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短篇散文 > 正文

秋的记忆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1-09 11:2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李建敏,女,1978年10出生,中共党员,在省公安厅垦区公安局齐齐哈尔分局克山派出所工作,是一名在公安工作了13年的辅警,曾经也负责派出所的宣传工作。现被借调到克山农场有限公司(农场)党委工作部,担任宣传干事。她热爱生活,喜欢宣传工作,忙碌而充实就是工作中的快乐
 
 
小时候,不喜欢秋天。看不懂秋天的风景、无心品尝满园子的瓜果梨桃,就是因为秋天家里总有干不完的农活儿,好几天都见不着妈妈的身影,吃不着可口的饭菜,闻不到她的汗香味儿。放学回家满院子的大鹅鸭子咯咯嘎嘎伸着脖子来要食吃,推开房门,空荡荡的,冰锅冷灶。问刚下班的爸,我妈呢?不是捡黄豆就是捡蘑菇去了,我得去接她。这秋天啥时候能过去,冬天快点来吧!
 
有一年麦收期雨水大,小麦倒伏的多,等到连队工人在收割完后就开始放荒,很多收不起来的麦穗躺在地里。妈就去地里捡,第一天刚回家满脸全是灰,走近一看,除了眼角撑开的几道白色皱纹和汗水流淌的白印儿其他都是黑的,我们哥几个哈哈大笑,妈也顾不得理会我们,一进厨房打开水龙头任由水流哗哗的淌,接了半瓢凉水一仰脖咕咚咕咚喝了个底朝天,才说,这井拔凉儿可真解渴呀!让你们笑,笑啥,这不连队开始对麦地放荒了吗,没捡到蘑菇就寻思捡点烧小麦吧,喂这一院子的“张嘴兽”给你们下蛋吃,外边还有烧麦穗,可香了。我们哥仨一听,忽忽的往外跑,看到有半袋子已经砸好的麦粒儿放在地上,还有麦秆摞的一边是烧的囫囵半片的麦穗,我们蹲着便开始用手搓麦穗,放在嘴里一嚼,麦粒的香气弥漫了整个口腔,呛到了嗓子眼,糊香糊香的,比在大锅里炒的好吃多啦,有嚼劲。等我们哥仨吃成了小花猫,妈妈已经给鸡鸭鹅填完了食,做好了饭菜,就等着我们仨吃晚饭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农场还没有包产到户,土地实行公有制,青壮年在连队上班,分成普通工人和机务工人工种。正值秋收时,连队工人忙不过来也雇家属当临时工,一旦父母都上班孩子都跑野了,东家吃一顿、西家吃一餐的,我也属于这样的孩子,一到秋天就常常到同学家蹭饭。因为几乎每天早上妈妈都会和几个邻居阿姨、大娘去地里,带上水壶、柿子、沙果、馒头、大葱大蒜,有时煮上几个鸡蛋当做午饭,下雨天采蘑菇,晴天捡粮食, “跑山”是妈妈的强项,别看她瘦弱,扛起五六十斤的粮食比胖胖的赵姨都有长劲儿,出去一天等到天黑透了才能到家。妈回来屋里一下子就能感到温暖,看到她大口大口吃我们做的像猪食一样的饭菜,却还吃的津津有味。现在想想,当时她一定是饿坏了,也累坏了,就像她常说的饿了吃糠甜如蜜吧。
 
要是到周末,妈捡来了蘑菇,我们几个孩子都拿着小刀拾掇,捡来了黄豆,就跟着砸豆子,遛的苞米就等到大冬天没事了,放在炕上的洗衣盆里,全家围着搓成粒再拉倒磨坊磨成苞米面喂畜禽。每年,妈妈捡来的蘑菇能腌一小缸;捡来的粮食喂鸡鸭鹅,生的蛋能吃到春节,咸蛋总也吃不完;黄豆留着换豆腐、下大酱,有了勤劳能干的妈妈,再加上爸爸每个月32.5元的工资,除了我们哥仨还要赡养没有经济收入的姥姥,这一家六口人的生活还是有滋有味的。
 
又到了一年的金秋时节,赶到周末,与邻居相约,坐上他们家的电动车去15里外的松树林采小灰蘑菇,身为北大荒农场人,秋天不过把采蘑菇的瘾岂不深感遗憾!来到松树林,因为不常有人进入,树枝杈刮得人都要弯腰蹲着采,一天下来,累的两腿发软、腰酸背痛但是战果还是比较显著的,采了一桶和一筐。回到家倒在丝袋上,老爸老妈各坐一个小板凳,用嘴吹,用指甲扒拉草末子和松针,还要挑出涝圈的蘑菇。一边干活一边回忆过去的时光,从他们刚开始结婚过日子连个像样的炕席都没有,到带着姐姐看电影丢了一个新买的“小棉猴”,再到我挨了他们几次打,又说起了现在7岁小女儿上了一年级,从过去的清苦到现在的富足,从劳累的一生到安享晚年,聊天从遥远的回忆慢慢拉到了现实。老妈说,过去的地里落下的麦穗啊!豆枝儿啊!一会就捡一抱,现在都是现代化大机械作业,想捡粮食都捡不着,收获的那么干净,况且市场和超市卖啥的都有,不用捡粮食养鸡鸭下蛋吃,真是做梦都没想到能过上今天的好日子呀!
 
听着老妈的话,我想,我不也一样开始喜欢秋天了吗?秋高气爽,满眼的金黄,小菜园硕果累累,黑悠悠,红草莓,黄菇娘,吃不完的绿色蔬菜,还有刚煮出来热乎乎的粘玉米,香香的、甜甜的,丰富了我们的餐桌。北大荒薯业集团工厂的机器轰鸣着,排着长龙的运薯车辆秩序井然的等待卸车,一派繁荣景象;热气从生产车间的排气管道冒出来,空气中弥漫着熟土豆的香味。待到周末,带着孩子来到广场,公园,到处是跳舞、健身、唱歌的人群,特别是像爸妈这样的老年人冬天住暖和的楼房,夏天回平房侍弄小菜园,孩子们再也不为放学见不到妈妈而感到孤独了,因为家里总有亲人做好了饭菜在等他回家。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