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名家散文 > 正文

红雪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6-04-21 23:5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一:又见白雪落

  自我大学毕业后,台北冬季的温度都没有低于过零度,可今年冬天,温度却出奇的低至零下七度。

  窗外雪花飘零,为不高的房屋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色棉被。而我却坐在笔记本电脑前,享受着暖气带来的温暖,仿佛外面的世界温度低至零下千度都与我无关。

  十指在键盘上不停地敲打着,我在制造一对对幸福的情侣,为他们安排一段段令人心碎的情节,经历了无数次分分合合后,他们终于如愿地走在了一起,而我却扮演了一个死神,残忍的将女主角从男主角身边夺走,任由男主角撕心裂肺地哀嚎上天的不公。

  我写过很多言情小说,开头与中间的情节绝没有雷同过,但结尾,似乎每次都一样,是悲剧。

  很多读者因为我写的文章太过悲伤,都很排斥我写的文章,所以我写的文几乎没有人愿意看。他们不知道的是,我有很努力地试着去写完美结局,可是...我却做不到...

  我只能任由十指在键盘上写下一段段悲剧,然后默默地流泪。

  窗外的雪下得越来越大,我站在窗前,用右手感受着透过玻璃传来的外面世界的温度,冰冷的感觉刺痛心扉。

  我还清晰的记得,在念国中与大学的时候,各下了一场这般大的雪。

  二:红莲

  “景雨,快看啊,下好大的雪,下雪啦!”

  凌紫馨兴奋的对我喊着,她边喊边跑到雪地上,像个孩子般撑开双手等待着雪花掉落至她手上。她那如红玫瑰般的红色羽绒衣慢慢的多了几瓣雪花,一头乌黑顺发衬托着雪的白,红色毛织裤似乎能把雪融化,只有她的护耳罩与围巾才与雪同色,护耳罩毛茸茸的像两只小白鼠,而围巾则像是白牡丹编织而成的花圈,整个人站在雪中,分外惹眼。

  因为此时的她,看上去十分像是在雪地里静默着绽放的红莲。

  就算不是因为她的穿着一身红,她也照样是焦点,因为她有着最无瑕最好看的面容,那面容上挂着可爱而温暖的笑靥,似乎能把飘零在空中的雪花瞬间融化。

  我曾经问过凌紫馨说:“紫馨,为什么你那么喜欢穿红色衣服呢?”

  她的回答很奇怪,听起来不像是回答,她说:“我不仅喜欢穿红色衣服,所有红色的唯美事物我都很喜欢。”

  她还说,她希望雪也是红色的,那样的话,她一定会把红雪好好的守护,不让它融化。

  那是念国中时,国三第一学期结束后下得雪,我出生以来,看的第一场雪,很美,很美,不是因雪而美,而是因......

  三:红海

  国考完后,我和凌紫馨约好去北海岸看夕阳。

  我与凌紫馨在北海岸上背靠背坐着,等待夕阳的到来。

  我在用手机看着小说,而凌紫馨则在用红如血的指甲油画指甲,时不时问我“好不好看?”

  我看了眼,毫不留情的说:“像个女鬼。”

  凌紫馨这下暴怒了。

  “啊…你个混蛋景雨,我花了那么多心思画的指甲,你居然说像女鬼,好!我就当一次女鬼!我要杀了你!”

  凌紫馨冲过来要用指甲爪我,我赶忙跑进浅浅的海水中,用脚荡起水花,阻挡凌紫馨的进攻,凌紫馨自然不甘示弱,竟然直接用手向我泼水,我也学她,用手泼水给她。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太阳疲倦地朝西方海平线落去,昏昏欲睡的光晕将海水染红,我与凌紫馨并肩喘着大气,共赏着浩瀚无垠的红海。

  四:红色保时捷

  或许是冥冥之中早有了安排,我与凌紫馨进了同一所大学,不能算很好又不能算差的同一所大学。

  凌紫馨选的是艺术系舞蹈专业,她说她想成为一名芭蕾舞者,成为一名史无前例的红天鹅。

  而我则是深修国文,希望能在文学方面有所造诣。

  国文的课程不多,早上两节课,下午两节课,晚上的时间学生自由安排。平时我都会去图书馆自习,但今天的日子很特别,四月二十一号,情人节。

  我打算约凌紫馨去吃饭,看电影,然后...额...然后...然后送她回家。

  在舞蹈室门外等了一个钟后,我在众多的人群中一眼就找到了凌紫馨,因为她今天穿的红色T恤特别显眼。

  “嘿!景雨!”凌紫馨看到了我,笑着朝我挥了挥手,然后向我走了过来。

  凌紫馨今天束起了马尾,无瑕嫩白的脸蛋没有了发丝的遮掩,让人感觉十分清新。

  “景雨,好久不见了,你找我有事么?”凌紫馨问道。

  “额...那个...那个,噢,没事,好久没见了,特地来看看你。”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说不出邀请她去吃饭看电影的话。

  我们边走边聊,聊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我总是进入不了主题

  “嘿!景雨!”一位女同学突然出现在我和凌紫馨面前。

  这位女同学我认识,也是国学系的学生,名叫李岩桃,不过不是与我同班,而是在我隔壁班。我和她,是在校园的文学网站上认识的,因为我经常在文学网站上发表我的小说,她看了很喜欢,问了我的名字后,居然直接走到我们班找我。

  “景雨,为什么你写的小说都是些悲剧,可不可以换种风格?写写...”李岩桃终于看到了站在我身旁凌紫馨,一脸吃惊的说道:“啊...景雨...她不是...”

