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生活美文 > 正文

吃螃蟹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1-10 13:1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心然简介:陈艳萍,湖北天门人,现居武汉。从生命的原香出发,与美同行,抒写生活,乡愁,诗情以及远方。
 
 
或许是不善于烹饪的缘故,对吃的东西没有过多的欲望,也不挑剔,一直以来就是该吃饭时吃点,有什么吃什么,从没说今日非要吃点什么或者是非要到哪里去吃点什么不可。也或说有时候突然有点这种想法,但马上被自制力压住,觉得不该那样也无必要那样。
 
也许,这就是性格单调的原因,生活也同时单调,饮食也随之单调。当然,我觉得和性别也有关系。在我的直觉里,爱吃好吃会做吃的都是男人。董桥那么雅致的男人,说起吃来,是不遗余力的大挥笔墨。大街上走走,吃吃喝喝的排档里,男人好像总是多些。厨子大师比赛,获金奖的定是男人。
 
最近读《京华烟云》十六章时,姚府庆中秋吃螃蟹那一段,两大篓子螃蟹,一大家子男男女女吃得谈笑风生,让我着实馋了一把,口舌生津的感觉意犹不尽,挥之不去。一想起来心里和嘴巴就呈现一种空虚的饱满,是想象的饱满而嘴巴空虚那种,难受得让人发笑,书也读不下去,吃饭也无味。
 
喜欢汪曾祺的散文,他老人家特喜欢说菜,也特会做菜,总是做很多好吃的菜招待他的恩师沈从文先生。读这种美食文字,内心欢喜,口舌上绝少生津。想必这次是由于内心里特别欠缺、思慕,今日被文字一挑拨,厚积薄发了。所谓的自制力管不住了,只能由着心里想的,然后转移到笔墨上来,把那想吃螃蟹的心字字句句写出来,或许好些。
 
我知道,这螃蟹勾起我的馋虫,是由来已久的一种酝酿和积累,绝不仅仅只是姚府的中秋赏桂螃蟹宴。《红楼梦》第三十八回,湘云做东道邀的那次赏菊螃蟹宴,宝钗托他的哥哥弄的几篓子极大极肥的螃蟹,看过了就在心理埋下了馋虫的祸根。还有丰子恺先生写他父亲吃螃蟹的事情,吃的那个风雅真是美仑美奂。还有李笠翁在《闲情偶寄》里叙述自己想吃螃蟹的良苦用心,他对螃蟹的痴情绝不亚于对一个心仪女子的痴情。说他每到螃蟹快要上市时,就开始攒钱以待。说他无论终身一日,皆不能忘了这一口吃在嘴里同时也吃在心里的螃蟹。若问为何?则绝口不能形容之。
 
林语堂先生说,螃蟹之所以让人有这份痴,其理由是因螃蟹完全具备食物必备的三种美:色、香、味。而人的性情和胃口对这色、香、味是有天成的追逐之心的。
 
一开始,我其实不觉得螃蟹有多好吃。偶然家里吃螃蟹,总是匆匆忙忙像木兰那样乱七八糟啃几口就丢下了,从来不会像莫愁那样吃得那么干净和细致。也就是说从没把螃蟹吃出好吃出来,吃出韵味出来,也就一直以为这螃蟹味其实不过尔尔。
 
原以为这样也好,免得吃出好了,总想。没吃出好来可以不想,但是看出好来了也了不得。就是看了关于吃螃蟹的文字后,突然之间觉出螃蟹好了,再联想过去品尝出来的那点味,越发觉得好,觉得想吃。
 
夏天去妹妹那里,她请我吃海鲜,那么好的大螃蟹,我没吃出好来。尽管林语堂先生说,海螃蟹是不能和河螃蟹比的。但在我,反正都是螃蟹。致使此刻,遗憾、后悔、想吃等等各种滋味涌上心头,大有不吃一只不解馋,不记之笔墨不解恨之感。或许这样以后,再有吃螃蟹的机会,就会珍惜和把握。
 
说到螃蟹,说到吃,不免会想一想它们之间的一点儿关系。吃其实是享受,是于人的福利。再优雅再矜持的人饿了总是要吃,人一生离不开吃,走到哪儿都不能忘了那点吃事。所以我说,再怎么樱桃小口,那饭桌上的吃相都不可能美。吃实在也不应是什么风雅之事,但是有一样东西,却让吃附庸了一把风雅,这就是螃蟹。当然这种风雅的极致,也是古人给与的。尽管现代人吃螃蟹不再有古人那种风雅了,但有古人的风雅垫底,吃螃蟹,就与风雅永恒上了。所以我知道,此刻,这馋,不是馋一只螃蟹,而是馋吃螃蟹的趣味。
 
也的确,别的吃食和螃蟹无法比。餐桌上,红光满面,大快朵颐,丰盛油腻,鸡鸭鱼肉,那个吃相那个满足,只能是各人口福的享受。而螃蟹不同,螃蟹干净,单纯,不需要那些佐佐料料前去掺合,用手拿起来也无油腻,看起来也漂亮。只须一份闲心,温上一杯热酒,慢慢剥,慢慢剔,慢慢喝,慢慢玩赏,慢慢谈笑。也是享受没错,但之余却多了一份闲适的风雅一份趣。让这本是吃的东西有了把玩的意味,也就有了美。
 
就我所看到的那些有关吃螃蟹的文字,总结一下,最好吃螃蟹的是李笠翁,最会吃螃蟹的是丰子恺的父亲,把螃蟹吃的最趣的是红楼里的赏菊螃蟹宴。《京华烟云》里的中秋螃蟹宴也有趣,但次于红楼里的螃蟹宴。虽然最好吃的最会吃的是两个男人,应验了我前面说的爱吃会吃好吃的是男人这句话。但我觉得,话虽如此,螃蟹还是男女一起吃才有意思。
 
真正好吃的东西男女都会喜欢,真正的差异恐怕是男人容易吃出癖好来,而女人对食物的态度是顺其自然。也或者女人矜持,不好意思太在乎吃事。
 
透过螃蟹宴,透过螃蟹和吃的关系,突然发现,越是不经过处心积虑地烹饪,越是美味,越是勾人。纵观所有的吃食,好像只是螃蟹有这样的殊荣。不由得想夸它是这世间最不会本末倒置的先锋。它的好吃在它自己,全不要别的什么东西帮忙。忽然想到现今很多青春靓丽的女孩子,都喜欢画上浓浓的妆。真替她们惋惜,为什么以为画上彩妆才会好看呢?为什么不想让别人欣赏自己清纯素洁的本色呢?
 
好看的女孩,如沈从文先生笔下的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故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故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人又那么乖,如山头黄麂一样,从不想到残忍的事情,从不发怒,从不动气。
 
难道这个世间,人的审美观真的有了改变吗?我不信!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