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短篇散文 > 正文

聊父亲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12-08 21:00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父亲的微信号发来通话,视频里却是弟弟的镜头。
 
他说他们推了寸头,电推子是我从部队带回来的,不需要技术,用的时候直接装上卡尺就行。父亲偏爱三寸,在工地做事好打理。
 
这次我们通话82分钟,我很多年没有这么长的通话纪录了。
 
以前刚入伍新兵的时候,喜欢写信跟家里联络。每隔一段时间就写,汇报自己的近况。想象着那边家里人拿到信的状态,内心充满了希望和兴奋。如果实在不知说啥,或者不知道回复什么,那就寄几张自己的照片。跟他们分享我的成长,也成了入伍通话的“任务”之一。他们不会给我寄照片,写信也是简短回复我的问题,让我以为家里一切都好,和我一起报喜不报忧,就连父亲骑车摔跤也不会告知。
 
曾经我也在给父亲的信封里夹过一百块钱的义务兵津贴,看着信封被盖了黑色“义务兵免邮”的三角戳,内心里瞬时就多了一份期待,便每天观望着。同籍入伍的战友是政委的通讯员,兼管全团信件收发,在我前一栋楼,收发室窗户正对着我这一面,只要一有我的信件,他就会站在窗口喊,或者用军线座机通知我。那一段时间,我特别关注营区门口骑着绿色三八大杠自行车的邮递员,只要不是忙的不可开交,都会第一时间冲去取信,有时候也把手伸过钢筋防盗网里转接。那种取到父母信件的喜悦心,只是拿到手上的那一刻,就已是其他任何嘉奖都无法企及的。
 
后来转了士官,自己有了工资,买了诺基亚手机,就不在信件里跟父亲聊天、汇报了。
 
每逢双休日,便会抽出一些时间,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面对着窗外的远方,按照通讯录里的号码,一个个播出去。只要周末就要把家人的号码都打一遍,第一个肯定是给父亲的,打完才算双休没有白过。
 
电话里一般都是我问他答,闲扯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小事,乡亲们的变故,村子里的一些重大“事件”。哪里修路了,哪里砍树了,谁当村长了。两三个小时都是正常,一直打到电话烫的都不敢再贴脸,到最后关机才不得不罢休。
 
退役后就很少打电话了。
 
曾经一段时间,因为一些事情,听到电话响起心里就发怵。为这样“离谱”的行为,我感到挺满意的。那是份成长,我不需要通话。父亲觉得我们正是在拼事业的时候,不会来电“打扰”,只在有事的时候才联络。对这一点,我一直挺愧疚和自卑的。
 
最近一次通话,我们聊了82分钟。我们交换有关对于父母的意见,父亲不好跟我说的弟弟来说,父亲不会表达的他来解释。我总是单枪匹马,横冲直撞。
 
父亲在休息时间跟别人斗地主娱乐,我便没有打扰。我看到他穿着我从部队带回来的体能训练服,深灰色的短袖,深蓝色的短裤。他喜欢这身装扮,软,轻薄,排汗快,我就多准备了几套给他。弟弟说,就这他还舍不得穿,每次都跟穿新外套一样爱惜。也许,他也有一个军旅梦,或者,向别人提起儿子的军旅生涯让他感到自豪。
 
父亲平时是不好打牌的。对于电话那头的他,我们却想的开: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是对我们最大力度的扶持。再说,父亲打牌有度,所以,输赢其次,全图开心
 
视频最后几分钟,我看到父亲没有打牌了。发福了,脸养的很白也圆了些,可以说是油光满面。这我就放心了。我说白天这么亮,没有窗帘怎么睡的着。他说工地不就这样,没有早晚班,什么时候休息就什么时候睡觉。我听到弟弟说,他们早上五点上班七点下班,两个小时工作时间,下午没班的中午,五个人喝了一瓶白酒,每人一瓶啤酒。有度,这也是我们允许的。除了累,也没有娱乐活动,这样,我就能理解为什么白天没有窗帘还能睡着了。
 
父亲一只耳朵被扎过,耳鸣。他习惯很小声说话,说完又把脸凑到离手机很近。我不得不跟他“吼”。我客气地跟父亲交代,要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这挽回了一点点我的愧疚感。但依然还是愧疚着,因为父亲这一点点的发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全凭弟弟在那关照着。我能做的,仅仅是在电话里叮嘱他做事注意安全。
 
少喝酒、不要抽烟,照顾好自己之类的问题,就不用我再次废话,他总能听清一些。上班隧道有风,下班餐桌有酒,要好的老庚陪着,儿子“”关照”。看笑容,他是知足了。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