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名家散文 > 正文

守摊---女工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3-22 09:4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年轮之二十三
 
               守摊---女工
 
 
 
   老伴冉莉九九年底退休了。从六八年上山下乡算起刚干满三十年工龄就到站了。三十年从当知青开始调换了五个单位:桥镇公社、风州铁厂、宝鸡磷肥厂、颜家河采石场和宝鸡铁路建筑段。转换了五个岗位:知青、冶炼工、操作工、修理工和公寓值班服务员。临退了,老伴有点失落与伤感,她讲,我跨不了世纪,你老马还能干四、五年,等你二线了我们一起回老家西安。不守摊了、不值班了、不操公家的心,咱一心和孩子过咱的日子。是啊,年轮都写了二十多篇,也该讲讲老伴为企业守摊、值班的那些故事。  
    宝鸡建筑段所属第四单身宿舍简称四单常住宿宝鸡机务段、车务、电务、各单位单身职工两百多人。位于一层的锅炉供应住宿职工热水开水,也是烧煤大户。每年燃煤在六十吨左右。由宝鸡市地方煤矿供应,每季度货车装运十五吨到四单。当年老伴是六位值班服务员之一。每季也接车安排燃煤卸车入仓。九六年新春伊始,从煤矿装运十五吨燃煤的大货上午十一点半就开到四单门口。司机向冉莉递上货单,催着她验收找人卸煤。冉莉拿着货单。绕着大货车察看一圈对司机讲,师傅,我给你们说了有十回了,让你们盖好蓬布,防止煤块滑落、扬尘。交警、环监都发了文件。你们图省事,车上有蓬布都不盖。司机讲,这次赶路、下次一定盖。走,冉师,到点了,咱先吃饭去。冉莉讲,你把车开进院里,你去吃饭吧,我这里打饭吃。司机将大货开进院中,停放妥当后,又来到值班室,再次请冉莉到外面餐厅吃饭。被冉拒绝了、还叮咛司机不要饮酒。午饭后,冉莉等来值班的同事后,她拿上货单要和司机一起乘车过地磅称重去。送煤司机一脸不乐意。途中,司机拿出一百元钱递给冉莉,说是不吃饭你买件衣服去。又被冉拒绝了。称重过磅后,燃煤净重十一吨半,比货单少三吨多。冉莉缴费后让称重人在货单上打印净重量并盖章确认。司机慌神了,他取出三百元钱给冉莉,想换回那张货单,称明天送来一张新的。又再次被冉莉拒绝了。在卸煤时,冉莉发现混在煤块中的煤干石即石头较多,他及时向司机指出,你煤干石肯定超标,我作记录你下次拉煤时,我再与你核算。四月初,二季度送煤,称重后,十五吨数量没少,质量也好了。既便这样,冉莉将上次选出的两吨半煤干石让司机装车拉回矿,下次来多拉两吨煤块。五月初,当西铁-工人报、郑铁日报和人民铁道报都先后报道冉莉的故事后,报纸称是先进事迹。段里议论纷纷,冉莉她却平淡地说,谁遇见这事,都会守住摊,把好关。她被段里评为三八红旗手。
这个红旗手坚持了两个月,好名声没了。四单旁边就是宝鸡建筑段的两栋家属楼,平日里职工家属到四单接开水、打热水,理直气壮。总认为,建筑段的人接四单建筑段的开水,那不叫沾光,那是应当。更有甚者,用两只水桶担开水,将衣物被里和杂物拿到四单热水冲洗。原来六时至八时,十一时至十三时,十七时至二十一时的分段供应开水完全被打乱。经建筑段职工家属轮番不停的冲击。锅炉里的五吨热水流了,存不住、按时水根本烧不开。住宿单身职工意见大并反映给局里。医不自治啊!建筑段的领导管不住自已的职工家属。没法,只好当福利办每户每天三张即三暖水瓶水票,每户每月九十张,实际按一百张发放。规定必须在上述三个时段接开水。住宿单身职工不限。制度执行了一个多月相安无事。国庆节前,段汽车班司机老李之妻缴了一张水票,在热水阀下水槽中摆开水桶洗衣盆冲洗被套褥里。被冉莉制止时,比冉高半头粗一圈的李妻根本不理会,继续放水冲洗。嘴里不干不净骂道,你就是个服务员,就是个值班的。好狗得认主人,你管到老娘头上来了,滚回值班室去。还把盆里的水泼到冉的身上。冉莉气坏了,把水桶夺过来扔到院里。该壮女上手与冉撕扯一团开战。冉莉事后对我讲,你别看她高头大膀,气壮如牛,咱从插队下乡到今天都干的体力活,身版结实有力气。我用脚别着她的后腿,双手抱定她的腰,扭身发力将她放翻在地。这时腚坐在地的李妻气急败坏,抓住冉莉左手乱咬,冉莉轮起右拳砸向李妻脸面嘴角,结果一牙砸掉、一齿松动,嘴角流血。被众人分解拉开就完事。谁知,司机老李和十九岁的儿子手拿洋镐棒赶过来报仇。被十多个住宿职工团团围住。大家呵斥道,冉师在这上班,你老婆捣乱,两个女人打架没啥,你俩男人再掺和无理取闹,我们绝不答应。两人退去这才完事。老伴冉莉属相为虎,事后我开玩笑讲,老虎不发威,你当是病猫啊!何况还是只雌虎呢。段里职工家属一干人又议论纷纷:李妻是二婚今年不过三十五、六岁,在家属区蛮横造次,惹事生非,今天遇到老冉过招,真解气。李妻躺在家里数日后,三番五次找段里评理要求处分打人凶手。知青出身的段长,保卫科长将司机老李和妻子叫在一起训斥一番,批评他们一家三口上阵打群仗的后果。私下找到我,让我掏了两佰元钱一半的医药费给李妻镶牙完事。这一架打完赢了理,却丢了先进红旗手称号。老伴一直不让我写这一段故事,后来想通了她说,这就是老知青的脾气,能文能武,打架打了就打了,只要打的对,不丢女人的脸。
 老伴退休了,在平静祥和地度晚年。
 
作者简介:马大桥,男,河北省肃宁人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