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王波:小城伤心事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4-26 12:2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小城伤心事
 
 
 
王波
 
01、2018年底,家里有老人去世,我与家人驱车前去吊唁,远远就能看到人群中最突出的洪宇。
洪宇是大姑的儿子,身高190cm,大部分场合他都是人群中最突出的那一个。
一头干练的短发,眼睛炯炯有神,说起话来洪亮有力,如果让人猜测的话,大家都会认为这个男人一定事业有成,家庭美满。
但是今年过年回家,站在我面前这个时刻保持笑脸的大个子,已经是第三次结婚了。
他很开心的问着我的工作,问着我的感情。时不时的插科打诨,说着一些低俗的段子,与身边的亲戚们侃天侃地。
仿佛他的生活真的一帆风顺,没有任何烦恼,其实大家都知道,他的生活已经糟糕到了一团烂泥的地步,40岁出头的短发已经白了大半。
小时候有一次过年,一大家人聚在爷爷奶奶家里。洪宇偷偷带我去游戏厅打游戏。
他熟练的操作着机器的摇杆,一张游戏币居然玩了一个小时,剩下的游戏币全部被我给浪费光了。
结束之后,洪宇给了我五块钱,让我以后想玩了就来玩。
他认真的对我说:“人活着就要快乐,短短几十年,如果不能快乐的活着,真的没意思,你明白我意思吧?波?”
我只能似懂若懂的点点头,攥紧了手里的五块钱。
02、那个时候,洪宇刚跟第一任妻子结婚,她是个善良老实的姑娘,对洪宇很好,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是无论是挣钱还是家务事,从来都是一丝不苟。
那个时候的洪宇尝到了生活的甜头,也是很努力的在工作去谋生活,日子过得也算是自在,与妻子的感情看起来也坚固无比。
就像他跟我说的那样,他很开心,也很满足。
可是快乐就像我手里的那五块钱,不管攥多紧,花完了,就没有了......
那个时候是大姑家里如日中天的时候,大姑父在单位投机倒把得到了不少好处。
在宝马都很少见的年代,大姑一家过年走亲戚都是开吉普车,满车都是礼品烟茶。一时间,风光无限。
物质生活富足的大姑打起了自己儿媳妇的主意。
对于相貌不太出众的儿媳,大姑一直都不满意,在她的眼里,自己儿子洪宇身高一米九,高大帅气。
自己家里生活条件优越,凭什么要满足于这么一个平庸的的儿媳。
于是,每一次洪宇这对小夫妻只要发生一点矛盾,大姑就带着自己的女儿亲自去指着儿媳骂,骂人家丑,骂人家身在福中不知福。
骂到兴奋处甚至还要动动手戳人家额头几下。
年轻的洪宇虽然人高马大,但是对于婆媳之事,完全拿不出来办法去协调。
每次只能偷偷地躲出去抽烟喝酒,等到一切都结束了,再灰溜溜的回去。
年轻的小媳妇太过于老实,从来不顶撞自己的婆婆,只能默默承受这些咒骂,自己一个人偷偷在深夜里以泪洗面。
等到洪宇回来了,她希望能跟洪宇倾诉,希望能得到自己男人的抚慰。可是洪宇太懦弱了,他希望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就能继续享受自己快乐的生活。每次都是丢下一句:“我妈她就那样,不要在意,忍一忍就过去了!”
