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散文随笔 > 正文

洋县五郎庙的挂面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12-18 07:3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洋县五郎庙的挂面
 
张长青
 
洋县五郎庙社区,紧靠县城一隅,紧挨县城西北角,和城北纸坊街处于同一水平线上,傥水河从二者中间自北向南流淌而过,这里被誉为县城的后花园,地处平川,地势平坦,土壤肥沃,物产丰饶,五谷丰登,人口密集、田陌纵横,距县城一公里左右,骑车几分钟就到,距城里不远,与田野更近,濒临洋县旅游接待中心,优越的地理位置加上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造就了这里水好景美,人勤地肥,名扬汉中的五郎庙挂面就出产此地。
五郎庙手工挂面堪称一绝,独具特色,是洋县著名的地名标志产品,五郎庙挂面以空心耐煮、劲道经泡,下到锅里不糊汤而著称,吃过的都说好,它是逢年过节人们走亲访友馈赠亲朋好友的佳品,五郎庙挂面出名,所以当地村民大多以此为生,靠挂面生财发家致富,一年中,除过夏天之外,其它春秋冬三季都有揍挂面,随着五郎庙挂面的出名和旗号的打响,部分五郎庙人专职揍挂面卖,为此,村上专门成立了五郎庙挂面专业合作社,帮助村民联系客商,对外销售,所以,五郎庙的挂面不愁卖,销路不错,村民收入相比之下还算可以。
从九十月份入秋以后,天气渐凉,沿路入村到五郎庙,就能看到一架架的挂面正在制作晾晒中,揍挂面通常以家庭为单位,或俩口、或父子,上好的面粉加盐加水和好醒好,一个人将盘条缠好、撑在竹棍上的面条一端挂上架,底下另一个趁着劲拉扯着撑在下面一端的挂着面的竹棍,慢慢的将指头粗的极具韧性的面条拉长拉细,从三四米的高处扯下来,根根面条被拉扯的细如毛线,在露天等待着晾晒风干,下架,切成一筷长,两头戳齐整,用毛纸条从腰里整整齐齐、板板页页捆扎好,就可以等待买主上门或拿到市场上售卖。
做手工挂面属于体力活,较为辛苦,需要熬更守夜三四天,从面粉到做成一根根的挂面,需要十几道工序,揉面醒面、盘条搓条,缠条上架、搭架出面,需要一把力气,这些活路都需年富力强的男人承担,同时做挂面也是技术活,需要周密精细的配盐加水,多少面粉加多少盐、加多少水,既不能多,也不能少,需要精确到克,这样和出的面墒头才刚刚好,既有粘性又有劲道。同样醒面,要把控好温度、时间,在多少温度的情况下和好的面醒多长时间,要以分计,既不能长,也不能短,这样醒好的面,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掘出面的韧性,做成的挂面才劲丝好,不易断。所以在面开始和以后,不停的揉搓,待面揉出劲道,要昼夜不离人守着,盯着调温度、看墒头,盘面条,就像伺候婴儿一样经心经意,不敢出半点差错和例外,否则有可能揍面失败,白费力气,浪费材料,得不偿失。
进入冬季,挂面成了人们青睐的食物。五郎庙挂面成了人们首选。在洋县除了五郎庙挂面,东面的槐树关也有人做挂面卖,除此之外,市面上卖的还有关中挂面,但是名气跟不上五郎庙挂面,自然在价格上二者差上一截,市场上五郎庙的手工挂面每斤售价六到七元,而关中和槐树关的挂面每斤售价五元左右,在冬天,是挂面的销售旺季,五郎庙挂面往往供不应求,不仅本地销售,还销往外地,成件成件的发,所以闲不住的洋县人就抓住有利时机,瞅准商机,加班加点的揍挂面,揍完一架,接着揍另一架,整个冬天,在忙忙碌碌的揍挂面中辛苦而又快乐着。
人工揍挂面最老火的是和面,据说现在有专门的和面机,倘若没有,全靠人力揉搓,试想,我们平时擀面、扯面和一点点面都难揉难採,何况一次和上一二百斤面粉,那不累的人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依稀记得小时候外爷揍挂面的情形,外爷人勤快,爱揍造吃的,在改革开放初期,人们温饱问题刚刚解决,挂面还是稀缺,每逢冬季,外爷都会揍挂面,面粉用自家种的小麦磨成的头道雪白粉,四十多岁的外爷,正是精神头旺的时候,要么自己在家里揍挂面,要么到亲戚家给帮忙揍挂面,一冬天忙了东家忙西家,乐此不疲,自己走好的挂面,牵心这家给送几把,惦记那家给拿一些,那时农村有句话说“豆腐丁丁下挂面,不吃不吃三大碗”,在生活艰难的时期,挂面更是稀奇,那时外爷揍挂面时,我就站在旁边看着,这时外爷在盘好条的面上揪下一坨,搓成麻花状,拿给我,放到火灰里一烧,咸香酥脆,是儿时难忘的美食,如今,外爷已经去世十多年了,但是外爷揍挂面的场景不时浮现在眼前。
正值隆冬,又是做挂面的好时机,勤劳质朴能干的洋县人,开启做挂面的征程,在辛劳中感受生活的甜蜜,在付出中感受着快乐,在收获中脸上挂满笑容。
五郎庙挂面,是洋县人舌尖上的美味,也是在外闯荡洋县人的乡愁和挂念,睹物思人,每逢佳节,具有浓厚恋家情怀的洋县人,总是要带些本地的特产五郎庙挂面、纸坊街枣糕馍到远方,带去家乡的味道,捎去思乡的头绪,挂念着家乡的情怀,惦记着既恨又爱、爱恨交织的家乡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家乡的情,是自己可以说它不好而又不让别人说它不好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纠缠不清的滋味。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