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解母恨,孤女弑父

桂魄的空间 作者:桂魄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3-02-09 09:4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一、包租公夏五德

  野水湾五栋,房屋很老旧,可能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房子,那房子的第3单元底楼2号,是配有一厨一厕的正规三居室,后面原本还有个小园子,后来那小园子也被改弄成了两间屋,于是这套房便有了五间屋。

  房主叫夏五德,年过半百,鳏居多年,无业,就靠着这几间房屋出租赚钱。旧房子租金低,但所得收入已足够他生活了,也许还有盈余。

  夏老头子虽然上了点年纪,身体却很结实。人看上去也比较和气,又善言谈,他的房屋很少有空置的时候,因为他收的房租不高,那些低收入的打工人群,常是等候着要租他的房。

  夏老头子是很多年的包租公了,有些经验。他把这几间房定了号,自己住的是一号房,其余便是二、三、四、五号房。

  二、二号房

  一天,夏老头开门倒垃圾,就见到一个人上门来问他,“大爷,你认识一个叫汪山新的河南人吗?” “认识,你找他做啥?” “我来还钱给他。” “哦,是还钱的,进去吧,他就住在左边第二间,上面写着2号的就是。” 夏老头朝着里面,给来人指着说。来人就径直去到二号房里,见到了汪山新,然后拿出一对玻璃小碗来,“你这是道光年间出的琉璃碗?值得了5,000元——” “老兄要咋的?” “退钱,按双倍退,你得退我10,000元,不然老子今天要你的命。”说完就举起了拳头,夏老头见状立即上前挡住,“有话好说,不要乱来。我看你也不像个老实人,先还说是来还钱的,谁知你进得屋来就要打人,” “那也是怕你不让我进屋,再说这事跟你没关系,你还是站远点。” “老弟你别冲动,听我跟你说,在地摊上买东西要凭眼力,眼力不够买亏了,就认栽。捡了漏,买到真货就该你赚。” “那是找不到人,我找了他两个月,今天找到他了,我就不认这个栽——”

  三、价值10,000元的琉璃碗

  夏老头见来人刚硬,也有些惧怯,“老弟就算要他退钱,也是你买时给的那5,000,咋个要人家退10,000呢?” “他自己说的,买假了退10,000,” “你说过这话吗?” 夏老头问汪山新,汪山新很无奈地点了下头,夏老头又对那人道,“老弟,大家都是出来赚钱的,也都不容易。你就让一步,退5,000如何?” “行,看在你哥子的面子上,就叫他退5,000给我——”

  那人拿着汪山新退给他的5,000元钱,转身就出了门——

  “老哥,今天这事多亏了你,不然我还要挨顿好打。” 汪山新双手抱拳对着夏五德作了作几个揖,以示感谢。夏老头笑道,“卖假古董和赝品文物很赚的吧,要是人家没找到你,这两个玻璃碗碗,不就要大大地赚人家5,000块——” “还是不太好卖出去。” “你哪是在卖?是在蒙。我劝你还是另外找个事做,这种坑、蒙、拐、骗的生意就别再做了。” “其他的事我也不会做——”

  四、那琉璃碗被她打碎了

  “老哥刚才帮了我的忙,也没啥谢你的,这对琉璃碗就送给你。” “送给我?我哪受得起这价值5,000元的厚礼。” “收下吧,别取笑了。” 汪五德嘴上虽然这样说,手却是伸出去把碗接了过来,然后把那碗端在手里,翻来复去地看——

  “拿给我看看,啥碗要值5,000块钱。” 一个从门外进来的姑娘,一边说一边就从汪老头手里,把那对玻璃碗抢了过来,这姑娘有点毛手毛脚的,一个不小心,有只碗就掉下了地,摔成了三块,那姑娘蹲下身去检了起来,然后合着另外一只,一并放在桌上。“对不起,我明天去买支502胶水,把它粘好——。”

  五、我平时都拿她当闺女,会找她赔?

