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爱情散文 > 正文

情事 | 生死恋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8-06-25 07:0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美丽的黄浦江畔,瑶和秋相拥着喁喁私语,江水温柔地舔舐着船舷,万般不舍又无限期待地把船送向远方,漂流是船的特性,停泊只是短暂,远方有它渴求的梦想
 
“亲爱的,多想就这样与你直到永远。”秋目光灼灼地盯着瑶。
 
“时光啊,为何不能为我停留,留住我亲爱的人。”瑶回应了这句,便把头埋在秋的怀里嘤嘤地哭。
 
突然秋风乍起,吹皱了万顷江水,两人波光粼粼的倒影,好似牵线木偶,在江水里不停摆动。
 
生活有时也如此由不得自己,必须像块铁一样投入到火里去煅打。
 
秋想留,留下来陪瑶每个春夏秋冬,春赏花、夏纳凉、秋寻果、冬踏雪,与瑶在一起的每个瞬间都会是一首灵动的诗。她那顾盼流转的眸,像个深潭,一旦沦陷,就别想上岸。可他非得走,一半为文学,一半为瑶。
 
瑶之前,文学是他的全部,他的喜怒哀乐被文学牵扯着,瑶像戴望舒笔下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从雨巷中走来,走进他的油纸伞。一声:“公子,吾等侬等得好苦……”
 
“姑娘,赴你千年的约,我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吧?”这正是秋的长篇小说《爱你三生三世》里的两句台词
 
“人如其书,儒雅睿智。”瑶对秋看一眼已是由内到外的喜欢了,其洋洋洒洒,一泄千里的文字早就俘获了她的芳心,人更是出乎意料的帅气,她紧蹙的眉不知不觉就舒展了,嘴角上扬,两团红晕也悄悄飞上了双颊。
 
“她,发似流泉,衣如蝴蝶,桃腮带笑,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好像好像在哪见过。”他努力地搜寻着,是梦中,是笔下,走来……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一切如梦似幻……
 
02
 
她把他直接拉到了父亲面前,“他才是我方瑶的男朋友,若叫我嫁那个富少,别怪女儿不孝。”她横着一把扇子在颈上,上有秋公子题词:“怕相思,已相思,轮到相思没处辞,眉间露一丝。”
 
父亲慌了,秋则捂嘴偷笑,难怪她独独挑了这把刻着虎纹貌似折刀的龙骨扇,古灵精怪再没谁了。“好,好,你只要收下刀,父亲就依你,不嫁周帅!”父亲一软,瑶得意忘形,展开扇子,轻歌漫舞起来。
 
情知上当的父亲,也因从来一言九鼎,放出的话再也收不回来,只得由着她留下了秋。
 
于是,瑶和秋日日夜夜粘一起,一个呤诗,一个作画,一个弹琴,一个起舞,四目相对,爱的电流涌遍全身。一颦一笑里都是情,说不完的海誓山盟,道不完的人世衷肠。
 
父亲的公司遍布各大城市,见秋整日里写写划划,不学商术,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拂去一桌的笔墨纸砚,并声色俱厉地下逐客令。
 
“哪来的回哪去,我这里容不下你这尊佛。”
 
瑶颤颤惊惊捧着秋的长篇巨著来到父亲跟前,小声请求道:“爸,只要您读一段,您就会被吸引……”父亲抓起书,狠狠摔在地上,手指发颤地指着宝贝女儿的鼻尖道:“现在中国,有几人买书看;你去市场了解下,最萧条的是哪个行业,告诉你书店、书店。你宁可不做富家千金,也要跟这个写书乞丐穷困潦倒一生,咋就这么……”
 
秋再也听不下去,他捂着耳朵跑了出来,他听不得别人对他虔诚信仰的文学的侮辱,可以说他穷酸,可以说他无能,不能把文学贬成臭狗屎。
 
03
 
他飞也似地逃向江畔,放开捂住耳膜的手,时断时续传来瑶的哭喊:“我是一根筋,只爱秋,爱他的文字。他虽没财富,却是精神世界至高无上的王。爸爸,我不求你进入那个世界俯首为臣,只求你理解女儿……”混合着瑶父摔盆砸碗的声音一起传来。
 
他不怪瑶父,只怨自己出身低微,又没有征战商海的宏大志向,拿什么与身家千亿为后盾的瑶匹配,何况她的美貌她的才学同样无人可及。
 
他妙笔描述的集万千优点于一身的美丽姑娘,他的梦中情人,只应天上有,却真真实实落在了他的面前,深谙他的思想,樱唇轻启,一言一语都入耳,仿佛是另一个自己。在文字世界,他们恍似爱了千年,可又是文字,他遭到继续爱她的禁令。
 
