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那小子娶了克死哥的嫂子

桂魄的空间 作者:桂魄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11-17 14:3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一、鱼香肉丝里面有只偷油婆

  “老板娘,你这鱼香肉丝的味道,一向都不错的。” “还行吧。”老板娘,一边算着帐,一边很随便的回答,“不过今天这味道有些不同。” “怎么个不同法?” “你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老板娘放下账单,就来到了这位顾客的桌边。那顾客用筷子,从那盘鱼香肉丝里面,搛起一只偷油婆(蟑螂),在老板娘眼前晃了晃。“鱼香肉丝这道菜,在巴塘镇,就数你们这家做得好,今天怎么就出了这种事儿来了呢?” 说话这人,脸上肉多,且眼大颡碓,头光无发,这种头形,当地人称为雷缽脑壳(雷缽也称小碓窝)。在他那多肉的脸上,隐约还有几条横纹。老板娘认得他,他就是三个月前,来这里吃过500元白食的高峰。老板娘叫来了服务员。“小江,快把这盘肉丝端下去,另外给高峰哥炒一份上来。” 高峰用筷子杵在那盘子上,不让端。“那不行,常言道,一颗耗子屎搞坏一锅汤,你一只偷油婆,搞得满桌的菜,都有偷油婆味了,还叫我们吃?” “峰哥,我这小本生意做起来还是很艰难,你就行行好!要不,我给你个八折。” “八折?要不,我还是给检疫部门去个电话——”

  二、霸王餐

  老板娘看那阵仗,高峰又是要她免单了,她很无奈地道,“你就别去电话了,我还是给你们免单吧。” “那还差不多。” 高峰的火气这才熄了些,他席上那几位狐朋狗友也说话了,“早点这样说不就没事了吗。” “这女人还是怕检疫的——”

  “下个月初五是峰哥的生日,我们又来。” “那行,我一定来。” “我也来,反正峰哥订筵席请客,又不出一分钱——”

  “你们来给我过生日,当然是好,但不能说我订筵席请客不出钱 。那我不成了吃跑堂的了(在馆子吃了饭,不给钱就走人,叫吃跑堂)。” “话不是那样子说的。” “峰哥和老板娘有交情,老板娘自己不收峰哥的钱,不是吃跑堂。” “本来就不是!”

  “峰哥,下次我给你准备两只德国小蟑螂。” “你只会弄偷油婆吗?老是用偷油婆整事,次数多了,那女人会知道的。” “你以为她不知道?她是怕峰哥的霸道——”

  这堆吃霸王餐的下三烂,酒足饭饱之后,便站起身来准备走人。霸道的高峰还很得意地对老板娘道,“谢了,我下次还要来光顾你。” 那女服员小江嘟起嘴道,“你们下次再来,还是给点钱嘛!别让我们老板娘亏得太多了。” “我说过不给钱吗?你个死丫头!看我不揍你——” 高峰说着就要动手,老板娘急忙把那服务员拖拽到她的身后,“峰哥,你大人有大量,又何必跟小孩子家作计较。” “我不跟她计较,但你得把她开了,别让我下次来的时候再看到她——”

  三、峰哥被小伙子拦下了

  “峰哥,是吧!我看你也太霸道了。那么大一桌人,吃了饭不给钱,还要欺服一个小姑娘,竟要让老板娘把她开了,人家也不过出来打工挣点小钱,回去补贴家用——” 高峰听了这话可不乐意了,他细致地打量了下说话的年轻人。只见他个儿不算高,也算不得十分的矮,大约就167公分的样子,但很健壮。“你要给他们出头,是吧?不过你得惦量惦量,我们共有十一个人呦!你一个人能奈得何——” “咋啦?吃白食,又欺服人家小姑娘,还想仗着人多打架?那我今天就陪你们练练,我要是输了,挨了打,就算白挨。你们要是输了就得把今天的账给结了,不然就别想出这个门。” “那你就别后悔。” 高峰仗着人多,胆子大,攥紧拳头,就朝着那年轻人的胸膛搡了过去,年轻人并不接招,翻转来,回身就给了高峰两记耳光——

