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说连载 | 狗王(一)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8-16 21:2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狗王简历:小名“小白”,2000年出生于顿河县秦陵乡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姊妹5个。2001年“入赘”顿河县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被酷爱武侠小说的小主人改名“令狗冲”。
 
 
 
 一
 
 
 
        我缩在防盗门外的墙角处,透过楼梯对面的窗户茫然地望过去。已经是后半夜了,这个城市在渐渐归于宁静。天上阴冷冷的繁星告诉我,这是一个无月的夜晚。此刻的我,已经从最初的惊魂中平静下来。我懒懒地数着天幕上的星星,尽量不去听屋内仍在持续的争吵,倒也还算是惬意。我把头搁在地板上,把舌头轻轻地咬住,把耳朵垂在眼睛上----虽然我知道这个样子很丑,但是管它呢,又没人管我,最起码暂时不会再成为正处于战争中的他们的受气包。
 
 
 
 
 
 
天上的星星我也数烦了,我累了,但那防盗门还没有打开的意思。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什么也不顾惜了,老实说,我是被赶出来的。从今天晚上男主人和女主人争吵的程度来看,也许这一次我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夜越来越冷了,冷风一次次袭来,我怎么也睡不着,索性在脑海里检查起自己往昔的行为来。我想,自从两年前从农村来到城里后,我进步应该是很快的。除了把男主人的训导默记心头外,每次男主人带我去逛街,我都抓住一切机会向城狗们学习,所以不久就成为城狗中的佼佼者。我懂得在厕所里尿尿,在饭盆里进餐;见到陌生人就叫两声,心情好了和主人握握手;主人携着我上街,我能判断出什么是绿灯,什么是红灯,还能判断出主人何时给我自由活动的时间。可以说我很出色,因为我总是小心翼翼、察言观色地做着一条狗,尽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我因此很快成了男主人身边的“红狗”。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狗有旦夕祸福。就在我恪尽职守,决心一辈子做条好狗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的男主人是一名作家。当然,我刚走进他家的时候,他充其量还只是一个优秀的文学爱好者,在一个不错的局子里做专职秘书。他是一个什么大学的中文系毕业的,一心想做大文豪的他毕业后却阴差阳错地分进了那个局子里。因专业不对口,刚开始一直闷闷不乐,好在待遇不错慢慢也就释然了。耿耿于怀的他就在工作之余写些东西天女散花地全国乱投,倒也发了不少,渐渐有了名气,挂了不少头衔,也就顺理成章地进了省里的作协,成了一名作家。
 
 
 
   
 
 
 
        正在从优秀的文学爱好者努力向作家过渡的他,那时还没有什么架子,何况我还正新宠。每当来了一笔不菲的稿费,男主人就会买酒割肉,在家里同女主人庆贺一番,我也因此沾了不少光。主人高兴时,还会在狗盆里为我准备一份酒菜,常常使我喝得趴在地上大睡不起。渐渐地,我能闭着眼睛用鼻子闻出酒的档次,菜的好赖和荤素。那时候的我,与主人真可谓同甘共苦,两情相悦。男主人,女主人,小主人,加上我,我们一家四口过得恩恩爱爱,和和美美,是那座家属楼里的模范之家。
 
 
 
        成了作家的男主人名气渐渐大了,不久做了那个局子的办公室主任,旋而又升为副局长。我不知道成了副局长的男主人是不是还以为自己是个作家,我只知道我再也不能经常吃到那种美味了,拿了稿费兴冲冲在家庆贺的事从此后很少发生了。不仅如此,我也很少在家见到按时上下班的男主人的身影了。
 
 
 
        常常在深夜,睡梦中的我被跌跌撞撞的脚步敲击楼梯的噪音所惊醒,神圣的职责使我忍不住要怒吼几声。在我的怒吼下,这种跌跌撞撞的声音常常会戛然而止,接着是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拍门声,甚至是跺门声。
 
 
 
        最初的一次,我差不多要被这种粗鲁的动作气炸了肺。我拼尽全身的力气把愤怒从喉管里喷涌出来,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坏蛋胆敢破门而入,我一定会扑上前去,撕断他的喉咙,哪怕被捅上几刀也要保护好主人的生命财产安全,狗为知己者死!
 
 
 
        就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我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后来的事情可想而知,当我狠狠地咬住他的手时,我才猛然发现,那可是我的男主人啊!
 
 
 
        第二天,从医院注射了狂犬疫苗的男主人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勒紧了我脖子上的铁链,对我第一次施了暴。当拳头,套了球鞋的脚雨点般落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没有躲闪也不可能躲闪,我的喉管里发出低低的呜鸣,我的心里在滴血:虽然我主子不分有我的错,可这能全怪我吗?主人那轻盈而有节奏的脚步声我怎么能听不出来,可第一次听到这充满醉意而粗鲁的脚步声,我怎么能判断出是主人回来了?何况我恪尽职守,不失优雅,不看僧面也得看看狗面,不至于对我如此大打出手!
 