  看样子,那姑娘并没把这事当成回事。夏五德两手一摊道,“可惜了!” 这时候, 汪山新像是见到了机会,“你说得轻巧,拿502把它粘好,告诉你,不得行!你得去买个新的来赔我。” “我找不到去哪里买呀!” “那就赔我5,000块钱。” “不成,你一个玻璃碗碗,要我赔5,000?” “你说什么?玻璃碗碗?我这是琉璃龙凤碗,你要觉得不值5,000,就赔我一个好碗——” 夏老头像是看不惯汪山新,那种不依不饶的样子。便说话了,“汪老弟,找你退钱那个人,要打你的时候,你屁都不敢放一个,对一个小姑娘,你就那么来劲,欺软怕硬是吧?” “她摔坏了我的东西,多少得赔点不是。” “那也赔不到5,000呀!就算你搞坑、蒙、拐、骗。也不能搞到一个出租屋里来吗。” “那就赔3,000行了嘛、” “也不行!你不是已经把那玻璃碗碗送给我了吗。” 汪山新这下便不好说话了,但又不太甘心,“她得赔给你——” “既然送给我了,那碗便是我的,就该我作主。” “那你就找她赔——” “我平时都拿她当自己的闺女了,你觉得我会找她赔?”

  六、这出租屋里,除了你以外全都是男人

  这姑娘叫聂蘅玉,是三号房的房客,十七岁,身高大略163公分,身材匀称,面目娇好,且很健康。为了出来找个工作赚钱,便托人找了个办假证的,办了一个年龄二十岁的假身份证,才去到一家超市当促销员。她很能干,也很勤快。

  ————————————

  “这出租屋里,除了你以外全都是男人,就连房东都是个老鳏夫,这对你来说,可能不太安全,你看是不是另外去找个女人多的出租屋住。” 住四号房的一个叫余男的小伙子,关心地给蘅玉说,蘅玉道,“不了,我就住这里,这里的房租不贵,再说我在这里都住几个月了,也没见发生过什么。” “但不能保证以后就没事——”

  七、她用那花洒向着他的头顶砸了下去

  ——————————

  “快开门,我屎胀了,快、快——” “我在洗澡,你等会再来。” 正在厕所洗澡的蘅玉,听出说活的人是汪山新。“不行,再等,我就要拉在裤子里了。” “那也要等我把衣服穿上——” “等不得了——” 蘅玉刚把底裤拿在手上,还没来得急穿,只听 “呯”的一声,门的插销坏了,门被撞开了,汪山新进来了,他并没有马上蹲下便槽去,而是望着蘅玉露出一脸的坏笑,同时还伸出了一双下流的手。蘅玉虽然有些害怕,但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她取下花洒,对着汪山新喷了过去,然后乘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又用那花洒向着他的头顶砸了下去,汪山新庚即就倒在厕所里。其他房客来了,房东也来了——

  八、 耍了流氓,还敢去派出所?

  ——————————

  “夏老哥,我治头上的伤用了差不多3,000块钱,她得赔我。” “你龟儿那个脑壳,是不是自己整伤的,被一个洗澡的花洒砸了一下,就用了3,000?又不是不晓得你娃爱搞坑蒙拐骗,这钱没得赔。” “哥耶,你那花洒是不锈钢的呦,别说砸流血,要是砸当了道,说不准还要砸死人。” 夏五德稍稍想了一下道,“你说得也是,但是无论如何也是你错的多,你想一下,一个年轻妹仔,在厕所光着身子洗澡,你闯进去把她全身看了个遍。你倒是饱了眼福,可人家咋办,人家还没嫁人——” “那就去派出所解决。” “耍了流氓,还敢去派出所?” “我用了那么多钱,总不能一点都不赔给我。” “钱肯定是不会赔给你的,但是我可以少收你一个月房租——”

  九、——我妈说,我还没生下来爸就死了

  ——————————

  “夏叔真好,每次在我遇到麻烦的时候,你都能出来给我搁平,我得感谢你。” “我是房东,这屋里不能出事,如果经常出事,还有人来我这里租房?再说,我也不能让一个小姑娘随便受人欺服。” 蘅玉听了夏老头的话,很是安慰, “夏叔真好!”

