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名家散文 > 列表

名家散文_名家散文欣赏_经典名家散文_名家散文精选

  • 石榴树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11-06 08:07:11

    楼后的草地上,有两棵石榴树。一棵就在路边上,很容易被路过的人看到。另一棵,很靠里,只有走进草地,才可以看到。 我就是站在路边,看到第一棵石榴树,看到它开红花了,后来又结出青果,看它生长得那么好,好像完全没有被草地之外的尘嚣打扰。 当我停下脚...

  • 丛磊‖蓬莱小面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10-23 13:39:17

    ◎丛磊 乡村的太阳听着公鸡的打鸣,红晕着脸懒懒地爬出半山腰,大地的庄稼早已醒来多时,迎着晨曦忙着梳妆,一个个顶着露水、扭着腰肢、舒展着筋骨,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晨起劳作的乡亲忙着收工回家,匆匆赶路的衣服打碎了露水,裤腿和脚底沾满了湿漉漉...

  • 李强 | 鸡窝里的希望和温情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10-19 10:17:14

    最近一直很想写这个主题的文章,因为我天天做着与它有关的事情:抿口心灵鸡汤。但今天写的是它另外一种形式的价值:母鸡下蛋。 鸡窝,在农村会很多见,我家也曾有过,但我印象中,只在第二次家阶段才有。第一次家,是否养过鸡,我已印象模糊。毕竟,那时一大...

  • 姜宝库 - 美丽杏花岛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5 17:07:56

    从今年的5月1日起,我又开始珍惜土地,我是地地道道的农家子弟,我原本就出生并长大在泥土里。虽然备垄点籽插秧除草浇水和收割已是遥远的过去,定格为苦乐参半的回忆。但那一份份艰辛,已根植在我血脉中骨髓里,就像忘不了的初恋,如黄金铺陈成熟的麦地,那...

  • 秦莉萍|最后时光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5 16:36:37

    题记:从未想过,今年的父亲节,我会以这样悲情的一种方式来写父亲。我忍住不想写,可我又忍不住想写,父亲这个称谓,在我的人生字典里,从此以后只能是回忆 是到了最后的时刻了么?是要离别了么? 可是,我怎么那么平静?我为什么没有像影视剧中那样抓住您...

  • 赵庆梅|胡同里的女人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5 16:35:35

    在一六五中学习,每天走过钱粮胡同的路口,再穿过长长的育群胡同。 胡同竭力保持着老北京的风貌:青砖、古槐,暗红的屋瓦和大门。但我仍能看出沿胡同人家居住空间的窘迫。偶尔打开的朱漆门,露出院子里被房屋挤得细瘦弯曲的过道,还有过道上踩得没了棱角的红...

  • 林清玄散文:浴着光辉的母亲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3 11:03:31

    在公共汽车上,看见一个母亲不断疼惜呵护弱智的儿子,担心着儿子第一次坐公共 汽车受到惊吓。 宝宝乖,别怕别怕,坐车车很安全。那母亲口中的宝宝,看来已经是十几 岁的少年了。 乘客们都用非常崇敬的眼神看着那浴满爱的光辉的母亲。 我想到,如果人人都能用...

  • 林清玄散文:分到最宝贵的妈妈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3 11:03:17

    一位朋友从国外赶回来参加父亲的丧礼,因为他来得太迟,家产已经被兄弟分光了。 朋友对我说:在我还没有回家以前,我的兄弟把家产都分光了,他们什么也没有 留给我,分给我的只是我们惟一的妈妈。 朋友说着说着,就在黑暗的房子里哭泣起来,朋友在国外事业有...

  • 林清玄散文:海上的消息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3 11:02:39

    在渔港的公园遇见一位老人,一边下棋,一边戴耳机随身听,使我感到好奇。 与老人对奕的另一位老人告诉我,那老人正在收听海上的消息,了解风浪几级、阵 风几级、风向如何等等,因为老人的儿孙正在远方的海上捕鱼;而在更远的地方,一个 台风正在形成。 看着...

  • 周国平散文: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价值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3 10:49:35

    周国平: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价值 公元前399年春夏之交的某一天,雅典城内,当政的民主派组成一个五百零一人的法庭,审理一个特别的案件。被告是哲学家苏格拉底(公元前469399),此时年已七十,由于他常年活动在市...

