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时光是一首轮回的歌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10-25 16:03 阅读:次    作品点评
飞机在夜晚降落在新郑机场,走在通往出口的路,接机口依然像十几年前那样站满了翘首盼望的人,耳边是熟悉的乡音。
 
 
 
竟然有些恍惚,行李厅的格局好像有些不同,机场的洗手间仿佛变得宽敞明亮。
 
 
 
已经有19个月没回来了吧,尽管从上大学开始就离家在外,但这次却是我离开故乡时间最长的一次。
 
 
 
熟悉又陌生,大概是我们这些多年漂泊在外的人,对故乡最直接的感受。好像很多很多都变了,但又总能找到那一丝丝的熟悉,召唤起尘封已久的记忆。
 
 
 
家乡的五月,空气里依旧弥漫着尘土的干燥,一阵风刮过,想起当年围着纱巾遮挡“沙尘暴”骑车上学的路上,眼睛动不动就迷进砂石。如今主干道两旁的绿化带种满了怒放的月季花,红色黄色橙色团簇在一起,香气扑鼻,竟把不起眼的绿植点缀得精致起来。
 
 
 
洒水车不顾一切地唱着歌呲着水,洒在路面上,新鲜的泥土味瞬间扑面而来。想起那些年初夏的雨天,躲在屋檐下听雨,一边盼着什么时候能穿上新买的裙子,一边听着虫鸣蛙叫忧伤着现在看起来十分幼稚的“心事”。“少年不知愁滋味”,如今彪悍开朗的我,当年也是个满腹心事的文艺青年,没变的却是依旧细腻和单纯的心思。
 
 
 
老城区“CBD”跃进门,那个我们最喜欢跑进跑出的商场已经不再经营,斜对面的专卖店,隔壁店的牌子换了一茬又一茬,只有“海澜之家”屹立不倒,依旧是小镇最受欢迎的“大牌”。想起当年和妈妈逛街,叛逆期的我一副谁也看不上的搞笑模样;还有从小三开始就喜欢和小闺蜜们钻进精品店,一会儿功夫就把半个月的零花钱给消磨殆尽。
 
 
 
老式建筑却还保留在那里守望十字路口来往的车辆;想起那个单车和行人远多于汽车的年代,骑车去学校的路上总是会路过这个最繁华的十字路口。
 
 
 
卫河路开始变得宽敞,因为中心迁移,原来的商铺看起来生意不大好的样子;想起那些年每到夜晚街上摆得满满的大排档,站在烤炉前等着热气腾腾羊肉串,流着口水看卖田螺的老大爷三轮车上堆着的大中小三种田螺,每到和家里人聚会才能吃上一顿的“啤酒鸭”火锅;初中那年从机房学计算机回家的路上,第一次发现一种新美食:知情米线;又过了一段时间,同样经过改良的鸭血粉丝风靡一时。
 
 
 
这条路上承载了我的童年,同样也承载了太多我对家乡的味道记忆。
 
 
 
 
 
不放假的时候,广场街可以听到教室窗户传出郎朗的读书声,20多年前我也曾经是其中的一员。只有5米多宽,不到200米长的这条小路,可有太多童年回忆了。曾经最大的文具店,是我经常买2B铅笔、蜡笔、水粉彩笔和宣纸的地方。
 
 
 
更多回忆的是那些小吃美食:炸串、炒凉粉、麻辣烫、擀面皮、搅糖稀、泡泡糖、西瓜糖、高炉烧饼、豆腐串、白吉馍;想起还年幼的我们放学后排成长队,每每走到这块小吃摊前就作鸟兽四散,手里攥着珍藏得皱巴巴的几毛一块钱,小摊前流连忘返解解嘴馋。爷爷工作的工商银行对面那家倪家米线,是高中小聚时的最爱。
 
 
 
如今道路两边的法国梧桐长得枝繁叶茂,文具店早已拆迁,变成几家小店铺;小摊贩变成了烤面筋门市;白吉馍擀面皮开了好几家,年轻人却喜欢在钵钵鸡档口前排长队;米线店老板还是那个人,只是头发花白,店面翻新后过了几年又变得有些破旧。
 
 
 
