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白石烤肉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12-12 21:1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白石烤肉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果雷同纯属巧合)
 
作者:北村
 
 
 
(一)
 
 
 
我喜欢喝啤酒撸串,但我不吃朝鲜烤肉,有朋友说我矫情——不都是把肉烤着吃吗?穿到串上你吃,铁板上烤着,你怎么就不吃?我懒得解释,只好说我吃朝鲜烤肉过敏,你信吗?
 
 
 
3年前的年初,我有些意外地通过了中国足协采访俄罗斯世界杯的申请。一个都市报的足球记者能得到这个名额,我很兴奋,但也仅仅高兴了一小会儿。因为部门主任很明确地告诉我,去采访可以,费用自理。费用自理?有没有搞错?我才大学毕业几年?哪有出国采访的钱?再说军人去前线打仗还要自己备枪吗?领导见怪不怪地说,咱们报社的效益你也知道,能正常发工资就不错了,国内采访费用少,实报实销,到国外采访,你一个人可能还不止好几万的费用,我签字同意,社领导也不会批。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哦,你可能理解错了,我说的费用自理是你要拉广告赞助你采访,不是让你自掏腰包。他吸了口他的烟袋锅,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心里骂了一句妈了个擦的逗我玩。
 
 
 
腹诽归腹诽,后来打听了一下,报社是有这样不成文的规定,出国采访体育赛事,还真要记者自己去拉广告。但我一个记者,不是广告部的,又不认识什么企业家,我上哪里拉广告?要不干脆放弃这次机会得了,不过还是没下这个决心,再想想办法吧。其实人很多时候感觉活得辛苦,就是因为一不留神就遇到不得不去做,但又大概率做不好的事情。后来硬着头皮找到报社广告部,与我有几面之交的副总冯哥听说此事后,倒显出助人为乐的情怀,他说他的一个朋友在三八广场附近刚开了个朝鲜烤肉店,有意向投报纸广告,但缺少广告创意,没有满意的广告语。“你是走南闯北的记者,见多识广的,你看看能不能帮他们弄一个不错的创意,如果他们满意,也许你真能拉来他家的广告赞助。”
 
 
 
死马当活马医吧。联系上这家烤肉店的办公室主任孙菲,我当天上午马不停蹄地赶到店里,店铺两层,150多平面积,店名“朝鲜烤肉”,名字平淡,犹如丹东满大街的“朝鲜冷面”小馆子。见到了这位孙菲主任,二十五六岁,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在一张靠窗的桌子前坐下,孙菲点了支烟后说:“听老板说,你是既能写又懂策划的名记者,‘名记’呀。”这个词就让人不舒服,我装着没听到喝了口茶水,她看了眼窗外匆匆路过的行人,“我们这个朝鲜风味烤肉店呢,位置倒也还行,肉品质量也不错,只是开张两个月了,人气一直不旺,我们感觉店里缺少一些广告创意,包括店名,都挺一般,所以,你如果能给我们拿出一个比较好的广告创意方案,只要让我们老板满意,赞助费肯定没问题,到时候再签广告合同。你看行吗?”
 
 
 
我点了点头,还能不行吗,当然行了。
 
 
 
实际上对于这个店的广告创意,我还真是觉得没什么问题。
 
 
 
听说这是一家烤肉店,我就想起创造出“烤”字的齐白石老人。上世纪二十年代,白石老人答应为京城一家烧烤店老板题个店名,琢磨来去,当时中国还没有这个“烤”字,跟烤肉有关的使用的是“考”字,白石认为要有“火”“考”字才贴切,于是自造“烤”字,题名“烤肉店”,并就“烤”字来源加注。“烤”字其后得到国人广泛认可,后来被收录进词典。你想啊,有这么个画面,屋外是漫天雪花,屋里有红红的炭火盆,上面烤盘里滋滋冒油的烤肉,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两位老友相对而坐频频举杯大快朵颐,其中一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就是创造了“烤”字的白石老人。想想这意境,能不能让你多喝两杯,多“造”2斤肉?我就对孙菲描述了一番。
 
 
 
“这个创意倒是有点意思,不过和我们朝鲜烤肉有什么关系?”
 
