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怀旧美文 > 正文

陆羽中学,上帝的选民亦或流放的罪人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11-22 09:11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终于等到开学前夕。人们口耳相传的陆羽中学,将成为竟陵镇一所开天辟地的重点初中。一想到开学,仿佛传说中的狼人在月黑风高的午夜看到了十五的月圆。
 
 
 
开学之前,我们收到通知,因为学校是新建的,操场还没建好,所以每个学生都要用人力车拖一车砖渣或碎砖块到学校,填到还没完工的操场上。
 
 
 
虽然任务有难度,但大家还是干劲十足。我哥和我不知道去哪里弄了一车碎砖块,从老远的地方用人力——我和我哥推着一车砖块好像经历了二万五千里长征似的在天黑之前赶到了操场,当然主要是我哥的人力。这情景,好像回到了激情澎湃的大跃进年代。
 
 
 
当我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车推进操场。请让我借用一下《武林外传》中邢捕头和佟掌柜的口头禅,亲娘呐!额滴神呐!这就是我们想象中辉煌灿烂,准备荣耀加身的陆羽中学吗?
 
 
 
这所学校身处一片空旷荒凉的田野之中,周围什么建筑也没有,整个学校只有一栋三层的水泥毛坯教学楼(也可能是四层),连院子的围墙也没建起来。特别是眼前这个本应该承载我们少年人诸多欢乐的操场,它现在半死不活地躺在这里,就像我从前的同桌胡萝卜青春期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坑坑洼洼,满目疮痍,毛孔里直往外冒油(每当下雨天,操场往外直冒水)。这所学校唯一的亲戚和近邻,是两公里之外,北面一个炊烟袅袅的火葬场。
 
 
 
进入陆羽中学校门的这一刻起,刹那间我们从春光明媚春暖花开的艳阳天跌入了天寒地冻大雪茫茫的冰窟窿。我们由上帝的选民被贬谪为流放的罪人。
 
 
 
这一年成为我多姿多彩的人生中特别灰暗的一年。操场不能用,连散步都硌脚。从校门到教学楼,我们要像窃贼生怕惊动了主人一样绕着操场的边边上蹑手蹑脚地潜行。除几门主课外,其他的副课全停了。不是停了,是根本没有。从前各有性格的老师换成了只准备教学,不准备对学生投入感情和热忱的同一副面孔。特别是班主任梁老师,他所关注和看重的只是以前他自己那些重点班上的学生,对其他班上选拔过来的同学,上课的时候别说互动,多看几眼都没有时间。
 
 
 
我开始怀念起以前班上那个爱骂人的数学老师曹老师,起码她心里面还有我们。不可否认,现在的班主任梁老师教学上相当负责,他希望所有的学生,把课间的时间能够全部利用起来学习,除了上厕所。也就是说,他最愿意看到的,是班上所有的学生下课后还跟上课一样全副武装,各就各位刻苦努力。只要有他在场,下课后,同学们要不像被涂了万能胶似的粘在了凳子上,要不就老树盘根似的,一动也不能动。
 
 
 
作为物理老师的梁老师。我能够记得他,主要因为他还兼任我们的班主任。很少有学生会不记得自己的班主任(还真忘了,咱们初二的班主任是谁)。梁老师教了我们一年,可我老觉得自己不是他的学生,而是别的班上的学生。这一年中,他有极少的时候,偶尔,用他那双面无表情的目光打量我一眼,像不认识我、我是从别的班上跑过来听课的学生一样脸上充满了疑惑,然后,又像一个迷了路的人走错了方向,马上纠正自己的线路似的收回自己的眼光。在梁老师的眼神中,我们这些从别的班上抽过来的学生更像流浪汉。幸亏只有梁老师是以前红旗中学重点班跟过来的老师,否则,情况就大不妙了。
 
 
 
最奇怪的是初三的英语老师我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英语这么重要的科目,老师姓甚名谁,长的什么样,高矮胖瘦,好像这一整年他没有望过我一眼,我也没有认真瞅过他似的。但我知道他一定是男的,记忆中初三年级就没有女教师。我还记得英语课上,我的一个男同桌,油腔滑调,废话特多,每次英语考试总要抄我试卷,不抄就考不及格。这位男同桌课间老是讲《基督山伯爵》,讲得津津有味,乐不可支。因此,我一度十分讨厌《基督山伯爵》这套书,好多年以后我才愿意读它。谁知一读就喜欢上了。这是一套经典版的通俗小说,其通俗程度可以和中国的武侠小说媲美,只是更加彰显了人性的光辉。
 
 
 
我记得英语课,但是不记得英语老师。回想起初二的英语老师黄老师,数学老师曹老师,还有那个万年老树般的语文老师,他们一直住在我的心里。
 
 
 
除了班主任梁老师,比较有印象的还有另外两名老师。
 
 
 
语文老师华老师,是陆羽中学的亮点。他讲课生动有趣,非常能够吸引同学们的注意力。他本人在教学方面也很突出,经常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后来听说被调去武汉某学校了。华老师的身材在男性中属于瘦小精悍型,极有个性,颇为清高。虽然瘦小,但是精气神十足,上起课来精神奕奕,神采飞扬。我一直认为,语文课堂上,只要有背书和作文的环节,就是有趣的课堂。华老师的好几堂作文课,我还能记得清清楚楚,有时候是念其他同学的范文,偶尔也会读我的。不管读谁的作文,我一样觉得有意思。
 
