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怀旧美文 > 正文

那些年,雪落无声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8-04 12:1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可能别人记忆中的年是从贴对联、包饺子开始的,而我记忆中的年,与一样东西密不可分——花炮。是的,就是那种噼里啪啦炸响年味的鞭炮。
 
父亲年轻时聪慧过人,庄稼活自不必说,木工打个床,做个门,他看一眼,回家就能照着做。我小时候生病也是他从诊所医生那取了药水,回家自己给我注射。他是高中生,由于时代原因留下了未能升学的遗憾。他很有艺术细胞,吹拉弹唱、绘画书法无师自通。知青们的笛子,往他手里一塞,一首《骏马奔腾保边疆》便穿越村子上空升腾的炊烟,响彻在黄昏的庭院里,激荡起贫寒岁月中一缕燃烧的激情。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村里有些消息灵通之人,从外地学来了做花炮的手艺,然后全家总动员,白天黑夜地干活,搓炮筒,捆盘,糊纸……赶在春节卖出做好的花炮,过个肥年,这可羡煞了村民们。可他们大多只有眼馋的份,程序复杂,学不来啊。但这对于父亲来说,却是个机会。他到那户人家去串了几次门,便对做花炮的流程掌握得八九不离十了,但是人家也有底线,核心部分坚决不透露。做花炮最关键的是配药,就是将硫磺、硝酸、木炭等等原料按照一定比例进行配制,这样才能保证花炮燃放时不会出现哑炮。
 
父亲打定主意要干这个生意,一来那时农民也没有好的生财之路,二来就是他对自己的高度自信。他打听到g镇可以买到花炮材料,便骑着自行车一大早赶过去,在卖家那里住了两天,回来时驮来了两大袋东西:花炮纸,炮芯子,还有配药的原料。
 
清楚地记得,那年我刚上小学,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在爸爸指挥下干活。刚开始我只能干些简单的活。比如给切好的筒盘刷面糊糊,然后将一层透明的薄纸贴在上面,再用食指和中指捏着圆竹签对着透明的纸扎下去,同时飞快转动竹签,每扎一次,就会形成一个圆圆的小孔,我渐渐爱上这个活,用做游戏的心态去做,每次一盘被我签完,我都会美美地欣赏那一个个黑白分明的小眼睛。爸爸就是通过这些小眼睛,将配制好的药装进去的。
 
他配药装药时从不让我们靠近。听说这个环节还是很危险的,g镇就发生过配药时火药爆炸的惨剧。父亲干这些活时,都是在一个废弃的猪圈里进行的,他戴上口罩、帽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但是每次出来时,他的白口罩已经彻底漂染成了黑色。摘下口罩,眼睛、鼻子、脸形成了特别的图案,黑的白的灰的色彩交织,也许是大而圆的熊猫眼圈圈,也许是黑中发紫、紫中透灰、灰中莹莹泛白的的花脸,也许是他那顶捂着耳朵的大帽子太滑稽。总之,我和弟弟看了他的样子,总是没心没肺地大笑。唉……
 
到我上初中时,我和弟弟已经是父亲绝好的助手了,尤其是在编炮环节我已经远远超过父亲,成为主力中坚力量了。编炮,就是将成型的花炮,捏着花炮芯子一个一个像编麻花辫似的连缀起来,形成一长串,即所谓鞭炮(编炮)。然后爸爸再把这些长串依次盘起来,捆扎、包装,贴上包装纸,最后装箱,就可以拉到集市去卖了。我每天晚上至少能编四块盘,每盘有三百多个花炮,这样我大概可以编一千多个花炮。这些活都是在我完成作业后干的,那时我学习成绩不错,老师对我寄予厚望,叮嘱我千万不能因为家里的活耽误了学习。我谨记师命,每每在编完炮后,还不忘挑灯夜读。
临近年三十,我和弟弟也放寒假了,我们全家总会加班加点地熬夜干活。我和妈妈、弟弟围着一个方桌编炮,爸爸站在旁边的大桌子旁捆扎、包装。对面一台电视机陪伴着我们,有时弟弟被某个画面吸引,不觉停下手里的活时,就会遭到父亲的调侃,“你的手在干吗,老悬在那不累吗?”我和母亲总会哈哈大笑。当电视剧和所有的广告都放完,电视屏幕上出现一片“雪花”时,我们打着哈欠结束那晚的活计。母亲说:都饿了吧,我到厨房给你们下饺子去。我和弟弟一听,瞌睡全无,连声说好。
 
当妈妈将飘香的饺子端来时,爸爸说:下雪了。
 
推开门,雪落无声,世界一片洁白,“噼啪……”父亲朝空中甩出一个小花炮,新年的希冀在他的笑容里缓缓绽开……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