 
 
我跟她解释,其实很多餐饮企业的文化起源,也就是那么回事。怎么回事呢?孙菲好像睡醒了,那双大眼睛眨了眨。我笑了笑:“该编就得编,只要你编得合情合理,编得很圆润,编得让人印象深刻,既编出高度又别太离谱,就OK!”我进一步说道,“你们烤肉店一楼到二楼缓步台我看了,面积挺大,墙壁一片空白,就该好好利用一下,挂一幅大的水墨画,画的事你们解决,就画我说的这个创意意境。画的旁边有文字解释,也就是你们店名的由来,显出你们店的历史和文化底蕴,我觉得叫‘白石最爱烤’,你看怎么样?”孙菲没吱声,显然在消化我说的这些内容。我接着说道:“配文我来写,大概内容就是白石大师当年在东北白山黑水一带游历写生,大师也是个资深吃货,一次偶然机会吃到你们这百年老店烤的肉,那叫一个美!你家老店祖传烤肉技法一绝,辅之祖传秘制小料,那肉烤得鲜、嫩、香,让你吃一次就忘不掉。你家老祖宗也是个喜欢舞文弄墨的主儿,与白石大师一见如故,这老哥俩当时经常在一起饮酒烤肉品阅人生,实乃一大乐事,一次就说到这个‘考’字其实用来形容‘烤肉’不太合适,应该用加“火”的“烤”字才合适。”我停住了话头,抿了口茶水,孙菲扑哧一笑,“哎呀,你这大记者说的这是真的吗?怎么感觉跟真格似的?”我翻了个白眼,“不跟你说这个是编的吗?”“你还别说,还真有点意思。可是当年齐白石到底到没到东北游历过呀?要是有人不相信怎么办哪?”我暗骂了一句耐心开导:“谁会较这个真呀?这就是我们百年烤肉老字号的典故,让你们吃货涨点知识,爱信不信,反正增加文化氛围多点谈资,关键是你们家的肉品好,烤得好、蘸料好,烤肉好吃、价格合理就行了呗。”
 
 
 
第二天上午,我把消耗好多脑细胞想出的广告语,“白石最爱烤,白山第一味”,以及加工润色好的文案底稿通过微信发给了孙菲。对于我杜撰的白石大师白山脚下吃烤肉的典故,我还是有信心的:一是就当一个民间故事写,我的文笔还不错,把大雪天喝酒吃烤肉的氛围和意境烘托得让人看了就想坐下烤点肉吃;二是,我并没有说白石老人当场就留下了“烤”字,毕竟他的“烤”字在北京首创一事还是人所共知的,在这里,我只能含糊一下说俩人唠到这事,倒不是怕谁来和我打官司,只是担心这典故太能泡了,太假了,会让人鄙视;三是,编这么个典故,我还真是希望吃货们能议论纷纷,吃完了拍个视频发到网上再求证一下,这不就让咱这“白石最爱烤”肉店成网红店了吗,不就更火了吗?不怕你议论,就怕没关注。
 
 
 
当然,这些想法,我也打包发给了孙菲。我希望我的创意和作品能够让孙菲他们满意,也希望能助他们生意红火一臂之力,抓紧落实给我赞助费的事。
 
 
 
中午时候,孙菲给我回信:赵记者,你这创意和广告太棒了。我已经把材料都传给老板了,等好消息吧。
 
 
 
我欣欣然回了八个字:“多谢夸奖,请多关照!”
 
……
 
 
 
 
 
 
 
(二)
 
 
 
临近春节,我除了工作上的事,还要置办年货,不知不觉,一周过去了,我感觉有点不对劲,怎么孙菲一直没跟我联系呢?一天下午,我给她发了条微信:“孙主任好,我赞助费的事怎么样了?”当天晚上,孙菲才给我回了微信,“赵记者,是这样,我们老板一直出差才回来,我汇报了你的广告创意,他认为文案意境还行,但店名不合适,‘白石最爱烤’,听起来像是‘白食最爱烤’‘白吃(痴)最爱烤’,他说不管白食还是白吃、白痴,听着是不是让人很不舒服。”本来我没意识到这一点,但又一寻思,觉得这位老板这么牵强的解读,就有点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的意思了,他什么意思呢?我发了条信息过去,“是存在这个谐音问题,但食客们到店里一看就明白了,谁不知道齐白石这个名人呢?我们欣赏白石老人的画作,怎么就没听谁说这是‘白痴’、‘白吃’画的呢?再说了,我们报纸给你们打广告,肯定会出现店名,怎么会有歧义呢?即便自媒体传播,微信、视频号、直播平台什么的,也都会有店铺门脸,那店名怎么会出现别的理解?”孙菲好半天才回信息,她说,“你也别生气上火,我们老板就是一个特别讲究的人,要不你的广告创意再改改?”
 
