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怀旧美文 > 正文

随笔:消失的提线玩偶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6-15 18:1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前些日子,行走在杭州老城区,走到某处转角,巷子深处,发现一位老人,穿着老旧但又整齐的深蓝色外套,鼻梁上挂着一幅老花眼镜,眼睛边框都以褪色,但是散发着包浆似的光泽,他低着头,手里拿着一只高跟鞋,静静的修补着。老人旁边有一只猫,趴在老人所坐的低矮木凳脚旁,静静地看着。老人的另一边,放着一只巨大的老式收音机,悠扬的越剧从收音机里面缓缓流出,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他假言入宫仪朝政,原来邀伴游上林……“
    看到这一幕,仿佛时光突然在巷子深处断了线,不再和任何事物有关。这次,我不会去推测老人是否一边修着那双靓丽的高跟鞋,一边回忆着年少时的轻狂,细数着错过了的那些人和事,经历过的人和事。他只是静静地修着鞋,仔细地看着手里的工具和鞋子之间发生的各种动作,仅此而已。
    记忆突然把我拉回到15年前,同样在一个巷子转角,也有一位老者,做着同样的事情。不同的是,周围的景物,我仍然清晰的记得。那条巷子,叫”酱园弄“,这是我每次上初中必经的地方,里面某户人家,住着我的三年级小学老师。跟她有关的记忆,是在三年级结束的暑假,我被父母转学到镇上小学时,她对父母说:”转走也好,不然他一个人每天早上五点多走一个小时路去上学也挺危险的。“巷子尽头,有一口水井,记忆中,这口井很早就荒废了,但是在上一代,确是凌波塘的地标性建筑。因为每次上一辈说一个地名,就说”在那口井的xxx方位“,即使到了现在父母也是如此。
    井的左侧有一家冷饮店,那是凌波塘最早也是最有名的冷饮店。因为冷饮属于奢侈品,于是我家规定,每年夏天去一次。于是去吃冷饮那天成了我和我姐姐在整个夏天的最重要节日,但是我记得,由于我们过于懂事,去的那天我们也仅仅每人点一样,我点”双色冰球“,姐姐点的永远是”八宝汤“或者”绿豆汤“。上了初中,那家冷饮店就变成了”家具城“,初中时,每次上学经过时都要看一眼”家具城“,看看什么时候这家店会重新开起来。
    井的对面是一间小到不能再小的书店,叫”三味书屋“。因为这个名字,那时在学习鲁迅课文的时候,一直觉得里面所说的”三味书屋“就是这个样子。那家书屋以租书为主,我的漫画启蒙就是这家书店,押金5毛,每本书租金1毛,每个礼拜我都会去租一本《男儿当入樽》,然后看过许多遍后,再去租下一本。
    冷饮店的左侧,有一家牛肉面店,叫”周记牛肉面“,这是我直到高中才去吃的一家店。因为牛肉在这么一个古老的镇子上面是不常见的,所以我一直以为那是只有有钱人才去吃的。加之平时从没在外面吃过饭(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回家吃的),所以一直没机会去。直到高中某一天,和几个玩伴去吃早餐时进入这家店。我摸摸口袋里的十块钱,还在担心会不会不太够,看到厨房窗口挂的价目表”牛肉粉丝 2元“时,觉得这家店在我心中的形象瞬间崩塌,于是一有时间我就进这家店吃东西,这可能也是一种报复心理。
   冷饮店的左侧,和一个杂货店的中间,有几个台阶,台阶上,就是那家修鞋店。说是修鞋店,其实并没有门面,就是一位老者,一个木盒子,几件工具。往往在修鞋老者背后,还会有几位老人,坐在板凳或藤椅上,也不说话,静静的听着收音机里的戏曲,或双目低垂,或注视修鞋老者,仿佛都在陪着对方。
    这样的时光片段,仿佛是断线的木偶,隔离在都市之外,为现世守着某些东西。修鞋老人眼睛里散发出的沉静,就如岁月不曾来过,只是我们自己走的太远。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