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短篇散文 > 正文

王老道传奇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1-09 11:1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李树春,1956年生人, 沈阳市诗词楹联协会副会长,工程师,从事建筑技术。爱好文学、中国象棋。业余时间喜欢读书写作,有多篇作品曾在公众号被推出发表。
 
 
 
 
1. 关东逃难
 
 
诗曰:江湖发水登长路,岁月连云别故乡
 
早向关东逃难所,皆言塞外寄安堂。
 
 清末民初,军阀混战,各霸一方,民不聊生。时逢黄淮水灾频发,蝗虫满天,饿殍遍地。百姓沿街乞讨,流离失所。
 
 地处河南山东交界处,有一座小村庄,王姓居多,因此称为王庄。其中有一户王姓人家,户主名叫王有道。四十多岁,上有老父已至古稀。下有四个孩子,两男两女。平时王有道以教书为生,养家糊口尚且可以,如今遇上特大灾年,学生都不再上学了,因此没有任何收入,柴米油盐等項开销都没了来源。青黄不接之时俩口子便带着大孩子们挖野菜,剥树皮,捞河中渣草度日。再后来这些东西也被饿疯了的人们吃光吃净。
 
 这一天王有道与妻子挖野菜到家以后,老父亲便跟儿子儿媳说:“儿啊,我看这样不是办法呀,应当马上离开这里,去到东北关外,咱有一门老亲,我把地址给你,明天就走!”说着这话老人赶忙从内衣取出一封发黄了的信封,递给了王有道。儿子看了地址后,长叹一声,“唉,爹啊,这事就按您老说的去办吧,明天起早就走!老家是过不了,这是唯一一条活路啊!”
 
 
2.卦摊开业
 
 
诗曰:周易高深花拥路,唐诗神秀日长春。
 
精研即得行中客,细考能消象外人。
 
话说王有道一家七口逃荒到了关外老亲处。此地为辽宁、吉林、内蒙交界处,地僻人稀,虽不富庶但维持温饱还是可以的。刚去时在亲友的接济下才勉强渡过了难关。但长期在此地生活还得有个求活的事做,不然的话一家上有老下有小的,这怎么能行呢?于是王有道便想起自己在河南老家时,教书课后闲暇时经常为一些人答疑解惑,除烦去恼,运用读过易经略懂六爻之术的小把戏,为人寻物去忧,也能添补一些家用。所以王有道便想到在开荒种地之外操此业来养家糊口。
 
一天王有道便来到了当地一个集镇地,大榆树沟镇。此地虽荒山秃岭彼多,但镇中有很大一块平坦之地,旁傍辽水,旱路水路也算通达,丰年做买做卖的小商小贩也不少。王有道在镇里左转右看,南瞅北瞧的便相中了一块地方,虽为街边但也清雅,支个简易棚子,挂出一个卜筮求签小晃也算有个落脚之地。主意已定选好吉日便随行开业了。
 
 
3.王有道变成王老道
 
 
诗曰:似水光阴向远流,如云造化掠高丘。
 
谁言易理江湖险,自是经纶岁月稠。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说书讲古来的快,一晃王有道在大榆树沟摆摊算掛已有十年光景,家庭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老父亲八旬过世,无疾而终。两个大孩子都已在河南老家成婚,老三是女儿,嫁给当地家境比较富裕的小伙子。身边现在只有老伴和小儿子。王有道还是在集上摆卦摊,一晃十余年,一口河南腔没太大变化,只是多了一个新名字,人们都不再管他叫王有道,而是叫他王老道。一是经常给人占卜出黑,语言多带有神秘色彩,咬文嚼字中尽是一些天上地下,所以久而久之人们便称其为道士。二是其名字中有一道字,改其中间有字变成老字,也就顺理成章了。这也说明这王老道还是挺有点学问,能把当地风土民情掌握于术数中,并与之结合溜口,更让当地人很是信服。加之开荒无税的几亩薄田,日子过的、买卖做的、都是风声水起,红红火火。
 
 
 
这一年夏天的一个早上,王老道刚到卦摊,打扫完屋里屋外,灌壶水,正想用快壶燎壶开水泡茶,忽然从远处急匆匆走过一个人来,大声吆喝“王先生快帮个忙,给我算一卦!”
 