 
 
再改改?我多有水平再改改,还能为这么个原因来推翻我的创意?我气的把手机扔到一边,睡觉。
 
 
 
第二天早晨上厕所时,我发现手机里有孙菲昨天半夜给我发的消息:“赵哥,我们老板说了,你还是很有才的,也很有创意,想看看你还有没有别的点子,我们再研究研究?”还要研究研究?我忍不住骂了句脏话,但想想谈的别家赞助都没有消息,只能叹了口气,在座便上琢磨起她家广告词的事。半上午时间,我还是想出了几条广告语,“第一味烤场,想吃想喝随便,烤肉最鲜!”“天天烤、周周烤、月月烤,万物皆可烤,这里味最好”“本店烤肉一百年,就拿味道征服你”,随手发给了孙菲。后来我想,如果我这些广告语孙菲她们店用了,但不给我赞助,我这不白忙活了吗?又一想,都是朋友介绍的,应该不至于这么做吧,再说了,她们店如果不在报纸上媒体上打广告,即便用我的广告词,又能起多大作用?
 
 
 
索性不再琢磨这事。
 
 
 
春节过了,元宵节也过去了,孙菲没有再和我联系赞助的事,中间只是微信拜了个年。有一天广告部冯哥打电话让我去他办公室,他一脸歉意地对我说:“老弟啊,我朋友烤肉店的事,真对不住了哈!”我一愣,心一凉,看来烤肉店老板不喜欢我的广告语,委托冯哥跟我解释一下。“是这么回事,我寻思让他们的赞助快点到位,昨天专门去他们店里一趟和老板唠了唠。”冯哥的话让我感动,真没想到我这事他还真当回事了!“妈个叉的,”冯哥抿了口茶,“没想到遇到这样办事的,之前说你的创意挺好,现在又说不用了。”我赶紧说道:“冯哥你也别为这事生气,我的创意他们家不用,这说明我弄的还不好。”叹了口气,冯哥又说:“对了,你创意的内容是什么?我还不知道呢。”我拿出手机,想找出我的广告创意,想了想说:“算了,冯哥,反正也不用了,你也别看了。”冯哥点了点头,“嗯,那就不看了,那你赞助的事怎么办?这家烤肉店广告也不打算在我们报纸做了,说话当放屁呀!”我有些心灰意冷地说,“不做就不做吧,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小赵你是个大度的人。”冯哥说了一句,他拿出3张抵值券,说是我也出了不少点子,忙活了一通,店里送我的使用期限1年的300元烤肉抵值券。我坚决不要,让冯哥留着用。冯哥脸微微涨红,有些生气地把抵值券硬塞到我手里,“我做了什么我还要抵值券,你带对象去吃一顿多好?你要是嫌少你就扔了。”
 
 
 
我只好接了抵值券,加了冯哥的微信,他把我送到办公室门口,告诉我这段时间一定帮我留意,看看能否帮我拉到赞助。
 
 
 
坐在公交车上,看着手里的抵值券,有些丧气,想想也是,其实怨不了烤肉店,之前人也说了不太满意我的创意,是我期望值太高了。冯哥通过了我的微信好友申请,我随手点开他的朋友圈,看到的画面让我脑子有点懵,他今天晒的是“白石最爱烤”烤肉店的,昨晚拍的。我看的没错,“白石最爱烤”LED大招牌在夜色中熠熠生辉,让人眼晕,这一组里,有白石老人对坐饮酒烤肉的水墨画,还单独拍了画旁配的文字,这是我的作品,一个字不差。店里墙上几处很精致的广告牌,“第一味烤场,想吃想喝随便,烤肉最鲜”,楼梯口,楼道处也都印有广告语,“天天烤、周周烤、月月烤,万物皆可烤,这里味最好”,门口的对联是,“本店烤肉一百年,就拿味道征服你”。冯哥的留言是:朋友的朝鲜烤肉店试营业,这创意,这典故,这文化,这文采,嘿,还真对得起这里的烤肉!
 
 
 
我点开孙菲的微信,发现她的朋友圈屏蔽了我。
 
 
 
我的第一感觉是:我被烤肉店涮了。
 
 
 
 
 
 
 
(三)
 
 
 
