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人间中毒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5-11 13:0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1. 
 
暖望着茶座玻璃窗外的那些远处地灯光,有一种很恍惚的感觉,仿佛,这世界,是在她之外的。
总会于喧嚣的场合生出一种孤冷,是多么不合时宜的女子,连微笑,也是淡淡的。
亲爱的,她问我,她还能背负她的骄傲多久?她害怕自己因为扶不住那摇摇欲坠的青春而随随便便嫁给一个明知不够喜欢的人。
那天暖穿着一袭天空蓝复古巴洛克风的连衣裙,那衣看着就觉得很美,在飘逸中呈现出一种柔情似水的美态,让人甘愿沉浸在这一汪蓝里。
我与暖也有段时日没聚,总是很难匀出合适的空档,一起约着吃顿饭,逛逛街,放松地聊聊天。每天忙忙碌碌的,真不知道时间都去哪儿了,究竟忙了些什么。
那个原本叫嚷着一辈子都要风情万种,要摇曳生姿的暖突然就沉静了下来,显得有点憔悴,眼睛底下的阴影有点深。
 
暖说,他要结婚了,没给我发请柬,你说我要不要去砸场子?
还是不用了吧,送他一大筐梨就好。
这礼会不会送的太轻了点,怎么说也曾相爱一场?
要不,咱再加把伞?
如此甚好,还是你想的周到。
 
 
 
暖的前任是暖的学长,比暖高一届,文学社社长,其貌不扬,却写得一手好文章。暖属于很耐看的那种,长得不媚俗,不风尘,妥妥的清秀美女一枚。她的追求者中,不乏有款有型。她却一个也没瞧上,却看上了一个除了有五毛钱才华其他什么都没有的学长。问她图他什么,她用花痴般的眼神西施捧心般望着我,说,可以被温柔的对待。
我总觉得,打动暖的,不是他的温柔,而是一个无知伪文学女青年对文学的狂热追求,但凡挨着文学一点边的,都能叫她心动。更何况,人家的情话说得确实也比一般人认真。
还记得暖初次带她的学长出来见面时,作为外貌协会成员的我差点吃不下饭,长得也太耿直了点。真想劝暖要理智,好歹也要为子孙后代着想,基因歪了,掰正可就难了。可我噎着一口气,硬忍住没有说出来。
爱情往往让一个人变得很盲目,二线小康家庭出身的暖认定了学长就是她的Mr Right,是那个就算将来生活困苦得只剩下一碗粥,也会分她半碗的男人。
作为旁观者的我,实在无法将否定的话语说出口。那时候的学长对暖确实很好,好到在寒冷的冬天,他会把暖冰冷的脚放在自己怀里捂暖,会毫不犹豫在暖来大姨妈的时候为她洗内裤,送个早餐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学长这坨牛粪的营养让暖这朵鲜花开得要有多娇艳就有多娇艳,见到两人腻歪的次数多了,也看顺眼起来,觉得郎才女貌两人还挺搭。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怀疑起自己华而不实的审美观,也把目光投向牛粪堆,妄想刨出一坨好的。
学长毕业后,开始潜心创作,作品在著名刊物上频频发表,在当地文坛也渐渐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而某浪开的微博则让他的粉丝遍布大江南北,尤其女粉居多。评论区翠翠红红处处莺莺燕燕,学长也不嫌喧闹,有评必回,走的是风趣幽默路线,聊骚聊骚,一来二去吸了不少粉。
 
 
 