 
4. 财主失马
 
 
诗曰:白马无踪承平梦,人间有信盗君谋。
 
铺笺一卦东南物,屈指三爻西北丢。
 
上回说到来人要算上一卦,这位客人可大有来头。他便是大榆树沟镇有名的财主刘满仓的大管家,人称外号铁算盘的田得利。这人无事不登三宝殿。王老道见田管家急三火四的样,便问道“田管家您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呐,一看便有急事,你先别急,慢点说,我给您泡杯茶。”说着这话边泡茶边听田管家说出要算卦的原因。“昨晚上我家大少爷出远门耍钱,回来的晚,把马顺手拴在了大门外的拴马桩上了,开了大门进了堂屋,烫了壶酒,弄了俩莱自己便喝上了,便把马拴在门外这事给忘了,等他吃饱喝足已是三更天了,到大门外一看,傻眼了,马没了!喊醒了几个家人,村里村外的一顿查找,可大半夜的,一个带腿的活物你那里去找啊!就这样折腾了一宿,早上老爷告诉我,马上去找王老道算一卦,看到底怎么回事,马跑到那里去了!这不我就来你这了!”
 
 
5. 田管家找马
 
 
诗曰:加深物象事由清,向远人心了解明。
 
那晓汤锅张已至,方知如此使君惊。
 
王老道问了一下马的颜色,几岁口,是骟马还是骒马。经过仔细询问了解之后,知道了是四岁口的白色骟马。对了一下黄历,屈指掐算十天干,十二地支,以及五行相生相克,做到心中有数。然后拿出三个乾隆铜钱,让田管家双手捂住,凝心静气,一心想着丢马找马一事。然后王老道按时间顺序成卦与铜钱六爻起卦均为《天风姤卦》。王老道一看卦象,上卦是乾卦,下卦为巽卦,方向主西北,又代表白色,六畜有失子孙爻为用爻,失物走远,上有很重的东西压在上面,家附近人偷走了白马,得马上到西北方向找,应该能找回来,马还活着,太晚了马很可能死掉。
 
管家一听王老道说马已走远到西北方向,心里一惊忙说“王先生,西北一百多里路,有个蒙古人开的汤锅铺,是不是被小偷卖到那里了?”王老道说“这太有可能了,你得马上去,去晚就兴许下汤锅了!”听完这话田管家没顾得上付卦钱,直接跑回财主家!
 
 
6. 好友.哈丹.巴特尔
 
 
诗曰:贼人使坏风沙起,好友相帮道路平。
 
但有难题君莫怕,何由隐几己还清。
 
管家与老爷说完算卦的结果后,便按老爷的吩咐备马,带上老爷写的一封书信,与少爷直奔百里外的汤锅铺,白音塔拉村而去。原来老财主刘满仓在此地有一位蒙古族的好朋友,名字叫哈丹.巴特尔。管家所带的书信便是给巴特尔的,此次去找马也是找他帮忙的。巴特尔是当地的一个很有名望的头人,家里养着几百只羊,还有几十头牛马,四个儿子,今年五十多岁,身体非常健壮,跤摔的出名,非常仗义,好交朋友,在当地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主。
 
简短截说,管家与少爷同乘一马,脚程自然慢了许多,百十多里走了大半天,接近中午头才到了白音塔拉。经打听当地人才来到了巴特尔家。正好主人在家,自我介绍,说明来意,又拿出书信交与主人。巴特尔 一看好友相托,便马上领着管家与少爷来到了本村的汤锅铺。所说的汤锅铺,就是杀驴宰马的地方,七八月份的季节,天气还是很炎热,大牲畜肉销量不是很好,所以店铺的买卖比较冷清,正赶上中午饭口,这时间没有客人。巴特尔直接进店找到主人,说明来意与实情。店主也是蒙族人,听完巴特尔的讲述,直接告诉了他,“今天一大早收了一匹白马,在后院棚子里拴着,生意不快,还没来得及宰呢,想到吃完晌午饭后再秃噜牠。你看大哥,这事弄的,原来是一匹盗马!这马还是你好朋友的,他说他老母病重,急需用钱救治,我给了他五十大洋,大哥你看这事咋办.?
 
