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你能不能给我提个醒(小小说)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8-05 12:2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你能不能给我提个醒(小小说
 
老古现在都后悔到脚后根了。
 
为了响应政府“捕杀野猪,保护秋粮”的号召,他在自家玉米地挖了个陷阱,本来是要逮野猪的,谁知道当天晚上却夹住了一只金钱豹。这可给他惹下了大麻烦。
 
时隔一天,当老古还沉浸在为大伙分食豹肉的幸福欢乐时光,回味着平生第一次吃豹肉的美妙感觉时,林业派出所的吉普车已经鸣叫着开到了他家门口。
 
老古被两名身穿军绿色警服的年轻人架着胳膊带走时,街上端着饭碗还正在吃早饭的村民清楚地看到,老古的手脖处还戴有一副明晃晃的手铐,怪吓人的。
 
直到走进林业派出所的大门,精干瘦巴的老古都没有感到害怕。这倒不是说他多么坚强,而是无知者无畏,他压根就不知道金钱豹是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捕杀金钱豹是要判刑的。
 
开始审问的时候,一个被称为刘所长的矮胖子来审讯室转了一圈,准确地说是看了老古一眼,然后在两个警察耳边低低说了句什么,就大摇大摆走开了。
 
老古按照一问一答的形式首先回答了自己的姓名、年龄和家庭住址,接着又按要求详细叙述了自己是如何布置陷阱、捕杀金钱豹和分食豹肉的,再接下来当问道他知不知道已经犯了法的时候,老古还是不以为然地回答:不知道。
 
不做笔录的那个年轻人问:野生动物保护法今年春天就颁布了,你们村干部没有给你们宣传过金钱豹不能捕杀?
 
 
 
 
 
 
 
 
老古直扑楞腾地说:俺这里从没见过金钱豹,只见过成群结队的野猪。
 
年轻人不耐烦地说:我问的是你们村干部给你们说过没有,金钱豹不能捕杀?
 
老古伸着脖子说:自打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俺这里就没见过那东西,谁会去宣传,谁会想到能逮住老豹?
 
你的意思是说,村干部就没宣传过?
 
不是那意思。我只是说,我没听说过,不知道。
 
两个年轻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继续往下问:你是咋式逮住那只金钱豹的?
 
老古实打实说:要不是它自己掉进陷阱,被那三根竹签扎住,流血过多死了,我能抓住它?
 
它有多大?
 
老古抬起戴手铐的手,比划着说:大概六十多公分高,一米多长,一百五十来斤吧。反正也没称也没量。
 
豹肉都弄哪了?
 
给大伙分吃了,尝个稀罕。
 
给村干部分了没有?
 
还没轮着,就抢没了。
 
村干部知不知道你捕杀了一只金钱豹?
 
俺书记下山看病了,没搁家。
 
豹肉真的分完了,一点都没剩?
 
别说豹肉了,就连豹骨都让人抢走了,说是要拿回去泡啥药酒。豹皮你们不是拿来了?
 
你说的全是真的?
 
我活这六十多岁了,不说半句瞎话。
 
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还有啥没老实交待?
 
老古翻着眼想了想,以手指天说:天地良心,都交待了。
 
真的?
 
真的。
 
好吧,那你搁这上面签字吧。
 
签了字就能走了吧?
 
往哪走?
 
回家呗。
 
家你就别回了,等你啥时候想清楚了,交待完了,再说。
 
老古一听这话,傻眼了,害怕了,心想:该不会真的判我刑吧?他这样想的时候,签字的手就开始发抖了,脸色也变得像霜打的茄子叶,黑紫里带着红,难看死了。
 
老古一个人被关在屋里反省,饭也没人给他吃,水也没人给他喝,直到半下午他杀猪般嚎叫要尿尿时,给他做笔录的那个警察才给他开了门。
 
从厕所出来往审讯室去这中间,老古看到自己的老婆、儿子和侄儿二愣子站在派出所的院里,眼巴巴地看着他,既不敢上前说话,也不敢远远地打招呼,只能以目示意,这使他心中泛起了一丝真要被押赴刑场的悲凉。
 
进到屋里,老古还没落座,就惶惶不安地问那位警察:同志,你能不能给我提个醒,叫我交待啥哩?
 
那位警察呵斥他说:坐下!不要乱喊同志,要喊警官。你要明白你现在的身份。
 
老古赶紧点头说:明白,明白,长官,你给我提个醒吧,要不然,咱都干耗着,没意思。
 
那个“长官”翻着眼看了他一下,忽然压低声音问:你真的不知道要交待啥哩?我问你,那豹肉你们都分吃了,豹鞭弄哪了?
 
老古一愣,恍然大悟,以手击额说:老天爷,审了我大半天,就为了根豹鞭?可我去哪给你们弄哩,那是只母豹。
 
这下,那位长官愣住了:真是母的?
 
老古大着胆且信誓旦旦地说:我给它弄根红萝卜按上,也变不成公的呀。
 
那位长官听了老古风趣幽默的话,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老古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时,上午那位见了一面的刘所长突然推门走了进来。他大概是在门外偷听了屋内刚才的对话,一边上前用钥匙给老古开手铐,一边笑着说:老古啊,我们向上级汇报了,县领导说这捕野猪的事是政府号召的,不是你个人行为,至于捕杀了一只金钱豹,那也纯属意外,是误杀,所以你构不犯罪。但是也不能说你没有错,至少你把豹子弄回家后,应该立马给我们报个信,让我们拍些照片,建个档案,向省市报告我们这里生态环境改善了,发现金钱豹了。现在可好,这第一只金钱豹刚一现身,就被你们瓜分得剩一张窟窟窿窿的皮了。
 
老古也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承认错误似地说:这回知道了,下次一定报告,一定报告。但他心里同时却在暗想:亏得我刚才机灵,把公豹说成了母豹,我要是一眯瞪说成了公豹,你们不一定咋整我,逼着问我要豹鞭哩。
 
站在院里的二愣子见老古有说有笑走了出来,连忙跑上前问:叔,没事了吧?
 
老古更像是让站在远处的老婆和儿子听到似的,高声且不无得意地说:人家说咱没事了!
 
二愣子听了,搀着老古的胳膊,又蹦又跳地说:没事就好,咱回家去,把那根豹鞭给你炖了汤喝,补补身子压压惊。
 
老古一激灵,刚想为二愣子这句不知深浅的话打岔作掩饰,就听见刘所长在身后厉声喊道:老古你给我站住!
 
(责编:晨曦)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