 
而仰慕学长才华,愿意红袖添香的女粉丝如飞蛾扑火,前仆后继。心灵寂寞的中青年女粉爱恋的目光渐渐让年轻的学长迷失了方向。学长不由自主地拔高了自己,开始有点俯视芸芸众生的味道。以前学长出门事先必会跟暖打报告,会自觉赶在晚11点前回,除非逼不得已。因为学长深知如若他没及时回家,暖会一直等着他,会失眠,他舍不得。后来在不知不觉中演变为临时通知,不再考虑暖的态度。
父母却早就为她的将来做好了打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为暖找好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只等着暖毕业。可学长对暖说,不要回去,我养你一辈子!暖信了。暖对她的父母放了狠话,再逼她回去她就去死,让他们就当从来没有生过这个女儿。
暖的父母自小就被暖吃得死死的,哪怕暖行拳毫无章法,把宠爱她的父母砸出个重伤,可父母仍怕她会伤了自己,只好妥协。于是我灰溜溜地一个人回到了这个原本属于暖和我的城市,孤军奋斗,时不时跟暖通个视频,吐槽一下工作的糟糕环境和大boss的变态。而暖原本涂着漂亮指甲油保养得美美的纤纤细手从最初经常切到手指出血到学会了杀鱼破肚去鳞片,学会了用胡萝卜雕花摆造型,学会了做各色精美甜点。
 
 
 
 
每天朋友圈晒的都是她亲手做的美食,引人口水直流。我觉得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可以让暖甘心跌落凡尘,从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摇身一变成为饮食男女大军中的一员。
而我等来的却不是暖和学长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好消息,而是暖的日渐沉默。
有次暖被要求陪学长出席所谓的文人聚会,他让暖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像一个花瓶供人欣赏,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所谓的有文化有修养的伪君子揩油,就像是看着无关紧要的别人。
暖不是没有感觉到自己受到了羞辱,只能坐立不安地忍受着,待回到家她冲到卫生间用力洗澡,把被人摸过的手臂,腰肢和臀部狠狠搓了一遍又一遍。蓬头的水混着泪水一同流下来,越洗越冷。
那晚,暖对学长说,别碰我,你让我觉得自己脏。
 
 
 
 
一个人躺在房间里,暖悲哀地发现,哪怕学长表现得越来越渣,她却还是爱着他,仿佛得了一种强迫症,强迫自己停留在虚无的爱情里。何况她想过了,假若她离开他,她将无处可去,只能在这举目无亲的城市里流离失所。她也扯不下脸皮跟父母道歉,请求他们的原谅,回到他们身边,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值得被原谅。
而学长似乎找到了制胜法宝,变本加厉,不再体恤暖为了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家庭主妇的情意。早出晚归,应酬日渐增多,常常是暖煮好了一桌热气腾腾的菜,等到搁凉了打电话给他,才发现原来他没打算回只是忘了说。是忘了还是故意不说?争吵,家暴,和解,再争吵,再家暴,再和解,无限循环。对彼此的失望成倍叠加。
到了后来,暖悲哀地发现,学长也不过是在等着她先开口说分手而已。
等艰难地分了手,暖哭得歇斯底里,从此再也不用对学长嘘寒问暖,也不用装成懂事乖巧的样子,更不用为了他夸一句秀外慧中,整日围着菜市场和厨房打转。也是,那么多年美好的青春都喂了狗,任谁都不甘心。
我对暖说,乖,放下他吧,不要在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多想想他是怎么放下你的。叔叔阿姨每个星期都请了保洁员打扫好你的房间,这么些年一直在等你回。
暖听了劝,带着情伤回到了自己的城市,找了一份杂志副刊编辑的工作,每天兢兢业业,偶尔在朋友圈发点美图和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永远等不到那个曾经深爱过的他为她点赞。
 
 
 
 
 
