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生活美文 > 正文

那富姐的腿残了----

桂魄的空间 作者:桂魄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3-03-02 20:3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一、他擦坏了人家的‘兰博基尼’

  郴洌,是个独子,为人忠厚老实,身体健康,面目端正。父亲早亡,母亲并未另嫁,守着寡把他养大。他母亲由于过度辛劳,得了风湿病,瘫痪了。郴洌没有读多少书,人很勤快,一天干着两份工作——跑外卖兼着送快递。虽然挣了点钱,却都花在了给母亲治病上。所以,他30多岁了,还没有成家,更谈不上立业——

  ————————--

  ——他送完最后一单外卖。正准备去接快递送,可能急了点,在转弯时,没注意好,他骑那摩托车竟碰上了一辆小车。车上下来了一位小姐姐,她一看,车被擦挂掉了漆,她那双原本漂亮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得溜圆,生气地道,“你那摩托是咋开的——” “小姐,对不起,我给你修好就是。” “修好?我这是刚提出来的新车,修过了,它就不是新车了,你得赔新的——” “赔新的?就是一般的小车,我都没法赔,何况你这还是兰博基尼——” “赔不起,就不赔是吧?” “哪有那么好的事,我赔,我打张欠条给你,只要我人不死,这账我就赖不掉——” 他一边说一边就拿出了身份证来,还在打的欠条上,留下了电话号码——

  二、我的亲奶奶,你千万别这样做——

  “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相信你?” “你要怎么样吗,我的小姐姐——”郴洌见这情况,一时好像解决不了,便很无奈地坐在了路边的花台沿上,用双手抱着头等待着对方的裁决。那小姐姐也感到很恼火,她知道一个送外卖的,一时是没法赔她200多万的,不要他赔,又接受不了,怎么办? “我不要你赔。” 郴洌睁大了眼睛看着她,根本就不信。“但是你得去坐六个月牢。” 郴洌一听,那脸色一下子就变成了惨白色,还走到她的近前,扑嗵一声跪了下去。“我的小姐姐,亲姐姐,亲奶奶,你可千万别这样做,你这样做,我那瘫痪在床的妈,就没人管了——”

  三、你妈真瘫痪了?

  那小姐姐轻蔑地看了看他,“就六个月,你至于那么求我, 又没要你的命。我只听说,那些要被判死刑的人,才会拿‘家有八旬老母’,来当护身符。没想到六个月刑期,就让你把妈给抬出来了,再说你就只擦坏了一点漆,能关你六个月? 没骨气!” 郴洌正要回答她的话,他的电话响了,“妈——妈——妈——” 电话坏了。“小姐姐,能用下你的电话?” 她很不情愿地把电话递给了她,“妈——” “儿子,我从床上滾到地上了,地上很冷的,你快回来,把我弄回床上去——” “你妈真瘫痪了?” “真瘫痪了,我没必要骗你。” “那你就赶快回去。” “赔偿的事?” “ 回去吧,我会联系你的。”小姐姐对他的印像好起来了——

  四、我走得急了点,把你机手都带走了

  小姐姐知道手机在郴洌那里,便用另外的手机联系上了他,但她没有问手机的事,“你妈的情况如何?没被冷感冒吧?” “还好,问题还不是很严重——” “那就好,那就好。” 她说完‘好’后便打算关机,郴洌却还要和她说话,“喂!喂——” “你吼个啥?” “你的电话在我这里,我该怎样还给你?” “把你家的地址给我,我去你家拿——”

  ————————————

  “——我回完电话,便把你那手机当成自己的,放进兜里带走了,又没联系上你,真是对不起。” 郴洌拿出手机,双手捧着递了过去。那小姐姐接过手机道,“没事,我当时急着叫你走,也忘了那手机是我的。我今天来也不是专门为着手机来的。” “我知道,是来认个门,以免‘我这个和尚若是跑了,庙也找不到’。”小姐姐把他看了又看,“你说得也有道理,必竟你擦坏了我的新车。不过姐今天来,也不是为着这个原因——” “那是啥原因?” 她没回答他,却问道,“喂!有你这样接待客人的,就让姐这样站着,在门外说话?不让我进屋坐坐?喝点水什么的——”

