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短篇散文 > 列表

短篇散文_经典短篇散文_优美短篇散文_短篇散文随笔

  • 猴子 | 春梦醒来,相思依旧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8 21:26:18

    春梦醒来,相思依旧 夜,暗了下来,揭开它神秘的面纱,开始将孤寂慢慢融入到每个角落。月,蒙羞是的躲进了云层,将暗淡的微光透过云的缝隙悄悄的窥视着这个夜晚。而一些记忆慢慢复苏,滋生着细微的脉络,在月色里无尽的蔓延 也许,是夜色,黯然的太过温柔,...

  • 敬请谅解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8 15:31:00

    敬请谅解这四个字常见于各种告示和通知中。比如哪里的道路因施工封路,哪个屋子因装修而无法继续使用。都会贴张纸出来,最后一般都会写由此给您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我个人认为敬请谅解这四个字是不恰当的。首先没有用的,多余的。写着敬请谅解,但是不谅解...

  •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8 15:30:21

    有一首歌叫十年,很多人应该都听过。我对这首歌曲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搭边听过。 如果让我评价一下这首歌的话,我认为它的曲调是不错的。但是我并没有给它下到手机里,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它其中的一句歌词。就是我题目所讲的那句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就因为...

  • 被遗忘的作曲家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8 15:27:07

    当一首曲子(带词)被演绎出来,大致需要三个步骤:作词、作曲、演唱。这就对应了三个职业:作词人(不过好像没有人专以作词为业)、作曲家、歌手。 当一个人喜欢一首歌时,通常他会知道这首歌是谁唱的,而对事这首歌的词是谁写的,曲是谁作的,却完全不知道...

  • 《思考=扎根》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8 15:26:35

    孙逊《思考=扎根》 【太:13:5-6】有落在土浅石头地上的,土既不深,发苗最快,日头出来一晒,因为没有跟,就枯干了; 种子发苗先是吸收种子内的营养和水分。若是没有根,幼苗就吸收不到土壤中的营养和水分,太阳出来一晒,所以就会枯干了。 思考就好比种子...

  • 睡前随笔遐想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8 15:25:29

    孙逊《睡前随笔遐想》 如果两个人身上是磁铁,一个人(甲)正面是正极,背后是负极,另外一个人(乙)正面负极,背面也是负极。 实验一:当甲乙面对面的时候就会相吸(甲正面正极,乙正面负极,正负相吸),当乙转身甲不变的时候,还是相吸(甲正面正负,乙...

  • 【时光片羽】艾兰芳:沙坡骆铃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8 09:26:01

    艾兰芳(宁夏) 妙曼无羁的蹄声,挑逗起沙坡头生灵的血性,以飞沙的名义,用肌肤的棱俊与豪迈,在天地间搅起红尘万丈,丰满的劲蹄,奋疾起生命的欲望,叫魂牵梦绕的思念刻骨铭心,让光阴携刻的疼痛以及生死的承诺,在筑起的彩虹里鹰般的飞翔,飞翔。 沙坡头的...

  • 【时光片羽】万加强:曾经的光阴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8 09:25:05

    文/万加强 回首,渐晰的风雨肆意在眼前。 疼痛的骨头向欣然的脉胳缓缓延深。 那些曾经闪光的喧傲,以虚伪的娇容映印在记忆里。 悲喜的泪便在布满沧桑的脸颊上溢流,多向秋风扫落叶一样从容。 释怀,便从每一次抚摸回忆开始。 每一次抚摸,都有忏悔的阴云,或...

  • 扫房子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8 09:23:47

    临近年关,妻总是唠叨着要扫房子。 我说房子不脏呀,今年不扫行么? 年底扫房子,招财神进门妻态度很坚决。 既然一定要扫,那就趁早。于是,腊月初九我抽出一晌的工夫专门打扫房子。 只要扫,灰尘肯定是有的。把扫帚接长,把床和物品盖好,顺着墙角,逐个房...

  • 暖月:一条河流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8 09:18:32

    暖月[河南安阳] 很难说清一条河流的源头,也无法确知它会流向何处。但一条河流却真实地存在着,它流过了每个人的肌肤,而每个人都是这条河流中的一尾鱼。 流淌是河流存在的形式,浪花是河流存在的意义。如果河里没有了鱼,还会有浪花吗? 河流本身不是风景,...

