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再一次,告别我亲爱的奶奶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03-05 12:3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子涵
 
 
 
人间四月芳菲尽,在阴雨霏霏的季节里,注定给人长恨绵绵无觅处的感伤与悲凉。
 
 
 
我坐在公交车上,望着车窗外一片正处春耕的田野,夫人突然间对我说:“你也是一个没有奶奶的人了。”刹那间,心生悲怜,无限的哀愁占据着我、充斥着我,深深地默认着:“是啊,我没有了奶奶!”
 
 
 
我不知道为什么夫人会突然间说到这个问题,或许刚才在上车前她奶奶千叮万嘱,又是送鸡蛋,又是冒着雨天追赶着我们,提着一箱旺仔牛奶说要给小孩子喝,心生感触,才会提及与触碰这一敏感的话题。刹那间,我眼里泛起泪花,尽管车上没有太多的人会注意到。
 
 
 
------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我亲爱的奶奶离开我们整整一年了,在这整整一年的时间里,奶奶慈祥的音容时常在我脑海浮现,“假如,奶奶健在,该多好,多好……”这句默念仿佛成了我惯性的假想词。回想每次回家,都可以陪着奶奶,在她那破旧的房子,促膝长谈,喝喝茶,聊聊家常琐事,那是一种莫名的幸福,可这也永远成为了往事。
 
 
 
我依然清晰地记得,2019年五一前夕,因家庭琐事我提前返回双峰,4月30日下午3点左右,我正躺在床上睡觉,手机铃声忽然把我惊醒,朦胧中一看是爸爸的电话,一接电话那头传来爸爸哭啼的声音:“你奶奶刚才,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去了,都没人知道,现身体还是烫着……”
 
 
 
我隐隐约约的听到,电话那头忙乱的声音、哭喊的声音打成一片。放下手机,我翻过身来,紧紧抱着被子,久久没有挪动,仿佛无法呼吸……向来固执嘴硬的爸爸,平时甚少跟奶奶沟通,特别是在奶奶摔伤躺在床上三个多月艰难的时光里,在奶奶离世的那一刻,他终究还是流下了泪水,因为那是他的母亲,这也是人性所在,血脉相连啊。
 
 
 
------
 
 
 
湖南的冬天,北风凛冽,大部分的时间阴雨绵绵,路面湿湿的。2018年农历年底,奶奶在家门口一不小心,摔了个底朝天,当天被送到了人民医院,诊断为股骨粉碎性骨折,急需手术,对于90岁的奶奶来说,血压有点偏高,又有脑血栓类的疾病,加之多年前也摔损过此部位,这一摔,颇为致命。
 
 
 
经过家人的商量与医院的风险评估,最后奶奶还是没有手术,住院一个多星期消炎止痛后,返回家里调养,按老一辈人的说法,算是给老人保存个完整身驱,回家终老……我记得,出院那天,天气阴冷,我们叫了辆商务车,在医生的指导下把奶奶挪到床架上,叔叔、大伯、四姑、表哥还有我,把奶奶抬上车,我们坐在车尾。看着奶奶清瘦的脸庞、疲倦的眼神,紧紧地蜷缩在狭小的床架上,微微地闭着双眼,我看出了奶奶的绝望,或许她老人家明白,这就是她的宿命。
 
 
 
------
 
四代同堂
 
 
 
百善孝为先,本为人之常情。奶奶一生,生育四儿四女,八字真好,12个孙子女,10个外孙子女,按我们乡下人的说法人丁兴旺,堪称人生赢家,这或许是幸,又或者是不幸的。在奶奶卧床养伤的那段时间里,四个儿子轮流照应,我时常一天要去看望奶奶好几次,询问是否口渴,是否需要吃水果之类的东西,主要是陪她老人家说说话,免得胡思乱想,躺在那间狭小还有些黑暗的房间,她有时分不清白天与黑夜,吃了睡,睡了吃,会胡乱说话,嘴里总是唠叨着,自己做了什么孽,会是这样的归宿,给子女添这么多麻烦……我能感觉到,她的内心深处,充满着无奈、愧疚与歉意。
 
 
 
2019年正月初六,我们像往年一样准备回双峰拜年,那天中午,我向奶奶去辞行,轻轻地推开房门,走到病床边,奶奶刚好醒着,我还是像平常一样询问她是否需要喝水或什么的,我犹豫了好一会,对奶奶说:“我们一家今天要去双峰拜年了,有时间再回来看您。”“你们去吧,不用担心我。”奶奶回答,是那么干脆利落,颇让我有些意外,我看了看奶奶,她还是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没想到,这次告别,成了我跟奶奶最后一次见面。在这往后直到她离世的日子里,因为工作,因为家庭,各种缘由,我都没去探望过她,在她最后的时间里,回光返照,大小便自己能下床处理,当我们都认为她会慢慢好起来的时候,她终究还是离我们而去。她的离去是那么坦然,那么安详,连死都生怕打扰儿女与后辈,她生前的遗愿,我都没能帮她实现,这将成为我心中永远的伤痛。
 
 
 
------
 
 
 
2019年4月30日奶奶离世当晚深夜11点,我带着妻儿匆忙的赶回了曾家。下车后,我看到不远处那一间陈旧的老屋,透着微弱的灯光,朦朦胧胧,在这漆黑夜晚的农村,显得特别的耀眼。我轻轻地走过去,在这路上,我曾多少次预演着见到奶奶的情景,不曾想过我与奶奶竟然是在这样夜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一口棺材,竖放屋堂,我远远的望着,我不敢正视早已安放在棺材中的奶奶,我更不敢揭开那一层薄薄的面纱,看一看奶奶慈祥的脸庞,只是双腿跪下,不断叩首,哭喊着:“奶奶,我回来了!孙儿不孝啊……您怎么这么快离我们而去了……”
 
 
 
------
 
 
 
伴随年龄的增长,清明节对我的人生开始有了不同的定义,特别是奶奶逝世后,山的那头又多了一个亲人的坟墓,也就多了一份挂念。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到一堆矮矮的坟头,中间只是一张时间的车票,低头望着奶奶坟头,已是杂草丛生,我默念着:“奶奶,我们来看您了。”
 
 
 
小时候,
清明是一个小小的节气,
我跟在后头,
大人在前头。
 
长大后,
清明是一缕长长的思愁,
我在这头,
故人在那头。
 
后来啊,
清明是一堆矮矮的坟头,
我在外头,
亲人在里头。
 
而现在,
清明是一次深深的拷问,
我从这头来,
终将到那头去。
 
 
------
 
 
 
人生就是一场告别。奶奶在盖棺的那一刻,亲人们哭喊着,我却异常的平静;奶奶出殡的早晨,在随葬的队伍中,我没有像24年前爷爷下葬那天那样哭得唏啦哗啦……
 
 
 
是啊,我已经长大,早已过了而立之年,渐渐地明白,在人生前行的路上,我们迎着更多的告别,或是欢喜,或是惆怅,或是希翼,或是失落,或是幸福,或是感伤。也更能领悟到“时间就是生命”的真正内涵与意义,特别是渐渐老去的亲人,在他们有生之年,我得常回去看看,因为这次见面后,下次或许将是永别。
 
 
 
人生终究抵不过一场告别,不能微笑,至少可以平静的去珍重。
 
 
 
作者:子涵,一个喜欢诗意生活的理想主义者。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