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启航:江风悠悠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2-01 13:4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启航
 
 
都说酷暑难耐,这话一点儿都不假,夏天的似火骄阳烤得大地一片滚烫。重庆,虽是山水之城,可是一到夏天,人们只知道一个字,那就是“热”!即使空调昼夜全开也难解暑热,唯有那沿江延伸的滨江路可以让人暂时忘却“火炉”的威力。瞧,那行道树的叶子在微风中飒飒摇曳,那些扎根不深的却早已耷拉着树冠,渴求着暴风雨的洗礼。来往的车辆停留在红绿灯前,司机把车门摇下一条缝儿,望了望那赖着不肯落山的太阳而摇头埋怨起来,甚至诅咒起来,期盼它早点儿回归西山下。拉着“板板车”的汉子们,打着赤膊,头上戴着一顶破旧草帽--其实那草帽只能遮住个头而已。他们肩上都搭着一条已被汗水湿透的毛巾,拉着沉重的货物,不时擦擦额头上滚烫的带着咸味的汗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偶尔停一会儿,斜着眼瞟了瞟那一抹斜阳,嗨,快了,快落山了,心里不禁一阵暗喜,等凉快点儿了好多跑几趟业务,然后回家冲个凉水澡,那才叫舒服哦......
 
总算挨到那令人生厌的太阳慢悠悠的没入天际。人行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出现了,渐渐地,渐渐地多起来。人们都随着人行道左拐右拐,目的地都基本相同,他们都迫不及待的赶往江边,去享受那江风徐来的美妙感觉。哎!终于看到夜幕降临。不久,五彩的灯光就照亮了天幕,使原本漆黑的大地如同白昼。三三两两的行人从江边步道溜过,随时间的推移,地温也慢慢降低了不少。劳累了一天的人们不得不回家打理家中的活儿了。宽阔的人行道上,人越来越少,但也有白天不太忙,又习惯了夜晚出没的“夜猫子”,他们还舍不得离去。或许是这凉悠悠的江风让人太舒爽,或许是坠入爱河的情侣,趁着行人稀少,伴着悠悠江风可以放肆的卿卿我我,秀一把恩爱。呵,你看,那不就是一对儿嘛,看样儿正在热恋中呢!只见两人并肩漫步,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不断地缩小,缩小......
 
悄悄话不知说了多少,走着走着,好像路越来越窄似的。不知什么时候,两人的手不知不觉的粘在了一起,接着两臂挽住了。说话声更小了,即使你从旁边擦身而过也未必听得清楚他俩说了些什么。看来他们相识一定不久,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呢?哦,对了,相逢何必曾相识嘛,一见钟情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有缘,话语又投机就是彼此最心仪的事吧!与其说他俩是在用脚步丈量着江边人行道的距离,还不如说是在借着柔和的灯光、悠悠的江风,谋划着自己幸福的未来呢!
 
江边的大树下,灯光显得有些昏暗,远处几乎看不见树下的人影。两个人在那“阴暗角落”停下了脚步,靠得很近,很近。突然,那男的不由自主伸出双臂将女的轻轻揽入怀中,面对面贴紧了身子,额头搭在了一起,女的顺势钩住了对方的腰,相互注视着。“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月亮代表我的心!”男的哼唱的声音不大,但浑厚的声音却富有穿透力,表达的感情却再真挚不过。顿时,两人不觉身子像触电似的一颤,两双手越抱越紧。爱的力量将两人完全融化在了悠悠的江风中,两颗滚烫的心紧紧地贴在了一起。看来真爱是不需要理由的,更没有附加条件的。什么年龄、身高都见鬼去吧!它们旁若无人,几乎达到忘我的境界。偶尔有一两个行人经过,他们也会视而不见,且脚步特别的轻,生怕惊扰了这一对鸳鸯。月下老人在天上不住的点头,不得不躲进稀疏的云层里......
 