她便不再说什么,安静的去做事。
03、奶奶去世后的第五年清明节,姑姑们又从外地赶回来祭拜奶奶。
按照往年的惯例,姑姑们在奶奶的坟前嚎啕大哭。
与往年不同的是,一向性格强硬的大姑表现得更加悲伤,好像夹杂着其他的情绪。
果然,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姑又哭了。
他说洪宇的媳妇出轨了,跟一个长得很丑的男人走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惊讶,惊讶于洪宇那么高大帅气的男人,怎么会有人忍心离开他。
我后来从老妈那里了解到了事情的详细过程,她离开洪宇之前说过:“我想要的是一个和谐的家庭和能理解我的丈夫,这些你给不了我,而他能。”
洪宇的生活一下子就崩塌了,他以为自己的生活会跟他想的一样,平静快乐的继续下去,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天的到来。
反应过来的洪宇开始极度的怨恨大姑,把所有的责任归到大姑身上。
他认为是大姑的嚣张跋扈逼走了媳妇,他以为是大姑频繁的恶语相向导致了自己生活的崩塌。
为了报复大姑,洪宇辞掉了父亲安排好的稳定的工作,卖掉了家里给他买好的房子。
收拾自己的东西,拿着钱去了外地。这一走,就是五年。
洪宇走的第二年,大伯的儿子伟伟就结婚了。
04、大伯早年出车祸去世,一直是伯母照顾伟伟。
伟伟结婚那天,带着我一起去接的新娘。因为晕车,我一到车上就睡了,也不知过了多久。
潜意识里路途一直很颠簸,好像整个世界都在左摇右晃,晃的人心肝肺都要呕出来了。有人推了推我,告诉我到地方了,可以下车了。
尽管一路上都在昏睡,可是路途的剧烈颠簸,还是让我一下车就扶着一棵树使劲的呕吐了起来。一双手把我搀扶了起来,轻轻的拍着我的背。
我回头看过去,是二堂哥彬彬。
“没事吧?怎么这么脆弱?”彬彬关切的问候着。
“嗯...路上晃的太厉害了,受不了了。”
“现在好多了吧?赶紧走吧,马上跟不上大部队了!”
在彬彬的搀扶下,我们慢慢的跟上的迎亲的队伍。而我身边这个体贴细心的二堂哥,以后也会间接的冲击到我家里的生活。
到了指定的接亲的地方,眼前的场景还是让我瞠目结舌。
我一直以为我们家那边的村镇已经很落后了,可是眼前的破瓦房着实也是让我怀疑人生,新娘家的院子是用土垒出来,正厅的瓦房墙上全是油腻的痕迹。
一旁看热闹的大爷大妈露出了黄里透黑的门牙。安徽还有这么破旧的小村庄吗?
我还在恍惚的时候,鞭炮的声音响起,周围的人开始喧闹起来,唢呐音乐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随着拥挤的人流,大堂哥伟伟扶着新娘走了出来。
多好看的新娘子呀,当时的我心里那样想。当天中午,我们家族里所有的亲戚聚在伟伟家里,当时所有人都没想到,那次就是这个大家族最后一次团聚。
婚礼结束的一周后,伟伟一家人全部搬到了河南郑州,跟着自己的阿姨做起了餐饮生意,很多年,再也没有回来过。
期间我也只是通过爸妈的只言片语,和一些亲戚的聊天大概知道,伟伟赚了很多钱,原来漂亮的新娘子胖到了一百七十斤。
05、我本以为可能这辈子不会再跟伟伟一家人有任何交集或者联系了。
可就在彬彬订婚的那年过年,伟伟突然就回来了。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马甲,抽着中华烟对我爸说:“叔,你知道我身上这件貂皮马甲多少钱吗?三万!”
那天是彬彬订婚的日子,所有人都在忙前忙后。
唯有伟伟,跟所有人炫耀完了貂皮马甲之后,人间蒸发。
再次听到伟伟的消息,是一个月后。我跟老爸在老房子菜园里摘菜,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老爸立马抬头,自言自语道:“是伟伟的声音,他回来了?”爸爸赶紧拍拍身上的泥土,想走出去看看,我也赶紧跟了上去。
刚走到大门口,外面的声音提到了爸爸:“都是怪我小叔和二叔,我爸爸去世以后他俩一点用都没有,一点忙都帮不上我!”老爸定在原地,我站在他背后,不敢过去看他。伟伟继续说着:“要不是他俩这么没用,我也不至于求这个求那个的。”
我看到老爸的手在微微发抖,半晌,伟伟的声音渐渐消失了。爸爸轻轻说了句:“走,回家吧......”
回到家的时候,在镇里当书记的外公正在跟妈妈聊天。
外公告诉爸爸,听说伟伟已经回来一个多月了,这些天一直在给县里和乡里的各级领导送礼。
爸爸问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外公说:“听过他在山上承包了一个窑厂,买好了机器,准备开砖瓦厂。”
我爸说:“他回来了一个月,连我家的门都没进来一趟?”