 
 
 
 
        我第一次与主人产生了生分。但几天后,我想开了,狗活在世上哪能没有一点坎坎坷坷的。虽然我的心里还在隐隐作痛,但我还是把此次事故当作一次偶然事件而释然作罢。
 
 
 
        我仍然固执地认为男主人从本质上仍是一个优雅很有气质的人。孰料,不久又发生了几次同样的事,我仍然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但实践证明,我一次又一次地错了,尽管我多了一个心眼未碰主人一根汗毛。几次犯错误之后,男主人终于火山大爆发,对我下了最后通牒:“这死狗,真是瞎了狗眼,连你主人都不认识了。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小心我哪一天把你拉出去毙了!”
 
 
 
        一直温顺得像一只羔羊的女主人终于发话了:“你别把气撒到狗身上,看看你现在成天的那副德性,满脸发红,衣衫不整,一天到晚醉生梦死。天天晚上不过十二点,你不回家。一回来就像地震似的,这还是以前的你吗?不要说狗,就连我也快认不出来你啦!你呀,还是好好检讨你自己一下吧!”
 
 
 
        “我怎么了,我德性怎么了?我德性不好,我不是也当了副局长吗?你长得那么好,那么迷死人,不照样当你的小学教师吗?有本事你也弄个副校长干干!你以为我老想喝那猫尿吗?告诉你,这是工作需要。你想喝,还不够级别!”
 
 
 
        唉,想不到,这个和和美美的小家庭的第一次争吵,却因我而起。我蜷缩在客厅的墙角处,泪水突然涌满我的眼眶:敬爱的主人啊,我求你们别吵了。为了维护咱们这个曾经温暖可狗的小家庭,我愿承担所有的错。任皮鞋在我头上高高举起,任愤怒在我身上流淌,我愿用我的血肉之躯来拯救这个不幸的家庭。
 
 
 
   
 
 
 
        那种幸福生活再也不来了。从那次争吵过后,我彻底地失宠了。虽然我还只有四岁,正值青春壮年,但我感觉我已经是十几岁高龄的老狗了。我开始变得老气横秋,我的嗅觉因长期碰不到可口的酒菜而不灵敏起来;我的听力也开始下降,我常常因回味在昔日男主人轻盈而有节奏的脚步声中而听不到那粗鲁的脚步声;我那标志着勇猛和守责的叫声也因排不上用场而渐渐消失了;我的行动也开始变得迟缓呆滞,一切的一切都在证明着我的衰老和退化。
 
 
 
        有谁能体会到一只红得发紫处于狗生巅峰的宠狗,忽然之间落入万丈深渊,惶惶如丧家之犬,这种失落感真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痛。
 
 
 
        若不是女主人用她母亲般的温暖尽力地庇护着我,我也许早已成为孤魂野鬼。我怀着对男主人无尽的眷恋和幽怨,移情别恋,开始向女主人慢慢靠拢。
 
 
 
        与我的情场失意、郁郁寡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男主人却仕途如日中天。那天晚上,我蹲在客厅的一角,默默想着心事。正当我百无聊赖的时候,一阵动听的声音传进我的耳中:“本台消息,顿河县十届人大一次会议于今天下午胜利闭幕。会议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县政府领导班子......下面是本台记者采写的一组专题节目,我们请新当选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赵义就群众普遍关心的清理不良贷款问题谈谈本届政府的打算------”我“日”旳一下,竖直了脑袋,瞪圆了眼睛,这不是我的男主人吗?我仔仔细细看完了那条新闻,这位在荧屏中踌躇满志比中了五百万彩票还神气的人物果真是我的主人啊!
 
 
 
        我真为有这样一个神气争气有出息的主人骄傲高兴。尽管我们之间有太多的误会,太多的纠葛。我恨不得跑过去,趴在电视屏幕上,像平常给男主人舔痒那样,用我那带着温湿的舌头亲亲主人那可敬可爱的小脸蛋。我扭过头看看正在客厅里打毛衣的女主人,冲动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天啊,女主人竟满脸愤怒地朝痰盂里吐了一口唾沫,还狠狠地“哼”了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就算他们曾狠狠地吵过一架,但那又算得了什么。俗话说夫贵妻荣,女主人总应该高兴才对啊,难道人的感情有时还没有狗丰富吗?
 