在热恋中的人总觉得时间的飞逝,甚至讨厌那无情的时钟跑得太快。抱也抱够了,亲也亲够了,可女的还是十分不情愿的从男人怀里滑落出来,可以看出她还意犹未尽。“美雯儿,该走了,你看时间都......”男的终于开口了。“嗯,啸天,这时间也过得太快了吧,好想再待一会儿哦!”美雯再次拱进啸天怀里撒起娇来。
 
原来这男的叫曾啸天,年逾花甲,中等身材,虽已跨入奔七行列,可全身上下都找不到一块赘肉。退休前是一家事业单位的文化管理人员,酷爱文学艺术,一有时间就会坐下来“爬格子”,时有新作见诸报刊杂志,深得同行们佩服。女的叫易美雯,已是奔五之人,就职于一家事业单位,再过两三年就要光荣退休了。她个头虽不高,身材略显袖珍,可那娇小玲珑的身材特别火辣,热情大方的性格,待人真诚周到。披着一头不长的卷发,常身着一条长短恰到好处的短裙活跃在舞台上,见人总忘不了给对方一个甜甜的微笑,一副小鸟依人的俏模样。尤其是那两条略显“富贵”的美腿,足以令男士们驻足。
 
话说这天晚上,他俩赏够了令人陶醉的独特江景,任凭悠悠江风吹拂着脸颊,手挽着手回到了下榻的宾馆。刚一进房间,彼此顾不得擦去额头上的汗珠,情不自禁的拥抱在了一起。理智已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嘴唇磁性般的黏住了。本来就穿得不多且薄的衣服滑落了,相拥倒在了床上......相识、相知、相恋、相爱,一切都水到渠成。缠绵的话语一直延伸到天亮,彼此沉浸在昨夜的快乐和幸福中。
 
短暂的接触就要告别了,彼此依依不舍。回想昨日那美好时光,都会抱怨时间为何不停留片刻!特别是美雯不依不饶,抱着啸天不肯撒手,嘴里不住的喃喃低语:不要你走,就不放你走,好像这样天长地久哦!今日一别不知啥时候可以再见到你。啸天也紧紧地搂住美雯,显然也是极不情愿离开的,只见他低下了头,将滚烫的双唇硬生生的压在了小雯的小嘴儿上。舌头搅在了一起,顿时呼吸急促,一双有力的手把美雯越抱越紧,令美雯感到窒息,此时无声胜有声。“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是啊,这时间怎么就不停下来呢?唉,相见时难别亦难啦!一阵激情燃烧过后,美雯嘟着个小嘴儿一言不发,泪花儿在眼里打转儿,她想强忍,可怎么也忍不住,一颗颗晶莹的泪珠滴落下来。啸天赶忙掏出纸巾轻轻地替她擦去,四目相对,时光仿佛凝固了。送别路上,瞅着美雯可怜巴巴的样儿,啸天心疼了,顾不得旁人异样的目光,一把拉过美雯,再次上演“激情燃烧的岁月”。几乎贴着美雯的耳朵轻轻地说:“雯儿,别这样,好吗?过几天我又来看你!”时钟嘀嗒嘀嗒奔跑着,班车就要启动。可就在啸天即将登车时才发现车票不知哪儿去了,他好着急,背包、口袋都翻了个遍,仍不见踪影。哦,明白了,一定是美雯舍不得啸天离去,趁啸天不注意把车票藏起来了。看着啸天狼狈的样子,美雯忍不住破涕为笑,极不情愿的把车票递给了啸天,借势拉住啸天,撅起小嘴儿:“我真不想你走!”
 
