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近看卞毓方》| 吕华青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1-13 14:3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吕华青
 
 
 
七月,全国各地的散文作家相聚贵阳,参加第三届华夏散文奖颁奖盛典。贵阳的相聚有着太多的精彩,给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卞毓方先生了。
 
第一次见到卞毓方先生,是他在颁奖盛典上讲话。他中等身材,穿着短袖红色体恤衫,眨着一双不大的眼睛,讲一口带有浓浓苏北乡音的普通话。卞先生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教授、作家。我曾读过他《长歌当啸》《历史是明天的心跳》和《蔡伦在历史时空的一幅肖像》等书籍与作品,他的文字深刻揭示社会与生活哲理,天马行空,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内心震撼。他的话语如同他的文字,条理清晰,思想深刻,大气游虹,不愧为当代独树一帜的大家。
 
和许多作家一样,我一直想找机会,与卞先生合个影,留作纪念。
 
采风的路上,在贵阳郊外的菊林书院门口,卞先生站在那里,我想上前打个招呼,又有些犹豫。我想起著名作家贾平凹老师的话。他说,卞先生来西安,敬重他而去见他,他骨多肉少,面不生动。贾老师说,这样的人可以当领导,可以谋密事,可以托孤,但不可以做情人,不可以吆三喝四着去吃酒肉……看得出贾平凹老师是极尊重卞先生的,话语中流露着动人的情感。不过,贾老师的语言,还是给我留下卞先生难以相求的余悸。想了想,我鼓足勇气,上前与卞先生打了招呼,并作起自我介绍。
 
“上海人?你是住在共和新路的吧?”卞先生一开口,让我深感意外。冷静一想,先生一定是看了参会作家的花名册而得知的。那么多人,为什么会记住上海的一条普通马路呢?
 
很多人都围了过来,我知道,大家都等着和卞先生合影。站在菊林书院的门口,我和卞先生一起,走进了相机的镜头。捧着相机回放的照片,欣喜之余也有些遗憾,卞先生带着一副宽大的墨镜,那墨镜完全遮住了他的眼睛。
 
我总想弄明白,先生为什么会记住上海的那条马路的。
 
漫步在菊林书院的石阶路上,先生与我聊起他与上海的情缘。他告诉我,他是江苏人,几个舅舅和亲人都住在上海闸北的普善路一带。我介绍说,为了加速城市的发展,原来的闸北区已与静安区合并为静安区了。先生似乎对那一带很熟悉,一连谈到普善路周边的大统路、中兴路。我告诉他,那些道路已经全都扩建了,面貌焕然一新。先生望着脚下的石阶路面,静静地听着,面无表情,仿佛在记忆着什么,只是偶尔发出一声轻微的赞叹。
 
很早就听说,社会上有“南余(秋雨)北卞(毓方)”的流传。我不知道卞先生怎样看待这种百姓的推崇,但寥寥数字,却真实地反映了人们对文学大家的爱戴。
 
在藤甲部落的一条小路上,卞先生与我谈起学习中的一些感想。卞先生说,自己对学习一直都是很努力的,高中、大学阶段得到老师很多的鼓励。他说,基础很重要。他小时候,从4岁到8岁,曾在故乡的一家私塾读书,日日捧着书本,不知疲倦地念着、背着。很多古诗词,都是那个时候记忆下来的,直到现在都不曾遗忘。先生讲着讲着,随口熟练地快速背诵起一段段古诗词。他说,天长日久,有些古文接触少了,但只要让我看上一遍,即可背诵下来……。我洗耳恭听,感叹先生厚实的文学功底。
 
在去石头寨采风的日子里,先生头顶白色遮阳帽,身着白色运动衫,下身穿一条淡黄发白的裤子,脚蹬一双深红色运动鞋,显得精神抖擞。先生告诉我,他每天都会抽空进行一些运动,喜欢参与体育锻炼。我们还谈起了旅游。他说,自己对旅游不是很感兴趣,因为工作原因,有些地方不得不去。每到一地,最希望的是有一个安静的休息场所。至今,还有西藏、内蒙古等一些地方没有去过。
 
与卞先生接触的时间不长,却深深领教了一个文坛大家的随和与亲切。虽然与先生合了影,但那副墨镜遮挡了他智慧的双眼,我总觉得心愿还没有完成。
 
我说:“卞老师,我们再照张相吧。”
 
“好啊。”他说。
 
我们并排站在一起。我几次看着先生的墨镜,他似乎没有发觉什么。我不得不开口了:“老师,我想提一个不礼貌的请求。”
 
他问:“什么事?”
 
我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吞吞吐吐地说了:“您可以摘下墨镜吗?”
 
他爽朗地答道:“好的。”
 
我站在先生的右边,先生用左手摘下墨镜,拿在手中。
 
让我感到不安的是,在强烈的阳光照耀下,先生摘下了墨镜,而我鼻梁上的眼镜镜片却变成了黑色。那是一副防紫外线的自然变色镜片,我是深度近视眼,不能不戴眼镜。卞先生一定是看在眼里的。我没有及时向先生说明,心里一直有些后悔。
 
 
 
原载《中国散文家》2018年第5期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