  • 【风过留痕】马云丹‖荒凉辽阔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8 09:14:39

    文/马云丹 荒凉,这个散逸着无边无际气场的词,让我心境辽阔,心情繁华。 闺蜜,那个萌呆的女子,她一定不会相信我会因了这个词妒羡了她。 对,就是这个呆萌的闺蜜在与她先生爬山时,拍了一段视频给我,后附一词:荒凉。 视频中是枯荒的山野,山路四周是漫山...

  • 我是麦子(一辈子谁说了算 57)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7 22:05:55

    三月,我散步,路两边都是青青麦田。惊蛰过了,冰雪消融的麦子地是松软的。一场春雨,片叶零散的麦苗被唤醒了,它们迅速的分蘖。不过几日,麦田变成毛茸茸一片,这片绿生生的景致绵延到北坡山畔。桃花杏花正开满山坡,过不了几天,东风吹着这里就要迎来夏天...

  • 遇见王菲(作者/杜永红)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7 11:00:15

    作者/杜永红 餐饮分割线 王菲,认识呀,曾经与我是邻居,已有15年未见面了,没有想到,两天前在大同东兴茶城又遇到了她。 那天的上午,我出去遛弯,转到了东兴附近的南方茶城。这里茶铺很多,而且各有特色,尤其是东门内的大茶房店铺更是别具一格。这家店铺的装...

  • 侨乡怨妇(1)(作者/陈登平)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7 10:56:46

    作者/陈登平 餐饮分割线 一、少妇的苦闷 侨乡,2003。 故乡被称为侨乡,正是李云迪出发的那年。他出发的时候,天气晴好,似乎一点也不考虑他们的情感,因为按照书上和电影电视上的,每每遇到什么悲情那一定是电闪雷鸣的。李云迪哭着离开了家乡,带着万分不舍...

  • 刘亚峰:交心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6 23:03:07

    文/刘亚峰 交心 深夜,网吧。她拽出癫狂状态的...

  • 淡雅《匆雪》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6 23:02:23

    文/淡雅 匆雪 新春初五,侄儿订好票要走了,老人的脸色有些忧郁,我听到村里更多的青年也要去都市。我们如一叶小舟,飘在生活的浪尖,在这舒适的港湾,怎敢过多停留啊! 做好了走的打算,便和家人围坐一起,总要询上片刻,职业、婚姻、房子不变的主题,聊着...

  • 作者/海之魂《位子》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6 23:01:11

    文/海之魂 位子 风急,雨骤,夜沉沉。 躺在病床上的六子愈发烦躁与不甘。他盯视着白色的天花板,眉头拧蹙。不就仰脖一口酒嘛,怎么就直接被人从酒桌上送进医院了呢? 我的副县长啊!六子长叹一声。 六子清楚记得,经过笔试、面试,当然还有私下的打点,以及...

  • 林殿波《陪伴》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6 22:59:47

    文/林殿波 陪伴 她年逾八十,瘫痪在床。每天等女儿上班后,她就艰难地坐起来,守在窗前,等着一对老夫妻从楼下经过。 楼下的路是长长的缓坡。由东向西是上坡,男的推着女的去;由西向东是下坡,女的推着男的回。老夫妻除了雨雪天,从不间断。 有一天,老夫妻...

  • 全红莲:水芹菜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6 22:58:02

    文/全红莲 在深深浅浅的沟渠旁,宽宽窄窄的田埂上,大大小小的池塘边,只要有水的地方,都能看到水芹菜的身影。 老家荆州是鱼米之乡,有成片成片的水稻,鱼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不是水乡,却与水的关系相依相连。水田多,溪多,渠多,池塘也多,形成了互荣共...

  • 张春彦|渴望一场雨 栏目:短篇散文   时间:2019-03-15 10:40:20

    渴望一场雨,如果是春天,最好落在静谧的夜里。春风沉醉,万籁俱寂,听不到鸡鸣犬吠,可以用心去倾听雨的迷离。雨来了,虽然悄无声息,但能感受到空气里忽然多了些许湿润的味道,味道里充盈着生机勃勃的气息,在这样的气息里,许多花儿竟然迸发出绽放的声音...

美文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