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家婆往事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6-08 19:2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陈音韵
 
 
 
      家婆姓姜,家婆即外婆,娘屋是我们三姓湾姜家人,出生在旧社会的家婆裹足是必然的,自我懂事起发现家婆的腰一直是弯着的,而且很厉害,已成九十度。
 
      家婆第一次婚姻是嫁给北黄庄的家爹,家爹因在旧乡攻府当差,受到极刑处理。
 
      家爹出事第二年(1951辛卯年3月),家婆生下我母亲,从此母女俩相依为命。
 
      母亲两岁那年,家婆改嫁到大路李家爹,那时舅舅(跟我爸同年1947丁亥年)还小,家母待舅舅视如己出,送舅舅读书,舅舅读过初中,那个年代的人有个中文程度是了不起的。
 
       因为家爹双目失眠,只能摸着做些家务事,家里的重担全落在家婆身上,生产队时,家婆曾经是两个队的妇联主任,当干部的当然干活是标兵,起带头作用,还经常带队出公差,到雨山修水库。
 
      母亲说:家婆的腰是累弯了的,说她小时候家婆没时间给她梳头扎答辨,都是家爹摸着给她梳头扎答辫的。
 
      舅舅成家后,我母亲也相继出嫁了,家婆年纪大了,地里的活干不动了,只能帮舅舅舅妈做家务,烧茶煮饭、看守表哥表姊弟妹们。
 
      我姐经常说:她小时候若是家婆来了,她很高兴,因为好多事家婆帮她做了。我姐读书读到二年级时,父母就不让她辍学了,我们几姊弟妹就我姐最大,弟弟刚出生,她就挑起了做家务带老弟的担子。
 
      小时候的一日三餐总离不了薯,早上是焖薯或煮薯丝薯片;中午煮饭总要掺点薯丝薯片;晚上吃薯线粉、薯粉坨。每次家婆来,中午吃饭时,我爸老早就盛碗饭给我家婆,可我家婆趁我父母不注意就把饭倒到锣罐里,急忙盛一碗薯来吃,家婆说:米饭让我们姊弟妹吃,说我们小孩正是长身体时候需要营养。
 
      我小学上学的路过的地方大堤头,那里曾经有一排屋叫大堤屋仔,有大队茶场、大队卫生站和打米压面加工厂。侧面山大壁头是一片茶园,每年春天,家婆也到这里来摘茶挣点零用钱。我每到下午放学时总是踫到家婆收工回去,似乎是冲着我有备而回,家婆看到我,嘘寒问暖说“阿崽,着这点衣冷不?”看见我衣服破了或书包破了,就用随身带的针线给我缝上,还给我两角或五角钱零用,叮嘱我:“阿崽!回去的路上过细点,走路着路相,莫跌倒了噢!”
 
      1986年,是我读第二个五年级的时候,家心婆的娘家侄子结婚,舅爹把她接来住了几天,父母又把家婆接到我家来,从这开始发现家婆身体越来越差了,她说是腰疼的厉害,只能躺床上了,按照现在的医学来说,家婆可能是腰椎或肾衰竭,那时候农村经济困难,、根本没有这个条件来住院治疗。
 
      有一天下午我放学回家,母亲说家婆病情严重了,家婆若是病逝在我家,怕舅舅舅妈怪责起来,父亲就赶忙用竹轿请个帮手把家婆送回家去。母亲在舅舅家陪家婆住了几天,家婆病疼有所好转,于是她催我母亲回家,说是我们几姊弟妹需要照看,那天早上母亲回来个把钟,舅舅就安排人来我走报来了,说是家婆过世了。
 
      舅舅为感谢家婆养育之恩,准备风光大葬,搭孝棚堂祭,堂祭在农村来说就是最高尚的葬礼。
 
      家婆已过世三十多年了,这个我小的时候跟我爹一样疼爱我的人,如今回忆起来,心在流泪。用我们通山话说的:家婆疼外孙,不如心疼一下自己的唧后根,的确如此,家婆疼爱我,可我无以回报,这也是我的老话:向上看看不了一会,向下看尽看得。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