  五、这几天,我白蹭用了你的手机

  郴洌去附近小店买来一瓶可乐,又到家里拿来一把椅子,仍就把小姐姐安排在屋外。“你屋里是有金子还是有银子?难不成怕我进去偷你的?” “这话是从哪里说起呀,我穷得来家徒四壁,哪里来的金子银子。实在是因为屋里太脏太乱,再加上我妈在床上睡得久了,老人味又重,是怕把你脏到了,还是在外边聊聊的好。” 那小姐姐并不同意他的说法,直接就要往屋里去,这时小姐姐的电话响了,找郴洌的。于是她把手机递给了他—— “你手机那天就坏了,没去修?” “修过了,说是电池坏了。” “换一块不就是了。” “换不了,说是这种电池太老了,没生产了。” “那就另外买个手机。” “是的,明天发了工资就去买,这两天还是靠着你的手机——” “那你还我干啥?继续用噻。” “你这是2022年的新款苹果,差不多要值10,000了。这两天,我白蹭了你这么贵重的手机用,本来就不对了,哪里还敢继续留着用。” “我不会送给你的,再用一天,等你明天买了新手机再还给我。”说完小姐姐就走了——

  六、我脚都瘸了,还不让我进去坐坐?

  天快黑了,小姐姐又来了,走路的样子显得有点不正常,一瘸一瘸的。郴洌调皮地问道,“亲姐!你这是咋的啦?” “下车时不小心把脚给崴了。” “你不是说明天再来吗?”郴洌挡在门中间,还是有不让她进屋的意思。小姐姐很不高兴,没有回答他,只见她伸出双手,把他往旁边一揎——谁知她那点力气,根本就揎不开他,她愠怒起来,十分生气地道,“你先前不让我进去也就算了,如今我脚都瘸了,还不让我进去坐坐?难道你家是国防禁地不成。” 在小姐姐的这种气势下,他没有再阻拦了。那小姐姐进屋一看,甩了甩头。“难怪你不让我进来,屋里竟乱成这个样子。有空还是整理整理,要不我叫个清洁工来帮你整理。” “好了,别说那些了,我还是把手机还给你,你也好早点走。” “你把手机还给我了,咋联系客户?” “我妈那里还有个老年机。”小姐姐看到他有些不高兴了,“我进屋才两分钟,还没和你妈说话,就要赶我走?是不想让我看到这些,我也不想看到这么脏乱的屋,把手机还给我,我走了。” 她接过手机后,又把拎来的一个大包,搁在了桌上,“这啥东西,别给我,还是带回去。” “别动,待我走了之后再打开。” 说完便径直出了门——

  七、赶快回家,你妈怕是又滾下床来了

  郴洌正要打开那包来看,他那瘫痪在床的母亲说道, “你别看,还是先出去送送人家。” 他听了母亲的话,撵了出去,随后就看到了十分惊魂的的一幕,也是悲惨的一幕——

  ——平交公路上的环形天桥断了,小姐姐从上面掉落下来,他不要命的赶了上去——

  ——————————-

  “你在这里守我多久了?” “一天一夜。” 小姐姐醒来发现自己睡在病床上,一点都不能动,又看到郴洌也呆在床前。小姐姐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 ,她很坚强,虽然心里极度的悲伤,却还能想到郴洌的妈妈。“快用我的手机,给我爸去个电话,然后赶快回家,你妈怕是又滾下床了。” “别忙,你的伤很严重的,医生说是粉碎性骨折。还是等你爸来了我再走。” “你走吧,我爸来了他会怪你的。” “他就该怪我,我要不拿走你的手机,你就不会到我家来,你也不会去那天桥上走——”“已经这样了,怪谁都没用,回去吧,你妈在地上躺着会很冷的。”

