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清明,这是一个寄托了哀思的节气。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8-04 07:20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清明,这是一个寄托了哀思的节气。
 
为了避免堵车,叔叔昨天晚上就从油田赶回了公安。一大早,大雨倾盆,叔叔说,即便是下刀子,今天也要去祭祖。
 
我们家的祖辈,都葬在章田寺。三年前,奶奶在这里长眠,随后,我们把爷爷的墓也迁到此处,和奶奶合葬在一起。
 
章田寺的长春村,在这里长眠的有曾祖父、曾祖母、大爷爷、大奶奶、爷爷、奶奶和大伯、二伯,以及父亲早逝的大姐。
 
我曾不解,为什么先人们都葬在章田寺,原来,大伯母年轻时,作为知青曾下放在长春村,然后曾祖母去世后就在葬在这里,随后,我们这个家族的长辈去世后,先后都在此处陪伴先人。
 
 
 
爷爷奶奶的坟前,长满了马兰花,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化身,在等待我们的祭扫。三炷香,香烟缭绕飘渺去;一扎纸,余烬诉说往生事。
 
往年祭扫时,都是晴空万里,所以,祭扫俨然成了一场欢快的踏青活动。而今年的祭扫,则应了“清明时节雨纷纷”。我点燃一支烟,放在墓碑前,爷爷生前一直没有抽过带过滤嘴的烟,鞭炮响起,惊醒了一只趴在墓碑上的蜗牛。
 
然后,不远处,是曾祖父和曾祖母的合墓,碑上的铭文已无法分辨,经历了几十年风雨的吹打,只能依稀辨认出些许字迹。多年没有培过坟,但是这坟仍然很高大,姑姑说,这象征我们家族人丁兴旺。
 
曾祖父墓的后面,是大姑姑的墓。大姑早逝,我没有见过她,在我出生之前,她就不在了,突发疾病,在那个医疗不发达的年代,是什么疾病也不清楚。在场的只有我一个晚辈,其他人不能给大姑磕头,只能由我磕头,未曾谋面的大姑,去世已四十年。
 
大爷爷和大奶奶的墓,离大姑的墓相距不过三十米。大爷爷是黄埔二十期学生,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受尽了不公正待遇,后来落实政策。大爷爷生前喜欢饮酒,在我儿时的记忆里,他们经常在昏黄的灯泡下,一顿酒可以喝好几个小时。
 
 
 
大伯和二伯的墓离爷爷奶奶的墓只有三四米,他们是爷爷奶奶的侄子,2011年,那时我还在西北工作,听到大伯患病的消息,很突然。大伯因为他父亲是黄埔军官的缘故,在那个特殊年代,受到太多委曲,听大哥说,那时候大伯被关在牛棚,看守人员用竹签钉在他的手指里。大伯生前曾经开过一个照相馆,我童年的一些照片,就是大伯拍摄的,只是大伯的摄影水平不敢恭维,那些照片,大多拍出来都很模糊,我后来才知道,这是没有调好焦距。几年后,二伯也走了。
 
祭扫完毕后,雨也停了,空气中顿时有了许多清新感,一个个五颜六色的清明吊,在风中摇曳,像绽放的花儿一样,增添了许多生命的色彩。
 
是的,这里是生命的终点,也是生命的起点,是生命的轮回之处,尘归尘,土归土。
 
站在此处,我思索良久,其实每个人都要走这条路,生与死,不过就是一块镜子的两面。
 
看着安卧在此处的先祖,感慨万千:无言无语卧荒沙,又被风吹雨打,仰面西江月下。南辰光芒北斗明,犹闻窗下读书声。孤魂万里复归去,空负洛阳花满城。太上大道君,位列无何乡。宝光真童子,下履九幽房。悲哉孤魂众,拔度痛哀伤。二十四门户,咸令闻宝香。明灯照长夜,永消黑薄殃。
 
 
 
作者
江风晨语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