 
7.失而复得
 
 
诗曰:荒丘宿草三山路,远客骄阳七月天。
 
不晓寻来能否顺,玄知梦到有无缘。
 
“兄弟,这事很好办,即然都是好朋友,咱们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了,丢马的不能报官,你买马的得把马还给人家。但这五十块大洋得各摊一半。因为你丢马的没有看管好自家的马匹,你自己有一定责任。而你买马的明知这马卖的这么贱,差一半的价钱一定不是什么好来路,你却贪小便宜买了人家的马。所以田管家你和你家少爷掏出二十五块大洋放这,马你牵走。但我这开店的岱钦兄弟虽说损失了点钱财,也得到了一次教训,长点心眼和记性,不能见便宜就上,这没报案经官,也算是占便宜了,要是经了官这也是犯销脏罪。不但损失钱财,还得蹲几天班房。岱钦兄弟暂时有点小损失,日后村里乡里有事我帮着往回找一找。而刘大哥这点损失就当是宴请我喝几顿酒了。不知几位听好没有?”就看田管家给少爷递了个眼色,马上从钱搭子里拿出三十块大洋交与巴特尔,“感谢好兄弟帮忙,也感谢岱钦兄弟理解,多少是这点意思吧。附近有酒馆没,咱出去喝点,也算认识一场,也替我家老爷代劳啦。”说着田管家双手抱拳一揖。那边岱钦听了巴特尔和田管家的一席话,很是懊悔,赶忙说,“都怪兄弟不懂商规,这事就按巴特尔哥哥说的去办吧。现在正是饭口,在我家我做东,那也不去家里吃顿便饭,然后马牵走就是了。”说着转向后间安排饭菜去了。
 
 
8. 塞翁失马焉知福
 
 
诗曰:塞翁失马焉知福,术士迷津卦上求。
 
古有伯温烧饼唱,今无诸葛扇藏谋。
 
田管家和少爷与巴特尔、岱钦了解了一下卖马人的体貌特征后,便各骑一马,匆匆忙忙离开白音塔拉。回到大榆树沟家中已是点灯时分。二人分别向老爷做了汇报,然后三人开始研究这个盗马贼究竟是谁,同时也给王老道准备了一份厚礼。
 
也是因为这一卦,王老道从此在方圆百八十里的大榆沟周边村镇名声大振,从此生意更加红火。但是人无千事好,花无百日红。这话说的十分有道理。也是因为这一卦给自家也惹上了小麻煩,近三年内,不是窗户遭块石头,就是菜地被祸害,小事不断。这些小事王老道心知肚明。就是因为本村的张大赖子蹲了三年班房,而暗恨于他。
 
原来这张大赖子名叫张五来,哥仨,身上有两个哥哥,他是老小,排行老五。从小就娇生惯养,好吃懒做,长大父母给其成家后,仍旧不务正业。庄稼不会,买卖不通,无事闲逛,父母过世,两个哥哥说也不听。靠着父母给攒下的几亩薄田坐吃山空。久而久之竞与江湖上的赌徒,盗贼为伍。而家中地里的农活手也不伸,一概都靠女人去做,妻子生气,只能打掉门牙肚里咽。也不争气,三十五六岁至今没生一儿半女。这张大赖子求借别人家的钱财物品或者工具一概是不要不还,有的值钱物件能卖便给卖掉,等人家追要竟说没借。遇到老实厚道人家也就算了,遇上横主竞遭一顿打。时间一长没多少人家与他办事,都躲的老远。
 
