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王增祥 ‖ 秋夜偶遇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12-30 07:4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深秋时分,秋雨缠绵,秋风阵阵,金城灵宝一下冷了许多,前几天还穿着单衣薄衫,忽然间,就要换上厚厚的保暖衣。
 
农历九月十二日,夜色苍茫,天空还飘着愁人的秋雨。灵宝火车站内,许多人在等侯着远去的列车到来。
 
晚上七点多,开往上海的K558次列车接原定时间快要开车,安检门口也忙碌起来,旅客们带着各自行李,通过安栓门,有的包裹还要打开包检查,如你拿点吃喝的还要你自已当场喝,才能放行。
 
过了一会,站内发布信息说列车晚点一个多小时,所有的人都露出焦急与无奈的表情。或三两交谈或低头玩手机,我座在前排无聊地看着来去匆忙人群。
 
 这时,从站口进来一个中年男子,三十来岁,上身穿着雨衣,一条黑色裤子有些污渍,脚上穿着一双雨靴(矿用高筒),一瘸
 
一拐地来到安检门,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边零散着放些杂物。
 
两个安检人迎了上去,询问了会,让男子跟进来把袋子放在墙角,让他先等会。
 
过了一会,一个男安检员带着他走出了侯车厅,我向外张望,只见他们进了一家劳保店。
 
大约二十几分钟,那个男子回来了,头发也理短了,还拿些零食,换了一双新黄胶鞋,不过他的右脚脖子肿胀严重无法穿上,只好趿拉着穿着。
 
晚上九点多,开始检票。这时安检员让那个男子先进去。随后旅客依次通过检票。
 
进站后,我登上了自已买的12节车厢,并在车内找到自已的90号座位,放好行李,车还未开启。
 
这时一股难闻的脚臭扑鼻而来,车厢内许多人在议论着,经过这一块的旅客都用手捂住鼻子,快速通过。
 
是我脚臭吗?一个男子说。不是,你脚不臭,另一个男子说。
 
我闻声望去,在右边前方那熟悉地面孔又出现在眼前。就是那个车站内一瘸一拐的男子,他反戴着口罩,眼珠子在不停把转动。
 
哎,都把鞋子穿上,公共场合请注意呀!一个中等个子,微胖的男乘务员走过来,边呦喝着边打开车内两侧窗户。
 
听到声音,那个男子赶忙把自已趿拉鞋的脚向里边挪了挪,低着头。
 
他们都在说我,我真的是没办法,我的脚没法穿鞋呀,那个男子把自己受伤的脚挪了出来。
 
我抬头望去,只见他的右脚板明显加厚,分成深红与浅白两色,深红色一直脓肿至脚脖上面,脚底的浅白色则是厚厚地老茧。
 
他一直在自言自语诉说着,他说自己不幸落难,走了一个多月的路,天一直下雨脚泡在水里所以肿胀。
 
他说,自已能座上火车多亏好心人,灵宝的救助站给自已买了车票,还给我这一袋子衣服,吃的,刚才火车站的好心人还买了双黄胶鞋,给我二百元钱…
 
我想起了刚进站的偶遇,不由地关注他起来,车子开始启动。
 
这时,他从袋子里拿出一本地图书,不停地翻看寻找,问对面的男子,火车到洛阳,到四川巴中,到湖北随州,等地的车票价格。
 
而对面的中年男子也一直耐心地查寻解答,因为受伤的男子说自已没有手机。最后男子又问从洛阳到宜阳座汽车多钱,对面的男子说这个手机上查不到。
 
应该十几块钱吧,那受伤的男子说了一句。对面男子说不知道。
 
他又自言自语地说,自已家在四川,妈妈在姥姥的湖北随州,自已出去快四年了,被亲舅骗到山西黑煤窑干活,后来自已跳楼逃了出来,脚歪了一下,天一直下着秋雨,又没衣服和鞋穿,就一直光着脚走,走一路捡鞋穿,一直走出山西,到了河南。
 
