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母 夜 叉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7-09 18:3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别看侯盛是赤脚医生出身,可在他们那帮乡村医生里边却出类拔萃。尤其是看妇科病,接生,格外地道、老练。三十几年,接生了多少人记不清,个个顺产无事故, 远近遐迩闻名。
 
 
 
当年实行计划生育,只生下一个儿子叫侯丛。这孩子是个闷葫芦,少言寡语,说话轴,办事绝。娶了媳妇两年没怀上,第三年得绝症死了。三年没续上,愁坏了爹娘。
 
 
 
邻村姑娘田鹰,上有哥哥姐姐,下无弟弟妹妹,是个娇娇女。长得人高马大,站着像凶神,坐下像恶煞。打小缺少教养,长大说一不二。找了个婆家,拜完堂入洞房,掀开蒙头红一看,仅有两铺两盖, 尥个蹶子哭着跑了。此事一出,臭名远扬,闷在娘家三年没人敢要。
 
 
 
有人把她给侯丛。侯盛死活不干。老婆劝道:“好歹是个原装货,脾气再坏,咱拿她当亲闺女相待,我就不信暖心肠捂不热她这块冰。儿,一年比一年大,再晚了,说个年纪大的不能生育,闹不好还带个拖油瓶,咱给人家养活孩子啊?”老头一想也是,就点头答应了。
 
 
 
媳妇娶进门,住西厢房,公婆住东厢房,用铝合金一分为二间隔开,里面是卧室,外面做门诊、药房。老两口说话不敢大声,走路不敢闹动静,掏心掏肺,小心翼翼,像接天神一样侍候着她。起初还行,爹亲娘热地叫着,没出俩月就现了原形。
 
 
 
这一夜里,田鹰小声跟丈夫商量:屋子小,摆不开衣橱,放不下桌椅,叫老两口搬进南屋去住。侯丛不愿意,说南屋窄巴,能住人不能行医,怕人笑话。随后小媳妇大声嚷嚷,故意说给老两口听。一连五六个夜里闹腾,侯丛依然不同意,老两口装作没听见。又一夜。小媳妇说:“过来,两口子分头睡亲热起来不方便。我想那事了,你倒头就睡,还要孩子吗?”一阵咕咕咚咚响,接着就是哼哼唧唧。男人都打呼噜了,她还在哼哼,又说舒服又喊疼。搅得老两口蒙头不语,忍到天明。
 
 
 
第二天快晌午了,婆婆敲门喊:“鹰啊,起来吃饭啦。”她生气地嚷道:“不吃!你儿折腾了一夜,害困!”
 
 
 
夜里旧戏重演,什么不害臊的话也说。戏演了一夜又一夜,老两口实在无法忍受了,主动搬进了小南屋,垒死北门开南门,面朝荒坡艰难度日。
 
 
 
侯丛大舅子刺龙画凤,是个黑社会小头目。挑担(姐夫)是公安民警。他们之间表里不一,不睦不亲。妻子田鹰仗着哥和姐夫撑腰,专横跋扈、胡搅蛮缠,尤其是对公婆不恭不敬,侯丛不敢管束,打骂轻了,怕大舅子上门揍他;打骂重了,怕挑担借机报复,让他蹲局子。惯的她蹬着鼻子上脸,吹着浮尘寻裂纹,逮着话柄找别扭,常摔盆子摔碗,摸瓶子喝农药吓唬人。
 
 
 
第二年开春,田鹰生孩子,没去医院,找了个老娘婆接生。从傍晚等到深夜,孩子伸出一根胳膊,老娘婆吓傻了,说大人孩子都难保住命。田鹰吓得没魂声地喊:“爷,爷啊,快救救我呀!”侯盛听着这声嘶力竭地叫喊,抹下老脸进了屋里,慢慢将那小胳膊送回去,揉揉肚子,拍拍屁股,说:“使劲,再使劲!”田鹰一憋气一鼓肚子,“噗”地一声,生下一个小男孩。公爹救了儿媳妇一命。有孩子掺和着,她消停了一些,一家人算是过了一段消停日子。
 
 
 
孩子慢慢长大,田鹰又奓翅了。说人家都在城里买楼,咱也得让老东西给买楼,咱脸上有光,孩子长大了上学也方便。侯丛说:“盖新房花光了积蓄,自从住进小南屋不行医了,哪有钱买楼。”男人再三解释劝导,小媳妇充耳不闻,不断嚷嚷,侯丛还是无脸说给父母。无奈之下,小媳妇给老两口约法三章:一、不准进家取水。二、不准进家解手。三、来客人不准到后院招待。
 
 
 
老两口都依了。南面有河,不进家取水倒好说。来客人不到后院侍候,自己掏腰包管饭也行。可不让进家方便,可真难为死人。老两口少吃少喝,尽量减少拉尿次数。肚子一咕噜就往庄稼棵里钻,跑不迭就拉尿进屋里塑料桶中,弄得腥臊难闻,没人敢来串门,日子过得冷冷清清。
 
 
 
侯丛是泥瓦匠,在城里打工。一天加班,给田鹰打电话没打通,就打给了娘,说别等他吃晚饭。娘说,我给你留着饭,早晚等着你,热热就吃。娘俩的对话,被田鹰听见了,拉开门闩窜到南屋门前就骂:“哼!不给我打,给你打电话,还是你娘俩近啊!好啊,你给留着饭,这不是挑拨俺分家立灶么?你和他过吧,你喂给他吃,搂着他睡吧!我倒要看看,生出个孩子,可怎么称呼?”
 
 
 
婆婆有心脏病,最怕生气,平时躲着让着,这回听儿媳妇骂的话不见天,实在无法容忍了。婆媳俩你一言我一语,互不相让,越骂越难听。婆婆动嘴不动手,儿媳妇嘴手并用,骂骂咧咧,又抓又挠。侯盛怕伤着人,赶上前来劝架。田鹰说公公拉偏仗,一把抓住公公的命根子猛烈撕扯,侯盛当场昏死了过去。
 
 
 
侯丛回到家,立马送父亲去医院抢救。田鹰见事儿闹大了,骑着电动车带着孩子跑回娘家。
 
 
 
侯丛彻底失望了,本想迁就着她大几岁会改脾气,没想到越大越暴躁,越来越偏激了,俨然就是一个母夜叉!这是想要俺爹娘的命啊。那还了得,不忍了,不让了!舅子哥找上门来,就跟他拼个你死我活,挑担不是警察吗?有本事你就使,蹲大牢我不怕!
 
 
 
田鹰在娘家,盼着男人派人来说和,等了大半年不见人影。无奈之下,托人上门调和。侯丛一句话摔八瓣,掷地有声:“离婚走人,啥条件我都依着。不离婚在娘家住也行。回来?门都没有!”
 
 
 
眼看快到年了。乡下有个风俗,出嫁的闺女不能在娘家过年。否则,娘家人财不旺。可也凑巧,腊月初十死了一头猪,腊月二十死了三只羊,小年那天,大舅子出车祸差点丢了命。一家人把罪魁祸首怨在这个丧门星身上,一个个怒目而视,都撵她赶快滚!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