啸天一只脚踏在车门处,回头望望美雯。美雯含情脉脉,正挥舞着无力的手臂,另一只手不停地擦着那不争气的眼泪,可见她内心是何等的不舍、痛苦,抑或说是在挣扎。她好想再次扑进啸天那温暖的怀抱,听听他那叮咚的心跳,感受那均匀的呼吸,体会那不一样的相拥!汽车一声长鸣,缓缓地启动了,美雯的心跳在加速,眼泪如决堤的洪水奔涌而出。望着汽车卷起的尘埃,她的心瞬间如冰封一般。只见她扯出一叠纸巾,捂着嘴迅速转身呜咽着跑出了候车室,她可是再也无法克制了。
 
“喂......喂......小雯,小雯,你怎么......?”两周后的一天,啸天不住地在电话中呼唤着,只见拿着手机的手在颤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慌感。无论啸天怎么呼喊,美雯就是不出声。他不知道美雯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美雯是否平安。啸天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于是他鼓起勇气一而再再而三的给小雯打电话,终于接听了,谢天谢地!电话那头传来美雯冷漠而有气无力的声音。她她告诉啸天,她不想要这样牛郎织女般的生活,她需要的是终身的伴侣,需要的是长期的相守。这样一夜情似的生活不是她所期望的,所以希望彼此作为普通朋友,忘掉那段刻骨铭心的爱。听了美雯的话,啸天犹如五雷轰顶,心里好似打翻了五味瓶,呛得好难受。又像从九霄跌落进十八层地狱,他不甘心,不想放弃这段真情,他要竭尽全力争取。挂断电话,来不及多想,简单收拾起行囊匆匆赶到美雯处。敲了几次门都无人答应,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试着一拉门把手儿,居然没上锁。啸天不顾一切的冲进里屋,只见美雯蒙着头躺在床上,听见脚步声,她把被子揭开了一条缝儿,吃惊的似乎想坐起来,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啸天急忙制止住她无效的挣扎,迫不及待的问起原因来。原来美雯那天与啸天告别后,思来想去总觉得有些不妥,心里一直煎熬着。放弃吧?显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她可不是个随便的人。既然以身相许,又那么的投缘,而且感觉啸天身上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吸引着自己,直觉告诉她,啸天是优秀的,是自己多年以来所要寻觅的人。可转念一想,不行,有诸多的“不合适”。一是自己对家庭的渴望由来已久,这样十天半月见一次哪来家的感觉?二是感觉自己好卑微,心中的啸天好伟岸,自己与啸天实在是不相配,就是感觉不搭调,这以后的日子会幸福吗?三是啸天那么忙,甚至还有个自己的家,家里的老少都离不开他。论现实他是走不出来的,既然这样何苦彼此为难呢?于是她打电话告诉啸天打算结束这段孽缘。分别后的这段日子,美雯整天茶不思饭不想,一天吃了几顿饭连自己都没有数了,这样日复一日把整个人都拖垮了。
 
“啸天,谢谢你给我的快乐,但我俩真的不合适,从此以后就做普通朋友吧!我已经决定了。唉......”小雯长叹一声,干涩多日的眼眶又湿润了。其实美雯说的啸天又何曾不知道呢!啸天也顿时无语,自己不能给予相爱的人想要的生活,还能说什么呢?
 
“啸天,对不起,我也不留你了,不送!”美雯吃力的说完这番话,顺手拉过薄薄的被子重新捂住了头。屋里静得出奇,看着美雯身上起伏的被子,啸天明白了,明白了一个女人的苦衷,明白了美雯此时内心的痛苦,更明白了自己是美雯痛苦的始作俑者。美雯要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会后悔一辈子。“你怎么还赖着不走,你走哇!难不成你还想.......你再不走,我走!”小雯歇斯底里怒吼道。“好吧,别生气,我这就走,不管怎样,你得好好照顾自己,不然我走得不安心!”此情此景令啸天不寒而栗,他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没有用。于是踌躇着站起身来,摇摇头,深深地叹了口气,怏怏不乐的退出了房间,在关门的那一刹那,还是忍不住朝美雯的屋子望了望,复杂的内心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又是一周后,啸天思来想去实在憋不住了,再次拨通了美雯的电话。电话中,啸天表达了想见一面的愿望,美雯沉思了一会儿,也许她内心在犹豫着、思忖着。不过,总算还是答应了。见面却没有想象中的尴尬,这让啸天倍感意外,于是他一股脑儿把内心的想法全倒了出来,表示愿意为美雯放弃所有,时刻陪伴在美雯身边。美雯顿时心花怒放,霎时雨过天晴,也顾不得自己的尊严了,腾的一下站起身来,跨过去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啸天的脖子,踮起脚吻住了啸天,两颗原本近乎冰冷的心又热乎的贴在了一起,一股波涛汹涌的暖流将两人完全淹没。啸天抱起美雯一起倒在了床上......多日不曾释放的激情,暴风雨般的爆发了。
 