三年前的这天夜里,赌后回家,路过财主刘满仓门口,见栓马桩上栓着一匹白马,解开缰绳便给顺走了,也是他该有此财,那白马一声不哼,竟顺从地跟着他消失在沉沉地夜幕里。
 
 
9. 警匪
 
 
诗曰:赌盗嫖坑社会瘤,遭人痛恨惹君忧。
 
都知警匪如猫鼠,可叹贪官借此由。
 
再说这财主刘满仓,自从知道了盗马人的体貌特征后,便怀疑上了这张大赖子,但苦于没有证据,不能乱说。私下告诉管家及家中所有人,“丢马这事对外一个字也不能说,就当啥事没发生过。但全家人都得记住了,别人提及此事不要吱声,光听就行。一旦有人知道这偷马贼马上回来告诉我。”就这样时间过去大半年,突然有一天,一个外地人来到刘财主家找大少爷,说有要事相告。原来这人是一个当地警察局付局长家大少爷的一个跟班马弁,在一次赌局上与刘家大少爷有过一面之缘。这次来是专门告诉刘大少盗马人是谁,顺便借几块大洋花花。刘大少闻听满口答应,你说就是。这个跟班马弁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天闲来无事想到了妓馆的相好的,索性来到妓馆。说好听点叫妓馆妓院,土话就是窑子房。这窑子里有一个头牌,与这马弁是老相好。刚进屋便神神密密的告诉马弁一个消息。“前几天有个赌鬼叫张大赖子的,醉后非要到我屋来,平时来非常寒酸小气,这次显得格外大方气粗。一顿奚落他后,便说了一句“你这几个子,不够一个马蹄钱。”再探问他就不说了。你说奇怪吧?你让我注意收集各样消息,这不,我觉这个事一定对你有用。”这小子听后眼珠子一转,说了声“我得马上弄住他。”着急忙慌就走了。一路快步来到了警局把听到消息报告了付局长的儿子,然后一起又告诉了付局长。然后这付局长对马弁说“此事不许对任何人讲,你马上到刘满仓家报信,告诉他此事,并让他马上报官,同时顺便向他借点钱花花。我这马上派人抓张大赖,先依赌后犯抓他,进来不怕他不说。
 
 
10.报复
 
 
诗曰:凡间正理世皆知,左道旁门得几时。
 
竟出奸邪无术客,空留忠信有才诗。
 
财主刘满仓听说后真就到警察局报了案,一切发展结果都是按照警局设计的往下发展。张大赖子到了警局开始一问三不知,关到第三天稍微动了点小刑,就连诈骗他七大姑八大姨的小钱都説了个一干二净。偷马的事来龙去脉说的一点不剩。警局本想敲他一笔,结果一无所获。张大赖子把卖马的五十块大洋通过吃喝嫖赌抽,分文不剩,可把警局气个够呛。没办法几罪并罚判了他三年,一直在警局的开荒地干活,时间一长就问警察是怎么知道他偷马卖到汤锅铺的,警察就告诉是王老道算出来的。听说后张大赖子这个气啊,就别说多上火了。一晃三年期满,在里面做了一身病。出来后还是狗改不了吃屎,狐朋狗友重操旧业,天天和老婆吵架。闲来无事几个混混便说要治一治这个算卦先生,看看他到底有多大本事,趁机敲他一笔如何?张大赖子一听这事挺好,一能弄他点钱财,二能出口恶气,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一天上午几个小兄弟与这刚出狱的大哥,便来到了大榆树沟王老道的卦摊。
 
 
 
 
 
这王老道通过察颜观色几个人不怀好意,便做到心中有数,一听小混混管这人叫张五爷,便知道这准是张大赖子上门找茬,于是说话行事便格外注意了。这张大赖子出口便说“听说先生算卦特别准,今天特来领教,找您老人家算一卦,看看我的阳寿如何,您要是算的准,双倍卦钱,如果不准返给我百倍,先生您看如何?”
 
 
11. 算阳寿
 
 
诗曰: 聚散原来世事辛,悲欢自是旅颜尘。
 
人生却也无今古,物理应该有旧新。     
 
话说这王老道这些年算卦出黑,经历过很多事情,听张大赖子这么说话,要算阳寿?知道是搅局砸摊来了,心一横,此卦一定得算,莫管它准不准,先支走这伙恶人再说。然后就让张大赖子报上生日时辰,“此卦可以给你算,但你别怪我嘴黑!我是根据卦象,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就在这当口,从外面突然进来一个风风火火的女人,口中大喊"王先生,我家养的母猪丢了,快帮我算一算!"进来这女人拨开其它人,就站到了张大赖子的身边。王老道正在给张大懒子算卦中,仔细一看这女人四十来岁,脖子上系了一条围巾,刚好与这张大赖子等岁相妨,马上来了感应,术数中也叫外应。马上对张大赖子说"张先生你这卦别算了,先回家给你老婆处理后事吧!“这张大赖子一听此话,顿时火冒三丈。"你这老该死的,你怎么咒人呢?刚从家里来我老婆还好好的呢!”“你叫你的小兄弟回去看一下不就行了吗?”王老道说。“好吧,你两个先回家看个究竟,马上回来!如果没事,你这摊给你砸了!”张大赖子指使他带来的两个小弟又面对王老道大喊大叫。此时丢母猪的女人还站在那里,王老道便对女人说“先回去吧,猪没事,过午它自己就会跑回来!”女人忙掏卦钱,王老道说“今天白送一卦不要钱了!”
 