滚滚江水翻涌,他扬起手中的笔,闭上眼狠狠地掷向江中,一起投进的还有他那颗曾因文学而激情澎湃的心。
 
一个浪头打来,他徐徐睁开眼,被他抛掷的钢笔却又好端端地躺在他的脚边,显出一副无辜的神情。
 
他弯身拾起,眼泪哗哗而下……“笔,跟我久经沙场的笔,你到底是瘟神还是忠臣,怎么甩你都甩不掉?”心底另一个声音又在说:“如今的时局,能怪笔吗?”
 
“文化始终是一个民族的精魂,相信中国书行不会永远这么萧条下去。《爱你三生三世》滞销,那是我还没把笔用到极致,没把文字用到出神入化,再加人们从纸质书转到网络文去了。
 
德国人爱看书,随身包里都有两本书,地铁里、公车上,随处可见读书人。他们的书都是很贵的,而好的网络文可与书媲价,在他们眼里,知识昂贵当之无愧!
 
我如果能去这个国家感受一下浓郁的文化氛围,写作动力肯定能大大调遣。若能得顶级大师指点一二,思想可望开阔,立意不再稚拙。我只有这一长项,就要做到极致。振兴书业任重道远,取得爱瑶的资格却是迫在眉睫。”他对着江中的影子说了这席话,陡觉手中失而复得的笔之可贵。
 
突然,他的后背一阵温暖,他嗅到了茉莉花香,那是瑶特有的味道,他捉住了那双环抱他腰身的温软如玉的手,转过头正碰上瑶含情脉脉的目光,一股爱的电流涌遍了全身,他盯着玫瑰花瓣一样红艳的唇慢慢俯下头去,瑶恣意地迎合着……
 
世界消失了几分钟后,终于又回到他们的视线中。
 
瑶放不下秋,趁父亲不注意逃了出来,来到了他们经常携手的黄浦江畔,果见秋面江而立,并听到了秋的一席话。
 
纵有万般不舍,也得成全秋对文学的痴念。谁让她被他的文字感染,也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了他所爱,她相信他会是中国文坛未来的巨匠。
 
正如文中开头所述,他们相拥,喁喁私语,看浪拍船舷,为不得不分离而伤感
 
04
 
载着秋的游轮在瑶的泪眼朦胧中消失在浩瀚的黄浦江,他去的第一站是日本,芥川龙之介是他热爱的作家。《地狱变》让他充满着疑虑,堀川大公是否当真垂涎良秀女儿美色?良秀女儿是否当真跟他人有染?芥川龙之介发出感叹:“人生,远比地狱更像地狱。”这是多么符合日本人谦谦君子外表下裹藏的狼子野心!
 
在日本,稍作停留后又沿着莱茵河到德国。任船一路笃笃悠悠像一尾鱼一片叶飘向远方,尽情饱览山水,感受海的浩瀚和神秘。
 
一路记载沿途的风土人情和感悟,偶尔吹着风看书,也别有一番情味儿。歌德、莫泊桑、陀斯妥耶夫斯基的书都是他喜欢的。
 
当然还有瑶的靓丽倩影溜着空儿浮上脑海,海上手机无信号,只有船靠岸,秋才可抢着时间下船跟瑶联络,那一张张美丽的风景,令瑶尖叫不已。
 
瑶在掐着时间盼秋的消息中度日如年,离上次联络两天过去了,瑶的手机始终没有秋的消息。她心绪不宁地打开电视,正是国际新闻播报时间,一条游轮沉湮大海,连船带人消失得无影无踪,打捞队遍寻不得的消息,紧紧攫住了瑶的心。
 
她听得一字不漏,那正是秋乘坐的游轮。刹时五雷轰顶,天旋地转,她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在舒适温暖的床上醒来,她已花容失色,两行眼泪无声地淌下。任亲朋软硬兼施都敲不开她的嘴,只有一屋写满秋的纸无声地泄露着秘密。从此那个活泼开朗有说有笑的瑶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欲欲寡欢、梨花带雨的“林妹妹”。
 
父亲怕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派人去找秋来,结果是秋巳葬身大海的消息。
 
亲朋只得轮番劝慰:“人死不能复生,你要面对现实。”
 
“世上男子千千万,比秋优秀的多了去了。比如身家过亿的杨董事,英俊潇洒又有才学,人家可是一门心思地追了你好多年。”
 
