了对方的诧异;扔垃圾找不到分类垃圾桶时的茫然;上公厕没带手纸后的尴尬;过红绿灯找不到专为行人设置的按钮时的无助;特别是走斑马线被司机无视,为性命担忧时的害怕;遇到汽车加塞、抢行、鸣笛时的无措;在公共场所对那种高声喧哗、张扬招摇的无奈;在银行取款、车站购票或超市付款时见柜台有人总会站在一米外的地方,但后来的人以为你不是办事者,心安理得挤到了你的前面时的不解;林林总总,听得我耳赤心跳!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即“时差那头”的人们,除了有纵向的伟大历史,横向的直观成就得以自豪外,按照“木桶理论”的说法,我们还有一块“短板”尚未修复,或者说修复得还远远不够。这块短板就是人们在社会的“公共空间”里,那些貌似正常,实则非常的习以为常(当然包括我熟悉的烟台)。这些行为确实存在着“时差”,并至今仍在世界上为这个“时差”支付着舆论、名誉、经济甚至生命的“罚单”。
 
这是内心浮躁的表露,是思想焦虑的外化,也是素质教养的缺失。但无需妄自菲薄,也不必失望悲观,因为中华文化历来就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等等教诲、古训,怎么可能到了现代就丢弃不闻了呢!已经看到政府在引导,学校在矫正,舆论在呼吁,社会达人在践行。转变可期,指日可待。
 
我没有对少年解释什么,但我建议少年做点什么。因为我想起了少年和他的同学皮特儿的那段时差故事。我的建议是:少年可以请已经退休的教师、值得尊敬的奶奶帮助,利用信息传媒在时差两地的同学中建立视频互动平台,彼此交流观摩,取长补短。少年接受了我的建议,并说这是个很棒的主意,他两头的小伙伴们都对彼此有广泛的兴趣,还兴奋地表示他奶奶肯定会支持。
 
 六
 
航迹图显示,我们即将飞跃赤道,进入南半球,航程近半。此时再看窗外,月亮转移,星空淡出,云海之上,蓝天如碧。我和少年也将休息,养神蓄力。我知道,此刻时差这头的奥克兰已是上午,而我们正在迎头赶上。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