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名家随笔 > 正文

若兰||姑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8-31 08:53 阅读:次    作品点评
花开花落,生老病死,自然规律无可抗衡。道理能想得明白,劝慰别人也说的轻松,但当痛失亲人,再浅显的道理亦无比苍白。花开彼岸,思愁断肠,纵使如何,又怎能平复揪心的痛。
 
 
 
 
 
 
爸走了不到一年,痛上加痛,姑也走了。这个在我心目中平凡却又了不起的女性,永远的,离开了她爱的和爱她的人。
 
送别那天,姑的邻居看到我,说:“你小时候和你哥,来你姑家勤得很啊。”是啊,那个时候,只要有时间,我和我哥就步行三里路往姑家里跑,我想,那是因为姑给予的爱的召唤吧。即便后来哥考上县重点中学去寄宿,我独自一人,也乐此不疲的往返于那三里路之间。
 
70年代末80年代初,虽然不再饿肚子,但白面还属奢侈品,妈和爸在县城工作的时候,为了留我多住一天,妈就说:“妈给你蒸两面馒头(玉米面和白面混合)吃”。姑家靠姑父种几亩薄田为生,家中主要收入来源,是姑父种了一些蒜可以卖钱,姑家除了大表姐已出嫁内蒙,还得抚养其余俩表哥一表姐吃饭、上学,缺钱少粮可想而知。我和哥去了姑家,总有白面馍馍、花卷吃,走的时候,还得打包带走。姑对她蒸的面食品相要求特别高,不仅得好吃,还得好看,打包的时候,总要仔细挑选,把她认为丑的留下,好看的让我一股脑拿走。姑家是一个大院子,住有六七户人家,小孩子众多,每到吃饭的时候,小孩子们总爱往姑家里窜,姑总是把家里有限的吃食分给小孩子们吃,姑父偶有小埋怨姑也照分配不误。远在内蒙的大表姐生活条件略好一些,每年中秋节,总会给姑寄回一个大大的提浆月饼和一些小月饼,姑总会把大月饼切块、小月饼论个,分配给我家、我二姑家和姑父的兄弟们家。
 
 
 
 
 
 
姑有一双巧手,生的豆芽白白胖胖,自酿的醋清酱醇,当地家家户户用白萝卜或腌或晒制的咸菜,姑也做出了好几种形状和味道:细如粉丝的“搅醋丝丝”、甜酸爽口的“疙蹦蹦菜”、晒干蒸制存放在老坛子里诱人的“老干咸菜”、腌萝卜黄瓜茄子,姑用卷心菜、大白菜、萝卜叶子腌制的酸菜,也比别家的格外好吃。每次早饭、晚饭,姑都会端上一个木制的方形木盘,里面五六个小盘子里盛放着这些被姑精心调味后的小菜,腌萝卜黄瓜茄子要用油炒后撒上芝麻,成为我们的佐餐美食,我们都觉得姑做的这些特别好吃,于是,每次回家,这些东西也都在打包行列。我还特别爱吃姑做的花卷、包子、饺子,我觉得没有谁调的馅料比姑调的好吃,包括我妈,也没有谁包的包子比姑包得好看。我参加工作有了孩子之后,姑说我太忙没时间做饭,每次在我回老家的时候,总要为我蒸一大锅花卷、包子,或者包好多饺子速冻起来让我带走,直到她卧病在床没力气做这些为止。
 
我爱往姑家跑其实跟吃没有半毛钱关系,姑家就是充满了吸引力。我爱听姑说的话,风趣幽默有意思极了,我妈经常说,你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俏皮话,又有道理又有趣。我们全家还有我表哥表姐们,经常在一起谈论姑说过的话,被姑逗得哈哈大笑。姑没有上过学,大字不识一个,思想却很开通,非常的讲道理识大体,不仅我们,连孙辈们都觉得,和姑沟通舒服有意思、没有代沟。姑经常说,人就得接受新思想,得进步,老了也得跟上时代。我还喜欢姑教我和同龄的表姐做面食,她不嫌我们俩个小孩子捣乱,耐心教我们如何和面、如何判断放多少碱面合适、如何蒸馒头,如何包包子、包饺子。我包的饺子还算好看,初一就能蒸制出好吃的馒头,姨妈家割麦的时候还请我过去承担蒸馒头重任,都是姑调教的结果。遗憾的是,姑教了我无数次的包包子手法,我至今没有学会。
 
 
 
 
 
 
姑年长爸十余岁,两个缺乏母爱的苦孩子和他们的父亲相依为命,爸说,姑是又当姐又当妈,多少个夜晚,只是个大孩子的姑在油灯下为爸做鞋、缝衣。那个苦哈哈的孩子,因为有了长姐的照顾,苦难的童年多了好多温暖。我小时候往姑家跑的时候,姑的婆婆还在世,老人家瘫痪卧床多年,姑对婆婆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们钦佩不已,姑做的那么自然,仿佛照顾婆婆就是她天生的使命,她一丝不苟的独自完成着自己的使命,没有半点怨言。老人离世之际,握着姑的手不忍放开,舍不得她这个好媳妇。姑父的亲侄子来悼唁姑,他跟表姐说:“其实我有一句话埋在心底一直没说,我大娘不是一般的好啊!我父母对我奶奶确实没有好好管过,没怎么尽过孝心”。姑的婆婆有两儿一女三个孩子,姑娘远嫁石家庄,我见过两三次,其中一次是姑姑婆婆的葬礼。姑父是老大,二儿子和姑姑姑父住在同一所院子,隔着一栋房子,姑和小叔子妯娌一家相处十分融洽。小叔子是一名教师,生活条件远强于姑家,姑也是尽可能的给予,在照顾老人这件事上,从没见姑对小叔子有过怨言和任何的不满。谁又能做到这一点呢?好多高学历者在老人赡养问题上起纷争,这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村妇女,格局之大几人能比?
 