人都有落难的时侯呀,他又说道,我实在没办法呀,我知道,是我脚臭,但我又不能去洗,只要沾一点水,我的脚可能会糜烂的。
 
不要管别人怎么说,全当没听见行吗?对面的男子放下手机温和地劝说着。
 
但是你看全车的人都在说我,他们都嫌臭,那受伤的男子满眼哀怨地说着。
 
这不我就没嫌你臭吗?我不一直座在离你最近的对面吗?那中年男子又解释着。
 
我顿时对那中年男孑投去了敬佩的眼光,说实话我也闻到那股让人难受的臭。
 
只见他上身穿灰色夹克外套,下穿浅黄色裤子,圆脸平头,言谈举止分明是一个有知识有文化地人。
 
你有身份证吗?或者什么证明你被别人骗,迫害?对面热心男子缓缓而谈。受伤男子从口袋中拿出一叠纸,递给热心男子。他不时地解释自已被人害了, 热心男子认真看了看,又递了回去。
 
我只是想回家…
 
你饿吗?先吃饱饭再说吧。热心男子安慰他。受伤男子低着头说,不饿,谢谢。热心男子又说,别客气,一会送餐来了,我给你买份。
 
谢谢,谢谢,受伤男子一直不停地说,他一直低头看手中的地图。
 
渑池,义马,三门峡,新安,洛阳,巩义,郑州,受伤男子滔滔滔不绝地说着。
 
你怎么对这一带这么熟悉?热心男子好奇问。受伤男子说,自已有个洛阳的姑父是警察,小时候自已在姑父家常来此玩耍。
 
我出去一下,你先座,热心男子站起来提起棕黄色跨包向前走去,不一回又回来了,还座在原先的位置上,尽管有许多空座位。
 
女列车长也过来,关心地询问受伤男子的状况,并问是到洛阳下吗?是呀!受伤男子低声答道。
 
女列车长说,没事你座,你的情况我们已知道了,到洛阳会有人叫你,女列车长从后面车厢拿来一桶方便面和矿泉水送给受伤男子。
 
谢谢,他欲站起来却被乘务长拍肩让座下。那男子总在寻问到各个地方座车需要多少钱,并说自已只有两百元钱,还是灵宝站给的钱。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愿为你买张票,让你回家。受伤男子一直说谢谢,坚持说要到洛阳下车去姑妈家,并说自己电话也丢了,也联系不到任何人。
 
没事,你想给你的亲戚打电话,我给你打。热心男子又问,如果你说的情况属实,我建议你打110报警,我可以给你打。  
 
受伤男子则一直不愿给警察打电话,说洛阳下车再想其它办法。
 
此时,受伤人的面前泡面已可享用。热心男子温和地说,赶紧吃,先吃完饭再说。
 
夜已至十一点,有些远途的旅客已有睡意,男子仍在滔滔不绝讲述着自已的纪历。
 
我想给你说一些衷心话可以吗?热心男子打断他的话言, 受伤男子沉默着低下头。     
 
热心男子说,你的证明材料只能证明你的户籍,但我无法确定你所说的经历的真假,如果是真的,我给你的帮助微不足道,如果是假的,对我也无所谓,我只希望你早日康复回家。
 
 
说罢,他又递给对方两张百元人民币,受伤男子晃着脑袋眼珠直转不去接钱。拿着吧你毕竟受伤了,祝你早日康复回家,热心男子语气仍是暖暖地。受伤的男子接过钱颤抖着说,谢谢…
 
车到洛阳站,列车员过来叫受伤男子,他站起来,对好心男子和所有人低头致谢,提着自已的杂物袋颠簸着下车。
 
我好奇地问,大哥,你既然对他有所怀疑为什么还要帮他?
 
你没听说过吗,善有善报,假我他真的落难,那我也是做了件善事,假如他是坏人或者别的什么事,这样我也希望他有所动,有所改变。
 
男子微笑着对我说,这时车又开始启动,车内已没有脚臭味,有人沉睡,有人熬夜,望窗外,夜色中灯火万家,车流不息,声声入耳,车越走越快,夜色中一切在似睡与未睡中…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