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散文随笔 > 正文

外婆的死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1-09 18:5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直至今日,我也时常会想起外婆来。
 
 
 
      甚至于每每打开这个微信公众号,我也会想起她来,因为起“阿佳”的名字初衷也是因为外婆时常叫我“佳佳”。
 
 
 
外婆去世于2019年9月,我不是从母亲的口中知道外婆的死讯,而是从别人的口中。等我打电话给母亲时,她战战兢兢地对我说:“你不要太难过。外婆她已经走了。她本来说十一要来上海看你的,想让你带她去大世界逛逛……”电话那头的母亲终于是哭了出来,我也跟着哇哇大哭了起来。
 
 
 
请了假,到绍兴已经是外婆出殡前的最后一天,我是真的不孝。外婆住在老年公寓的三楼。三楼的走廊上已经满是亲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悲伤与惋惜。“你回来了。”“回来了呀。”我没听清他们说的话,也没看清他们的脸,这些亲人如同穿着黑色衣服的幽灵一样,在我面前飘来飘去。
 
 
 
母亲从屋里出来,看到是我,赶忙说:“快,去看看外婆。”母亲的声音嘶哑,头上似乎又多出了几根白发,精气神从她身上抽离,身上只剩下了无力感。
 
 
 
外婆静静地躺在冰棺中,戴着那顶生平最爱的紫色帽子。
 
 
 
“外婆。”我只是心痛得要死。
 
 
 
后来,我才渐渐知道了外婆是怎么死的。
 
 
 
那天,外婆早早出门,去邻村买菜,买菜回来的时候被一辆面包车给撞了。村人看到外婆后,给在村里的舅舅打电话,舅舅匆匆赶到,把外婆紧紧抱住,送去了医院。那个时候,妈妈在杭州给姐姐带孩子,阿姨在城里给堂哥带孩子。把妈妈和阿姨拉扯大的外婆被车撞的时候她们两个都不在身边,没有听到外婆说的最后一句话。
 
 
 
可舅舅也没有。外婆被撞后,表面看一切都好,皮囊下的五脏六腑却已经四分五裂。她说不出一句话。
 
 
 
在医院里,医生开了外婆的脑颅,最终告知一切都晚了。外婆去世了,不会再回来了。舅舅在医院里抱着外婆的一片脑壳,哭着给妈妈和阿姨打了电话。她们三姐弟相聚时,外婆已经是在家里的老床上,身体内的血渐渐地往外渗出,脸慢慢地变大,面目前非。
 
 
 
之后,是让人精疲力竭的各种事:与肇事司机谈赔偿、去警局调监控谈证据……一个个电话在躺着的外婆旁边响起,她的三个儿女还来不及悲伤,就得开始着手钱这种东西。钱这种东西!真是可恶!
 
 
 
可外婆不就是因为钱才死的吗?村里明明有菜市场,她却去邻村买,只是因为邻村的白菜便宜一毛钱。当她怀拽着喜悦的心情,拎着一塑料袋的菜快要到村口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疲劳驾驶的司机,为了多拉一批货,他已经整整一天没有休息了。以为天还早不会有人,他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直到一个黑影出现在他面前,然后黑影重重地被甩了出去。
 
 
 
在警局,司机不承认撞上了外婆,他一口咬定老人家是自己摔的。监控被树叶遮挡住,交警队说这事就这么结了:外婆是自己摔倒的。
 
 
 
外婆不可能是自己摔的,所有人都知道。
 
可是没有证据。
 
 
 
最后父亲动用了人脉和关系,一生不愿意去求别人的父亲去求了他的老领导:法医报告出来了,外婆身上的伤不可能因为摔倒而造成;监控莫名其妙又可以看到了,里面清晰地重现了外婆被车撞之后摔出去的模样。
 
 
 
司机的父亲下跪在我的家人面前,祈求着我们放过他的儿子。他的儿子还小还年轻,他们家没有钱,他儿子还没有娶媳妇不能坐牢。
 
 
 
可我的外婆呢?我的外婆呢?她吃了一辈子的苦,现在她可以享受天伦之乐了,却死了。
 
 
 
我的外婆死了。
 
 
 
因为开过颅,她被剃了光头;为了不吓到人,她还要戴着帽子。
 
 
 
她那么喜欢留长发的人被剃光了头。要是她还活着,性格泼辣的她一定会狠狠地骂儿女们。可是现在她已经不能骂人了,她一动都不能动了。
 
 
 
外婆躺在客厅里,客厅里原本挂着的照片都已经收了起来。那些照片是外婆从我们那里搜刮来的。她最喜欢外孙、外孙女的结婚照,一遍一遍地看,笑得合不拢嘴。只是最疼爱的孙子,到现在还没有成婚。她就带着这样的遗憾走了。她苦了一辈子,最后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这样走了。
 
