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说:不要说话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5-11 12:5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一)
 
 
 
你喜欢小狗吗?
喜欢。
这里有一只被父母嫌弃的白色小狗送你要不要?
什么品种?
不知道什么品种,别人都叫他单身狗。
不要。
 
我回答得很干脆,不加思索。那天傍晚的光线很好,太阳的余辉打在他身上像是给他镀了一层金边。一个正当花好的少年,笑起来的模样真好看,眉眼弯弯,明朗得让我妒忌。他最喜欢捉弄我了,谨慎地防备他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那次他看着我,像抚摸狗毛一样顺了顺我凌乱的头发,出乎意料的温柔。
 
他是韩希,名字反过来念就是稀罕。我稀罕你啊,是他的口头禅。我们是通过学校的社团认识的,他组建了一支叫beyond的乐队,我是这支乐队的死忠粉,偶尔在他们的要求下客串一回主唱。可韩希说,我快把他唱哭了。后来他又安慰我,唱功虽然不咋地,幸好有颜值可以弥补。虽然我一直有些怯场,但小白说我唱得并没有韩希说的那么不堪,只是比作为主唱的他唱得难听了那么一丢丢而已。
 
 
 
我对小白抛了个媚眼,我最喜欢善解人意的小白了。
 
 
我之所以被叫做驼驼也是因为韩希,韩希说,我就像是沙漠里跑来的一只野骆驼,是自然界中极其珍贵的物种,应该受到特别保护。我从不介意韩希叫我什么,因为他的嘴很碎,就像他对着短发的我说女孩子没有留长发就像男人没有喉结。
 
 
当了很多年的乖乖女,好不容易逃离到父母的视线之外,我想要做我自己。狂野的,热烈的,火辣的。于是一进大学校门,我就迫不及待地把留了很多年的长发剪短。事实上,除了理了次短发,我并不太敢做其他出格的事,比如多打几个耳洞,把头发染成调色盘等等,我是典型的思想狂热行动无能派。
 
现在,我又开始有些后悔剪短了我的长发。
 
 
 
(二)
 
 
 
认识小白是因为韩希,小白是乐队的吉他手。我最初认识的是白的吉他,其次才是白的王子气质。当白穿着一身白色的便装,抱着一把蓝色的手绘恶灵骑士吉他站在我的面前,呆萌呆萌地望着我时,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捏了捏他滑嫩的脸。
 
“白,你的脸比你的眼神温暖。”那是我和白第一次见面。
那也是我和他说的第一句话。
 
可后来,我坚决否认,觉得大伙儿一定是记错了,我不可能会去捏小白的脸。我这么稳重又自律的人,怎么可能干出那样出格的事?
夏天的小白只穿白色的衣服,那是一种很素净的颜色,但很适合他。小白有一双女孩子的眼睛,睫毛又长又翘,眼睛水汪汪的,仿佛蓄了一池潭水,幽冷且深邃,就像卡通画里描下来的一样。
 
小白,你的眼睛好漂亮,让我数数你的睫毛有多少根。
驼驼,别靠我这么近。
 
不对啊,虽然我不至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可给人的第一印象向来不错,小白为什么有些嫌弃我?
我这个人就是就些犟,越讨厌我的人我就越喜欢去逗他,看着小白尴尬躲闪的委屈样子,我心底乐开了花,过足了扮演恃强凌弱调戏良家少男的女恶霸的瘾。
 
 
 
小白其实是个暖男,每次我与韩希讨论乐队曲目的编排到口干舌躁时,他总会默默为我们递上一杯枸杞菊花茶。
 
 
 
(三)
 
 
 
在我之前,韩希一直没有固定的女朋友,他漫不经心的,对他的每一位前任都是真心,但对每一位前任都没有持久力。他可以在酒吧邀美女对唱,然后当着大伙儿的面与她调笑说:“美女,唱的挺好,晚上跟我走吧!”
或是一起在街上走着走着,瞅见一身材S型的美女,就凑上去看人长得什么样,顺便搭讪,加微信号。
每当有姑娘真对他动了芳心,他又会拉我当挡箭牌。
 
