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散文随笔 > 正文

在列车上

荷塘春色的空间 作者:荷塘春色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10-29 13:40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在列车上

  汤碧峰

  在杭州办完事,乘10点18分T112次列车回嘉兴。起点车,上车人多,全是拖着大行李箱的旅客,从行为举止看,似乎是外出打工的占多,也是,绿皮车毕竟经济实为。

  找到自己两人座的位子,靠窗,其实到嘉兴才两站路,靠过道反而方便些。刚坐下,对面来了一位姑娘,拖着的行李箱有她脖子高,自己拿不动,放地上又不行,站在过道上不知所措。边上三人位的小伙子站起来,帮她一起把箱子托上行李架。

  放好箱子,她在我对面坐了下来。姑娘约三十来岁,女孩子看不清岁数,如是城里姑娘,四十来岁也说不准。一会儿,她起身打来开水,又从随身包里拿出两包点心,放我俩前面的小台子上。就在我鼻子底下,一包蛋卷,一包小麻花和焦盐饼。

  “你这是当中饭的吧?一包甜一包咸的。”我问姑娘。

  “是的,你吃吗?给你吃。”姑娘边说边要打开塑料袋。我立即制止了她:“不吃不吃,车上不吃东西。”说真的,火车上本来就不放心,我一直戴着口罩,而她早把口罩拉下巴下了。

  “你到哪儿?”我问。“天水。”姑娘回答。

  “哦,那是在甘肃,要走陇海线,你要在火车上过夜了。”从姑娘的行李和装束看,她是打工的:“你是回家还是去打工?”“回家。”姑娘回答。

  “去看孩子还是父母?”“看父母。”“不是过年过节的,为什么这时候回家?”“现在车空,过年就不去了。”“你结婚了吗?”“没有,有一个男朋友。”姑娘回答说。

  姑娘告诉我,男朋友是杭州本地的,她不愿多说男朋友的情况,却突然问我一个问题:“你们这儿彩礼要多少?”一下子把我问倒了,我说不清楚行情。“那你儿子结婚就没送彩礼?不送彩礼女方家这十多年不就白养了?”她刨根问底地要了解彩礼、嫁妆的情况。

  我告诉她,儿子和儿媳都是独身子女,双方都只有一个子女,自然就没有彩礼的问题,女方家也有房有车,根本没这方面的要求。再说,现在就一个孙子,两家一个孩子,以后还不都是他的。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姑娘没结婚一定是碰到彩礼方面的问题了,听说北方农村女方彩礼不低,拿了彩礼给儿子娶媳妇。

  “家里还有弟弟妹妹吧?”“嗯。”“有几个兄弟姐妹?”姑娘保持沉默。“家里一定是超计划生育,罚款了吧?”“嗯。”看得出姑娘回答这个问题很是沉重。在职时,从事外来人口管理工作,我知道西部地区来打工的,普遍有三四个孩子,最多的发现有九个。

  “现在不是可以养三个了吗?”姑娘觉得养孩子是政策问题。我说,我们不去研究政策如何,但养孩子总要量力而行吧?本来就穷,养一群孩子有必要吗?搞得本来就穷的日子,还一直要过下去。“你有弟弟吧?”我猜想她一定有弟弟,说不定家里在等彩礼为弟弟娶媳妇。

  “有,一个弟弟在沈阳读大学,政法专业。这政法专业是干什么的?毕业后找什么工作?”一提弟弟,姑娘来了精神,看得出她为弟弟自傲。

  我告诉她,政法专业与法律有关,有个政法委的党委机构,专门分管公检法,政法专业毕业的,去检察院的很多,但现在都要经过公务员考试。你不用去了解这些体制内的事,弟弟毕业后他会去考公务员岗位,学了总有用的。

  说起为什么要养那么多孩子,姑娘说:“当初不是说多生一个好有个伴吗?”我相信在姑娘的家乡,肯定都是这样的说词,为能生孩子有个说法。

  我说怎么算有伴呢?你在杭州打工,弟弟在东北就学,以后你在杭州成家,弟弟在沈阳或别的什么城市成家,你们不还是天南地北?真正做伴的,倒是你那些在一起打工的姐妹,朝夕相处,以后爸妈老了都不知道去哪儿养老,你们不可能回家乡照顾他们了。

  本来还想再和姑娘聊聊,让她回家做做父母的思想工作,少要点彩礼,男方家肯定也不富裕,要是家景不错就不会有彩礼多少的问题,岁数不小了,该成家了。弟弟娶媳妇靠他自己去努力,父母不用太操心。可列车到嘉兴了,准备下车。

  在我们身边,大龄姑娘很多,不是因为找不着门当户对,就是姑娘眼光太高,可来自农村的姑娘,却因为彩礼,有了对象也无法结婚。“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恨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真不希望为一份彩礼让陆游和唐婉的故事在现代重现。

  二〇二一年十月二十六日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