一切又重新回归自然
 
两人花前月下,手牵着手跟热恋中的少男少女没什么两样。
 
啸天的生日快到了,送什么礼物好呢?美雯知道啸天的个性,物质上的东西对啸天来说可有可无,同时还显得俗气。美雯左思右想,一连几天都心神不宁,一时半会儿毫无头绪。一个偶然的机会,美雯在朋友圈里看到一则别人的祝福短信而茅塞顿开。何不用心给啸天写一封信呢?还可以借此机会把心里想说而开不了口的话跃然纸上,嗯,这个创意不错,尤其是在书信渐渐被人们遗忘的今天,用这种特别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爱意,可谓别出心裁哟!
 
说干就干,美雯翻箱倒柜找出以前没用完的信笺纸,把钢笔吸足了墨水,趁夜深人静拿起笔来:“啸天,我深爱着的人,千言万语道不尽我的一片真心。唯有‘我爱你'这几个简单的字眼儿才能表达我的心意。我们从相识到现在已经快三年了。回首一起走过的日子,真令我心潮澎湃,心里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你说......”在写信过程中,美雯时而唉声叹气,时而眉头紧蹙,时而泪眼迷蒙,时而心花怒放。在信中把她们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都记录在信笺纸上,写到几度差点擦肩而过时,简直是如泣如诉,足以叫人扼腕叹息。用一行行娟秀的钢笔字,述说着两年来所经历的风风雨雨,真是爱情路上风雨多啊!她是用心在写,用泪在写,用女人对男人特有的忠诚在写。洋洋洒洒数千字,饱含着她对啸天的一片深情。
 
啸天生日那天,美雯怀揣着自己写好的信,在一家茶座的雅间与啸天单独相处。中午,两人都挺兴奋,交杯换盏,以茶代酒却喝了不少。“啸天,今天是你的生日,我送你一份特别的礼物,希望你喜欢,你坐下,闭上眼,我慢慢给你。”美雯撒娇似的说道。“好嘞,来吧,我等着!”美雯在啸天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拿出信深情朗读起来:“啸天,我深爱着的人......我把自己给了你,把一颗真心给了你,把女人的尊严给了你,把......”听着听着,啸天哽咽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啸天这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竟然感动得老泪纵横,纸巾扔了一大堆。“别读了,让我以后慢慢的咀嚼吧!雯儿,一路上有你真好!”说罢,一把拉过美雯,塞进自己宽阔的胸膛,不由分说压在靠背椅上热吻起来......这长长的吻代表着理解、包容,代表着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真爱。信笺散落在地上,他们忘了;时间已近黄昏,他们谁也没在意,整个下午他俩都沉浸在幸福和快乐中。
 
啸天郑重其事的收好信,他要好好地收藏,因为这是他们爱的见证。回到家里,夜深人静之时,兴奋了半天的美雯已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啸天小心翼翼地把美雯从臂弯处移开,蹑手蹑脚的披衣起床,生怕打搅了她的美梦。他拿出文房四宝,把毛笔蘸得特别饱满,略思一会儿,给美雯写起回信来:
 