时间过去了那么久,暖当时说得神闲气定的,让我误以为她已经完整的从这段感情里走出来了。孰料她又打扮得美艳动人偷偷跑去参加学长的婚礼,然后在喜宴上跟一桌子的新旧朋友喝酒,来者不拒,喝到断片,醉成狗。听说暖还一把抢过司仪的话筒,一手插腰对着新郎喊:你说过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女孩,我就是你要过一生的那个人,你现在还不是娶了别人?待她喊完,司仪才反应过来,夺过她的话筒,对着大家解释说,这姑娘八成喝醉了,表白错对象了。暖几乎是被人强行背出去的,留下新郎新娘面色铁青,亲友们假装若无其事镇定地继续吃吃喝喝,直至婚礼礼毕。
待暖第二日清醒过来,头痛欲裂,脑袋像被驴踢过一样疼。暖照着镜子,心里突然就真的放下了。前夜涕泪横流的她成了一只脏兮兮的花脸猫,哪里还看得出昨天出门前美艳的模样。她一点也不喜欢自己那样层层覆盖之下呈现的那张脸,那只是给他看的脸,却不是自己的脸。那个机灵地背她出来的男人,他见着了她丑态毕露时的模样,居然没有嫌弃,温柔地照顾她,像是实习过很多回。
暖说,她终于知道,人生的出场顺序很重要。她把青涩丢在了过往,把余生留给了这个默默爱了她很多年一直未娶的男人。那个人曾经什么都承诺了,最后却什么都给不了。另一个人什么都不曾承诺,却兀自给了能给的一切。
多么美好的结局。
 
 
 
 
 
 
 
 
2.
 
那晚顾在十点半之前就回了家,身上有浓浓的酒味。他与夏未打声招呼就去了浴室洗澡,他知夏未有轻微的洁癖,受不了一点儿异味。
 
待他洗完夏未也去洗了个香喷喷的澡,穿上黑色蕾丝情趣内衣。夏未顾镜自怜,镜子因为水蒸汽变得朦朦胧胧的,有个美人正嘟着红唇望着她。娇艳欲滴。
她带着一丝期待推开主卧房门,床上的蚕丝被仍然铺得平平整整,原封未动。顾不在,应该是自觉地去了客房。夏未试着按下客房的门把手,顾背对着房门把自己裹成了一个大茧,似乎是睡着了。
有段时间,夏未的睡眠质量不太好,一有动静,她就会醒,醒来就很长一段时间没法入睡。次日,她会一整天精神倦怠,乏力。她抱怨过几次,嫌顾睡相不好,动静大。顾无奈之下只好提出分房睡,可分开时日久了,夏未似乎就不再习惯身边多出一个人。
而顾被拒绝过几次,也就放弃了争取同床共枕的权利,等着遥遥无期的被召唤。夏未有点怀念以前可以像八爪鱼一样巴着他,闻着他身上淡淡的味道,依偎着他睡觉的时光。她恹恹地从衣柜里找出全棉睡衣套上,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轻手轻脚地躺了下来,久久无法入眠。
那晚她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夏未的身体被修长而干燥的手指打开。柔软的舌头轻轻地刷过羞涩的蓓蕾,花瓣舒展,蜜露缓缓地从花心渗出,如潮汐上涨,干燥的河岸变得温润而潮湿。花蕊被温柔的嘴唇吮吸着,亲吻着。无尽的温柔。
有个声音对她说:宝贝,你就是我的一百分。她努力想瞧清那男人的脸,却怎么也看不清楚。
受中央神经系统支配的欲望,以这样的方式在沉默中爆发出来,诉说着身体可耻的寂寞。
是的,只是寂寞。
身体寂寞,心里更寂寞。
 
 
 