  ————————

  “小聂,那几号房的人都回家过年了,你不回去?” “不了,我们老板说,过年过节的时候,超市的生意特别好,促销员不能休息。” “我看你每天都回来得很晚,一定很忙、很累吧!在这种情形下,一定要注意休息,注意补充营养,不要把身体拖垮了。

  “夏叔你那么好,就像我爸一样,可惜我没爸。” 蘅玉说得有些伤感, “你不可能没爸?要是真的没爸,就当我是你爸好了,” “——我妈说,我还没生下来爸就死了,我妈一个人养我很辛苦的,生活过得也很艰难。” “没关系,困难都已经过去了,你也长大了,也不会再苦了。” 蘅玉笑了笑,“那是!” 夏老头看了看在笑的蘅玉, “你不回家过年也没关系,我明天弄几个菜,等你回来,咱爷俩就在这屋里过年——”

  十、老渣男!真是比渣男还要渣——

  ——————————-

  “我感觉你们姓聂的女孩子都很漂亮。” “是吗?你从前也认识过姓聂的女孩子?” “认识过,她叫聂漪卉,也是在我这里租房住的,而且和你一样美丽,只是个子稍矮一点,岁数也比你大些,看上去很成熟。” 蘅玉一听,心里便惊颤了一下,“你喜欢她?” “说不清楚,她的身材和美貌实在太撩人了。那时我比现在年轻些,无法管住自己,于是便强要了她一次。” 夏老头的话说得很是轻巧,“后来呢?” “后来她恨死了我,没过几天就退房走了。” “夏叔,你是不是喝多了点,这种事不能够随便往自己身上揽呦,不怕我去举报你?” “这都十多年前的事了,举报了也没人管。” “夏叔,我看你也是个豪爽的人,酒量一定也不会小的,你要能把这两瓶璧阴大曲喝完,我就佩服你了。” “两瓶!再加一瓶我也喝得下。” “那就喝来看看,别光说大话。” “那你得让我亲下你的小嘴。”“你很有好坏!” “你都说我像你爸了,老爸亲下他闺女又咋啦?” 蘅玉暗道 ,‘老渣男!真是比渣男还要渣——’

  十一、夏五德那张色迷迷的老脸

  “小聂我都喝了那么多酒了,还是白的。你也喝点吧,喝点红的也行?”“那就喝点嘛。” 她把他喝光了的空杯子斟得满满的之后,才端起了自己身边的葡萄酒——她喝酒上脸,那杯葡萄酒还没喝完,她那原本就红润的面颊,又加深地红了许多。她放下酒杯,又去给夏五德斟酒。这时候,夏五德那张色迷迷的老脸,露出了淫邪的笑容。他伸出手来,去攥住了蘅玉的手,贪婪地摩挲着,“小聂你和漪卉长得太像了,我看到你就像见到了她。她在我心里,就是一个美人胚子,可惜,我见不到她了。现在我就把你当成她,我要好好地喜欢你一次——” 蘅玉听了之后,心里顿时便升起了仇恨,她用力地把手从他的手中挣脱开来,“你只顾着你的喜欢,却不知道你在祸害别人。” “我又没有杀人放火,咋就祸害了别人,你道是说说,我究竟祸害了谁?” “你祸害了漪卉。” “我怎么就祸害了她——”

  十二、亏她长得那么漂亮,咋就那么傻——

  “漪卉离开了你那出租房后,又在别的地方住了段时间,不久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没法再去找工作做了。她只有回到男友身边,男友见到她的情况后,二话没说,就打了她一顿,并赶走了她——” “亏那婆娘长得那么漂亮,那脑袋瓜子咋就生得傻兮兮的,不晓得先把孩子拿掉后,再回到男朋友那里。” “你这主意倒也不错,可不是善良诚实的人能做的,只有你们这类坏人——不过这世上除了你们这类坏人,也有好人。一个无儿无女的环卫大妈收留了她——” 那夏五德听蘅玉讲到这里,有些不耐烦了,“她被那男友赶出来了,找她男友去,怎么能说是我祸害了她?好了,莫说她的事了,我们还是喝酒——”

  十三、你要是喝完了,我就让你喜欢一回。

  夏五德那三瓶璧阴大曲快喝完了,他不但没醉,好像还来了精神,“小聂,你光喝红的多没意思,还是来点白的。”他一边说一边就往蘅玉杯里,倒了满满一杯璧阴大曲,并把杯子朝着蘅玉面前推拢了些,然后把手一伸。“请!夏哥今天高兴,就不以长辈自居了。” 蘅玉没有喝他推拢来的酒,也没有说不喝,“哦!夏哥要我喝醉是吧!那小弟今天就陪你喝,如果要我把这杯酒喝下去,你得再喝一瓶璧阴大曲,你要是喝完了,我就让你喜欢一回。” “行,哥答应你,不过你得先喝。” 蘅玉啥也不说了,她端起了那杯璧阴大曲像倒水一样,直接就灌进了肚里——