姑仿佛生来就是来付出的。姑对爷爷照顾入微,我小的时候,就觉得爷爷幸运,有姑这么个孝顺女儿,我们家后来生活条件变好,爷爷在世的时候,姑也总是有付出没回报的那一个,爸总说,你爷爷重男轻女啊。姑父身体不好,脑出血卧床多年,姑悉心照料直至姑父去世。表嫂生病几个月,姑对其照顾细致如母,病人情绪不好发一些牢骚,姑总是耐心劝慰从不计较。对于孙子、孙女、外甥,姑更是竭力照管。我孩子小的时候姑到太原来帮忙,每天下班回去都是饭菜可口、窗明几净。姑在的那段时间,我发现我家的灶具锅具变的异常亮堂,地面锃亮如镜,后来发现姑趴地下,用毛巾蘸了洗衣液水擦拭地面,还要用清水再擦抹一遍。锅具擦那么亮堂,我到现在也做不到,我自认为是个很爱干净的人了。
 
 
 
 
 
 
姑父去世、表哥表姐们陆续成家之后,爸妈不放心姑独居,把姑接回我家,那年,姑60有余。姑在我家呆了10年,这10年,我们每个人都被姑的爱包围起来,甚至有点宠溺。妈本来是个勤快人,自打姑到来,她也只有打下手的份。姑像陀螺一样从早到晚转个不停,你若劝她歇歇,她就说,人老了得多动,越动越精神。我有时周六日回去,一拿起拖把,姑就说,“你快放下歇着去,你上班那么忙,难得休息”。家里三个小孩子,被姑宠得有点不像话,早晨吃饭这个赖床那个不起的,姑把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我孩子小的时候,愿意和姑姥娘睡一个被窝,他跟我说:“妈妈,姑姥娘这个老人怎么那么好呢!……”姑总是闲不下来,我家人多房子大,家务活本就不轻松,有点空闲的时候,姑就琢磨家里的被褥要不要重新拆缝一遍以保持蓬松暄软,我奉命定期把太原的床垫、棉被拉回去,姑戴上老花镜和妈一起,把棉花一片一片重新絮一遍,让床垫、棉被焕然一新。这个时候姑总是发感慨:“你妈真是个聪明人啊,絮个棉被也比别人有技巧,又快又好,我得向她学习。”活到老学到老,姑身体力行。
 
十年后姑执意要离开,爸妈想让姑在家一直生活下去,如何挽留姑也不肯。姑这时候执拗的八头牛拉不回来,她说,我70多岁了,我可不拖累我的兄弟和兄弟媳妇,我将来也不能拖累儿女。
 
姑的下一站是表姐家,表姐传承了姑的美德,表姐夫不是儿子胜似儿子,这个学历不高、身形不伟岸的男人,和表姐一道,让姑安享了另一个愉快十年的晚年生活。姑后来离开表姐家卧病老屋,某晚突然想吃羊肉饺子,表姐在姑身边照顾、冰箱又恰好没有羊肉,表姐夫连夜包好饺子,大早晨骑行几十里,将羊肉饺子送到姑的床头。姑在表姐家也照样闲不住,屋里屋外忙乎不停,表姐家院子大,种了好多蔬菜,喂了十几只鸡,姑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着菜地和鸡,菜畦整齐成景,果实累累。鸡蛋被姑攒了起来,大部分被姑分配,上了我们的餐桌。
 
 
 
 
 
 
姑一生要强,决意不成为儿女的负担,但人到老年,意志又怎能战胜身体。在表姐家呆了10年之后,姑被二表哥接过去过年的时候病倒了,从行走乏力到卧床不起,姑终究还是违心的“拖累”儿女了,表哥表嫂们都孝顺,对姑的照顾细致周到,变着花样给姑调剂饮食,姑也不曾长过褥疮。但是在儿女众多的情况下,谁又能像姑那样,以照顾老人为己任,独自承担,无怨无悔呢?扪心自问,恐怕做不到。姑过世那天,是由家住八十里外邻县的大表哥送回老宅的,姑坐车晕车严重,但也无奈辗转两地,所幸那个时候,姑已不太清楚,估计也不太能体会到晕车的难受了。
 
姑走了。我们再也见不到姑。但我想,离开我们的,仅仅是姑的肉体罢了,姑会一直在我们心里,引领我们修炼她那样的格局和胸怀。
 
姑啊,你知道我们在想你吗?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