“雯儿,我心爱的宝贝儿,我最爱的人,你是我后半生的唯一!好多年没动手写过信了。因为你的一片真诚而感动,所以我也学你复习起写信的‘功课’来。首先感谢有你,感谢你给我带来的快乐,感谢你如火的激情,是你激活了我人生的“软件”,让我的青春再度焕发出光彩,重新体会到生活的真谛。回首一起走过的风雨历程,常令我身不由己,久违的的热泪令我不能自制,逝去的心再次涌动,忍不住想拥抱你……”。啸天握笔的手有些颤动了,因为相爱的旅途好艰辛,这一路走来,快乐与辛酸同在,得与失并存。几次风云突变都记忆犹新。只见啸天揉了揉模糊的双眼继续写道:“每次看到你难过的样儿,你可知道我好心痛,好心痛哦!可你又不愿多说,常让我无能为力,又怕挑动了你敏感的、脆弱的神经,我只能在心里为你分担,为你祈祷……。”
 
那流利的小楷毛笔字,透露出啸天为人的谦和以及温柔的性格,他好专注。“啪”的一声,一颗水珠滴落下来,不偏不倚落在“雯儿”这两个字上,瞬间‘雯儿’被浸得湿透了,啸天赶紧用纸巾擦了擦‘雯儿’。啸天纳闷儿了,哪来的水珠?他猛然抬起头,原来美雯不知何时站在自己的身后,见啸天那么用心的给自己写信,信的内容已触及到了美雯的灵魂。原本温柔多情又善解人意的她怎能不感动呢?美雯哭得跟泪人儿似的!啸天来不及起身,转动了一下椅子,一把抱住了美雯,强行把她摁进自己的怀里,相拥而泣。这是幸福的泪、快乐的泪、理解的泪!这是谁的,那是谁的?早已无法分辨了。热情相拥的感觉,好惬意哟……
 
“每个成功男人的后面一定有个了不起的女人”这话说得还真有道理。在美雯的精心照顾和及时点拨下,啸天在创作上连获丰收。创作的文艺作品首演成功,得到相关领导的好评,大章小报常有新作面世。啸天每个成功的背后,都离不开小雯的鼓励与支持。一次“中秋诗会”,领导给了啸天一个特别节目的任务,可搭档就是不好找。啸天万般无奈时突然想到美雯,于是早缠晩缠,还真把从未上过舞台的小雯给瓦解了。两人经过简单的排练,一出形式别致的节目居然有模有样的搬上了舞台,演出获得了成功,大家闺秀似的美雯从此令领导和观众刮目相看。啸天每出一篇作品,笑得最灿烂的一定是小雯。每当拿着获奖证书,啸天都会用浑厚的男中音唱起“获奖证里,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这段歌来,然后一个热情的拥抱,一个深深的吻,用以表达对小雯的感激之情。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一天夜里,美雯无意中从啸天手机里发现有一条她感觉暧昧的短信,性格直率的美雯气不打一处来,冲着正在看电视节目的啸天扮演起了河东吼:“你个骗子,你赶快给我滚,滚,滚得远远的,我不想再见到你!”话毕,一头扑倒在床上,拉过被子蒙头失声痛哭起来,还不住的数落着啸天。啸天本想解释,可执拗的美雯不容分说,腾地一下坐起来,挥起小拳头朝着啸天就是一阵乱打,气急之下的美雯可是用尽了全力,也不管打到什么地方,打得啸天都懵了。由于事发突然,啸天毫无防备,阵阵疼痛袭上心头。这黑灯瞎火的,自己滚到哪里去呀!唉,这“天”也变得太快了,这狂风暴雨也来得太猛烈了吧!啸天真是有口难言啊,他落泪了,哽咽着,抽泣着,断断续续解释了一番。都说爱之深才恨之切,就是因为美雯对啸天爱得太深,所以眼里才容不得半点儿沙子。原本是个柔弱的女子,此时居然上演出“全武行”来,真是不可思议啊。
 
美雯捂着头想了很多,从相识到现在,两人相依相偎的场面一幕幕在脑海中再现。少顷,伤心稍稍平息的美雯听见了啸天的啜泣声,掀开被子一瞧,发现啸天把头埋在胸前,不住的擦着泪,感觉啸天比自己还伤心似的。美雯的心缩紧了、颤栗了、滴血了。她好心疼,心疼深爱的人如此这般为自己的粗鲁而落泪。
 
啸天的心里彷徨起来,还要不要继续相处下去?自己一时也回答不上来,难道真要就此作罢?他忐忑了、犹豫了,不敢再看小雯一眼。江边黄桷树下紧紧相拥的情景总是挥之不去,在悠悠江风中牵手漫步的情景时不时在脑海中闪现。“雯儿......!”啸天轻若蚊蝇的一声呼唤,就这一声呼唤,让冷静下来的小雯心里为之一怔,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对啸天的怜惜之情,后悔自己的一时鲁莽,他好想揍自己一顿。“我的啸天,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还疼吗?我给你揉揉......”
 