  • 王蒙散文:永远的巴金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3 10:49:13

    王 蒙:永远的巴金 在这个星空之夜,巴金走了。 如果设想一下近百年来最受欢迎和影响最大的一部长篇小说,我想应该是巴金的《家》。早在小时候,我的母亲与姨母就在议论鸣凤和觉慧,梅表姐和琴,觉新觉民高老太爷和老不死的冯乐山,且议且叹,如数家珍。 而...

  • 贾平凹散文:《秦腔》记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3 10:48:57

    贾平凹:《秦腔》记 在陕西东南,沿着丹江往下走,到了丹凤县和商县(现在商洛专区改制为商洛市,商县为商州区)交界的地方有个叫棣花街的村镇,那就是我的故乡。我出生在那里,并一直长到了19岁。丹江从秦岭发源,在高山峻岭中突围去的汉江,沿途冲积形成了...

  • 贾平凹散文:在女儿婚礼上的讲话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3 10:48:27

    贾平凹:在女儿婚礼上的讲话 我27岁时有了女儿,多少个艰辛和忙乱的日子里,总盼望着孩子长大,她就是长不大,但突然间她长大了,有了漂亮,有了健康,有了知识,今天又做了幸福的新娘!我的前半生,写下了百十余部作品,而让我最温暖的也最牵肠挂肚和最有压...

  • 韩少功散文:土地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3 10:47:59

    韩少功:土地 我听到一阵哗啦啦的异响,跑到院子里探头一看,见竹林里枝叶摇动,还有个隐隐约约的黑影,似乎正在藏匿。是谁呢?我随手抄起一杆铁锹大叫一声,那里便有一刻的静止,然后冒出一个顶着蛛网和草须的脑袋。 我来砍点茅竹。他露出两颗黄牙。 你是谁...

  • 陈丹青散文:我谈大先生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3 10:47:35

    陈丹青:我谈大先生 2005年6月5日在北京鲁迅纪念馆的演讲 我喜欢看他的照片,鲁迅先生长得真好看 今天在鲁迅纪念馆讲话,心里紧张老先生就住在隔壁,讲到一半,他要是走进来怎么办?其实,我非常巴望老先生真的会走进来,因为我知道,我们根本休想见到鲁迅先...

  • 梅洁散文:不是遗言的遗言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3 10:47:07

    梅 洁:不是遗言的遗言 北墙上的那块蜡染布艺换成了你的黑白遗像,遗像下的橡木案几我和儿子跑了好几家家具城专门买的橡木案几顿顿摆放着你喜欢吃的水果、素食,那也是我顿顿的饭菜;清晨和夜晚,铜质香炉里的三柱檀香紫烟袅袅,萦绕着我无边无望的思念;小...

  • 雒青之散文:菊花里的刀光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3 10:46:33

    雒青之:菊花里的刀光 我迄今不明白,日本皇室究竟出于什么原因,选定菊花作为皇权的象征。在我的想象中,菊花是暴烈的,樱花是柔弱的,后者倒更有诗意。在无法确证的情况下,只好瞎猜一气:也许菊花外表的金黄灿烂更符合帝王气象?我注意过,在鲁迅、郭沫若...

  • 李辉散文:在冬天,怀念梅志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3 10:46:04

    李 辉:在冬天,怀念梅志 狂风一夜,落叶满地。说是北京今年的冬天来得慢,但还是在大风之后携着寒意来了。 在初冬,我怀念梅志先生。 怀念梅志,很自然想到了毛泽东著名的《咏梅》词: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太熟悉这些诗句...

  • 冯唐散文:浩浩荡荡的北京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3 10:45:10

    冯 唐:浩浩荡荡的北京 我第一次感到北京浩浩荡荡、了无际涯是在小学二年级。我生在北京东郊一个叫垂杨柳的地方,那里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一棵飘拂着魏晋风度和晚唐诗意的垂柳,杨树爬满一种叫洋剌子的虫子,槐树坠满一种叫吊死鬼的虫子。我每天走三百五十四步...

  • 金翠华散文:世间最美丽的眼睛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8-06-13 10:44:48

    金翠华:世间最美丽的眼睛 我第一次见到这双眼睛,是在2000年3月16日。近午时分,朋友送来一只小鹩哥,它静静地站在笼子里,羽毛油黑,脖子上垂着一条黄色的肉冠,看上去像是围了一条天鹅绒的领巾。我走近它,它微微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的心立时走进了这...

美文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