瑶听了这些话,反而哭得更凶。家人没辙,只能寄希望于时间。从此瑶锁自己在深闺,不闻事世,何以解忧,唯有书报。
 
直到她在一张废报纸上看到这行字:“1981年8月,名叫海风号的英国游船在魔鬼三角——百慕大盗区突然失踪。八年后,船上消失的六人均完好无损地归来。所以,马航回归不是没可能!”那么,那么秋也是会回来的。
 
这念头犹如一剂强心针,令瑶又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
 
05
 
文友群中失联近一年的秋又出现了,微信动态依旧那么幽默睿智,精炼优美语句隐含哲思,而驾驭文字的功底更显深厚。
 
“这一年你是躲着我们练功去了。”
 
“哈哈,学孔子周游列国。”
 
“仁者无敌,愿拜你麾下。”
 
“有诸位得力干将联手,定能踏出一条康庄大道。”
 
……
 
文友们争相与秋对话,并提出与秋见面共商文学社的事儿。秋发来一张在沙滩捡拾贝壳的背影,米色夹克宽松肥大,被风吹起的一角,露出了扁平的腰腹。
 
接着发来一串文字:“文友皆来自五湖四海,除了照片相见,最好的相聚地便是文字天地。何不借助网络便捷,共建一个公众发稿平台,广收文稿,摄取精粹,不惜重金犒赏,激励作者笔耕不辍。中国文字在这儿沉淀、酝酿,发扬光大,相信我们所做的一切是有价值的。”
 
他的这席话得到了热烈的回应,有的拍手叫好,有的竖起大拇指,有的激动得流出了眼泪,有的欢跳着到:“我的努力没有白费,终于迎来了曙光。”而小说和故事是最下里巴人的一种文体,下至三岁幼儿,上至髯髯老翁,皆可传播,于是文体有了定性。
 
就剩给公众号取名了,才子才女们有给出诗意的名,有给出诡谲的名,有给出新巧的名,秋都否决了,最后自己拟定“时光爱”为公众号名。这个名,充满了生活气息,文友一致拥趸。
 
征稿启事经文友一发布,稿件像雪片一样飞来。秋畅游在文海如鱼得水。精选的故事一面世,就引来好评如潮。
 
稿发三天作者便收到了稿费。文字有了价值体现,运笔更加勤奋。自掏腰包拯救文字世界的秋被作者们奉为神明!
 
06
 
瑶穿着秋遗留的西装,留成秋一样的板寸头,连金框眼镜也是同一款。稿件数量越来越多,她抚了抚眼镜,紧盯着电脑屏幕,一点不敢懈怠,好不容易审完,并一一作了回复。
 
这才缓缓起身,双手撑在桌面道:“我说瑶,你这千金之躯,只管负责美貌如花,我会让文字变得昂贵,养活你!”她被自己的话吓着了,喉头挤出的声音,抑扬顿挫的语气,跟秋如出一辙啊。父亲从窗口经过,瞧见这一幕无声落泪。当窗帘拉上又拉开,瑶已换上一袭长裙,套上飘逸如绸缎的假发,嘻嘻笑道:“秋公子,我的文笔赶上你了吧,这条文艺振兴之路你走得好啊!”
 
这一幕每天都会上演,父亲窥到依然锥心地疼。母亲拿话安慰:“比起不吃不喝关在房间强多了,让她做自己喜欢的事吧,只要她快乐。”
 
某天,有文友在黄浦江畔见到一人,声情并茂地对着江水时言时语,时哭时笑,背影和着装像极了照片上的秋。
 
刚想上去招呼,这时宽广的堤岸驶来一辆银灰的劳斯莱斯,稳稳停妥后,下来一位富态的中年男子,冲江边人道:“瑶,都日上三竿了,快跟我回家吃饭!”“爸,我是秋,你又忘了。瑶是你女儿,我妻子。我一定会写出一篇宏伟巨著,卖翻天,别拆散我们,好吗?”
 
“好,好……”中年男人噙着泪连连点头。“爸爸为你赞助,支持你的文学网站,走,这就写文去。”听到这句话,江边人立马像只轻盈的燕子飞了过来,挽起中年男子的臂膀,徐徐走向劳斯莱斯。
 
文友有些懵了,这到底是《时光爱》的秋,还是男子口中的瑶?
 
作者简介:
 
郭余果,爱涂鸦,借笔达意,迄今报刊杂志发表故事、随笔、散文近百篇,并在两次征文中获二等奖和优秀奖。天高地厚有限度,求知永远无限度;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写,是一种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也是操刀自我剖解的过程......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