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校园美文 > 青春纪实 > 正文

你想清楚了吗?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4-14 20:1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我正埋头专注吃着碗里冒着热气泛着葱花的刀削面,对面却突然传来了呜咽声,自低向高,像兀自生了锈般的沙哑。
 
 
 
起初以为是错觉,可渐渐地我却发现原本坐对面的小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已经双手并用边捧遮着脸边偷偷抹着泪,左手上还握着被他啃的只剩半截的玉米棒子。
 
 
 
问他,他说没事,只是突然有点难受。
 
 
 
听了他这句话,我就没再吭声,只默默从桌上纸盒里边抽了张纸巾递给他。
 
 
 
说实话,我左右是不信他那句话的。
 
 
 
毕竟一个三十几岁的老男人说掉眼泪就掉眼泪,如果没有个把适当的理由来支撑是怎么也说不通的。
 
 
 
由于加夜班到深夜的缘故,平日里座无虚席的小餐馆里这会儿只剩我们两人,倒也不怕有人会瞧见他一大爷们在角落里偷偷抹眼泪的尴尬。
 
 
 
小李接过纸后就胡乱地往脸上抹了几把,权当草草了事,鼻翼却红的凄惨,同时耷拉着他那双眼皮,像条流浪狗。
 
 
 
小李和我是同事,平时因为工作关系来往得比较频繁,私底下的交情也说过得去,属时不时就会带个把蔬菜串个门的那种。
 
 
 
“老陆,我明天想请个假回老家看一眼,你觉着这事儿行不?”
 
 
 
从他这处处发于情止乎礼的话里,我终于是听出了些许端倪,却也不点破,只顺着他的话茬往下说。
 
 
 
“只怕不行啊,你想,当初可是咱俩主动请缨值这个年班的,你要走了,老板那边可能不好交代。”
 
 
 
闻言,对面忽然沉默了。
 
 
 
小李这人自幼便生养在那山清水秀的江南一带,大学毕业后为了事业便背井离乡只身到了北上广。
 
 
 
四处奔波消散了几年青春,期间被骗过那么几回,也被坑过那么几次,最惨的时候可以说得上是身无分文,几乎是整日整日耗在快餐店里挥水摸鱼占座休息,到了关店时候才被人家委婉地驱逐出来,此后便是连个落脚的地儿也都没了。
 
 
 
有过窝藏在地下室、就着方便面煎熬几个月经历的小李,比谁都知道机会可遇不可求,干起活来比谁都卖命,像个疯子。
 
 
 
可能是因为工作上的原因,小李几乎很少回家,一年到头都是在公司里头忙碌,三天两头就是四处跑业务,连个给自己喘息的机会也不愿留下,也不知他这么拼到底是为了些什么。
 
 
 
冬天各地大抵都是冷的,只是有些地方从不下雪,像小李老家所处的那片江南地界儿就从没落过寸雪。
 
 
 
店门外的碎雪,丝毫不为夜色所掩,依旧窸窸窣窣地下个不停,原本干涸的水泥地面上很快就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雪。
 
 
 
我心下琢磨着,他应当是想家了。
 
 
 
“唉,算是怕了你了,一个人出来打拼这么久了也不容易,你要真想回家,那就回去看看吧,你的班我帮你顶着就是了。”
 
 
 
 听了我这话,小李双眼忽地就亮了,整个人像是活过来了一般,面色红润间连着说话也都利索了不少,语调连贯得不像话。
 
 
 
 “那就麻烦你了啊老陆,回头我带点我们那边才有的豆仁米粽给你尝尝哈!哎呀,说起米粽啊,那可是我妈的绝活儿,保准让你吃了第一个就立马惦记起第二个来……”
 
 
 
第二天清早,小李便马不停蹄空身赶了最早那趟动车回了老家。
 
 
 
他回家那天,这里的雪恰好下得很大,透过明净的落地窗一眼望去,这片钢筋水泥地上的繁华便尽数被掩在了白茫茫的冷意下。 
 
 
 
 
小李只回家住了两天,两手空空地回去,回来时却捎带了大包小包的物件,倒是像个回乡的人儿了。
 
 
 
问他,他就说是家里边的土特产,夏天时候烤的番薯干也装了一大袋回来,还问我要不要都拿一些回去尝尝。
 
 
 
红色塑料袋里的番薯干色泽很浅,却很厚实软糯,种类上则有点杂,有红的,也有紫的,倒没市面上卖的那些讲究,估计是混在一块晾晒去了。
 
 
 
我随手摸了一块尝了口,嚼了几下,却发现这番薯干明面上看着软,其实还是挺硬的,跟块牛皮糖似的。
 
 
 
“老陆啊,你还真别说,几年没回去了,我老家那边变化还真挺大的,新建公路两边的树栽得也多了,绿油油的一片,可好看了,村里小学那个老旧得不像话的操场也都扩建了,那群小奶娃子还打算喊我上去跟他们打球呐,这分明不就是想着折腾我这把老骨头嘛……”
 
 
 
小李边拾掇着手上的东西边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笑的时候脸上褶皱深了几个度,却不顾我有没有真正在听,左右说得正是兴头上,我也不好打断扫了他的兴,只得时不时应一声。
 
 
 
“老陆,我之前不是跟你提起过想调到分公司工作吗?”
 
 
 
“然后呢?”
 
 
 
“我想好了,等过完这个年我就申请回我们老家那儿的公司分部干活。”
 
 
 
闻言,我瞬即抬眼看向对面。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小李放下手上的袋子便往我对面的位子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双手交织着抵在膝盖上,面容很是平和,看不出半点波澜。
 
 
 
“唉,你也别想太多,我充其量就是回乡搞建设而已,再怎么着,也不会说是怕了就回去了。”
 
 
 
“上边提携你的机会可不多,不过……你自个想清楚就成。”
 
 
 
“早想清楚了,到底哪个分量重一些我也还是明白的,以前总以为别人所向往的就是我所向往的,可事实告诉我,这世界上每个人所想的、所追求的都是不一样的,为别人的梦想活着,真的很累。”
 
 
 
“……”
 
 
 
“与其这样,倒不如顺了自己的心意来得痛快,你说是不是这个意思啊老陆?”
 
 
 
“你自己都有决断了,还问我做什么?”
 
 
 
我咬了口手上捏着的番薯干,毫不客气地回了句话,双眼却不自觉地望向了窗外。
 
 
 
高楼大厦间,微风夹带着大片的碎雪横冲直撞,高处却难得出现了稀薄的阳光,分量不多也不少,恰好可以稳稳打落在窗前的空地上,露出四四方方的一面亮色。
 
 
 
冬天是很冷的,不过,北方是干冷,南方是湿冷。
 
 
 
 
 
 
来源:红叶网
 
作者:潘丽娟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