  四、打‘抱不平’, 打出来个‘婆娘’来

  “峰哥别打了,这小子会八卦掌,我们打不过他的。” “你也会?还不上去给我打。” “我哪会,只是看出了一点点,他最先给峰哥你那两记耳光,就是回身掌。” “真的吗?” “真的!” “真的就一齐给我上——”

  ——————————

  这场架打下来,高峰和他那伙人都害怕了,但高峰不甘心。“老弟,你这样硬生生地帮她们出头,到底是为了啥?难不成那姑娘是你的小情人?” “别胡说,小心我再给你两耳光——” “峰哥你搞错了,小姑娘哪能是他的情人,我才是他的婆娘——” “是吗?”高峰有些惊怕,年轻人却感到有点儿莫名奇妙。“你怎么张起嘴巴乱说呦!我几时有你这个婆娘?” “我没乱说,我要不是你的婆娘,你能帮我?你出去打了几年工,就不认我了——” 高峰看这情况也不知真假,只想早点离开店里。“老板娘,他不认你,可以到法院去告他,别把我们留下来看戏。快把帐结了,我付了钱好走人——”

  五、原来老板娘是他哥的婆娘

  “姐,我好心帮了你,你咋懒上我了?我还是个青头小伙子,莫把我名声搞坏了。” “你急个啥,那是姐在拿你当虎皮,吓唬吓唬这帮人,免得他们再来找我的麻烦。现在他们都走了,姐就不是你的婆娘了,就算你想我当你的婆娘,姐还不同意。” “哦——”

  “小伙子,姐比你大,也不合适当你婆娘,但是我左看右看,你还真有点像我男人,要不是因为你太年轻了,我还真以为是他活转来了。” “是吗?真有那么像?” “真的有那么像耶!” “他叫啥名字 ?” “彭泽仁。” 年轻人听了 ,面部显得有点吃惊,“你还有他的照片吗?” “有哇!”老板娘进里屋去,拿出了她那死去的男人的像片——

  年轻人接过照片一看,直接就叫了起来,“哥——哥——” 还流下了泪来,老板娘看到这情况,心里明白了,她递了纸巾给他。“你就是泽义吧!别哭了,他都殁了六年了——”

  “哥死了你怎没通知家里?” “记得你那时还在部队当兵——”

  六、儿子领回来的媳妇,妈不喜欢

  ——————---

  “妈,这是你儿媳妇,河南人,叫周英淑。” 彭泽仁向他妈介绍了周英淑后,老太太把周英淑上下打量了一翻,有些不太满意,但没说话。” “英淑快叫妈——” “妈!”周英淑把手里拎着的礼物递了过去,“这是我给你买的保暖服,冬天穿上很暖和的。” 老太太并没有伸出手去接,“姑娘这个头怕是有170公分高吧,身体也健壮,要给我儿子撑起这个家,倒是没问题的,所谓‘健妇能持家’嘛。本来这倒是个好事,怕只怕我儿子没那福份——” 周英淑一听,就知道老太太不喜欢自己,初次登门也不便多说,她站在那里显得来十分地尴尬——

  七、妈是怕你的小命要丧在她的手头

  “妈,我们都结婚了,你说这些干啥呀?” “你还不要妈说话吗?你结婚前为啥不先带她回来,让妈看一下,妈也好给你把个脉。” “让你把脉?她又不是嫁给你,只要我俩和得来就行了。” 老太太把儿子拽到一边,小声地道, “妈是怕你的小命要丧在她的手里头,你看她身高体健,额广发稀,颧骨高耸,眉浓鼻高,一脸的克夫像,这种妇人杀夫是不用刀的。” “妈,你才多大岁数,就信这些迷信东西,不晓得你在哪里去学来的,反正我不信,我就要她——” “老娘我今年五十八岁了,这些东西是你外公传给我的, 你外公给人看像很准。” “迷信,封建迷信,你和外公都是搞封建迷信的——”