一早醒来,例行公事扫朋友圈,夏未发现昨晚早过了睡点的孟公子却在半夜三更给人微信后点赞写评,而一整天对她的生活日常不闻不问。夏末问自己,时至今日,在孟公子心里,她究竟算什么?
夏未出生在某一年的夏末。夏未原来不叫夏未,叫夏末。当年入户口的时候,工作人员一个疏忽输错了字,待发现为时已晚,也就只好将错就错。好在夏未知事后对这名字还是挺满意的,至少比夏末好,末,好像看到的都是微小,衰败,碎屑和结束。夏未多好,下喂,下喂,看到的是果实累累,盈车嘉穗,貌似会有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
孟公子某晚打电话给夏未,隔着手机屏幕夏未都能闻到他浓浓的酒气。他像个孩子喃喃地反复地说,他一直还爱着夏未。接电话之前,夏未正一个人百无聊赖地躺在卧室床上看耳东的网络小说《一念永恒》,顾在书房忙工作上的事。房门虚掩,依稀可以听到手指敲击键盘啪嗒啪嗒的响声,夏未耳朵紧贴着话筒没有说话。她不知道孟公子是不是醉了,该不该相信他说的话,可鼻子猛然一酸,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渗出来,拦也拦不住。夏未果断地挂断了他的电话,她不想再在他面前哭,让他误会她好像过得很不好。可铃声却又执拗地再一次响起,她紧张地把铃声调成静音,看着屏幕持续亮了一次又一次,一共亮了五次。夏未望着天花板上的那盏水晶吊灯,视线模糊,身体僵硬,孟公子的这通电话似乎耗尽了她全部的能量,让她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
那日之后,她频繁地想起那段曾和孟公子一起度过的青春,海边的嬉戏,庙堂里的跪拜,飞机上的拥吻。两人一起经历的事情太多太美好,每一截记忆的碎片里都充斥着孟公子的影子,很难一次性剥离。她很遗憾,当初决定离开的时候没有最后拥抱一次孟公子,这隐隐就成了夏未心头的执念,生根发芽,枝叶繁茂。
 
 
 
 
而孟公子对夏未态度始终暧昧不明,忽冷忽热。有时会莫名其妙发条微信来问美女在干嘛?有时侯一个星期都不回夏未的消息。夏末每次打开微信,首先找的就是孟公子的微信号。屡屡失望。
有一个中午,夏未心情很好,想要与人分享,于是给孟公子发了几条微信,这次孟公子是及时回了,却说,她扰他清梦了。夏未觉得有点委屈,她有没有他的作息表,怎知他现在生活过得如此自律,简直跟上了发条般固定,一刻都不能通融。
这样也好,可夏未只想偶尔能被特殊对待,而不是跟所有的其他人一样,到点就不能骚扰。这让她觉得对他来说,她跟别的什么人并有没有太大的不同。她需要他为她破例,对她妥协让步。这样才能确认对孟公子来说她是独一无二的,他瞒着别人还是爱着她的。
夏未和孟公子是少年情侣,曾经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羡煞旁人。可后来,经济不景气,民间借贷关系崩溃的比比皆是。孟公子的父亲也不例外,只不过他被孟公子唯一的姑姑坑了两千多万元后,还得照应被四处追债的孟公子姑姑的生活。连带着孟公子也开始过得苦兮兮,但饿死的骆驼比马大,节俭点也能维持日常开销。孟公子却没法面对现实,从奢容易入俭难,他习惯了翘着二郎腿就能得到的富裕生活,没法面对需要付出十分努力才能挣一点工资的普通生活。
孟公子躲进自己的乌龟壳里,自怨自艾,他总觉得周围的人都看不起他。哪怕夏未愿意与他同甘共苦,嘘寒问暖,像个老妈子围着他转。没有了金钱作为后盾,孟公子就失去了作为男人的底气,怯懦得连感情都一心想放弃。他说自己配不上夏未,不想再耽误夏未。
 
 
 