下车,我打了一辆的士直奔“白石最爱烤”。到二楼办公室,孙菲正好在屋里。看着怒气冲冲的我,孙菲神色有些不安。我说怎么的,你们这广告创意不错啊,卸磨杀驴了?孙菲关上房门,给我倒了一杯茶水,见我不肯坐下,她走到我面前,一脸平静地对我说:“真对不起,看来情况你也了解,我就是一个打工的,老板让怎么做我也没办法。”“就是耍我玩呗?给我300块抵值券,打发要饭的?”“300块?给你的抵值券是2000块呀。”脱口而出这句话后,孙菲下意识用手捂住嘴。哦?还有隐情呢,我坐下来,看着孙菲。她后来告诉我,昨天老板从吉林赶过来,让她联系几个当地朋友晚上请吃烤肉,其中包括我那个广告部的冯哥,孙菲说:“我亲手把2000块抵值券装在信封里交给冯总,让他转交给你的,说你出了很多创意和点子,这是我们表示的感谢!但是广告赞助就不做了。”“冯总知道是多少抵值券吗?”“我告诉他了,他还笑呵呵说,没想到你们这么讲究,小赵提了点创意和点子就这么值钱。”我心里暗骂了一句,问道:“冯总知道你们店最终使用的广告创意是我做的吗?”孙菲说:“这个大家都不知道,跟他们说是找的外地广告公司打包做的。”“冯总没和你们老板再谈谈广告赞助的事?”“我说了不做广告赞助了,冯总也没说什么,后来烤肉还没开始吃,老板有急事就坐车去沈阳了。”我从包里拿出那300元抵值券,放到办公桌上。“这个还给你们,我给你们的广告创意,我微信上都保存着聊天记录。”我说着又晃了晃手机,“刚才咱们说的话,我都录下了,你们这是盗用我的创意,等着法院传票吧!”
 
 
 
当天下午,孙菲和冯哥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孙菲的电话被我直接扣死,我认识几个律师朋友,我在考虑找谁帮我出这口气。至于冯哥,我把他拉黑了。
 
 
 
第二天上午,我被部门主任一个“有急事”的电话弄到他的办公室,抽着烟袋锅,他递给我一个信封,“这是3000块钱的烤肉抵值券,小赵啊,你你可爽了。”我有些迟疑地看着我这个说话爱装磕巴的主任。他笑了笑,眼角皱纹揪揪到一起,“今早广告部冯总让我转交给你的。听说你帮一家烤肉店做广告创意,结果人家不想打广告了你就要告人家?烤肉店委托老冯把这个给你,你还要打官司?没必要啊,老冯跟我是老朋友了,你去告他们,他夹在里面怎么办?”我心说你知道个毛线,有心解释一句,又一想,和他能解释什么?我接过这个没有封口的信封,看到里面还真是一叠抵值券。见我接了信封不吭声,主任说道:“这就对嘛!小赵,我跟你说,你要打官司不得找律师?你你以为找律师不花钱?打官司得多长时间能出结果也不一定,又能给你判判多钱?我看,给你3000块抵值券补偿,也不错。还有我得批评你一,一句啊,你怎么能不接冯总电话?你这个事没成,冯总是做广告的,他稍微使点劲,可能就就给你弄来一个大赞助,都是不好说的事。你说你这么做成熟吗?”
 
 
 
一脸褶子的老主任的一番话,说的倒也诚恳,不管怎么着,我也不能不接冯哥电话,更不该拉黑他,我怎么就不会装一装呢?
 
 
 
 
 
 
 
(四)
 
 
 
之后两个月,我终于还是没能拉来赞助,当然,冯总也没有帮我拉到赞助,我眼睁睁看着自己失去采访这次世界杯的机会。
 
 
 
这两个月时间里,部门主任有一次跟我说他们一帮老同学想聚一聚,去哪里聚呢,吃点烤肉喝点小酒气氛应该不错,我心领神会地呈上1500元抵值券,主任要通过微信转钱给我,被我用很夸张的动作拒绝,他夸我会做人,还会进步。
 
 
 
世界杯期间,我领着一帮哥们,让老婆带着几个闺蜜,一起去“白石最爱烤”喝啤酒吃烤肉看比赛,吃的还算满意,结账时花了1300元抵值券,签个名,在朋友们面前潇洒地“吃饭签单”,也算满足了一把虚荣心。这次吃饭没有看到孙菲,问服务员,说孙菲已经辞职不干了。
 
 
 
最后剩下200元抵值券,我对老婆说,等年底俩人再来“造”一顿。
 
 
 
不过,11月的一天经过“白石最爱烤”,竟然发现烤肉店招牌被摘了下来,门口挂着“经营旺地,房屋出租”的牌子。打听旁边水果摊,老板告诉我,烤肉店“黄”了快1个月了,这个店在好多城市开了分店,这里也是分店,老板欠供货商钱,供货商打上门,老板没影了。前几天员工还在这里扯横幅讨薪,都上报纸了,你没看到吗?
 
 
 
我说我没看见。
 
 
 
走出一段距离,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阳光很好,这个也曾宾客盈门灯红酒绿的烤肉店,在阳光下彻底失去了熠熠生辉。路旁一个垃圾箱,我从包里找出那200元抵值券,撕成碎片,扔了进去。
 
 
 
 
 
 
 
作者简介:牟晓阳,大连新闻传媒集团主任编辑,笔名北村。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