  八、好像真的被他妈说准了

  “儿子,你别不信,妈会害你吗?就算你不怕死,妈还舍不得我的儿子死呢!听妈的话,把他离了,去把表妹娶过来,舅舅那边我已经说好了。” “妈你别说了,我是不会不要英淑的。” “你个不孝的东西,妈的话都不听了,不听!就给我滾,滾得越远越好。” “妈,是你叫我滾的——” 彭泽仁倒也干脆,马上就跪在地上给他妈磕了三个头, “ 妈,恕儿子不孝,你多保重。” 然后从地上起得身来,拽着周英淑便出了门——

  小两口在外打拼,小日子倒也过得不错、夫妻间也很恩爱。可好景不长,一场车祸夺去了彭泽仁的生命,也好像真的被他妈说准了——周英淑有克夫像。好在他给她留下了个遗腹子——

  周英淑能干,在这巴塘镇上开了家饭馆,养着男人给她留下的儿子——

  九、妈你别咒他了,他已经死了

  ————————————

  “妈,这是你的孙子彭信。” “你还没结婚,我哪来的孙子?” 彭泽义把他哥的儿子,带到他妈的跟前,看得出他妈心里只有他,根本就没她大儿子。“妈,这是哥的儿子。” “你哥的儿子,他不回来见我,却叫他儿子回来——我咋就生出这么个不孝的儿子来。” “妈,你别怪他,他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咋就回不来了,除非他死了,像这种只要婆娘不要妈的儿子,死了才好!” “妈你别咒他了,他已经死了。” “你在说啥?” “哥死了六年了。” 那老太太刚才还撑起劲地,在骂着她大儿子,一听说她大儿子死了,那劲就一点都没了,她只觉得眼前一黑,便要往地下倒,彭泽义急忙上前扶住,然后把他搀扶上了床。老太太虽然恨她那大儿子,也只是恨,却是舍不得他死的,待她稍稍清醒一点,便大声地哭了起来,“我的儿呀——”

  十、拿钱给我干啥,我老了,用不了许多的钱

  “——你哥死了,你嫂子呢?是不是拿着赔偿款又嫁人了?” “妈你对嫂子就是有偏见,你不想想,你本不看好她们,现在哥又死了,她怎么好回来。再说,她真要是嫁了人,你这孙子谁又来管?” “她人在哪里?我要见她,我得谢她。” “谢她?只要你能接受她就算不错了。” “我儿子都死了,她还给我养着孙子,我还不接受她吗?” “我嫂子就在门外,你既然能接受她,我就叫她进屋来——”

  “妈,媳妇不孝,这么多年才回来看你,也没给你带什么东西,就只带了这张纸片,你请收下。” 泽仁一看,什么纸片,明明就是一张银行卡,他接过去给了他妈。“你拿钱给我干啥,我老了,用不了许多的钱,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说着就要把那卡片递给周英淑,周英淑哪里会接。 “妈,这是泽仁的车祸赔付款,和我的一部份积蓄,一共有五十万,是他用命换来的,你还是收下吧,你年纪大了,日后就用这钱来养老。” 老太太坚持不要,“你拖着个孩子不用钱吗?还是你拿着。” 这儿媳妇也是坚决不要,“我在巴塘那边有生意,能赚钱,还是你拿着的好——” 泽义见婆媳俩让个不休,便道,“嫂子叫你收下,你就收下,嫂子真有啥事的时候,你再拿出来给她不就是了。”老太太见儿子的话说得也有道理,也就收了下来——

  十一、为了一个死去的人,老早的就守起寡来,不值

  “媳妇,是妈对不起你们,让你一个人在外面带着孩子,你受累了。” “妈,你快别这样说,你是长辈,是我们不孝,也是我没有早点把泽仁的事告诉你。” “泽义给我说了,你是为了不让我伤心才没告诉我的,你真是个孝顺的孩子,是妈当初瞎了眼,没看好你。” “妈,你这样说,媳妇我可就受不起了——”