 
 
   
 
 
 
        我慢慢重又摆出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在摸不透女主人心思的情况下,我还是故作深沉一点好,她可是我现在唯一的衣食父母啊。
 
 
 
        但情况却愈来愈不妙。我发现高升后的男主人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连那些曾让我担惊受怕吃尽了苦头,心里不知怨恨了多少次的粗鲁脚步声也很少听到了。许多的日子里,除了已上了寄宿式高中的小主人两星期回来一次,我可得到片刻的欢愉外,我常常只能默默地陪伴着女主人。过去那个爱唱爱跳爱笑充满了音乐感和青春气息的女主人不见了。刚开始,每到夜幕降临,女主人就用手机,用家里的电话疯狂地满世界找男主人;后来渐渐变了一种方式,天一黑就关机,拔了电话线,像一尊雕塑那样坐在那里一坐就是半夜。我最怕过那样的时光,生怕自己有一点闪失,弄出一点声响,而惊动了那尊雕塑,我太怕失去这唯一的庇护了。我像一只死狗那样全身心地趴在地上,饿了也不敢动,憋尿了也不敢动,那样的日子真是生不如死。
 
 
 
        在寂寞恐惧压抑的日子里,我常常想起周星驰的那句话: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摆在我面前,我却没有珍惜,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将爱你一万年,不,十万年。唉,狗生真是太残酷了。
 
 
 
        在寂寞恐惧压抑的日子里,我不知不觉成了女主人唯一的知心朋友,唯一的倾诉对象。女主人在默默流过泪之后,常常会捧起我的头幽幽地说:“我要是一只狗该有多好,省得有这么多的烦恼,这么多的恨啊!”而她又怎知,我这做狗的又何尝不是同她一样痛苦呢。想想可怜的女主人,想想可怜的我,我也禁不住狗泪纵横。女主人看到我流泪,一把抱紧我失声痛哭。当女主人的泪水驰骋在我头上的时候,我一下子感觉到我与女主人的心贴得更近了。
 
 
 
        狗生难得一红颜知己。
 
 
 
        ------往事不堪回首,泪水不知什么时候打湿了我的鼻子,地上黑乎乎的洇了一大片。我又回到了防盗门前的这个角落里。好奇怪,里面的争吵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星星还在窗外疲惫地眨着。我仔细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像一潭死水。我伸伸僵硬的四肢,地板冰冷的感觉开始一点点浸透我的全身。
 
 
 
        我正揣摩着是叫几声呢还是到楼下找个暖和的地方暂居半夜,“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一阵巨痛从背上传来。我急忙扭头一看,那扇紧闭的大门洞开着,黑暗中是一只脚踩在了我的背上。
 
 
 
   
 
 
 
          “这是谁家的野猫,趴在这儿,差点把姑奶奶绊倒!”哦,这不是女主人的声音吗,我赶紧叫了一声。“原来是你呀,你怎么不进去咬死那个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畜生!”
 
 
 
        透过洞开的防盗们,我看到了米黄色灯光下头发凌乱的男主人,由此看来,他们不仅吵架了,很可能还打架了。
 
 
 
       “我就是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怎么着!你有本事你也去找个小白脸呀!哼,我包二奶咋啦,还是那句话,这是我的本事!”
 
 
 
       “好,你有本事,我走,我明天就去告你去!别以为你干的那些男盗女娼的事我不知道,告诉你,你干的所有不光彩的事我都知道。不把你告翻,我就不是亲娘养的!”
 
 
 
       “噔噔噔”,一直目送着女主人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消失在花草丛生的小院子里,消失在夜色深处。我这时才想起,我应该跟随女主人去啊,她可是我现在唯一的衣食父母和精神支柱啊。我呼呼跳下楼梯,如丧家之犬,一下子隐入密不透风的夜幕中。
 
 
 
        待我追到灯火通明的大街上,我终于捕捉到了远处那个熟悉而倍感亲切的身影,我的亲娘啊,天可怜我令狗冲。
 
 
 
   
 
 
 
        完了,当我正要冲过去的时候,对面驶过来一辆辆长长的大货车。烟尘飘扬,我依稀看见我那亲爱的女主人已钻进一辆红色夏利出租车,绝尘而去。
 
 
 
        都是那辆该翻的大货车断送了我的狗运,都是我那该砍的榆木疙瘩脑袋断送了我的狗运,那恼人的大货车翻一千次一万次也翻不灭我的恨,那恼人的榆木疙瘩脑袋砍一千次一万次也砍不掉我的悔。
 
 
 
        我追啊追啊,高高地尖叫着,带着我的悔我的恨追啊追啊,眼看着那红色渐渐没入夜色了无踪影。
 
 
 
        我垂头丧气地沿着缓缓流水的顿河大堤走回城内。男主人不要我了,女主人走了,小主人又不知身在何方。我往哪里找回我失去的乐园,我往哪里寻找我的栖身之所。      
 
 
 
                                                                                                    (未完待续)
 
 
 
 
 
 
 
 
 
 
 
 
 
 
 
 
 
作者风采
 
 
 
 
 
虢郭  原名郭营战,河南汝州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汝州市作家协会秘书长,逐浪小说网签约作家,河南工业大学文化与传播研究所研究员,资深媒体人。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