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百岁大嫂来看我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9-21 09:0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百岁大嫂来看我
 
文/边志学
 
 
 
大嫂今年103岁了,是真真正正的世纪老人!虽然身体没有毛病,头脑还清楚,说话也刚口,但究竟年事高了,一般情况下,家里人不让她外出。这一次也怪我,在疫情和琐事的搅扰下,半年时间没回家看望她。她怀疑我可能出事了,别人咋解说,她都不信,非要亲眼见到我,弄个水落石出不可。她说,不见我面,她就不活了。为达此目的,她居然绝起食来了,躺在炕上,一天水米不进。家里人着急了,怕老太太出事,便随了她的心愿,几个人护送着进城看我来了。
 
人常说“老嫂比母”,这话一点不假。嫂子进我家门时,我刚学走路,所以,可以说,我是吃着嫂子做的饭长大的。穿的衣服虽是母亲裁剪的,但是嫂子缝制的。上小学时,每次放学回家,要吃要喝都是缠着嫂子要。每次给猪挑草没有完成任务怕挨母亲责罚,便悄悄把担笼交给嫂子,让她赶快把草倒进猪圈,然后骗母亲说我挑了满满一笼草,猪已经把一半吃了。就这样在她的庇护下我少受许多责罚。我感恩她,所以非常亲近她。这样一来,她就像母亲一样爱护着我。上中学时,她总要给我背的树叶和野菜做的馍里多放一些麸皮粉。每到星期六下午,她都要站在村口大陨石上张望,看我是否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成人后,在社会上每走出平稳的一步,她就喜不自禁;每遇到一个坎或跌一次跤,她都要流很多眼泪。……在这种感情基础上,半年不见面,试想,情何以堪?
 
来源于网络
 
 
 
从电话里听说老嫂子来了,我惊了一大跳,屁股上就像着了火一样,从凳子上跳起来,飞快往家跑。进门扑到老嫂面前,双膝跪地,爬在她膝盖上,急忙道歉,并叙说失礼之故。
 
嫂子激动地拉住我的手左右摇着,两颗像珍珠一样晶莹的眼泪挂在大眼角上,端详着我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随后,她让我起来坐在她身边,问了一大串事:
 
我问你,你城里人咋这么多讲究呢?我刚一进门,你娃就把我脚抱住脱我的鞋,非要我换上你家拖鞋不可!把我就吮(羞)咋咧,我袜子脚后跟烂了核桃大个窟窿,让人家娃看见了,你说我丢人不?把我气得骂娃不懂规矩,你娃反过来说我不懂规矩。你这规矩光露人的彩呢么,你叫人脸往哪儿放呢?
 
我苦涩地笑问道:你没有好袜子穿了?
 
有呢,我一个老人,又不弄啥,把脚面盖住就行了,脚底下又没人看见,咱可浪费袜子干啥?要不是你娃脱我鞋,谁能知道我穿的烂袜子?
 
一股心酸泪从我眼中流出,惭愧说:不丑!你是老人,谁敢笑话你?就是丑,也是他们丑,他们不孝敬老人,让老人穿烂袜子。
 
来源于网络
 
 
 
好了,这话咱不说咧,我再问你第二件事。我一进门,看你窗子底下放了那么多盆盆罐罐,里面养的像苟儿花、打碗花、满天星、长虫草似的,一下放了十几盆,把沟子大一块地方占得严严实实的,我一说,你孙女说那是她婆养的花。羞了先人咧,咱没见过花?人家牡丹花、玫瑰花、海棠花、月季花等等,正经花多的是,咱不养,把杂草当花养呢?这叫良莠不分!我让把那些东西扔了去,你娃说那都是他妈花钱在网上买的。我本来看见那些东西就想不通,结果一听娃说他妈在网上买的,气得我就骂,这不是拿钱和泥、糟蹋行情呢吗?把杂草当花养,怪道世事弄得瞎好不分,不管啥人,也不看肚子里有货没货,便人头嘴脸的坐在台子上指手画脚给人讲话呢!写的字都不如狗爬哈的,也到处题字呢。
 
社会本来就纷呈多彩,无美丑不成世事。你不生那些闲气,每天吃好喝好,高高兴兴心情好,就是咱家的福,咱不管人家社会上的事!
 
看你说的,我也是个大活人么,你想不管能由你吗?人家往你耳朵里硬钻呢么!就拿这两天的事来说,社会上到处吵哄的批判平娃的女子呢,把我吓得心神不安,只害怕把你牵扯上了。按道理说,如今社会比前几十年好多了,很少批判人和斗争人了,怎么好闷情的(好端端)又批判开人了?也难怪,解放后兴了个批判人,开始还罢咧,光批判地富分子,后来又添批右派和拖大跃进后退的人,发展到文化大革命,一下子批疯了,什么当权派、走资派、反革命、牛鬼蛇神、社会渣滓全批出来了,除了活人互相批斗外,还把死了几千年的孔子、周公、宋江都拉出来批,从那以后,给一些人把毛病惯上了,正事不干,靠批判人吃饭、挣钱往上爬呢。啥事不顺自己意,就找错缝子(找茬)批判人,伢把这当成一种职业了。
 
 
 
来源于网络
 
 
也怪浅浅喔瓜女子,你咋闲的呻唤呢,把你和男人的那些事往外唱啥呢嘛!男人清早让尿憋得硬了像个竹竿,你看见心动了,开的像一朵莲花;男人尿一条线,女人尿一个坑,这些事谁不知道吗?谁都明白,喔事是明事暗做呢,生下娃了叫舅呢。你个瓜女子把喔话唱出来干啥?退一万步说,你耍干(发狂)呢,说了就说了,可你不该当诗往出发么!诗咋能是喔二杆子话?我虽然是个大老粗,但我也听过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伢哪里有“孤独的时候黄瓜是最好的”这白糖话?这娃简直白的连羞丑都不顾了。听说伢娃还是大学老师,大学老师都是文明人么,咋咥这掰牙露齿的冷活呢?既然是大学老师,好好教书多好,她可爱去“做鞋”,得是见一双足力健卖六七百,就不想教书,想去挣大钱?这娃不知喝了啥迷魂汤了,放的教书先生不当爱当做鞋人,这叫人咋说呀?真想不通!
 
是作协,不是做鞋。人家娃的事咱不管她,你都活了一百多岁了,啥人没见过,啥事没经过?你由孙中山时期活到特色社会主义时代了,酸甜苦辣、沟沟坎坎、千般面孔、百般世态,啥没见过?更何况这些都与咱不相干,管它干啥!
 
我是和你说闲话呢,在别人面前我连人家社会上的个字腿腿都不提。我再问你个闲话,村里人都说咱村狗剩把他儿孙都转美国去了,有这事没?
 
好我的老嫂呢!人家的事我咋能知道呢?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