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彭世全||新锐专栏:山 秀(短篇小说)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8-05 12:5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山秀(小小说
 
 
秋生大年后打工走了,山秀像丢了魂。白天在地里干活混着好些,晚上就梦见秋生,自己也觉得好笑,秋生没走多久啊,咋就想男人了。
转眼,麦收栽秧了,山秀累得腰都快直不起,娘叹气:“要是秋生他爹不死,山秀哪会受这苦哟。”说完拍拍怀中的奶娃:“ 奶奶带你去大爷爷家,叫你大伯莽哥来帮帮俺们哟。”
第二天,麻麻亮,莽哥来了,大老远就吆喝山秀。大黄汪汪的跟在山秀身后摇尾,莽哥笑说:“大黄还认得俺。”
山秀笑笑说:“你是俺莽哥呀。”‘
麦收天闷热,忙活了一天,莽哥扛着犁牵着牛回家了,山秀瞅莽哥可像秋生,是种地一把好手,咋还是光棍吗。听娘说,大伯大婶娘为他愁死了,他到成天乐哈哈的。
回到家,婶娘把饭菜已烧好,莽哥说:“山秀也累了,喝一杯。”
山秀瞅瞅娘,笑笑说:“俺不会,也喝一杯,陪陪莽哥。”喝完,从娘手中接过奶娃到里屋去。
莽哥又连喝了好几杯,说话有些结了,跟婶娘说:“奶娃多好,俺家也有接香火的了。”说完打个酒饱嗝,晃着身子,哼着小曲,回到房倒床鼾声还拐着弯。
 
 
 
 
天还未亮,一阵急促敲门,大黄汪汪的叫。莽哥起床,很不耐烦开门,大声地吼:“大清早的,找事!”
那人说:“这是山秀家吗?”
山秀在里屋说:“是啊!”
那人接着说:“俺和秋生是一起的,他病了,来接他家里人,车在机耕道上等着呢。”
娘听后,说:“山秀,收拾收拾,奶娃也去瞅瞅他爹。田地里的活交给莽哥。”
莽哥笑笑:“山秀,秋生要紧,活是俺的,还跟你守住这家呢。”
没几日,山秀哭得死去活来抱着骨灰盒,婶娘含泪抱着奶娃回来了。山秀抽泣断续的说:“秋生被工地塌方压死了!”
莽哥惊愕,伤心的哭,几个伯伯,婶婶、姑妈和好多亲戚都来了。莽哥为秋生的后事忙前忙后。
办完秋生的丧事。婶娘哭着跟莽哥说:“山秀一时想不通,乱跑找秋生,村上的娃在后面追着喊疯婆子。莽哥啊,你也瞅到,这家老的老,小的小,俺还得瞅住山秀,田地里的活也要人,你还不能走哟,帮帮婶娘啊。”
莽哥眼红了说:“婶娘,俺回去瞅瞅爹就来。”
就在莽哥走的那晚,婶娘带着奶娃睡过了,去瞅山秀不见了,大黄也不见了。婶娘背着奶娃出门找,喊山秀,就不见人……
幸好,莽哥放不下山秀,当夜赶回来,遍山找,声都喊哑了,去水塘也找了,还是不见山秀。
第二天,村上的人也帮着找,也没山秀的影。莽哥怪自己不该回去,这不,山秀出事了。突然,大黄汪汪的从山上跑来,拉扯莽哥,莽哥跟着大黄,跑到后山秋生坟地,一瞅,山秀就睡在坟侧边,快没气了,莽哥背起山秀就往乡卫生院跑。
山秀昏迷了,输了液,眼才睁了睁,又昏过去了。不一会,山秀屎尿在裤上。护士指着莽哥,大声说:“换换。”
莽哥想,俺还没碰过女人,还换换,哼!那是你的事,咋叫爷们干,红着脸站在那。
护士大声吼:“不是你媳妇?娶人家时那劲去哪了!”
山秀是俺媳妇?莽哥好笑,心想哪有唐哥跟唐弟妹换裤子。不分家还是一个门进出,天天相见羞不羞人!
这时那护士拿着床单走过来,白眼直盯着莽哥,还冲着怒气,莽哥才慌了,也没想哪么多,忙跟山秀往下脱裤子的瞬间,白晃晃的身子,吓得心直跳,手发抖,去擦屎尿,越擦越黏在那里。
山秀醒了,推莽哥擦私处的手,莽哥羞得脸绯红,干脆和裤抱起山秀去侧所,才冲洗干净。
这以后,村上人说,莽哥这老光棍捡个疯婆娘,还不是图死了男人赔的钱。莽哥听得难受,说:“婶娘,山秀是俺弟妹,钱,俺真没想过,明儿俺走了,省得乱嚼舌根。”
婶娘说:“莽哥,啥钱不钱呀。你走了,谁瞅山秀?”婶娘泪流了出来,莽哥心软了,留了下来。
田里秧扬花后。那天,山秀早早起来,喊:“莽哥去田里。”到了田边,山秀弯腰瞅了瞅说:“长得好哇!”突然,山秀揉揉乳房,衣服湿了,“哇”地一声,说:“不早了,奶娃还没吃奶……”转身朝家跑……
莽哥蒙了,山秀病翻啦?跟着山秀跑回家,山秀笑着喊:“娘!”抱起奶娃亲亲,解开衣喂奶,又说:“娘,你瞅,奶娃多像他爹。”说着说着泪直流。
山秀恢复了。莽哥跟婶娘说:“山秀好了,俺该回去了。”
婶娘说:“也是,回去成个家,和你爹娘好好过日子啊。”
当天晚上,山秀送奶娃到娘屋后,去莽哥房里,鼻子一酸,一把抱住莽哥就嘤嘤哭泣,小声的说:“俺的身子就你知道!”说完抹泪走了出去。
莽哥呆呆望着山秀背影,心想,那是你病啊!
第二天早上,天亮了好一阵。婶娘去敲山秀的房门,喊:“山秀,山秀!”咋没声,婶娘愣了,是不是山秀病又翻了?忙喊:“莽哥,莽哥……”
莽哥忙出来,也敲门,没声。莽哥一惊,昨晚好好的,该不会有事呀?
这时,门突然开了,山秀穿戴整齐,还带着雪花膏味,站在房门槛上,大声地说:“俺要嫁跟莽哥!”
婶娘黑起脸大声地吼:“不行!说出去,笑死祖宗,俺这老脸往哪儿搁!”
山秀哭着说:“娘,莽哥实诚。往后奶娃喊他是爹又是伯,奶娃又不改性,也不受遭孽,你也放心!”
婶娘愣了,瞅了瞅莽哥,又想到死去的秋生,一股痛涌的上来,大声的喊:“俺的命咋这么苦哟……”
(责编:高旻)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