  “桃子!她是我国中的同学,凌紫馨。”我紧张地向前走了一步,打断了李岩桃想说的话。

  李岩桃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不再继续说小说的事,而是向凌紫馨伸出手:“你好!我叫李岩桃,大家都叫我桃子。很高兴认识你。”

  桃子向来热情大方,记得她第一次走到我课桌前的时候,也是这般友好。

  凌紫馨微笑着与桃子握了握手道:“凌紫馨,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一辆红色保时捷停在校门口,按了两下喇叭后,车窗缓缓落下,露出一张俊俏的脸庞,男子微笑着朝这边看了过来。

  凌紫馨似乎认识车内的男子,微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景雨,我还有点事,下次再找你咯。”凌紫馨做出一个再见的手势,然后朝红保时捷走去。那个俊俏的男子下了车,手上捧着一束红玫瑰,递给凌紫馨后,在她脸上浅吻了下。

  红色保时捷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我眼前。

  “景雨...你没事吧...”桃子推了推我。

  直到我从呆滞中醒过来才发现,眼眶里噙满了泪水,视线早已模糊。

  我和桃子走在校道上,桃子问我:“景雨,那女生不是你小说里的女主角嘛?真的与你小说里的人物好像喔。是不是她啊?”

  我低着头,没有回答她。

  我沉默着,桃子也陪我沉默着走了一段路,就在前面不远处,我看到成群的同学在一棵老树下排着长队。

  我问桃子:“他们在干嘛?”

  “那是一棵‘解惑树’,他们在向解惑树寻求答案吧。”桃子说。

  五:红色的北海岸花季

  在我上大二的时候,春风毫无预兆地袭来,北海岸的花默默地开了。

  北海岸花季的美丽我有过耳闻,但由于我比较宅,所以没有领略过那传说中的美丽。

  这天,我照常待在家里对着笔记本电脑写东西,后来门铃突然地响了,等我打开门才发现是凌紫馨。

  她面容憔悴,眼睛浮肿,用带着有点嘶哑的声音对我说:“景雨,听说北海岸的花开了,你能陪我去看看么?”

  我点了点头。

  在去北海岸的路上,凌紫馨一直都是低着头,似乎有什么心事,而我,想关心,却什么也没问。

  我们沉默着到了北海岸,这是我第一次到北海岸看花季,当我看到北海岸那遍野似火的红花时,神情痴迷了,真的很美丽。

  而凌紫馨的神情却有点僵硬,迷人的眼眸流露出淡淡的哀伤,凝望着她最喜欢的红色。

  六:红血

  除了我爸妈的生日外,我记的最清楚的就是凌紫馨的生日了。

  今天,就是凌紫馨的生日。

  我买了一串由红色珍珠串成的项链,走到凌紫馨家门外,打算送给她。

  但是,我敲了很久的门,里面始终没有回应。

  可能是不在家吧。我这样想着。

  我和凌紫馨在念国小的时候就认识了,记得那时的她,只要是她生日那天,不论是谁叫她出去玩她都不会出门,因为她知道,有一个男孩会来给她送礼物。

  可现在...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正打算走就听到凌紫馨家里面有声响。

  我再次敲了敲门:“紫馨,是你么?”

  里面还是没有回应,我着急了,用力地撞开了门。当我走进去后,发现凌紫馨此时正坐在浴室,右手拿着刀片,左手腕处的血管被割破,流出了大量的血。

  我把凌紫馨送到了医院,医生说她失血过多,急需输血。

  记得在念国中时,有一同学撞破了头,失血过多,当时也急需输血,只有我和凌紫馨的血型与那同学的血型相同,这才救了那同学一命。

  “我的血型和她的血型相同,输我的吧!”我急切道。

  后来凌紫馨醒了,我骂她为什么要这么傻?她却流着泪抱着我,骂我说:“混蛋!为什么要救我!”

