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经典短文 > 正文

玉皇墩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1-07 19:3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玉皇墩
 
 
 
焦富军
 
 
 
我出生于蒲河东岸的一个小山村,听老人说,这里的地形有“九牛二虎三只船”的说法,九牛二虎因周边山势而得名,三只船分别是上游的鳖盖子,中游的中坝,还有下游的玉皇墩,是蒲河流域上的三个小岛,都住有几家人户。这三个地方非常神奇,从我记事起,鳖盖子、中坝尽管处于蒲河河道中央高地,蒲河水从东西两边淌过,每年汛期蒲河水流暴涨,看似危险重重,但这里却水涨船高,从未被洪水淹没过。玉皇墩是其中一只船,紧邻河道西岸,有上下两个滩,一大一小,各有特色。每到夏天,这里便是我们儿时的乐园。
蒲河发源于秦岭南麓深山老林,自北向南奔流不息,水流较大。河水流至玉皇墩上滩口时,宽阔的河道突然变窄,顺着一块硕大的石皮直流及下,便形成了一个滩。滩内水流湍急,暗流涌动,有多处漩涡。但河水却清澈见底,站在岸边可以清晰地看到河底的白石头和肆意游动的小鱼。
小时候的我们跟着大孩子们一起上树掏鸟,下河逮鱼,山上和河里到处都有我们的影子。在那个年代,“旱鸭子”是会被伙伴们笑话的,每到夏季,我们时常泡在水里,不知不觉间都学会了游泳。我们最喜欢游泳的地方就是玉皇墩。在上滩,我们经常会趟过湍急的河流,一个猛子或者几个鹞子水便可以游到对岸,坐在大石头上晒太阳。有的喜欢走到滩口处,看清地形后,突然跳入湍急的河水中,顺着浪花从上而下冲浪,我们就像是乘风破浪的勇士,在浪花中游泳嬉戏,乐在其中。还有的大孩子不知从哪里找的汽车内胎,充满气后,趴在内胎上顺着浪花漂流,两条腿不停地后蹬。技术好的还坐在内胎上,两只手充当船桨,在滩里划来划去,一不小心或遇到漩涡处,内胎突然翻动,上面的人就会意外翻“船”,落入滩中,引来大伙儿一阵欢笑。有时候,伙伴们会将内胎抛入滩中央,伙伴们赶忙从两岸边的石头上一个猛子钻入水中,争先恐后的潜入内胎附近,争着坐上内胎,大伙儿你争我抢,把内胎翻来覆去,争得不可开交。优胜者好不容易战败群雄,坐在内胎上,正洋洋得意之时,突然被人从滩底将内胎掀翻,上面的人措不及防,再次落入水中,呛几口水,狼狈不堪。大家更是一阵开怀大笑。
下滩处,河道开阔,有二三十米宽,水流平静,滩大水深,呈锅底形。滩两边水较浅呈浅绿色,石头少,沙子多。滩中间水呈墨绿色,深不见底。这里是男女老幼都可以游泳戏水的天然浴场。每年夏天,便会自发聚集数十人,水性好的在深处游,水性差的在浅水游,不会游的会挽起裤腿在滩边戏水,爱美的姑娘们会就着清澈的河水清洗着齐腰的秀发,勤劳的妇女会坐在岸边石头上洗衣服,或者三三两两坐在高大的皂角树下纳凉、聊天。特别是浅滩处,几个正在学游泳的野孩子会将裤子脱下来,给裤腿灌满水后,将裤口用绳子扎起来,人趴在裤子上,借助裤子的浮力在水中划手蹬腿,这是我们的小发明,称之为“裤裆澡”。那时候,男女老少,蒲河两岸的人们都以玉皇墩为伴,返璞归真,自得其乐,好不逍遥快活。
