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早晨的光亮透过纸窗,渐渐照到了房中的屏风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9-18 16:3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从前慢
 
吴紫薇
 
早晨的光亮透过纸窗,渐渐照到了房中的屏风。屏上描绘的花与鸟显的清晰起来,可以察见了花瓣的细纹和安静的鸟儿身上似乎微微拂动着的羽毛。
 
她其实已经醒了,不过一点点数着,等这光亮充满了大半个屋子。估摸着太阳已有一竿多高了,窗外开始有清脆的鸟啼声发起,于是便披了件襟式半长上衣起了身。迈着碎步,漫不经心的望着房中的摆设,到了梳妆台前轻轻坐下。多好的光景!只是孤身一人又心觉倦怠,并不愿出去。看着对面昏暗的铜镜,映出一个熟悉而温柔的身影。顾盼左右,一颦一笑,都早已看厌。她叹了一口气,向前拾起木梳来。
 
从青丝生长的最上头开始,一遍梳下,至足边细软的发梢。再举起梳子,细细理起,心中暗暗的愁绪便随着手的来回而漫长的涌开来。如一摊墨水,本不期望它来,却偏偏要浸染在薄薄的宣纸上,夸张地伸展成大片的暗灰。
 
理好一头青丝,别上最后一根簪子。她腾出手,正欲够着盛铅粉的盒子。突然一声清亮的鹊啼惊醒了她。喜鹊喜鹊,莫不是来报喜的罢?她若有所思地低头望向盒中晶莹剔透的粉末,这是用自家浸泡过的新米制成。将米慢慢磨成浆,盛放在圆形的粉钵里。经漫长的沉淀酝酿,才显出洁白细腻的样子来。可是那时漫长的等待,对于自己并不难熬。身在闺中,每日难得遇见什么新奇,不过就是读书吟句,绣花梳妆,做些消磨之事。这几十日的等候,迎来做好的米粉,将它放在阳光下晒干,这以后细细研成粉末,便得主要的原料。至此随自己的心意,添入喜爱的香料,过十来日便成。这一盒小小香粉,做的出来,也是成全一份期待和心意。她仰起头来轻笑,喜鹊啊喜鹊,纵然你常常空然啼鸣,我也不会气急。不过又是一日等待,又见一次熟悉的早晨。
 
她轻轻地将盒中的香粉扑在脸上。扑完毕了,是胭脂了。当初抹完胭脂,便是画眉。有远山长,有鸳鸯眉。当初琴瑟和谐,丈夫爱取笑着与她描眉,要么高低不齐,要不粗浅不一,可面对着铜镜,她也不甚在意。如今人去楼空,我独守思归,纵然眉画得再好也无人欣赏……她叹息一声,草草描毕眉,开始拾起笔染鹅黄。轻轻地在额头上抹下第一笔,她不由想起闺阁中偷偷写诗的事。感叹时光短暂,目睹园中落花流入污泥,她吟哦数句:“伤彼蕙兰花,含英扬光辉.过时而不采,将随秋草萎.”写在纸上。谁知后来被人得了去,受到赞赏又回诗应和:“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一词一句,莫不与自己的心绪深深契合。她抚句反复吟诵,心生感动。再后来,那偷拿了诗的人便成了自己的丈夫。
 
从不想饱读诗书有何意义,从未期望一词一句为自己带来功名。女子念书,不过消遣时光,打发情绪。却没料到心中的千言万语,被寥寥数句诗吐露给了知己。从此一诗一词不再单薄,执笔蘸墨成一乐事。
 
染完鹅黄,点完面靥,尚剩下斜红未描。她出神地想起婚后初时,夫唱妇随,对诗赏画,更收藏几件珍贵的瓷器精心照理。丈夫一比一划教她侍弄瓷器,从棉花蘸得白醋,轻轻擦拭,到用清水洗净,细纱拭干,甚至戴什么样的棉布手套,每一个细节都铭记在心。想起这几件瓷器仍在身边,每日侍理,虽然丈夫被征召入伍,无奈远去,却给自己留下了念想,令她宽慰。何况他走前一再作誓许诺,总会再度相见,不论岁月逝去多久,斯人终将归来。
 
想到这里,她露出微笑,仔细地在眼角描出两抹新月形的淡红,弯弯地不失妩媚,正是斜红恰到好处。外面早已大亮,日光高照,她伸了个懒腰,起身向瓷器收纳的位置走去。
 
时空阻隔重重,山遥水长,她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犹是“春闺梦里人”的丈夫,已经在千里之外的边疆牺牲。他成为了一具白骨,永远沉睡在了某条不知名的河流里。所幸她被困宥于这一处,时光流淌得如此缓慢,前线没有人能来此告知。这古时的日光走得慢,反成就了她大半生的希望与宁静。
 
点评:
 
这是一篇颇有古风的文章。虽然它的情节和结局的安排还显得稚嫩,也有流于套路之嫌,但作者的文笔却是十分老练、熟稔且细腻美丽的。更为可贵的是,这篇文章写出了一种境界:人生难免寂寞,等待总会落空,期盼如此渺茫,心愿无从达成,那又怎样呢?面对这样千疮百孔的人生,年轻作者笔下的“她”,却不沮丧、不落魄、不凌乱、也不萎靡,从容地梳理长发,细细地点上妆容;就算现实结了冰,该磨的香粉还是要磨,该擦拭的瓷器还是要亮亮地摆过。所谓坚韧,所谓淡泊,所谓优雅,就是这样的吧?——杜素娟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