  我看着那输液管内流动的红血,没有说话,眼角溢出一滴泪珠。

  七:永远都不会腐烂的红苹果。

  转眼又是冬季了,这个冬季有点特别,特别之处就在于圣诞节已经到来,而天空居然灰蒙蒙地下起了小雪,就像是特地为了迎合圣诞节一般。

  街边的人群熙熙攘攘,有圣诞老人,有小孩,还有......情侣。

  我买好了要送给凌紫馨的圣诞礼物,一个永远都不会腐烂的红苹果。

  我给凌紫馨打了电话,约好了地点,就在这条熙来人往的街道上,她说马上就来。

  大约过了半个钟,一个身穿红色着装的人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不是圣诞老人,而是凌紫馨。

  她现在的穿着和上一次下雪时差不多,白色的护耳罩与围巾,还有那红如火焰的毛织裤,红色靴子,不同的是,她现在穿的是一件红色长款风衣,修长的身姿并没有因为穿得厚而变得不明显,很美,很美……

  “紫馨,圣诞节快乐!送你一个永远都不会腐烂的红苹果。嘿...”我把礼物送给了她。

  她微笑着接过,然后白了我一眼,骂道:“什么嘛,拿个塑料苹果糊弄我,景雨,你个混蛋!”

  我说:“给你真苹果你又不吃,倒不如给你一个永远都不会腐烂的红苹果,这样,它就能永远陪伴你了。”

  凌紫馨说她不喜欢在太多人的地方逛,于是我们就去了北海岸的一处林间小道上。

  从那时我就发现,凌紫馨变了。因为从前的她,最爱逛热闹的街道了,有一次还抢走了一位圣诞老爷爷的帽子,硬是戴在我头上,说我戴起来很可爱。

  北海岸的林间小道由于下雪,即便是大白天,四周也根本没有人,两旁光秃秃的树木井然有序地站着,如同大陆上的边防战士,幽静的让人感到不适。

  “景雨。”

  “嗯,紫馨,怎么了?”

  凌紫馨突然停下脚步,对我说:“景雨,让我为你跳一支舞好不好?”

  “啊?!”我惊讶着凌紫馨的要求。

  “认识你那么久了,一直都是你在向我付出,现在,让我回报你一支舞,好么?”凌紫馨表情很认真的说道。

  每当凌紫馨一露出这表情,我就知道我不能再拒绝了,否则她会生气。

  “嗯,好吧。”我答应了。

  凌紫馨用手机放了首舞曲,舞曲婉转动听,在幽静的林间小道上来回穿梭,宛如来自天外的音籁。

  凌紫馨拿着我送她的红苹果,红色靴子踩在雪地上,开始了她的舞步。

  她的双手如同凤凰的羽翼,缓缓张开,步姿优雅,红色风衣无风自摆,乌黑的顺发随身而飘荡,长发在寒风中飞扬。

  我记得凌紫馨说过她想做一个史无前例的红天鹅舞者,但现在,她给我的感觉并不像是红天鹅,反倒是更像一只在云端起舞的蝴蝶,很美很美的红蝴蝶。

  舞曲响起了尾声,凌紫馨也缓缓停下了舞步,她微笑地看着我。

  我为她鼓掌,说很好看,很像一只红蝴蝶。

  她一脸诧异,表情十分搞怪的说:“不是红天鹅嘛?”

  “哈哈......”

  我们俩就在这欢声笑语中,度过了这寒冷却又很温暖的圣诞节。

  八:红雪

  本来过完圣诞节理应是我送她回家的,这天,却换作了她送我回家。当然,那是在她的强烈要求下。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却又说不出。

  直到我默默的跟着她回到学校,她在解惑树下站了一会儿,然后安全回到家后。我才知道,是我多虑了。

  当我第二天再去找凌紫馨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只留下了一封简单的书信。

  “景雨: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坐在了飞机舱内俯瞰着台北了吧。

  你是个腼腆的男生,但却是个坚强到令人心疼的腼腆男生,所以,这次你依然要坚强,不要因为我的离开而难过,知道了吗?魂淡景雨。

  这次离开台北,是因为我打算出国留学,我爸妈也在那边,所以你不必担心我过得不好。反倒是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好了,就先这样吧。

  凌紫馨”

  当我看完这封信的时候并没有哭,因为在念国小的时候,我不小心摔倒,膝盖擦破了皮,流出了许多血,因而一直哭个不停。凌紫馨怎么也安慰不了我,直到她说了句“一个男孩子总是哭哭啼啼的,再哭我就不理你了。”我才止住了哭声,因为我很怕她不理我,可是他的离开,算不算是另一种形式的不理我呢?

  灰色的天空中飞过一架飞机,飞机发出的轰响声把我抑制在泪腺内的泪水震了出来,使我泪流满面。

  后来我再次回到了学校,站在凌紫馨曾经站过的那棵解惑树下,树上泛黄的叶子飘落,铺满一地,就如我此刻的心情一般凌乱。

  解惑树上有一个天然的树洞,是那些求解者投放“疑惑”的地方。

  我把手伸了进去,抓到了一张红色信笺,上面写着“如果没有遇到他,我想我现在已经和景雨很幸福地在一起了吧?”

  事隔多年,紫馨在那边一定过得很快乐吧?

  窗外的雪停了,像个柿子般的太阳终于露脸,不强盛的光辉洒在雪地上,使那些雪变成了红色。

  红雪?紫馨,你一直最希望看到的红雪,你看到了么?你说过,你会好好守护它,不让它融化的,不是吗?

  那是我在台北看到的最后一场雪,很美很红的雪。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