大约一个多月以后,伟伟的窑厂风风光光的开业了。鉴于他在这之前的种种行径,我一点也不想去现场。
但是爸爸执意要我们全家都去,说是我们整个家族的荣耀呢。
06、果然,到了现场,到处张灯结彩,好多人都说是这些年在镇上见过最气派的开业现场。
前面舞台上,几个穿着妖艳暴露的舞女正在伴着聒噪的音乐僵硬的扭动着,几个老大爷围着舞台看的津津有味。
我没有心思参与到庆祝中去,可是爸爸却显得很兴奋,他满怀期待的左右张望着。
我刚想开口喊他:“爸,我...”爸爸的眼神突然变得炙热起来,兴奋的往远处喊了一句:“伟伟!”快步的离开了我身边,朝眼神所及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顺着他走过的方向看过去,远处舞台旁边,伟伟正在跟镇上的几个干部一起抽烟聊天。没办法,我也跟了过去。
看到爸爸走了过来,几个干部跟伟伟交换了眼神,看了爸爸一眼,离开了。
爸爸走了过去,伟伟把手里的烟掐灭,伟伟把刚刚掏出来的烟塞回了口袋里。
“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来跟我说一声。”爸爸笑呵呵的问伟伟。
“哦,回来不到一个月,事情比较多,就没来得及告诉你。”
伟伟眼神看向别处,漫不经心的说着。
“有什么叔能帮得上的,你尽管说,你这个叔叔,大本事没有,但是....”爸爸的话还没说完,伟伟眼神忽然一亮。
“王科长!您来啦!”伟伟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中华烟“叔!我先过去啦!”
爸爸的话被堵了回去,看着伟伟一路小跑奔向一个刚从车上下来的秃头中年人。
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着:“老李家出了个能人,给老李家长脸了。”
我厌恶的看着离开的伟伟,问爸爸:“他都这样对你了,你为什么还热脸往上贴?”
“别胡说,你大伯去世的早,我跟你二大伯得关照着伟伟些。”
有点心生厌恶的我不想再跟爸爸争论,眼神挪向别的地方。
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眼帘,洪宇正在跟一些三教九流的人在远处攀谈。
我正要过去跟她聊聊,他突然看到了我这边,很兴奋的走了过来。
我以为他是本着我来的,也赶紧迎了上去。没想到走到我旁边的时候,他礼貌性的跟我打了个招呼,直奔我身后去了。
我回头一看,是妈妈来了。
07、妈妈好像也并不意外洪宇的到来,而且很热情的与洪宇聊了起来。
我不知道一向不太喜欢洪宇的妈妈为什么突然就对洪宇热情了起来。
我也没打算再去详细了解,刚才的事情让我心烦意乱,稍微逗留了一会儿,便自顾的回家了,因为要准备收拾东西回四川上大学了。
让我意外的是,爸爸和妈妈一下午都没有回来,到了晚上,他们俩带着洪宇一起回来了。
三个人有说有笑,好像是谈成了什么协议。晚饭的时候,洪宇跟我们一起吃。聊到我的事情,洪宇笑眯眯地说:“你今年大二了吧?过两年毕业就该买房子娶媳妇了,哈哈哈!”
我尴尬的附和着笑了几声,爸妈看起来也是真的开心,跟着笑着。
整个晚餐,爸妈与洪宇聊的都只是家长里短,无关痛痒的话题。
不过爸妈却异常的开心,尤其是老妈,每次洪宇提到我的未来,老妈就跟着附和,好像我们这个贫困的家庭真的马上就一片光明前途了。
晚饭结束后,我回卧室玩电脑去了。爸妈和洪宇待在客厅。
聊了一些晚饭残留的话题之后,老妈先开口了:“洪宇,那你小舅这个事就拜托你了,这是6000块钱,你看够吧?”
洪宇回答说:“够了,婶,肯定给你办妥!”
客厅里三个人又客套了起来,一片和谐的气氛环绕在我们这个小瓦房里。
等洪宇走了,我问老妈为什么要给洪宇6000块钱,要让他帮家里办什么事?
老妈受不住眼里的欢乐,跟我说:“你爸在矿上不是有公积金嘛,我们打算给你买房子。首付不够,想把公积金提出来,但是单位上说提不了,洪宇说他有关系,6000块就能办妥了!”
