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校园美文 > 唯美青春 > 正文

总有一些闪转腾挪的空间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10-17 16:2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 潦草的跨年夜和求其次的浪漫主义。
 
 
 
去年跨年和朋友去吃了火锅。零点时分,五个人一起坐在我的地毯上,喝葡萄味真露喝至脸色发红,听《冀西南林路行》,“骤雨重山,将甘苦注入他。“夜深各自散去,我送走一个又一个人,回家写文章,看到散落遍天的星星。
 
 
 
今年跨年在办公室改广告,整个公司只剩下我和几个安装管线的工人,男友上楼来坐到我身旁。零点那一刻,我正把改好的文章发给商务,仓促中和他匆匆亲吻,因为没洗头戴着帽子,帽檐磕在了他的脸上。这大概是我最潦草的一次跨年,所有的仪式感都不得不在更现实的事情面前搁置一旁,糟透了。但还好是和爱人在一起,总能制造些现实主义的梦幻。
 
回家已经是凌晨一点四十,两个人都有点说不清的沮丧,我们坐在床沿边抱着说话。就在那一刻,我向右扭头,目光依次掠过他的发顶、耳朵、肩膀,仿佛看到了新年第一天应有的盛大烟花,在窗外的夜空中徐徐开放。
 
 
▬ 这次Flag的意义不是被打破。
 
去年年初给自己定下了一些称不上目标的目标。
 
“暂时逃离消费主义的漩涡,少买衣服,多买书,多和朋友吃饭喝酒,等天气暖一点了多运动,多写诗,少一点外貌焦虑。“
 
基本完成了。虽然从七月开始因为生活上的种种变动,放弃了很多形而上的精神功课,并依旧深陷消费主义漩涡无法自拔(越累越想花钱),但的确写了不少诗,刚刚好看完50本书,喝了很多酒。没运动,但外貌焦虑有所减轻,已经不在意自己素颜看起来像是没有眉毛这件事,并试图忽视大腿上与日俱增的赘肉(开玩笑,我还是很辣)。
 
如果要给2022立下什么目标的话,我决定现实一点,找到现在的收入能承担的一居室公寓好了。
 
 
 
 
 
▬ 巅峰时刻总在不知不觉中到来。
 
毫无疑问,我的巅峰时刻永远集中于每一年的夏天:身体最轻盈矫健,精力最为充沛,每天迎击阳光的时刻像是强壮的小马驹子。恰巧也是在今年夏天的末尾,我斩断了苦痛的人际关系与恋情,离开了消耗心力的工作,开始学习在不确定性中重塑生活与自我。
 
当时我在给路遥的信里写,“不知道半个月、一个月后的我,会以怎样的面貌在这个城市独自生活,不知道会不会要迎头撞上更多的难关,想必是会的。但你懂得我,这一刻,我感到自己非常自由、非常勇敢。”
 
这就是只有在巅峰时刻才能写出的文字,仿佛会在第二天的清晨满怀喜悦地死去。
 
 
 
 
▬ lsy第一定律告诉我,多多拥抱直觉。
 
2021的一大发现,是看到凭借直觉行事对现实生活能产生怎样的正向影响。在此之前,直觉是不能摆上台面的一种行事方式。个体在庞大系统面前微乎其微的影响力,让人恐惧依从自己的原始本能,总归要进行一些排兵布阵。
 
然而这一年里,每个影响我当下生活的重大决策,无一不是凭借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懒怠直觉,和“人还能被事给难死?”的盲目乐观做出的。或许我天然就不适合度过精打细算的人生呢?我如今决心多相信一些自己的本能,它会带我去往正确的方向。就算错了也没什么要紧,反正还可以依靠lsy第一定律中的盲目乐观来重振旗鼓。
 
不久前看一个访谈,忘了是刘擎还是谁说,“在躺平和内卷之间,还是有位置的,人还是能在一个庞大的系统里找到机会,哪怕这个系统的控制力已经无处不在了,但依然还是有闪转腾挪的空间。”
 
人要在系统里闪转腾挪,靠的是什么?
野兽般的直觉。
 
 
 
 
▬ 将工作逐出自己的价值体系。
 
如果要从世俗意义上进行衡量,我现在的工作还不错。收入比之前多出不少,工作环境依旧在体面的写字楼里,现在的同事业务能力太强以至于经常让我怀疑自己是个废物……但我要说的不止是这个。
 
事实是我再一次发现,工作也好,工作所能给一个人附加的社会财富或者社会认可也罢,对我来说就是彻头彻尾的bull shit。我已经很努力地在工作中捕捉一些微薄的成就感了,可还是做不到。我的成就感永远只来自于看完了精彩绝伦的小说,写出让朋友称赞的文字,来自大踏步走进冷风里的自我感动,来自欢笑、眼泪和发疯。
 
但工作是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这种东亚人喜欢强调的自我奋斗和自我提升,在我的价值体系里没有任何意义,不如且放白鹿青崖间。
 
 
 
 
▬ 在此处漂浮。
 
在北京快两年了,在厌恶这座城市的同时,也在无可避免地逐渐适应这座城市。
 
这一年里我改变了对很多事物的看法,尽管这些改变看上去不够美好,更像是怂了、泄气了、妥协了。比如我学会了正视自己的懒惰和庸俗,正视自己的物欲和并不高远的志向。我想要轻松的生活、干净宽敞的公寓、衣服不用挤在一起晾晒。想拥有一尘不染的人字纹拼接木地板。想每天都可以见到喜欢的人。想要自己做饭和调酒……我不再致力于写出杜鹃啼血的文字了,因为意识到那不可能在我身上发生。我也没那么热衷于追逐危险的风浪了,反正这一切终将被我亲手搞砸。
 
人总会在某一个时刻发现自己的平庸与软弱,唯一的区别或许是,我们要不要因此感到羞愧。
 
路遥问我,“是什么让你对这个数字化社会适应得这么好,能在这么快速而且剧烈的变化中轻盈起舞?“对此我想说的是,我并没有适应得很好,该怎么不让自己的灵魂被这社会中的一切损耗,还需要探寻更有效的方法论。
 
这一年里,我和朋友们一同见证了这个世界往更荒谬处发展,也或多或少地切身参与其中。我们活在一个不断变化的社会里,但又过着一种相对静止、不断重复的生活,在巨大的矛盾与割裂感中,试图找寻一些能够握在手心里的东西。这实在少得可怜——工作是一份短暂的合同关系,朋友们来了又去,有人搬家,有人换工作,然后我们相遇又失散,逐渐习惯了这份成人生活中的常态。但越是这样,那些切实可见的、真实的快乐和联结就越宝贵。
 
人该如何对抗心灵的痛苦,如何在不断变化的生活中找到足以支撑生活的、稳固的自我内核,是我们永恒的生活命题。而我的经验是,在关注自我、专注于探究自我内涵的同时,也可以试着去扩大自我的外延。去关心和爱身边的人,尝试理解自己所不理解的事物。允许傲慢和自怜存在,但警惕它对你表达和思维上造成的影响。除此之外,真挚的勇气永远是一切问题的最优解。
 
而真挚和勇气是一定会伴随着痛苦的。这个世界的法则从不是勇敢者就能得到幸福,勇敢有时也意味着撞碎自己。对于我所接触到的、那些可称之为同路人的年轻一辈,你我丰盈的情感本能在社会大环境中,很可能只是一把向内的利刃。所以同时我想说,不愿意撞碎自己的审慎态度也没什么好羞耻的。一定程度上,学会妥协,甚至学会麻木,也是一种必要的生存技能。
 
新年快乐。
 
 
 
 
 
 
刘姝颖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