 
12. 恶念恶人有恶报
 
 
诗曰:东北开荒救命田,河南避水盼生烟。家乡骨肉亲人泪,客路江湖入座缘。
 
 找猪的女人刚走,张大赖子就又纠缠王老道算阳寿。逼的王老道实在没办法,真就给他起了一卦,拫据他报的生日时辰成一了卦,名为《天雷无妄》。此卦一出,王老道一惊,原来这无妄卦是好心好人来好事,恶念恶人有恶报。这无妄卦,上卦为乾、为天、为大、为金、方位为西北,而下卦为震、为雷、为木、方位为东。正巧这求卦人张大赖子命理为石榴木命,也是冰窖失火——该着。此卦出来相应求卦者为绝卦,死期为深秋九月。因九月金秋,乾为金,属于重金克木,故然死卦。王老道也不客气将此信息一一告诉了张大赖子。张大赖子正要与王老道发作,只听门外高喊,“张五爷,不好啦,嫂子她真不行了!自己挂在你家西屋门槛上啦。”就看这张大赖子一霍身站起来,还不忘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老该死的,你等着,如果我不死有你好果子吃!"
 
 
13. 回河南老家
 
 
诗曰:聚散原来世事辛,悲欢自是旅颜尘。
 
人生却也无今古,物理应该有旧新。
 
再说这王老道,等张大赖子走后,便关了门,来到二女婿家中安排走后的事情,决定马上回河南老家,不想再与这地痞硬钢纠缠。此时王老道只有老伴和他,小儿子已于大半年前去了王以哲的部下当差。所以他与老伴一走了之。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时光飞快,一晃王老道离开东北二年之久,对后来大榆树沟发生的事情是一概不知,也不知那地痞是死是活。说来也巧,花甲之年的王有道与老伴挺想东北的一儿一女。就在这年冬底,东北的二女儿和二女婿打完场之后,粮食卖完,二女儿便与女婿说想娘了,想回老家看看。女婿说,行,今年丰收,有点闲钱,这老丈人和老丈母娘一晃就走二年多了,也该去看看了。这一年的年根,带着孩子就到了河南老丈人家。
 
 简短截说,第二天王有道便把大儿子大女儿两家人都约到了自己家中相聚,亲人重逢喜泪交加。就在家人们互诉衷肠,有很多话都想倾诉之时,大门外传来一阵马铃声,几个年青人忙出门探望,就見一个身着戎装的、骑着白马的年青人在向院中张望。见房门打开慌忙下马,大声说“请问老乡这是老王家吗?”不等话音落,前头的二女婿便听出这是小舅子的语声,细一看正是小舅子。“快点进来吧,这么巧,你咋也来了?”
 
 
14.祖籍家中
 
 
诗曰:东北开荒救命田,河南避水盼生烟。
 
家乡骨肉亲人泪,客路江湖入座缘。
 
原来这小儿子从小,便和王老道学会一套少林拳,会个三角猫四面斗的,来到王以哲部下的一个团当差,这李团长是河南鹿邑人,团长看小伙子会点工夫,人又机灵,时间一长品着这小兵还挺忠勇,又是河南老乡,便挑选他当了警卫。半月前,团长接到家书,老母病危想见儿子。正逢军中到河南调一批急需物资,上边便让李团长执行,顺便拜母,带着两个警卫从东北回到了河南。事情办完便给两个警卫轮假三天,让警卫也回原籍看看。就这样王老道的小儿子一路经打听才回到祖籍家中。
 