 
 
王云舒同学和我的观点不太一致。她喜欢物理老师梁老师,她说梁老师特别看重她们以前重点班上的同学,当然也包括她。初三有一次,梁老师还和她谈心,语重心长地对她寄予了厚望。
 
 
 
可是语文老师华老师对她就大不一样了。王云舒同学虽然已经初三年级,在好动方面还像幼儿园的小宝宝一样让我大开眼界瞠目结舌。上语文课的时候,只见她一会儿靠着,一会儿歪着,一会儿趴着。一会儿把凳子横过来,一会儿又把凳子立起来。好像凳子上有刺一样。有一段时间,王云舒的座位离我很近,那时我和她不熟。语文课上她动来动去像长着一个陀螺屁股,又像是生了痔疮难得能够四平八稳地坐着不动。华老师在一节语文课上狠狠地批评了她。后来,她告诉我,打小她就讨厌语文!讨厌背书!讨厌作文!她常常找我借语文笔记,我用异常惊讶的眼神看着她,但还是每次都借给她。我们因此熟稔起来。后来我终于告诉她我的惊讶:“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人上课不做笔记,要找别人借笔记本的。”
 
 
 
多年以后,我们两人聊起了班上的女同学刘月,连带聊起了华老师。我说华老师最欣赏的是刘月同学,刘月同学的作文写得比我用心多得,这点必须承认。华老师在课堂上读得最多的也是刘月的作文。王云舒同学对此又有不同看法。因为刘月和她同是以前重点班的同学,她对刘月了解的比我多。她告诉我:“我听说,刘月的每篇作文都会经过她妈妈的修改。所以比你用心的不是刘月,而是刘月的妈妈,”然后话锋一转:“华老师分明也非常欣赏你,他也在课堂上念过你不少作文。你不知道华老师看着你的眼神,满满的都是欣赏。”我向她郑重声明,我从来没有感受到她所说的华老师对我的这种欣赏,华老师属于清高型气质,对人对事点到即止。她所说的这种表现要不是她的幻觉,要不根本就是她在胡扯。有什么理由别人对我怎样是我不知道,而她却能够感觉得到的呢。
 
 
 
王云舒同学既神秘又搞笑地挨近我,说:“知道吗,我发现华老师非常喜欢看你下楼时歪着脑袋把头发甩起来的动作。所以,有一天我也扎了一个和你一样的马尾辫,特意在华老师面前表演了这项杂耍。下楼的时候像你一样歪着脑袋把头发往旁边一甩,谁知头发甩在了华老师的脸上,那个惨哪!”她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是不是故意想整人家华老师?你哄谁呢,这么奇幻的情节!你自己编出来的吧!”我掐了她一下,肚子快笑破了。
 
 
 
我记得初三的那个春天,教学楼墙外边一大片金灿灿的油菜花开得十分耀目。我们能够看到这片广阔温暖的油菜花地,在学校灰暗的天空下感受到春光的到来,还得感谢我们班的一对男女同学。这对男女同学有早熟的倾向,也有早恋的倾向。下课后,班上一名坐在北窗边的男同学发现他俩正在走进楼下那片黄金的海洋,这位男同学好像发现了迟来的春天一样,号召大家去窗边“赏花”。大家一窝蜂地围拢到了窗边,看到早春的阳光下,一对风华正茂的男女同学消失在了油菜花绚丽的花海丛中。
 
 
 
这时,数学老师江老师走进教室,眼见大家戏谑嬉笑围拢窗边,听着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高声议论,以平常心态不发一言。还好,这对男女同学在上课前若无其事地及时回到了教室。此后再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件。
 
 
 
江老师是从东风中学调过来的数学老师。他讲课条理清楚,不拖泥带水。他的风格冷静淡定,和华老师课堂上的神采飞扬大不相同。一般来说,各个老师的教学风格同所教学科的性质以及个人性格有关。
 
 
 
我能够记得江老师,主要因为油菜花赏花事件中江老师平常心的态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然,还有他的教学风格。
 
 
 
我们班有一个男生,这一次是坐在北窗边的另一位男同学。这位男同学平时寡言少语,金口难开。上课的时候,喜欢望着窗外两公里处火葬场上空的袅袅炊烟若有所思,怅然若失。有天上数学课,这位男同学又望着北窗发呆的时候,正在讲课的江老师停下来,不动声色地看着他:“那里莫非就是你向往的地方?”同学们一阵哄堂大笑,这位男同学后来再没有被发现望着窗外发呆了。
 
 
 
想不到理性淡定的江老师还有冷幽默的一面。
 
 
 
陆羽中学的地理位置和教学条件,比起从前的红旗中学有天渊之别。但是,只要略有阳光,少年人的赤诚和热血,正如窗外农田里那片金色的油菜花地,等到春天来临,春风吹拂,一定会绽放成绚丽的花海。
 
 
 
---
 
 
 
作者
shenrongrong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