我提出质疑:“洪宇这个人......妈,你确定?”
老妈拍着胸脯说:“他总不能坑自己家里人吧!”
老妈这句话说完不到一个月,就被现实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洪宇当初承诺老妈一周多就能把老爸的公积金给提出来。
但是直到我开学,洪宇都没有再出现过。老妈也联系不上他,连大姑都找不到这个人了。
三个月后,洪宇主动给老妈回了电话,告诉老妈那笔钱被他拿去花了,一分不剩。
老妈在家里哭一天,她打电话跟我说:“我没想到,真的有人能连自己的亲人都骗,那是我给你攒的一部分学费钱啊!”
08、伟伟的窑厂开起来不到两个月,就宣告破产,伟伟人间蒸发。
听说到处喝酒,跟人诉说他的苦,诉说我爸爸和二伯的无用。
村里以前被大伯欺负过的一个村霸叫大嘴,瞅准了这次我们家族最困窘的时机。
带着几十个工人,要去挖大伯留下来的一套房子的墙角。
老爸拉着二伯,在大伯墙角下坐了一整夜,告诉大嘴如果要挖,就先把他铲烂了。大嘴一行人虽然恶,但是也怕老爸这不怕死的劲,只得作罢。
临走时撂下一句话:“你大哥的儿子说的没错,你们俩还能干啥?只会在这里耍泼皮!废物!”
但是,有的时候,人是不可能一直走背运的。
半年后,一家私人开发商来到了我们镇上,征用了我们家位于街边的一片林地。开发了一个村镇小区,分了一套房子给我们家。
至此,我们家终于从村最里面的瓦房搬进了干净的小区。老妈一个人张罗着里里外外,把房子装修的漂漂亮亮。
过年的时候,亲戚们都来镇上姥姥家里过年。我和老妈去姥姥那里,老爸去了一个爷爷那边的远方亲戚家里拜年。午饭结束后,老妈开心的拉着几个阿姨老参观我们的新家。
刚一走进小区,村里的一个叔叔就走了过来,急匆匆的老妈说:“你们赶紧去看看吧!超子在大嘴家门口骂着呢!”
我回头看向老妈,她眼里刚刚存满的光芒,此刻全部暗淡了下去。
冷漠的跟我说:“波,你去吧!”我问她:“你不去看看嘛?”老妈干脆的说:“我不敢去!”说完,老妈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我跟着那个叔叔满心忐忑的走着,离很远就听到了爸爸的声音,他在喊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
终于走到了大嘴家门口,老爸摇摇晃晃的站在大嘴家门口,他的脸通红,摩托车倒在地上。周围全是看热闹的人。
老爸还在骂个不停,大概意思就是大嘴欺负我们家里人,欺负伟伟,没有人性。
大嘴自始至终没有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害怕了,或者说,不想理老爸这个疯子。
我慢慢的凑到老爸跟前,拉住他的胳膊:“爸......别骂了,咱们回家吧好不好?”老爸回头看到我,眼神温柔了一些:“你来干嘛?回家去!这里没你的事!”看到我劝老爸,二伯和一些家族里的人也过来劝老爸。
老爸不仅没有丝毫消停的意思,还变本加厉了起来,挣脱劝他的人,冲着大嘴的家的大门又骂道:“你个缩头乌龟,有胆子欺负人,没有胆子出来对峙是吧?”
大嘴终于还是出来了,带着一群人,他家族里的人。老爸瞬间冲了过去,与大嘴扭打在一起。
大嘴家族里的人想过来帮忙,于是我们家族里的人也全部参与了进去。一场村口混战,就此展开。
我被二婶拉着,不能往前去。中间不停有人退出战斗,有人参与进去。终于,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终结了这场混战。
大嘴的二儿子捂着头蹲在原地,鲜血不停的淌出来。而老爸手里,拿着一个破碎的玻璃杯。愣在原地,大嘴趁机一拳打过来,老爸没有防备,被捶倒在地,爬不起来了。
09、晚上,医院里,只有我陪着老爸。我帮他盖好被子,问他:“你这是图什么呢?”老爸又激动了起来:“图什么?难道我们就要这样被人欺负吗?”
我把他按了回去:“伟伟这样对你的二伯,对我们家,你这样做,值得吗?”
