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母亲的饭菜香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4-24 08:5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每次回娘家,一进堂屋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挂在墙上的那副字。那是前些年我叔伯大爷送给我父亲的,中堂部分是大方得体的小字,内容是《食疗歌》,由于内容太多,我记不太清楚,但两边苍劲有力的楹联我是过目不忘。上联是:“民以食为天,”下联是:“食以洁为先”。民以食为天,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可谓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句俗语虽带有调侃、诙谐的语气,但衣食住行四者当中,吃显得尤为重要。
 
这些年,在外地旅游时吃过不少当地的特色小吃,再加上日渐兴起的同学、同事聚会热潮,没少光顾了大饭店,小餐馆。但人往往就是这样,无论走到哪儿,记忆深处的那缕乡愁总断不了,魂牵梦绕的是家乡,放不下的是干净清洁且有着芳香味道的家。这是有母亲的地方才会有的味道。所以无论在哪儿吃饭,都觉得家常菜最好吃。虽说饭店的菜系花样、品种繁多,但感觉最诱人的味道,还是母亲做的饭菜。虽然母亲做的饭菜极其平常,极其普通,但在我看来,它好比是山珍海味,是那种最熟悉,却永远也吃不腻的味道。
 
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条件还比较落后。每年秋天,也就是刚种完麦子吧,各家劳动力都要出工挖河,少则月余,多则数月。那时河道清淤还没有现代化的机械挖掘机,都是人工用铁锨一点一点的挖出来的。可以想象,这是又苦又累耗费体力的活儿。有时去离家很远的地方,那时又没有速食食品,比如方便面、火腿肠之类的。当时还不全吃白的,但父亲出工,需要补充体力。每每这时,母亲总是蒸上一种饼,暂切就叫它千层饼吧。虽然距现在已三十多年了,但母亲蒸饼的情景依然清晰在目。具体做法是把一个个小面团都擀成薄薄的皮儿,每层中间摊上葱花、油、盐和花椒面,一层层叠加起来,最后把边缘按压在一块,然后放到大锅里蒸,那时家里没有煤球炉,更不用说电饼铛和小烤箱了,家家户户都是烧大锅。家里有个八印大锅,到现在还有呢。平时闲置着,只有我们都去娘家时才派上用场。饼蒸熟以后,把它切成小叶,让父亲出工带一部分,当然也留下来一些,让我们姐妹们解解馋。母亲总舍不得吃。母亲总是这样任劳任怨,操持着全家人的生活起居,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
 
现在商业已经很发达,城里乡下,饼店很多。我也常常光顾各种饼店,吃各式各样的饼,如葱油饼、肉馅饼,芝麻饼等。但总觉得缺点什么,是火候?是油品?还是方法?……每当这时,总会想起母亲做的那种饼,那种充满着精心,充满着爱意,散发着浓浓香气的饼,那种味道,想想比现在的任何一种饼都好吃百倍千倍呢。
 
母亲自己生活俭朴,精打细算,但对别人总是大方、慷慨。记得那是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后,我急匆匆地往家赶(回家要写作业),父亲早就在家门口迎我了。对我说:“回家赶紧写作业,写完喝羊汤吃饼(在鳌子上烙的饼)。”听了这话后,我想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要知道在那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平时庄户人家是吃不上肉的,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开开荤。为了能尽快喝上羊汤,我三下五除二地,一会就把作业做完了。可没想到等到吃饭的时候,有我们村的两个人也在我家吃饭。那时我们家准备盖配房,那两个人就是为我们家拉砖的。等吃完他们走后,我以一种抱怨的口吻对母亲说,为啥自己平时不舍得吃肉,外人来倒管他们肉吃。母亲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咱们自己苦点,受点委屈不要紧,人家拉这一趟砖,一块块装上,再一块块地卸下来,那么远的路程,又靠人力拉来,挺辛苦的,不容易,咱不能亏待了人家。”
 
母亲就是这样,以一副古道热肠的心,处处为别人着想,而唯独委屈了她自己。我觉得这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一次羊汤了,就连以后喝过的西安羊肉泡馍都逊色不少呢。
 
母亲大字不识一个,由于姐姐们都早早辍了学,母亲就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希望我好好读书,离开农村,到城市去生活。1985年,我离开家上了乡中学,从此在家吃饭的时候少了,从那时一直到上完高中,我就开始了住校的生涯,从家带咸菜的日子也开始了。记得那时家里有一个咸菜缸,芥菜疙瘩、白菜、萝卜,豆角啊,什么都腌制过。每次周末我回家,母亲便围绕着我忙活开了,有时炒咸菜,有时焙芝麻盐。每次离开家提上这些咸菜,总感觉沉甸甸的,份量特别的重。因为这饱含着母亲浓浓的爱意,饱含着满满的鼓励和期待。那时我们同学都是把咸菜放到一块吃,你吃我的,我吃你的,我的咸菜总是早早的被吃完,同学们都夸我家的菜香,好吃,我听到这些,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结婚以后回娘家,母亲总是蒸了枣卷子或者包了包子让我带着。总说:“你忙,平时光吃买的馍吃够了,换换口味。”特别是一到过年的时候,花糕啊,丸子啊,一应俱全,足足够我们吃上十天,半个月呢。
 
每当吃着母亲做的饭菜,想起那充满深情的质朴淳厚的味道,身体仿佛注入了一股暖流,无比温暖,无比幸福。那种饱含了善良的处世之道,朴实的人生哲理的味道,是任何美味都无法比拟的。
 
如今母亲已经八十八岁高龄了,父亲小她四岁,他们两个身体都还硬朗。老父亲还能赶集上店买东西,母亲在家能做饭,并干些力所能及的小活儿。也许是他们的善行义举深深感动了上苍,才这样眷顾他们,老人的平安、健康是他们自己修来的福分,是我们做女儿的福祉。我们姐妹几个都劝他们来我们几家住,可母亲总说:“只要俺能动,哪里都不去,不麻烦你们。”这就是我们的父母,当他们年富力强时,对你百般呵护,当年老体弱,再也不能为你倾力付出时,不给子女添麻烦,是他们能给予你最后的爱。
 
父母是我们一生的依靠和牵挂,都说家有老人是个宝,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家有老人,就意味着这个世界上最永恒的亲情还在,自己不管年龄多大,只要家里有父母在,总觉得自己还是孩子,因此便不觉得年老,心里总存着一股蓬勃的朝气,身上总感到有不尽的活力。前段时间网上疯传的107岁老母亲为84岁的女儿带糖吃的视频一下子火了,有网友留言说,希望我们每个人84岁时还能有母亲为我们带糖吃,这只是希望老母亲健康长寿的祝福罢了,所以行孝要趁早。
 
资深媒体人刘同曾写过这样的一句话:“当你无法确定自己现阶段要干什么的时候,那就对父母孝顺,那是唯一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做错的一件事情。”所以,我现在虽然住着宽敞明亮的楼房,但总忘不了有母亲味道的老屋。无论大空、小空,总爱往娘家跑,只为和母亲拉拉家常。吃吃母亲做的香喷喷的饭菜。
                                                         
图片
 
 
 
图片
 
 
 
 
作者简介
 
 
李玉香,网名:艾菲尔铁塔下的微笑,女,1973年生,山东梁山人,大专文化,自由职业,爱好文学、旅游、唱歌。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