 
彼时夏未与他都已谈婚论嫁,可孟公子铁了心要分手,说自己不配拥有像夏未那么美好的姑娘。孟公子每天作死,故意找茬,不是故意不接夏未电话,或者对着夏未恶声恶气。情谊这东西就是这样,经不住消耗,眼见着一日比一日稀薄。哪怕夏未哭着哀求他,他却仍一意孤行。
夏未的父母经不住一个大好的闺女被传成上赶着倒贴人家的风言风语,也担心夏未未来的生活太辛苦,当机立断解除了两人的婚约,狠心卖了房子搬了家。
望着父母似乎一夜间染白的双鬓,想到孟公子的冷漠,原本就孝顺的夏未乖乖认了命。她想,她和他不也是有过爱情,后来还不是分开了。所以,和什么人结婚有什么区别呢?夏未对顾也不是全然没有心动的,顾性情温和,仪表堂堂,一看就是位光明磊落的男子。他明知她的前尘往事,这样还愿意余生用婚姻和她绑在一起,那就在一起好了。她同意了顾的求婚,闪电般结婚。公婆很开明不与他们一起住,无人干涉的二人世界让夏末觉得身心前所未有的舒畅。于是她在不知不觉中减了伤春悲秋的心思,渐渐地丰润起来。
这个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奇怪的是,婚后她和孟公子再也没有相遇过。夏未也零星地听说孟公子倔了几年与人奉子成了婚,对方是大龄剩女,典型的白富美。年轻的时候也是追求者众,只是那时太挑剔,错过了适婚的年纪,还给旁人留下了一个高不可攀的印象,成了朵扎手的过季玫瑰,让孟公子捡了漏。孟公子原只想耍个流氓就好,孰料被缠了上,证据确凿,无法脱身。
 
 
 
 
夏未想,也许孟公子家就喜欢这样精明能干的女子,能帮的上孟公子,家世又好,至少比夏未普通工薪阶层的家庭条件要好上许多。不然,好歹当初夏未也甜甜地叫了那么多年叔叔阿姨,待到两人解约,却是一毫一厘都算得清清楚楚。那枚孟公子送给她的TIFFANY1.52克拉六爪铂金钻石婚戒也被讨要了回去,生怕她不还。
 
我什么时候能见你?
等我瘦下来的时候。
你什么时候能瘦下来?
不知道。
不管你是什么样的,我都喜欢。
在我想让你见的时候,会让你见的。
 
婚后顾对夏未的体贴和温柔使得夏未变得与之前判若两人,从好一朵美丽的解语花摇身变成了暴躁的山寨女大王。无理取闹成了常态,只是顾都像大人看着幼稚的孩子胡闹一样待她。只有一次夏未因为一点小事与他越吵越凶,吵到后来都想不起来吵架的起因,眼泪刷刷地往下滴。顾气急了,却仍舍不得动她,于是一拳重重地砸在了客厅玻璃茶几上,茶几意外地碎裂,顾的手掌被割破,鲜血淋淋。夏未愣住了,顾知道她晕血,赶紧抱住她捂住她的眼睛安慰她说别怕别怕。
接下来的日子,右手打上了石膏的顾,苦中作乐,怕陪护的夏未无聊,让她拿着他打了石膏的手拍照,在上面作画。好不容易挨到两个月后拆了石膏,顾非要和她玩掰手腕,说医生嘱咐要多活动活动。见她掰不赢他左手有点不开心,就非要换成右手,然后长好的骨头又裂开了。顾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对着满脸愧疚的夏未和煦地笑,仿佛一点儿都不疼的样子。
 
 
 
 
在顾右手不方便的这段时间里,孟公子的电话却突然活跃了起来,不管夏末是不是方便。夏未总觉得顾都知道是谁打的电话,虽然她通常只说寥寥数语。
夏未问自己,到底图孟公子什么。他既给不了她物质,也给不了她时间,他给的就是隔着屏幕不痛不痒的话语。一个人爱不爱你,不是靠嘴巴上的甜言蜜语,而是生活中他处理的每一件琐事都在告诉你他爱你。一个男人真的爱你,即便他真的很忙,但他对你却会随时有空,哪怕一时腾不出空来,也会第一时间回复你。只有不那么喜欢你的人,才会对你总是忙,让你不停的猜疑和等待,等着等着就失去了音讯。
而顾宠爱夏未的方式,就是给了她一个无比温暖的港湾,让夏未随时记得回家。
夏末拖了孟公子进黑名单,她晒的幸福,孟公子再看不到。夏末也不用再费尽心思引起他的注意。删了,就好。
世界安静下来,夏未也变得踏实起来。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顾给的在乎。
夏未把客房里顾专用的被子和枕头抱回了主卧,去TM的神经衰弱,她好着呢,好的不能再好了,晚上可以与顾大战三百个回合。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