 
 
外婆是山东人,外太公是红军干部,因为战争来到了江南。在外婆的母亲死后,他又娶了第二任妻子,生了儿女。外婆从小就不被待见,她乖张的性格是从外太婆去世后开始的。
 
 
 
后来外婆嫁给了外公。命运捉弄人的方式就是让她遇到了同样命运的外公。外公的母亲也去世了,外公的父亲又娶了另一任妻子,生了儿女。外公也不被后妈待见,从小脾气就暴躁。长大后把这种暴躁施加到了外婆身上,喝醉了酒后开始打骂外婆。
 
 
 
红军干部家的大小姐任性地离家出走,坐着绿皮车来到了山东枣庄老家,吃着夹着大蒜的白馒头,上着还是茅坑的厕所,却找回了自己。直到母亲带着我赶到山东,求着外婆回家,外婆看着根本吃不惯山东菜可怜兮兮的我,心一软,还是回去了。
 
 
 
在外公去世前,外婆出走过无数次,母亲追过无数次,直到外公去世。她一边舍不得老头子,一边开心地享受着不被人打骂的幸福生活
 
 
 
生而为人,她第一次觉得:人间值得。
 
 
 
她躺在自己的沙发上,开始想着要去市中心的大外孙家走走,去杭州看看大外孙女家的房子,去上海让小外孙女带着她去逛逛外滩。她心爱的小外孙女,她日日夜夜惦念着的小外孙女。
 
 
 
外婆是看着我这个小外孙女长大的。
 
 
 
我买给外婆的第一件东西是山东杂粮煎饼,那个时候我读高中。一日放学后,看到了门口小摊上有卖煎饼的,我想起了外婆,想到她一定很想念老家的食物。可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天津才是杂粮煎饼的故乡,外婆并没有吃上一口自己家乡的味道。
 
 
 
但外婆依然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煎饼,一边责备我:“不要花钱了。你还不会挣钱,等你挣钱了再给外婆买好吗?”“好。我以后一定会挣大钱,给外婆买好多杂粮煎饼。”
 
 
 
等到我研究生毕业找到工作时,外婆的牙已经掉光,她啃不动杂粮煎饼了。我给外婆买了鱼肝油。她一边说鱼肝油好吃对身体好,一边又责备我:“佳佳,你别给我买了。你现在要还房贷,等你把房贷还好了,再给外婆买鱼肝油好吗?”“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买。外婆,你知道吗?我现在挣好多好多的钱,我买的起鱼肝油。”“我就知道,佳佳是最聪明的。比你姐比你哥都聪明。”外婆笑得合不拢嘴,没有牙齿的嘴巴仿佛发出了最动人的笑声。
 
 
 
鱼肝油买到第五瓶的时候,外婆就走了。她再也吃不到我买的鱼肝油了。她带着一辈子的寂寞与孤独走了。
 
 
 
外婆是富足的,又是贫穷的。
 
 
 
她的儿女们并不差钱,也给她充足的钱。可是受过苦的她却不愿意花钱,偷偷地攒着。
 
 
 
她的儿女们不在身边。他们每个人都忙,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未来打拼。她这个老人家是没有未来的,她也不想麻烦三个儿女。当她孤独的时候,就打开电视机收看电视节目。像她这种年纪的南方老人,能够听懂普通话不多。好在外婆是北方人,听起电视中的普通话来毫不费力。
 
 
 
天亮到天黑,她就坐在电视机前跟着哭、跟着笑。
 
 
 
在别的老太太眼中,她是异类。其他的老人们喜欢挪出凳子来,晒太阳讲闲话。外婆从不参与,不是没尝试过,而是每次都是以不欢而散而结束。既然如此,她就与电视为伴,日日与夜夜。
 
 
 
偶尔门被敲响,她激动得像个孩子,拿出家中最好的东西让他们吃,拉着他们的手希望能再聊一会,最后却总是口是心非地说:“你们忙去吧,我这儿没事。”“我们下次再来看你。”可下一次,是多么遥遥无期。
 
 
 
我多么希望,外婆去世的那一天,能见到三个儿女、他们的儿女,他们儿女的儿女们。
 
 
 
她可以看到所有人都在他们笑着欢迎外婆。外婆笑得合不拢嘴,满口的白牙露在外面:“真好,真好。”
 
 
 
可她被狠狠地摔了出去。死亡前的三秒钟,她回想起了自己的一生,是痛苦的、不幸福的一生。
 
 
 
但我也希望她能觉得自己的一生是开心的、幸福的一生。
 
 
 
因为她的儿女、他们的儿女、他们儿女的儿女们,身上流着她的血,正在努力地、幸福地过着生活。
 
 
 
 
 
 
 
作者
阿人圭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