  十四、畜牲也要做这种事的——”

  蘅玉喝完那杯酒后,似乎就没啥力了,夏五德以为她醉了。于是就过去把蘅玉抱起来,搁在了沙发上,然后用那张胡子八叉,且满是酒臭的嘴,向着蘅玉的唇上杵了下去——此时的蘅玉倒不像没力的样子,一个侧身就避了开去,还道。“你说话不算数,我看到那瓶曲酒还没动过,去喝了再来——” 这老家伙为了要达到目的,倒也听话。于是就回到桌前打开了那瓶酒—— 蘅玉做出‘醉眼惺忪’样子,斜睨着眼睛瞄着他,“老实点喝,别假喝哟,我看得到呦——” 这老家伙是个色鬼,也是个酒鬼,没多大会儿,那瓶酒就喝完了。这下他理直气壮地找上了蘅玉,并大胆地去撕扯她的衣服,蘅玉竟一下子站了起来,避了开去。“你没醉?” “你都那么大的酒量,我肯定也不会小。再说,女孩子家本来就自带半斤酒量,我能醉吗?” “那你答应我的事——” “你真要和我做那种事,就得搞清楚我是谁。” “管你是谁,只要能和你做一回就行了。” “老畜牲!” “畜牲也要做这种事——”

  十五、如今看来你死有余辜

  “老畜牲,我是漪卉的女儿,姓也随她。也是你的女儿,你还要吗?” “要!怎么不要,不要叫我老畜牲,我连畜牲都不如。” “你从前让一个女人给你生了个女儿,现在还想让你的女儿也给你生个女儿?” “你若是知道怀上了,就上医院去拿掉,别再像你妈一样,把你生下来。” “你真该死!这几个月来,见你为人和气,对我也是照顾有加。还以为你对我妈做的那事,是年轻人一时冲动——就打算原谅你了。如今看来你死有余辜。我不杀你天理难容。”“你杀了我要抵命的,那么年轻就玩完了,不划算。再说你一个女娃子,杀得了我吗?我力气比你大多了——”

  十六、他体内的酒精也在继续发酵

  夏五德放肆地去强扯蘅玉的衣服,蘅玉的力量却是小了些,一时挣不开来,但她脑子灵活,急切里,直接把那件被夏五德撕破了的外衣,整个的蜕脱出来,然后迅速逃离,夏五德也紧追其后——

  曲酒比一般的白酒好喝,但是后劲大,夏五德喝了三瓶多璧阴大曲,初时好像还能制得住蘅玉,但时间久一点,那三瓶多曲酒的酒劲就上来了,他没力了,慢慢地追不上蘅玉了——

  夏五德那房子的正面,便是一条小公路,蘅玉便穿过公路继续逃跑,他也继续追赶,他体内的酒精也在继续发酵,又过了一会,他似乎彻底没力了,他倒在了公路上,醉成了烂泥一团。

  大年夜,公路上一般都少有车过,但饭后送客的车还是有的,这夏五德也就碰了,被那送客的车给碾压死了——

  十七、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人帮我——

  ————————

  蘅玉跑了回来,她心有不甘,手里拿着一把刀,正要朝着那遭了报应的夏五德刺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支手从她后面伸了出来,夺下了她手里的刀,“你的仇都已经报了,没有必要把自己搭进去。” 蘅玉听了,转身一看,竟是四号房的房客余男,“你早就知道我的事?” “我劝你另外去租房住,你却不听,我便细细地想了一下,你决不会是单纯租房住那么简单——”

  “他死了,该怎么办?” “这你就别管了,让交警去处理吧。” “我一个人出来为母亲报仇,就觉得根本不可能会全身而退的,最少都要坐些年的牢。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人帮我——”

  余男没有说话,只是让那惊魂未定的蘅玉,挽着手臂挨靠着,在黑夜中静静地走着——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