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短篇散文 > 正文

夏 珍

荷塘春色的空间 作者:荷塘春色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11-17 14:3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夏 珍

  汤碧峰

  夏珍是知青,就在县城附近的公社下乡。1978年的时候,知青可以回城了,但回城有条件,必须下乡两年以上,满两年后才根据政策,可以顶职进父母单位,也可以等待招工指标,而招工指标的名额有限,好不容易有几个指标下到知青点所在的大队,有背景的开后门先走了。

  夏珍不是下乡时间不满两年,就是还没轮到招工。不过看上去不像是刚下乡的,似乎对下乡很有经历可谈,但也不是老知青,那些回城的老知青快三十的年纪了,而夏珍最多也就二十四、五岁吧。

  母亲当年在“知青办”工作,是“知青办”的会计,经常要下乡,去公社或知青点核拨、检查知青经费,知青经费主要用于知青的住房补助和购置农家具,后期也用于公社安置费用。

  常在下乡的知青点走动,自然也认识许多知青,有的是知青点负责人,工作上有联系。有的是帮助过他们的,自然是认识汤阿姨。那时家里常有知青来访,有看望汤阿姨及咨询问题的,也有回城老知青来家里坐坐的,夏珍也是来看望母亲的知青。

  那时我还在山区小镇的税务所工作,一年两次回家探亲,国庆节和春节,在家呆的时间长一些,有个十天半月不等。回家探亲期间认识了夏珍。不知什么原因,我在家时她来的次数要多,开始是看望母亲和咨询问题,几次后就成了和我在交往了。

  夏珍不是那种窈窕淑女,人长得结实,一米六的个子,鹅蛋脸,剪个青春发型,略显丰满,看上去挺精神的。虽说不是大长腿、长发及腰的那种美女,但也青春靓丽。

  夏珍不是属于很健谈的人,不过女孩子哪有健谈的?又不是现在的我们,聊天不是有目的性,就是打开话匣子刹不住车,当年交流无非是东问一句,西答一句。因都是同龄人,又都年轻,天然会有一种吸引力,相互间流露出一种热情。

  夏珍说,她父母都是铁路职工,家住勤俭路上的铁路职工宿舍。有次晚上晚了,我送她回去,才知道那几幢宿舍是铁路上的。铁路职工在当年属于好单位,看房子就是比周围有气派。我们家住百福弄机关宿舍,也就几排破烂不堪的平房。

  夏珍没邀请过我去她家玩,我也从没提起过去她家看看。说实话,我回家一趟,还有其他交往的朋友,夏珍并不在名单上,在我心目中,她就是我母亲工作上的对象,和夏珍的交往仅仅是出于母亲面上的角度和青年人之间的友谊。

  第二年的秋天,在国庆节探家回单位不久,我收到一封信,不是夏珍寄来的,夏珍从没给我写过信。是一个自称夏珍男朋友的人寄来的,我也不知他是怎么知道我地址的,我都完全不清楚有这么一个人。

  他在信中说,他是夏珍的男朋友,他们在一起下乡,一起劳动,一起在知青点生活。他们的关系早已是知青中公认的男女朋友关系,他们有过亲密接触,有过某种行为等等,现在听说和我在谈恋爱,劝我不要和她交往,她是个道德败坏的女人。

  这封信对夏珍来说是致命的,至少是断了我和夏珍之间继续交往的空间。收到这信我相当震惊,我没和夏珍谈恋爱啊!而且我压根没想到这一层。要知道,当年可不是现在,“非诚勿扰”的男女佳宾,在电视上介绍自己的前任或几任朋友,像是在菜场里买菜,介绍同居经历如同小区大妈聊家常。

  我们那个时代,不到晩婚年龄谈恋爱,被单位领导知道是要找谈话的。再说我也没有前任女朋友,没恋爱经验,缺少处理这方面问题的能力,既没胆量和对方说“我们可以公平竞争”,也不可能赶去和他说说清楚。

  冷静思考后,我还是决定给他回信,因为不知他是什么人,要是他走极端,是否会伤害到我母亲?你想这夺“妻”之恨,说不定殃及鱼池。我告诉他我和夏珍之间,并非恋爱关系,我不可能和一个尚未回城的知青谈恋爱。至于夏珍是这样的人和我没什么关系。

  信发出后我将草稿撕碎后扔在了房间废纸篓里,心想这事也就了了。没承想更震惊的还在后面,三天后,夏珍不打招呼来到我单位,我真不知道怎样接待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和她说信的事。因为当天回不了嘉兴,只好留她过夜,我睡同事的寑室,让她睡我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我一进房间,夏珍眼红红的,说一夜没睡。她说她看到废纸篓里撕碎的草稿,把它拼起来读了我的回信。她想和我解释,但知道了我的真实想法,不知道应该怎样解释这件事。而更为尴尬的还是我,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我要说的回信中已说明了,这已经伤了夏珍的心。

  我不知道那一天是怎么将夏珍送走的,自己心神不定的。不过也好,虽说有点伤夏珍的心,却也彻底把事情了了。这之后就再也没和夏珍联系过,回家也断了和夏珍的交往。

  数年之后,和夏珍再次碰面是在车站的站台上。我早已调回嘉兴,也结婚有了儿子,儿子三岁,总是拉着我要看火车,而岳母家就在车站边上,休息天我就带他去站里看火车。进了站台,突然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那是夏珍,她先认出了我。

  虽说还是有点尴尬,但她却是主动和我打招呼,问我这是你儿子啊。她告诉我她在车站服务公司工作,我没问她是顶职呢还是招工进的,也没问她成家了没有,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已把我们之间的事放下了。

  人生就像这站台上开过的列车,你错过了站点,错过了就错过了,没什么理由可讲,不可能再让列车倒回来等你。一旦你错过了站点,只能再乘坐别的列车,向着终点而去。

  二〇二二年七月三十日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