老爸叹了口气,满眼失望的看着我:“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被欺负吗?因为不团结!我一直希望你们这一代人能团结,这样才能不被欺负,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老爸话音未落,一个叔叔来了,神情紧张的说:“大嘴儿子的化验结果出来了,伤口八厘米!”
我跟老爸一起疑惑的看着他。他又继续说:“法律规定,伤口超过八厘米,属于轻伤害,要判刑的!三年!”老爸立马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真的?”
那个叔叔用力点点头。老爸一下子就瘫倒在床上,满眼绝望。
那个叔叔又继续说:“不过,还有个办法,一个有点关系的朋友说的。你把自己的手指砸断一根,这样同样的伤害,可以私了。”老爸犹豫了一下,说:“给我找个工具!”
那个叔叔把手机仅有的一个茶杯拿给了老爸,老爸从床上起来,径自往外走,我和那个叔叔在后面跟着。
走到医院的卫生间里面,老爸站在窗户边,把自己的小拇指放在窗台上。把被子递给叔叔,让叔叔帮他砸断。
那个叔叔听到之后一下子就哭了,说他不敢,太吓人了。
老爸骂了一句:“没有出息的男人!”夺过来被子,举起手就要砸下去。我赶紧过去抱住了爸爸,大声喊着让他不要砸。
他回头跟说我:“这是我犯下的错,我必须做点什么!”
我害怕的蹲在地上,捂住了眼睛。
玻璃破碎声如期而来,我抬起头睁开眼,看到爸爸攥着小拇指,鲜血不停的淌出来。爸爸痛苦的说:“没砸断!”
我刚想说点什么,老妈的电话打了过来,爸爸让我去接。
“喂!妈......”
你爸是不是听那个谁的话,把手砸断了??
“砸是砸了,但是没有砸断......”
“他真的是,要逼死我!大嘴儿子的伤口长度是造假的!我让你在医院工作的舅舅找人查了!只有四厘米!赔点钱就没事了!要让你爸断手也是大嘴安排的!”
“那......”
“你让他死外面吧!日子刚有起色啊!”
电话挂了,老爸问我老妈说了啥。我把老妈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老爸说了。老爸眼里刚才还很坚毅的深情消失了。
手上的血还在流,老爸说:“把手机给我!”老爸拨通了伟伟的电话。
“喂!伟伟,啊对,我是你小叔,那个...啊?你没在忙啊?那你最近有没有时间回来一趟?没有啊!那好吧......”
挂了电话,老爸沉默了好久好久。然后自言自语地说:“我为了他伤成这样,他连回来一趟看看我都不愿意......走吧,我们回家。”
那一天后,老爸去外地姑姑那里躲了好几个月,老妈气得生了病,每天躺在床上。
我和刚上初中的妹妹每天相互照顾着,还要照顾躺在病床上的老妈。自始至终,老爸拼了命为他们出头的伟伟一家人连一句问候的话都没有说过。
10、第二年,我们总算是一定意义上摆脱了那场混战带来的痛楚。老爸也开始正常工作,房子也彻底装修好了。
生活开始有了起色。彬彬要结婚的事也提到了二伯家的日程里。
早先小区开发的时候,二伯家里也分了一套。但是二伯把房子卖了,凑钱卖了一辆大货车,出去跑车。后来因为不熟悉时常,不懂经营,全部赔了进去。
眼看着彬彬要结婚了,二伯却拿不出来一套婚房。于是便打起了我家的主意。
趁着老妈走亲戚,二伯找到老爸。建议老爸把现在这套房子卖掉,这样能借给他一笔钱,好给彬彬买一套房子。
老爸觉得这种情况下应该帮帮二伯,但是还是告诉了老妈。老妈知道后从家里拿了几万块,去找了二伯。
告诉二伯可以借给他钱,但是房子不能卖,人不能这么自私,我们家困难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套房,不能因为你犯的错就给卖了。因为这件事,二伯一家人直到现在都记恨着老妈。
后来洪宇又离婚了,拖着三个孩子进行了第三次婚姻。伟伟因为生意失败,那个贫困农村娶出来的媳妇也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老爸终于从这一场又一场的毁灭中清醒了过来。算起来,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三年没有见过伟伟一家人了。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