“你有她美吗?我连她都没看上,谁给了你自信跟她来竞争我?”他理直气壮地对那些一时被他勾搭得意乱情迷的姑娘说。
 
韩希不会注意到我那一刹那时眼神中的黯然,在他看来,我的防语言攻击能量罩永远满格。我是需要有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陪着他去见证他生命里的每一段恋情?他甚至忘了他把初吻献给了谁。
 
 
韩希,什么时候才有长着双翼的天使来拯救你堕落的灵魂?
你呀,你就是我的天使。哦,天上掉下的一坨屎。
 
“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恶狠狠地踢了韩希一脚,把架子鼓敲得咚咚响,臆想着是在敲他的脑袋。
 
韩希总爱激怒我,然后得意洋洋地欣赏我发飙的样子。他说,我呼着热气的样子很像沙漠里被热浪烤焦的野骆驼,而且是最傻的那一只,母的。
 
 
 
(四)
 
 
 
“韩希,我来做你的女朋友吧。”
 
韩希瞟了我一眼说:“如果你肯去理光头,我就从了你。”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如果通过形式就可以达成目的,我愿意一试,我的字典里,没有“知难而退”这四个字。他可以不爱我,但我不想再眼睁睁地看着他去爱别人。
 
 
 
我求小白陪我去的理发店,他最后问我一次:“驼驼,你真的要理光头吗?”
 
“我就再信他这一次。”我笑着对镜子里的小白说。不知为什么,小白的表情竟有些许悲伤,仿佛即将理光头的人不是我,而是他。看着原本就还不够长的黑发纷纷飘落,我心里有着一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
 
有时候,爱上一个人会让人孤注一掷,我只是,不想再继续等待下去。
 
 
 
韩希躲着不见我。
 
 
 
我问韩希:“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韩希说:“对不起,驼驼,我始终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
 
“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难道现在这样,就可以不失去了吗?”
 
我很奇怪我竟然没有哭,虽然心里很酸很酸,泪水似乎马上就要从眼眶里溢出来,但是我忍住了。只是嘴唇有些哆嗦,感觉自己会说不清楚话。
 
 
 
为什么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有很多缺陷,承认自己不完美,却没有人承认自己不真诚?是不是因为承认自己不真诚本身需要更多的真诚。
 
 
 
当韩希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他的嘴角有些肿,眼角也有一大块於青,模样有些狼狈。他像变戏法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理发器,当着我的面,就在女生宿舍楼下,反手把他那头宝贵的飘逸的长发给推成了光头。因为没有镜子,所以理得很不彻底,头皮黑一块,青一块,显得很可笑。
 
 
 
但我没有笑。
 
 
那么臭美的韩希,居然宁可光头也不愿意试着去接受我,他这是有多不在乎我?
他说:“告诉小白,我们扯平了。”
 
这关小白什么事?
 
 
(五)
 
 
 
在风尘飘扬的你的发
 
从没能够停止
 
爱情沾染的你的发
 
从落泪又开始
 
用双手缠绕着你的发
 
在叹息中流失
 
被愁绪抚乱了你的发
 
在沉思中飞驰
 
你青青发丝究竟散落谁的梦
 
你长长发丝纠缠了谁思念
 
 
 
驼驼,我爱你,除你之外,我不爱其他的任何人。
 
可我怎能告诉你,我为何要背叛胸襟里那颗恋恋不舍的心,头也不回地离去?
 
我终于还是欺骗了你,在兄弟和恋人之间,我选择了兄弟。
 
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为你如此努力地改变着自己,而到头来我却害怕着自己火热的爱会将你熔化得无影无形。
 
你是如此美好的一个女孩呀,我小心翼翼地,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将你碰碎。
 
我用亿万年的沉重覆盖起了自己的情感,一头投入了大如天地的牢笼,我只想让你不用再为我而不得轻松。
 
可是,可是为何我仿佛开始了在无始无终间的漫步,像是走入了我生命的终极? 
 
---韩希
 
 
(六)
 
 
 
哦,我忘了说了,小白的大名叫韩白。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