解放路的和红旗路的那家新华书店,大概因为是根正苗红的背景,还是一如既往气派和充满知识气息的样子。当年为了奖励我语数英考了第一,我妈在这里给我买了我珍藏至今的精装版《哈利波特》四部曲。
 
 
 
侧门上二楼可以办卡借书,想起那时每到周末,我就会扎进不大的书架中找书看,虽然大多是看似“没用”的侦探类剧情类的小说,但在高中三年的苦海里,却给了我很多精神慰藉。
 
 
 
 
 
2008年,县城中心区南迁,我们随医院搬迁到了新区,那时我已在外地读书,只有寒暑假在家一小段时间,但也不妨碍迅速被贴上心目中“家”的标识。新区的一切都是新的,面积大了好几倍的医院、宽敞明亮的家、整齐的小区、空荡荡的街道。
 
 
 
十几年后,这里变成了小镇新的生活中心,街道两旁林立的店铺,超市门前停得密密麻麻的电动车,新区广场的游泳馆外墙漆开始变得破旧,几个招牌大字也蒙上了一层灰尘。
 
 
 
广场的假山流水和体育馆篮球馆依旧人满为患,因为天气好到处是散步、运动的人,打扮时髦的年轻人嬉笑打闹的玩着滑板。下午五六点的夕阳把影子拉得斜斜的,添专注练球的样子引来好几波人围观,阳光还有些刺眼,一个人躲着阳光溜达,不用带耳机听歌竟一点都不觉得寂寞。
 
 
 
2012年底,被人们遗忘的河西古镇建筑群和干涸许久的古运河开始申遗,经过几年的修缮和规划,道口古镇历史文化街得以形成并于2016年开街,文化的复兴让有着千年历史的小镇的得以被世人所知。
 
 
 
从古河道、古码头、老商铺、道清铁路遗迹到近代旧厂房、第一栋百货大楼,保留完好的建筑为古镇增添色彩,隋唐时代繁荣“豫北小天津”模样在当代重现。
 
 
 
走在古镇石板路上,百货楼处传来动听的豫剧,老人家坐在老式木凳上听得入神;孩子们围在糖画和吹糖人的摊位前,目不转睛地看着老爷爷变戏法似的把一坨糖浆吹成活灵活现的小动物,拿到成品时孩子们眼里闪着的光和我们小时候别无二致。
 
 
 
老旧的屋檐上压着做豆瓣酱的缸子,想起夏天总是有吃不完的西瓜,看着奶奶把瓜瓤和黄豆搅拌在一起,放在屋顶上晒着等它们发酵成褐色的豆瓣酱,那可是上过舌尖上中国的佐粥利器。老院墙上伸出绿油油的香椿树,爬上梯子勾住那一点尖尖的嫩叶,是人们最追捧的春天的味道。
 
 
 
商业化的烙印同样展现在古镇街道,no doubt coffe,是小镇最接近精致文艺风的地方,迅速晋升成网红打卡处,被年轻人和我们这些返乡一族追捧。处处印着“道口”的极简风装修,烧鸡口味的拿铁,虽然噱头大于内容,但出品确实不流入低俗。25元一杯的价格却让大多数本地人望而却步,毕竟,用一天的饭钱换一杯咖啡,务实的乡亲们是难以接受的。
 
 
 
以前每次回去,都觉得只是为了看望亲人。但如今,家乡的一草一木都变得新奇有趣,一瓦一愣都满是回忆。小时候每逢家庭聚会被我嫌弃的“道口烧鸡”,成了回程必带的引以为傲的家乡特产;小时候最讨厌人山人海的古会,成了回不去看不到的惦念。
 
 
 
我已不再是那个朝气蓬勃的少年,变得不太适应干燥寒冷的冬天,不太懂得家乡宴席待客之道,不太在意传统的礼仪习俗。故乡,变成了短暂放松身心的充电站。
 
 
 
渐渐开始明白,为什么老人家总是不愿让儿女远离家乡。就像大树离不开根,故乡于我们,真是一种神奇的藕断丝连。
 
 
 
虽然可能再也回不去了,但我知道,你一直在那里。
 
 
 
 
 
 
文字 / 苏檬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