  八、小姐姐胡钟蕴

  小姐姐姓胡名钟蕴,是璧阴市最大的地产商胡崧麟的千斤。

  胡崧麟年轻时的拼打,让他事业有成。可是成家却又晚了些,48岁上结婚,49岁才得了一个女儿。

  胡崧麟也很可怜,他老婆生完女儿后,因流血过多,救治无效死了,从此后,他又过上了无妻的日子。他十分地爱他的女儿,把他看成了掌上明珠。

  胡钟蕴从小就很聪明,读书成绩也好,大学时学的也是建筑工业管理,毕业后就回到老爸的企业,帮着她爸。她是少老板、‘胡氏企业’的大公主,她爸逐渐老了,她的担子加重了。她也想找个人来帮她共同担起这付担子,无奈她的眼光高了一点,老爸给她找的人,都是业内几个好友的儿子。但她一个也没看上,全是见过一次面后就没了下文。奇怪得很,这个擦挂过她车的穷小子,又拿走过她手机的郴洌,却让她主动去过他家两次,而且第一次连门都没进到,第二次进过门后就出事了,也许这事故就是在帮着她,让她去靠拢他,因为她喜欢上他了。

  九、你女儿都这样了,就不怕别人不愿意

  胡钟蕴她爸太爱他了,无论做了什么事他都不会怪她的。当他知道她对郴洌的情况后,他害怕了,他怕女儿会上那小子的当,他怕她会毁在那个无知无识的,外卖小哥手里,害怕那穷得来家徒四壁、又有瘫痪老母的家庭会拖累她——

  “爸,你就别这怕那怕的,你女儿现在都这样了,就不怕别人不愿意,你也真是的——” “我不信他会不愿意,你叫他来,让我当面问问。” 她爸很自信, “给我说下他的电话号码,我马上叫他过来。” “你别叫他来,他一天要挣钱养家,还要照顾那瘫痪在床的妈。” “他都忙成这样子了,还有时间来管你?” “这事好办, 只要你同意他来给我当司机就行了。” “司机?是让他给你当腿吧!” “还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不过他真要嫌我腿断了,我也不会赖上他的。”胡钟蕴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回着她爸。她爸又道,“这办法还不错,听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有点怕他不同意——”

  十、手机和银行卡,我实在是不能收

  “你来了!我正要给你去电话。” “我把家里和工作的事安排好后,就赶紧来了,我来一是看望你,二是来还你的东西。送给我妈的水果和营养品我收下了,你给我买的手机和那张银行卡,我实在是不能收,叫我做你的男朋友也不行,因为我不配,我谢你了。” 胡钟蕴听到郴洌的活,表面上很是平静,心里却害怕极了,她害怕他真的不愿意。“你是看到我的腿断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哪样?”“我们身份悬殊,我无知无识,只有给人送外卖,怎配得上胡氏集团的大公主,婚姻是要讲门当户对的。” “说的是真话?”“真话。” “那你得赔我。” “我一时也赔不了呀。” 你以为是赔车,那车就不用你赔了。” “还有啥要赔的?” “赔我的双腿,我的腿是因为到你家来,才遇上那天桥断裂的,不然我腿会断?” “你不是在医吗,医好不就得了。”

  十一、我一个月给你10,000元的工资

  “见我伤成这样,连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人,在你行动不能自如以前,我都会来看你的,只是时间不是那么多,因为我还要挣点钱来,养活我那瘫痪在床的老妈。” “只要你心中有我,一切都不是问题。” “我实在是太难了。”郴洌听了胡钟蕴的话,感到有如山一般重的压力,一时里话都说不出来了。胡钟蕴接着又道,“你去把送快递和跑外卖的两份工作都辞了,然后到我这里来工作,我一个月给你10,000元的工资。” “你这工作是干啥?我没啥文化,能干得下来?” “干得下来的,不过就照看下病人。” “就是照看你?” “还有你妈。” “本来照看你是应该的,不需要你给那么多的钱,给我妈一点生活费就够了——” “别在这里啰里啰嗦了,快去办理辞职的事,我下午就要手术了——”

  十二、总比你一天两头跑方便

  ——————————

  “你车还开得不错,没开几个月就那么熟练了。” “有师傅在旁边教我,能不熟练。” “我就是啰嗦,爱说。” “那是在实地讲课,不然我能学那么快?”

