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散文随笔 > 正文

再见,奶奶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1-09 16:20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奶奶生于1926年的夏天,去世于2020年的冬天(如果按照农历来算)。
 
 
 
奶奶作为一个平平凡凡的人,在这个人世间走了95年,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在腊八那天离开了人世。
 
 
 
奶奶应该去找爷爷了。这么多年来,她告诉家里人,不要剪掉她的头发,因为剪掉了头上的长发,她就不能扎起个揪来,爷爷看不到揪,会认不出她来。
 
 
 
奶奶是幸福的,因为她儿孙满堂,她的儿孙们团结友爱。
 
 
 
在她人生走向终点的时候,她的儿孙们围在她身边,看着她离开人世。
 
 
 
当然,这些儿孙们中不包括我,我是奶奶去世后第二天下午才赶到老家。
 
 
 
看到奶奶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阿姨和妈妈在那里哭,我没有掉一滴泪。
 
 
 
等到没有人的时候,我喊了一声“奶奶”,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我对奶奶说:“奶奶,你知道吗?以后我就没有奶奶了。”
 
 
 
07年的时候奶奶有段时间住在我的家里,我曾经写过两篇文章来记录奶奶同我的生活,在此重新进行梳理后作为对奶奶的纪念:
 
 
 
2007年4月14日
 
《奶奶老了》
 
那个年代提倡多生娃,奶奶一口气生了四个男娃两个女孩。于是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常常吃不饱穿不暖,几个人挤在一间小房子里,蜷缩着过着日子。幸亏爷爷的勤劳和奶奶的管理有方,日子还是可以凑活着过。
 
 
 
男孩长大是老两口最开心的事,因为有了新的劳动力可以干活。老大为了自己的弟妹们放弃了上高中,早早下地做农活。老二连初中都没毕业就辍了学。老三硬是撑到了高三,可偏偏差了三分没考上大学,最后也下了地。老小一见三哥的情况心变野了,也不去读书了。爷爷奶奶倒也干脆,不读就下地干农活。
 
 
 
日子在一天天地好过,孩子们都长大成人、结婚生子。老两口笑呵呵地望着望着,眼角的皱纹舒展了,笑着笑着,泪水滑过古铜般的脸颊。
 
 
 
当孙子孙女也渐渐长大,爷爷奶奶老了。爷爷是在4年前的一个秋天撒手人寰的。于是奶奶孤身一人,守着老屋,独自叹息老头子的残忍。好在家里的儿孙常去看她,她也不觉孤单。
 
 
 
05年的时候村里建造新农村,旧房子统一拆掉。奶奶没了老房子,过起了每三个月去一个儿子家过日子的生活。
 
 
 
轮到我家时,天很冷。奶奶到我家的那天尤其冷。
 
 
 
奶奶老了,她的耳朵听不清了。
 
 
 
奶奶老了,她的记性不好了,一会儿功夫就把之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奶奶老了,她开始将自己的命运交付给神灵,日日夜夜求神灵保佑自己。她有个硬币,总喜欢将它抛掷,以正反面来判断她的生命是否还能熬过下一个冬天。
 
 
 
奶奶老了,她开始抱怨自己嘴笨,怕话说错引来婆媳的纷争。
 
 
 
奶奶老了,常常感叹自己认字不多,她喜欢走进我的书房点着书名一个字一个字地读,还拉着我教她认字,总是叹息道:“人老了,不中用了。”
 
 
 
奶奶老了,常感觉到自己同我们之间的代沟太深太深了。
 
 
 
奶奶老了,开始怀念起她的那片院子,院子门口的那片太阳花。
 
 
 
2007年10月27日
 
《白天不懂夜的黑》
 
爸爸妈妈不在家的时候,陪伴我的就只有奶奶。
 
 
 
和我一起度过今晚的是奶奶。
 
 
 
白天,我和奶奶并不多说话。她在楼下做她的元宝,我在楼上做我的作业。我们各干各的事情,互不打扰,互不过问。吃饭时也是各顾各的,奶奶吃素我吃荤。白天,我和奶奶有太大的差别了。
 
 
 
只是,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当整个大房子暗下来的时候,我和奶奶便会成为彼此的依靠。我怕黑,怕黑夜的诡谲,怕被黑夜吞噬掉。我怕一个人,怕被别人抛弃,怕成为一个孤独的小孩。
 
 
 
我不知道奶奶是否也怕黑,但是至少爸爸妈妈在的时候她是不怕的,因为那时她总是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爸爸妈妈不在的时候,她会“害怕”地陪在我身边,看我做作业,直至我做完。
 
 
 
她会像小孩似地翻开我的书,指着一个字,想好长时间,然后怯怯地问我:“这是‘高’字吗?”若我点点头,她便会心地笑了;若我皱眉,她的眼神就暗淡了,感叹自己老了,不中用了。
 
 
 
周日的那个夜晚,奶奶本来说自己困了要上楼去了,但受我一句“我还要在楼下做作业”的影响,竟执意要陪我,我拗不过她,便答应了。
 
 
 
奶奶拿起我的报纸,看了起来。她其实并不认识太多字,只是希望在那些陌生的字中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个。
 
 
 
蓦然转过头来,小声对我说:“‘陈’字怎么写?”“陈”是奶奶的姓,我拿出笔,在纸上写下那个字。奶奶将它拿在手中,左看右看,却觉得怎么看都不像。“应该不是这么写的。”奶奶说,她独自一人在那张纸上写着什么。我探头,看到她正在努力地写一个大写的陈字,我赶忙在纸上把大写的陈字写下,奶奶如获珍宝,开心地说:“对,是这样的,是这样的。”而后自己又埋头写了起来。
 
 
 
一个晚上,静静的,只有我和奶奶两个人。我看着正在认真写字的奶奶,刹那间觉得我和她之间还是有很多相似点的。
 
 
 
只可惜,白天不懂夜的黑!
 
 
 
 
 
 
 
 
 
奶奶在爷爷离开后,孤独而灿烂地又活了18年。
 
 
 
18年里,我不知道她有多少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想起爷爷,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想过自己会以怎么样的方式离开这个人世间。
 
 
 
最近的几年里,奶奶的脑子越来越不好用,她时常记不得东西,还常常幻想是别人偷了她的东西。
 
 
 
她曾重重地摔了一跤,经历了一场折磨人的手术,然后又坚强地活了下来。
 
 
 
“办理好事情后,就把奶奶的身份证、户口本一同烧了。”大堂哥说。
 
 
 
我坐在奶奶的老年房里,看着照片中笑着的奶奶,有些恍惚。
 
 
 
就这样,奶奶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化作了一抔骨灰,被埋葬在陵园的一角。
 
 
 
与她有关的一切信息,都将随着火消逝不见。
 
 
 
只有那些不可泯灭的记忆,活在我们每一个亲人的心中,永远不会消逝。
 
 
 
那是属于奶奶和我们每一个人独一无二的记忆。
 
 
 
再见,奶奶!
 
 
 
愿你能和爷爷在天堂相见。
 
 
 
爷爷一定会笑着看着你,说一声:“丫头,你来了!”
 
 
 
作者
阿人圭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