    别提王老道和老伴多么高兴啦。赶紧烧火做饭炒菜,什么鸡鸭鱼肉全是硬菜来招待孩子们。大人们忙着,小孩子们也兴高采烈地玩着。不一会一大桌子热气腾腾的饭菜就好了。会喝的陪老爷子喝两杯,不喝的吃饭。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老道三杯酒下肚,便跟孩子们讲起了逃荒闯关东的心酸往事。这其中便提到了给地痞张五来算阳寿一事。便问起了刚从东北来的二女婿,“不知我走后张大赖什么情况,这两口子还在不在,是死是活?”“爹,我正想问您呢,您不提我差点忘了。您这卦算的太准,咱那嘎嗒人都管您叫王大仙,那张大赖子两口子都叫您给算死了!他媳妇死不到三月他就也死了!爹,您老咋算的那么准呢?”“在大榆树沟我不能说,怕影响生意,现在家里人就跟你们说实话吧。”
 
 
15. 王老道对家人说
 
 
诗曰:临江仙.读易有感
 
故事里边通说易,高门不就言经。乾坤黑洞隐虚名。卦辞含奥妙,象數有玄精。
 
万古存留仙圣记,迷津爻破题明。人愚怎解个中情。老来吟耳静,秋杪咏心清。
 
原来王老道的占卜是一半仁慈一半情,实在无钱白费功。养家糊口阴阳艺,借得天干地支行。也莫管准不准,也莫管精不精。其实王老道给人占卜大多数是靠社会经验和社会常识,另外加上一些江湖术语和一些卦象旁白解释来愚弄当事人。说愚弄也有些过,终归王有道是懂得一些卦理的,只是不那么精准而已。那么在大榆树沟的两个传奇之卦又怎么那样准呢?听王老道对家人说:“刘满仓家白马丢失找我掐算,不用起卦也能说对一大半。早就知道偷马贼销赃多数都特低价卖给汤锅铺,下锅了事。西北百多里地蒙古人开的汤锅铺早有耳闻。汤锅铺老板岱钦在当地也是私官两相,黑白两道。所以管家一说半夜丢的马,断他一定去了西北方向的白音塔拉,加之起卦方位也如此。所以此卦准确无疑。”“那么张五来媳妇的死卦纯属巧合。以前听人说因张五来在外面吃喝嫖赌,到家一手不伸,而且至今无一儿半女。后来又蹲了班房,回来后又不思悔改,重操旧业。老婆早想离开他,可拗不过张大赖子的淫威,三天两头的打骂,所以他们两口子早已恩断义绝,打架是家常便饭。也巧,此时正给张大赖子算阳寿几何,门外突然进来一个扎围脖子的女子,联想到前些日子书中看到的外应卦,也是想咒一咒吓一吓张大懒子,支他马上离开卦摊。他走我也走了,一走了之。谁知他听后无动于衷,让其它人回去看真假,他愣等着我给他算阳寿。”
 
 
16.结局
 
 
词曰:鹧鸪天.写新名:
 
苦辣辛酸走半生,何堪岁月几多情。
 
辽南故土家衣索,东北他乡客路惊。
 
言故事,写新名。书中留下雨烟行。
 
江湖浪迹胸怀阔,桃李春风世事兴。
 
“逼的我实在没办法,索性把天雷无妄卦给他安上,算其仨月内必死无疑。其实还是在咒他。这天雷无妄卦是好人算出好事,坏人算出坏事。当时也是观察他的面相与正常人不同。他印堂发黑,二目无光,且来此算卦心术不正,果然应了此卦,也是天作有雨,人作有祸!"王老道说到这里,小儿子又给老爹斟满了酒。王老道接着说:“今天家人挺全,我和你妈挺高兴,我也多说两句,以后全家人不管穷过富过,不管走到任何地方,不管升多大官,也莫管发多大财,都要行的正,走的端,犯法的不做,犯病的不吃,老老实实做人,不整人,莫害人,一步俩脚窝,一生平安到老。”
 
其实本故事到此已经结束了,可是听亲历人说:王老道的小儿子和李团长的东北军开到陝西驻防后,在八路军和共产党的感召下投诚奔了延安,并起了新的大号叫王忠。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分别荣立过一等功,二等功和三等功两次。朝鲜战场上下来已是团长啦。王忠回国后便上军校深造了三年,提升到了某军分区副司令员后退役。
 
 
 
作者编后语: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同时感谢读者的阅读,望批评指正!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