  “我这腿被高位截肢后,是一点路都不能走了,就只有动嘴,要是烦我使唤你,可以选择离开。”“我怎么会离开,除非你找到一个,比我为你做得更好的人。不过,就算找到了,我还会留下来看两天,如果没我做得好,我还不会走的。” “你还赖上我了。” “谁赖上你了,是你先赖上我的好不好。” “是,是——算我赖上你的嘛?” “那是耶!” “我给我爸说好了,让你把你妈接到我家里来,我们三个人住在一起,免得你一天两头跑。” “那多不方便。” “我们都要结婚了,有啥不方便的。总比你一天两头跑方便。” “也行,我娘俩真是有福,委屈你下嫁给我——”

  十三、你是司机,保镖,保姆,家政,全都做完了

  ——————————

  “自从我爸把胡氏集团交给我后,事情就越来越多了,我都有点累不下来——” “你辛苦了。” “你不辛苦?你应该比我还累,一大早就要背我上小车,然后开车到公司,然后又背我上办公室,然后还要一直侍侯在我的身边,回家还有家务。你是司机,保镖,保姆,家政,全都做完了。” “这都是些不动脑筋的事,可你就不同,腿折了还那么的坚强,没有因腿折而悲伤到不能自拨,一直都在管理着‘胡氏’的运作,和关心家里的生活,你做的都是动脑筋的事。胡氏集团那么大的企业,事多,你得注意点睡眠,我看你最近睡眠不是很好,等会你要睡觉的时候,我又给你做下按摩,放松放松,消除紧张也许就好了。” “那样你就睡不好了。” “我怎么会睡不好?我的瞌睡大得很,倒在床上,一会儿就鼾声如雷了,睡一会儿,精力就恢复了。 ” “这也是劳累的表现,你虽然能睡,可是我连吃饭解手都要靠着你,你能有多少时间睡呀——”

  十四、“郴哥哥,你别不要我呀——”

  “只要你好就行了,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要是你累倒下了,我怎么办。” “你别这么想,我身体结实得很。” “我很想另外再找个保姆,你又不同意。” “你一天都需要人把你抱上抱下、这种保姆在哪去找。女保姆,她可能抱不起来你,即便能,久一点,她不耐烦了,还会虐待你的。找一个男保姆嘛,我就更不会同意了,你不想想,我的老婆能让其他男人抱来抱去?”“那我们就离婚吧,离了,我就不是你老婆了,也就不怕别人把你老婆抱来抱去的了。” “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 胡钟蕴没有听到郴洌回答‘不同意’,却是在反问她,她心里一下子就害怕了起来,害怕他真会和他离婚,她害怕得哭了起来,“郴哥哥,你别不要我呀——”

  十五、她是依他为命,他也好像是在为她而生

  胡钟蕴是个聪明、倔强、又有主见的人,在她还没有伤残的时候,就认准了这个穷小子。万万没想到,正在向他发起攻势的时候——腿没了。她并不甘心,她也不相信他会嫌弃她伤残了,她仍然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长时间来,他对她十分地好,他俩无时无刻不在一起,他对她是认劳认怨,他好像是在为她而生。她更是依他为命,她想一直依着他到天荒地老。

  他今天原本想逗她一下,谁知逗得她那么伤心,他好生不忍,他紧紧地抱着她,也跟着哭了起来。“你别害怕,也别相信‘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我就不是那种坏男人,不信我可以向天发誓,‘我若负你,必遭天打五雷轰——’ ”

