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香山居士丨校服(小小说)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2-06 07:41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作者:香山居士
“爷爷,给校服钱!”读一年级的小孙子阿东刚放学回来就给我下命令。
“又要买校服了,上学期不是买了吗?”我问。
“上学期的是春装,现在要买秋装。学校要统一着装……”。阿东一字不漏地传达了老师的话。
“要多少钱一套?”我打断了孙子的话。
“一年级的九十五元,老师说的。”阿东两眼盯着我说。
“哦……”我不禁陷入了沉思:阿东的姐姐阿芳,哥哥阿军都同在村小学读书。三人的校服钱就要近四百元啊!老伴是个三高人物,长期治疗服药花了不少钱。自家虽够不上贫困户,但经济一直都是紧巴巴的。儿子和儿媳虽在外地打工,但近来厂方效益不好,工资总不能按时发放,儿子几个月一分钱也没有寄过回来。四百元的校服费对别人来说是湿湿碎算不了什么,但对于我来说却重如千斤。拒绝孙子们吧,不行!别人都穿校服了,自己的孙子们没有穿会被小朋友瞅不起,很容易产生自卑感,会影响学习的。我无论如何也要交上孙子们的校服钱。
“阿爷,比钱!”阿东把手伸到了我的面前。
“紧什么,老师说到星期五交都得在。”阿芳和阿军回来了,她俩读四五年级,比阿东懂事。
“今天刚星期三,到星期五我一定给你们好吗?”我顺着阿芳的话尾说。我自知手中钱不够,只好对孙子施了个缓兵之计。
“好,拉勾!”调皮的阿东把食指变成了勾,伸到了我的面前。我只好同他拉了勾,暂脱困境。
下午,我决定拿五包谷去卖,以筹足孩子们的校服钱。现在的谷价贱过泥,黄澄澄又饱满的谷子,一斤才卖一元两角五。三套校服就要卖上四百斤谷子啊。
我拉着装谷的车子刚出路口,就听有人啼哭有人骂。一看,原来是大喉婆陈二嫂,在骂她的小儿子阿宝:“成日要钱,我那里得的钱!上期买校服要成百,个期又要百几,天又不掉钱,我又不会屙钱……,要什么校服,我不信不穿校服就学不识字!……,自家建屋欠的债还没还清,我那里有钱,你不去学校便罢,回来给我放牛……”。
我不禁听得五味杂陈。很想过去劝陈二嫂几句,一时又想不起合适的话。忽听她又骂开了:“个的学校老师也真是,以为学生家庭都是富翁,一个孩儿的校服就要成百文,质量又不好,布料都是过期货。上学期的那套,屙尿射都穿窿。谁都说不值,顶多就值一半钱。我看其中就有猫二!”
一语惊醒梦中人。陈二嫂最后那句话足足让我想了大半天。我觉得其中不无道理,试想当前物欲横流,拜金主义严重,当年的清水衙门恐巳风光难再了。早年报登某镇的教育小组长覃某,不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在全镇学生的学费上每人每期加收十元钱。几年下来,他就贪污了一百七十万巨款,轻而易举地把县城黄金地段的一幢楼房买下来吗?要不是中央反腐力度加大,他这只苍蝇恐怕要变成老虎了呢。此刻,我心里亮堂了:校服虽小,但数量不少。真有猫二,性属腐败,应当制止。可是,这时我心里好象有个人对我说“李七,你只是个学生家长,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能量?还是少说为佳吧,最好不要自找烦恼。”我正要加以考虑,又响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李七,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反腐有中央支持,你怕什么杂毛?校服问题肯定有腐败,你出出头,为广大学生家长讨个公道嘛!”
“喂,是阿丽吗?”我决定听后一个人的话,拔通了远嫁广东的外甥女的电话。她是服装公司老板的儿媳,她兼管着几个制衣厂。
“呀,是啊!外公您好!有什么事吗?”手机里传出甜甜的女人声。
“我想问一下,你们厂制作过小学生的校服吗?”
“制,经常接单做。”
“哦……什么地方的单多?”
“那里的都有。上学期你们县的学校也在我们厂做,这学期也有定单。”
“哦?……,我再问你一下,五六岁小学生的校服,一套成本是多少钱?”
“不值什么钱,来定做的人都是专挑过时的布料,一般都比较便宜。象上学期的那套,布料大概是三十几元,衣工是十元,整套不超足五十元。”
“这……,为什么这么小的学生,象你刚读一年级的表弟,学校也要收九十五元?”
“哎,外公你真不明白,这就是潜规则。这九十几元,他们的班主任要一点,校长要一点,乡镇管教育的头头要一点,县教育教长要一点。这是来下定单的人告诉我的,他是酒后吐真言,不会是假话。哎!有什么办法?现在各级都有人被钱迷了心窍。要改变这种歪风,看来只有希望反腐取得彻底胜利。”阿丽话中显得有点无奈。
“好!我不打挠你了,再见!”我放下手机,马上动手给县纪委写了封信,反映了校服的问题,一连两个星期不见有动静,我心里有点虚了。怕自己反映的问题查无实据,问起责来要担个诬告罪名,如何是好?我真有点后悔当初太冲动了,弄得如今坐立不安。要是不多管闲事,清水洗身凉处坐多好啊。
一天早上,我正在门前无精打釆地发呆。
“李七,有你的信。”乡邮员陈永不知何时来到身边。
我赶忙把信接了过来一看,咦!“运城县纪律检查委员会”这行红字赫然入目。邮递员走了,我把信拆开:李力强同志,你反映的情况,经过我们的调查属实。我们巳及时向上级汇报,并巳採取有效措施。非常感谢你对反腐工作的支持和帮助。
运城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2019年10月12日
我一连读了三次纪委的信,心里早悬着的石头才落了地。呵,淡定了,我笑了。我高兴得掏出烟来抽,舒心地把烟圈一串串地吹。
“阿爷”,“阿爷”孙辈们放学回来了。三个都递给我几张十元币,说:“学校退回的,老师说这次校服不要这么多钱了。”
“呵!呵哈……”我高兴得笑了。心里感觉有一股暖流在淌……
文/香山居士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