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父亲的窑厂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1-08 19:4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父亲的窑厂
 
 ◎林春江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们村北面建立了一个窑厂,因为经营不善,濒临倒闭,父亲承包下来,在村子破旧的办公室里,村书记担心父亲付不起承包款,父亲当场立下字据,从上衣兜里掏出圆珠笔,唰唰写下几行字,署上名字,递给书记,坚定地说道:“每年两千,年底结算,结算不了,你把我的房子收去!”语气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我村北面背靠白大成,山高林密,植物茂盛,西面毗邻果园,东面倚着东河,盛产黄岩泥,据说这种泥土黏性特别强,适合于垒土烧砖,窑厂依坡而建,顺坡就势,如龙似蛇。一座黑色的烟囱高高耸立,十几个窑洞一字排开,跟陕西的民居很相似,每天,散热风机“隆隆”地响,烧砖取用的黄岩泥堆成小山,时间久了,竟然形成一个大坑。父亲每天都待在窑厂,虽然窑厂隔我家不足两里地,但是每个周父亲只回来一两次,吃过饭又匆匆而去。父亲听说福山有个老工人烧窑技术很高,就亲自登门,退休的老工人本不愿意,但是父亲以礼相待,以诚相邀,许以重金,老工人倾囊相授,果然烧出的红砖结实耐用,四邻八村供不应求。工人拉着砖飞快地跑来跑去,来装砖的拖拉机排起长队,第一年就扭亏为盈。每天,来我家请求进厂子拉砖的络绎不绝,几乎踏破门槛。有人拎着桃酥和白酒,父亲婉言谢绝,有人空着手,父亲却答应,我不解。父亲笑着说,拎桃酥和白酒的,他的儿子读书好,召他儿子进厂,表面多了一个劳力,实际毁了他一生;空着手的,他家已经掲不开锅了。
 
 
不仅如此,父亲还注册一个“光明”牌红砖商标,准备将产品打进县城,他觉得现在农民慢慢有了钱,肯定首先要改善居住条件,这些砖瓦必将热销,只要质量好,不愁销路。父亲的窑厂每周都会改善伙食,供应两顿红烧肉,在那个年代,这是很不错的待遇,每个月请县里的放映队来放一次电影,村民都涌来观看。
 
村子里的小孩子放了学,就跑进去玩。我们特别喜欢黄岩泥堆砌的小山,躲在后面,浇上一些凉水,之后,用手挖出来,捧在手心,轻轻揉搓,揉捏出一个个黄色的小圆球,置放在向阳处,让阳光暴晒,等到了下午,再过来取,这时,它们已经变得坚硬无比,不开裂,不掉渣,是上好的黄泥子弹。我们用它打过麻雀,打过恶狗,打过树梢上的鸟窝。有时,我们还会去农田里抠几个地瓜,跑进窑洞,塞进窑壁,来巡视的父亲看见后,并不赶我们走,而是嘱咐我抠自己家的地瓜,吃时别烫着了。捉完迷藏,我们取出窑壁里的地瓜,软软的黄皮,红红的瓜瓤,稀溜溜的,用嘴咝咝着咬一小口,软糯甘甜,好吃得很。
 
每一批砖从进窑到出窑,都要用猛火燃烧足足三天三夜,砖窑里的火一天24小时不停。因此,这里的工人都是三班倒,不过,砖厂里最苦最累的要数装窑,整天在密不透风的砖窑里码砖、卸砖。冬天还好,寒风凛冽,雪花飘飘,干活不冷,春秋尤其是夏季,窑洞里地面和窑壁灼人,即使坐着也难熬,一会儿功夫,就会大汗淋漓,所以,小伙子大多仅着一条短裤,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即便如此,许多人还是争着干,因为赚钱多。父亲对这些工人很慷慨,夏日,给他们准备雪糕、绿豆水、西瓜,解暑降温,有事打个招呼就行,也不克扣工钱。父亲从不疾言厉色,总是温声细语,大伙都服他。有个工人是个“刺头”,凶恶蛮横,欺负弱小,干活漫不经心,多次打碎厂子里的砖头,无人敢惹,经常翘班溜号,班长不敢管。忽一日,刺头的母亲突患重病,刺头慌了,四处借钱,却无人肯借,父亲捏着一沓钱送给他,轻声说,拿去用吧。刺头愣了,泪流满面,哽咽着说,叔,等我娘好了,我再来报答您。一个月后,母亲痊愈,刺头返厂上班,判若两人,干活用心,对人和气,对父亲毕恭毕敬。
 
可惜的是,四年后,正当父亲想要大干一场,县里开始陆续淘汰窑厂,说是高耗能高污染,窑厂停产的那一天,父亲站在高坡上,远远地望着拆迁现场,烟囱轰然倒下,他的脸上黯然失色,挺拔的身躯佝偻了,眼神哀伤,似乎一下老了十来岁,他抬起苍老的手,擦拭着眼角,良久无言。
 
而今,父亲的窑厂早已变成一个个大樱桃大棚,纵横交错,蔚为壮观。大棚外,寒风凛冽,里面温暖如春,大樱桃枝繁叶茂,花朵娇艳,青绿色的果实,娇俏地挺立在枝头,惹人怜爱,再过一个月左右,这号称“北方第一果”的大樱桃就会上市,给人们带来收获和喜悦。看到这些,父亲开心地笑了。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