  十六、你得去读个大专,哪怕是函授都行

  男人哭的时候,女人倒坚强起来了,胡钟蕴连忙用手去捂住他的嘴。“你也别乱说,你要是真心对我不离不弃,就听我的安排。” “我什么时候没听过你的话?” “你得去读个大专,哪怕是函授都行。” “不用吧!我哪有读大专的基础。” “我一天都在你身边,有的是时间辅导你。” “真的?” “跟你讲嘛,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妻子布丽吉特,是马克龙的老师,还比他大了二十四岁,她先把他培养成了自己的丈夫,再把他培养成了法国总统。我没那么大的能赖,但能够把你培养成为胡氏集团的经理。” “真的行?” “肯定行!闲话扯远了,还是把大专文凭攻下来再说。” “那就试试看嘛——”

  十七、我要是在你身边,你永远都不可能独当一面

  ————————--

  “我当这经理还不太习惯。” “我从前处理每件事,你不都看到的嘛,你现在照着办就是了,实在决定不了的,可以打电话问我。” “那多笑人啰,老板都当上了,还要去问老板娘子——” “别人爱笑就让他笑去吧,等你能独挡一面了,就不会再问我了。” “要我能独挡一面,可能还早,我的知识水平还不够。” “你也是大专水平了,再加上我还带过你两年——” “把你留在家里我还是不太放心,要上个厕所都不方便,你还是天天跟我一道吧——” “那不行,男人家把这些小事看得重了,成不了大器的,我若是再在你身边,你怕是永远都不可能独立开展工作。再说,我也能用双拐了,稍走一点路还是行的,你放心嘛——” “你别把我催得那么紧,也别把我对你的关心,看成是小事,我啥都可以不要,只要有你就行了,再说我也没那么聪明,我就只是个跑外卖的——”

  十八、如果有个孩子,那孩子便是我最后的保障

  ——————————

  “你车也开得不错,函授成绩也不低,还说不聪明。” “那还不是你的监督和教导,听你的,我尽快学会独立办事就是了。” “那不是尽快的问题,而是要赶快,要让我有时间给你生孩子。” “你生活起居都那么不方便了,还生啥孩子。” “你妈妈瘫痪在床上,都在关心这事,你就不想帮你妈妈,了了这个心愿吗?我爸当年生我的时候都四十九岁了,你现在也是四十多岁,还不生怎么行。还有,我爸说,我也必须要有个孩子。不然,等你能独立经营‘胡氏’了,若是变心了,抛弃我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有了孩子就不同,那孩子便是我的保障。” “那就趁早别让我当这个经理,你也就不用怕我变心了,老泰山也真是的——” “你也别怪我爸,他老了,八十多岁了,还在关心我。同时也和你妈一样,都想在有生之年能看到自己的孙子。”

  十九、老太太好像是有些高兴的样子

  ——————————

  听说郴洌的妈妈快不行了,胡钟蕴的爸赶过来看看,也算送送,“妈,我爸看你来了。” 老太太抬了一下手,示意老爷子坐下,并吃力地道,“亲——家公,我得——谢——谢你,你——和钟蕴扶持——了我们这个穷家,特别——是钟蕴,拖着——那么艰难的身子,都给我们家生了——两——个孙子——” “亲家母,你别客气,那也是我的孙子,再说你叫第二个孙子随了胡姓,这也是对我的莫大安慰。我们家虽然比较富裕,但是我女儿伤残得十分严重,你儿子对她却是始终如一,从未嫌弃过她,该谢谢你才对。” 老太太听了,面部露出了笑容,像是有些满意的样子,嘴也动了动,好像在说什么,却又听不到他的声音了。她缓缓地举起了右手,但举得不是很高,懒懒地摇了摇,那意思可能是说不用谢,又像是在说再见了——她的手摇不动了,没摇了,落在床上了,眼睛闭上了,但是面部还带着满意的笑容。

  老太太的魂魄像是跨着仙鹤,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