我们这群淘气的野孩子在上滩游腻了,会来到下滩继续游玩。几个小伙伴经常会在滩里比赛,看谁先游到对岸。大家整齐地站在岸边的石头上,只等一声令下,便跳入水中,或蛙泳,或仰泳,或鹞子水,或钻猛子,谁都不甘落后,用尽浑身解数尽快到达对岸。有时候,我们还会比赛钻猛子,看谁能一口气钻到对岸。我们还会抱一块几十斤重的石头,从滩底运到对岸,由于河水中有浮力的缘故,几十斤重的石头竟然感到轻飘飘的,我们憋着气在水底踩着“太空步”,漂浮前行。实在坚持不住了,我们会放下石头钻出水面,换几口气然后继续潜入水底,再次抱起石头,直至运到对岸。最有趣的是,我们比赛捞石头。我们会选一个拳头大小的白石头,站在岸边将石头扔进滩中,然后用最快速度游到石头下沉的水纹处,憋一口气,潜入滩底搜寻扔下去的石头,捡到后游上水面,向伙伴们炫耀着自己的战利品。游累了,玩困了,我们就会躺在岸边的大石头上,或者躺在岸边的沙滩上,悠闲自得的晒着太阳,只待恢复体力再次下水。
就这样,我们在这里乐此不疲,等太阳落坡了才恋恋不舍的回到家中,找饭充饥。跑了一天的我们回到家里受到父母的打骂是家常便饭,但是倔强的我们禁不住伙伴的邀约,第二天又会再次早早来到玉皇墩,开始新一天的游泳嬉戏。
玉皇墩住有四户人,我有个很要好的同学钢子便住在这里。他的义父是当地有名的赤脚医生,经常四处采药,擅长接骨斗榫,医术非常高明。记忆中他是位慈眉善目、平易近人的白胡子老人。他特别好酒,他们堂屋常年摆着一张小方桌和两把木头靠椅,桌子上放着一瓶酒和四个大酒杯,凡是去他家的,不管是慕名找他看病还是去他家做客,他都会以酒带茶,让人喝完了杯中酒后方可说明来意。我和钢子玩的特别好,经常洗完澡后到他家蹭饭,也会毫不例外的饮下叔叔赐的酒。
也许是住在玉皇墩岸边的缘故,钢子从小就水性极好。他皮肤黝黑,个头不高,但却灵活无比,身手不凡,无论是鹞子水,还是钻猛子,我们同龄人无人能及。
那时候经常会有人在玉皇墩滩里炸鱼,只要他听到爆破声,便会迅速来到滩边,一个猛子扎进深滩中,不一会儿,只见他左手一条鱼,右手一条鱼,嘴里还含着一条鱼,从水中冒出来,我们佩服不已。夜间,他会一手持手电筒,一手拿着鱼叉,腰间系着个鱼篓,在玉皇墩滩边照夜鱼,从未失手,经常满载而归。
每年涨大水,河水浑浊,波涛汹涌,老远就会听到水浪拍岸和石头在洪水中翻滚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洪水中经常会从上游冲下来很多木头,有的一两丈长,有的水桶粗,钢子他们会拿着自己制造的飞爪(一端是三股叉的爪钉,一端绑着几丈长的麻绳),站在滩边的石头上,对准木头,舞动着飞爪,忽然用力抛出,飞爪就牢牢抓住木头,他们便顺着水流将木头拖到滩边,然后等洪水退去后便搬回家。好的木头锯成板子,不好的划开烧柴。 
记忆里,他凭着熟悉的水性还在滩里救过几个溺水的人。在我心里,他就是《水浒传》中的浪里白条张顺,是个地地道道的水上大英雄。
只可惜,美好的东西总是短暂的。2002年,佛坪遭受了百年不遇的“六九”洪灾,蒲河也不例外。一夜之间,鳖盖子附近的四亩地冲走了村民近百人,惨不忍睹;中坝几户人家连人带房子全部被洪水淹没,荡然无存;玉皇墩两个大滩也被沙石填埋,夷为平地,蒲河在这里改变了河道,真的应验了那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没过几年,钢子这个在玉皇墩长大的好兄弟,我心中的大英雄,也因一场变故离我们而去······
现在,每次回到家乡,行走在蒲河岸边的河堤上,看着那乱石嶙峋、静静流淌的蒲河,当年的景象早已是物是人非了,我睹物思情,百感交集,心中五味杂陈、欲哭无泪。玉皇墩,这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儿时乐土早已不复存在,只是她带给我和儿时伙伴们的乐趣还永久留存在我的记忆深处,让我挥之不去,难以忘怀。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