  ——————

  “媳妇,你还年轻,不能像妈这样守着,你得找个好人家嫁了,至于孩子嘛,就让妈给你带着,他也是我的孙子。”老太太比从前开明多了,也能体量人了,“妈,我把泽仁给克死后,就不打算再嫁人了,再嫁又会把别人克死的。妈也算得太准了,我们当时还不相信,我要是信了,把婚离了,泽仁也就不用死了。” “你傻呀,也跟我从前一样犯糊涂。那时,我也是听了他外公的话,才去信了这种迷信的东西。你年纪轻轻的也信这套,那才笑死人呢!再说你男人也只有那点命,怪得了谁。你还那么年轻,日子还长着呢,为了一个死去的人,老早的就守起寡来,不值。” “妈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十二、只要你喜欢她,就一定不是空话——”

  “妈,嫂子在巴塘镇开那家饭馆,生意好得很。幸好有你帮她带孩子,要不然她再能干,也忙不过来,再加上我时不时的到她那里去一次,那些吃霸王餐的也少了。”“真的吗?” “真的,要不信,你那天去巴塘看看。” “我去看个啥呀,你说的话还有假嘛,我看你三天两头地往她那里跑,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她是我嫂子,我的家人,喜欢又咋啦!” 老太太一听乐了,”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我倒是喜欢,我看你还不太喜欢她。” “我怎么又不喜欢她?” “你老催着人家嫁人,不是在撵她走吗?” “你是不想让她离开我们家?” “我还真不想让她离开我们家!她要是嫁人了,离开我们家了,就不是我们家里的人了,我多舍不得的。” “那我们就想办法,不让她离开这个家,但是一定得嫁人。” “空话,哪有嫁了人还不离开这个家的。” “傻儿子,不是空话,只要你喜欢她,就一定不是空话——”

  十三、如果你也喜欢他,这些都不应该是问题,

  “嫂子,妈带着孩子看你来了。” 泽义带着他妈来到了嫂子的饭店,周英淑看到后急忙迎了上去,“谢谢妈,大老远的来看我,累了吧,快去里屋休息。” “不了,我今天来是有话要跟你说。” 老太太转身又对泽义道,“你去帮嫂子张罗下饭馆的生意,让你嫂子带我出去逛逛——”

  ————————

  璧阴市有个玄龙湖,风景宜人,两婆媳走在湖畔的廊子里,亲热得像一对母女,“妈我给你买的帽子,你戴上合适吗?” “合适,你经常给我买穿的,买用的,妈我是穿也穿不完、用也用不完,感谢老天给了我这么好一个闺女——” “妈你就别夸我了,大老远的跑来,有啥话要给我说?” 老太太没说话, “不会又是叫我嫁人吧?” 老太太说话了,但没有回答她的问,却直接说,“泽义他喜欢你——” “我知道,这小子有点傻,外面的小妹儿多的是,咋就一定要喜欢我这个过婚嫂。我一直没接受他,是因为我克死了他哥,不想再去克他,再说我比他大了六岁,又是他亲嫂子——” “如果你也喜欢泽义,这些都不应该是问题,就是他哥在地下知道了,也会感谢你的,感谢你继续照看着他的家人——” 周英淑没有回话,只是默默地低下了头——

  十四、是妈叫我们这样做的——

  “嫂子,我妈带着彭信回去了。” “你咋不回去?” “妈不要我回去,叫我在这里陪着你,帮你打理饭馆。” “我这里没有你晚上睡的地方,那没关系,把几张饭桌拼拢来,我就可以在上面睡了。” 你愿意睡桌子?那就睡吧。”

  冬天刚过不久,天气还不是很暖和,泽义晚上睡在餐桌上还真有点儿冷,盖的也不多,他只好起床练会功,然后再睡回餐桌上——

  嫂子来了,她把他从餐桌上拽了下来,拖进了她睡的屋里。他又是高兴,又是害怕,他站在那里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他嫂子个大,直接就把他推搡到了床上。“你要做啥?” “我不做啥,是怕你冷感冒了。再说你不是喜欢我嘛,咋还怕进我的屋。” “嫂子,我会怕吗?我怕我半夜进你屋来,会不老实的。” “没关系,是妈叫我们这样做的——”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