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名家散文 > 正文

流经秋海棠长廊的血:加西亚·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9-25 11:4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摘自《月亮下的蛋》
作者: 若隐\程庸

读了以下这一段文字,通常会认为这些人愚昧。

“马孔多的居民被那么多如此神奇的发明弄得眼花缭乱,简直不知道什么东西是最令人惊奇的了。因为部影片里有一个人死了并被埋葬,大家为他的不幸伤心地流了眼泪,可在下一部影片里,他摇身一变成了个阿拉伯人,又活着露面了。花两个生太伏来跟剧中人物共悲欢的观众,忍受不了这样的嘲弄,把剧院的椅子给砸了。

他们认为自己又被吉卜赛人一种新鲜的、华而不实的玩意儿骗了。

还未被现代文明开发的人们终于决定不再去看电影,他们认为自己的苦难已经够多,何必再为虚假人物装出来的不幸去流眼泪呢要说他们愚昧,能列举出许多理由,但《百年孤独》的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不以为然。这儿的人民十分单纯,他们不习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被任意颠倒、扭曲、演示和嘲弄,他们希望维持他们原本纯粹的特性,维持人原有的气味、灵性,只有这样,才会产生与人密切相关的故事,十分的人文气息,而不是像现代人的故事多和水泥、钢铁缠在起。

正是这些砸电影院里椅子的人们,才会发生以下形形色色的故事:美人儿雷梅苔丝乘坐床单向天上飞去;奧雷良诺上校(乌苏拉的次子)自杀时,乌苏拉揭开灶台上牛奶锅的锅盖时,见到里面爬满了虫子;丽贝卡常常吃土,但竟然不会得病;乌苏拉临死之前,玫瑰花却发出蒺藜一般的气味,等等。这些故事象征着人与自然的紧密合一,充满了原生态的意味,是大地上最原始、又是最生动有趣的事例。人类已经进入了现代社会,拉丁美洲竟然还发生这些奇思怪想,这不得不归到人自身的浪漫特性上来。可以预见,无论工业文明把人破坏到什么程度,在原则化、体制化的规范下,人身上的浪漫火种哪怕仅存一丁点儿,仍然能发出璀璨的光芒。

小说中的美人儿雷梅苔丝就能使现实生活变得生动起来,她认为外来的“女人们为什么要戴乳罩、穿裙子把生活弄得那么复杂因此,她给自己缝了件粗麻布罩衫,从头上套进去穿着,一点也不麻烦地解决了穿衣问题”。结果呢,谁也没有认为她愚昧。作者在这儿表示了极度的赞美,这个美人儿似乎是至圣至爱的化身。“她生性喜欢简朴,可是最令人惊奇的是,她越不追逐时髦寻求舒适越摆脱陈规去顺应自然,她那超凡的美貌就越令男人消魂失魄,她的一颦一笑就越逗男人爱怜。”有不少轻薄男子想偷窥她的生活如打听她的裙子里面是否裸着身子。对这些不善之徒,作者没有给他们好果子吃,爬到屋顶上偷看她洗澡的男人摔下来死了;一个男人摸了她的胸肺时正在得意,却被迎面奔来的一匹马踩死了,等等作者要维护她神圣的一面,这维护含有某种象征

这部小说不仅处处充满了人的原始气息,还显示了人身上不易被打败的内在力量。乌苏拉(她的一家是马孔多这座小城镇的化身)的次子奥雷良诺上校加入内战,戎马倥傯一生,被无数次暗杀,都躲过了,并且生命力旺盛,跟十七个女子生下十七个小奥雷良诺乌苏拉活到一百岁,照样精神抖擞,眼睛瞎了,对家里一切仍然了如指掌,甚至比明眼人更加清晰。这显然又是一个重要象征:即乌苏拉具有超人的力量。她患白内障,看不清东西了,但她对谁都隐瞒着,不愿说的原因是,她意识到自己还未衰老,用处还大着呢于是一股劲儿默默地记着各种家具之间的距离,辨认人的声音。有时气味给她提供了帮助,有时靠简单的推理就能找到遗落的东西何塞·阿卡迪奥的孙女菲兰达掉了结婚戒指,结果却让乌苏拉了。虽然不能说她比明眼人看事物更为清晰,但她瞎眼之后建立了比明眼人更为仔细的观察事物的方法却是事实。“她发觉家里的每个成员每天都在走同样的路,干同样的事情,甚至在同一时间说同样的话,而他们自己却不知情。他们只有在超出这种刻板的常规活动时,才会丢失东西。因此她听到菲兰达在为丢了戒指难受时,就想到她那天所做的一件同往常不一样的事情,就是晾晒小孩室内的席子,由于她打扫时孩子在场,乌苏拉心想她准是把戒指搁在他们唯一够不着的地方,搁在壁架上了。可是,菲兰达就只沿着她日常活动的路线去找,不知道日常习惯妨碍了她找到东西。”

作者在这儿描述了一个瞎老婆子的非凡的观察力,热情赞颂她的根本原因是赞美打不败的生命力。小说所展现的许多生命现象都是那么生气莲勃,那么具有神力,百岁老婆子不服老在这儿还算不得顽强,更为顽强的是即使死了的人,也会通过自己的血液来传达信息。

长子何塞·阿卡迪奥被人暗杀了,他身上流出的血竟然不死,竟然具有灵性(作者的想象力简直可以直刺苍穹):“鲜血从门下边流出来,穿过客厅,流到街上,沿着高低不平的人行道直流过去,流下台阶,爬上街坡,流过土耳其人大街,向右一弯再向左一转,再绕个直角流到布恩迪亚家门前,从关闭着的大门下面流进去,为了不弄脏地毯,贴着墙壁穿过客厅,再穿过起居室,在饭厅里转个大弯避开餐桌,流经秋海棠长廊,再从正在教奥雷良诺·何塞学算术的阿玛兰塔坐椅下悄悄穿过去,流进谷仓,再流到了厨房里。当时,乌苏拉正在那儿准备打三十六鸡蛋来做面包。”她见到流动的血,预感到儿子出事了,于是顺着血液流过来的方向往回走,找到儿子的尸体。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