美雯掀开被子,一下子扑进啸天的怀里,自责的眼泪如山洪爆发,她顾不得擦去泪水,用她那温柔的小手在啸天胸前来回的摩挲。
 
“我知道把你打痛了,都怪我不冷静,要不,你打我吧!”此时的美雯犹如一只温驯的小绵羊,女人的天性瞬间被她展示得淋漓尽致。她要用自己的真诚来抚平啸天心里的创伤。她明白啸天最难受的不是被打后的疼痛,而是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内心深处无以言状的痛,这样的痛可以说痛彻心扉。美雯又是抱,又是吻,又是揉,啸天就是无动于衷。
 
“干脆你也打我几下?这样我会好受些!”小雯拉着啸天的手举在半空中。啸天扑哧一声笑出声来,“雯儿......”啸天一把搂过小雯,紧紧地抱在胸前,所有的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就这一抱,美雯心里释然了。“我才舍不得呢!”嗨,啸天叹口气道。
 
其实,啸天心里早就原谅小雯了,他理解作为女人的敏感,因为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真爱,就是因为太在乎心上人了,所以不能自制刚才的举动。唉,这才叫生活!彼此都忘记了所有的不愉快,两人就这样相拥而卧,激情相吻,任凭泪水溜过脸颊。那是激动的泪,是幸福的泪,是冰释前嫌的泪,是真实情感的爆发!
 
“啸天,你究竟喜欢我什么?”一天夜里,两人缠绵在被窝里,美雯捧着啸天的脸颊,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我?嗨,跟你这么说吧,有两双鞋子,一双高档皮鞋,可穿起来不是大了就是小了,大了的不跟脚,小了的穿起夹脚;另一双鞋虽算不上高档,可穿起来不松不紧,特别合脚,如果是你,选择那一双呢?我选择你,就是因为我感觉特别‘合脚',你以为如何?”
 
“合脚”,说得真好,就因为这两个字成就了一段长久的美满姻缘,就因为这两个字让美雯从此死心塌地起来。是啊,生活中,再好的搭档都必须“合脚”,否则,再好的朋友最终必定各奔东西;特别是夫妻之间,相处不“合脚”就谈不上幸福,处处矛盾重重,家庭最终必然破裂。
 
“雯儿,那你为何选择我呢?”啸天若有所思道。“我嘛,喜欢你的帅气、才气、乐观,还处处包容我!我也感觉你合脚。”又是合脚,看来还真是心灵相通啊。
 
相亲相爱日复一日,总有说不完的悄悄话,道不尽的甜言蜜语。写作是两人的共同爱好,两人常常深夜笔耕灯下,偶尔交流心得,累了就相互抱抱,不时来一个长吻,同饮一杯清茶,交换欣赏对方作品,取长补短,劳逸结合嘛。“啸天,我背上痒,给我挠挠!”小雯躺在啸天怀里撒起娇来。“好啊,给你挠挠......”“咯咯,不是这里,不能这样挠!”一番嬉戏逗得美雯爽朗的笑起来,笑声打破了夜晚的寂静,洒满了夜空。
 
一次,美雯参加朋友聚会,这一走就是几天,把啸天一个人冷落在家里。他感觉心里空唠唠的,犹如丢失了什么宝贝似的满屋子打转,又感觉即将失去心爱之物一样。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如此惶恐不安,自己也说不上来。不经意间触碰到兜里的手机,顺势拿出手机打开微信,一张张小雯和朋友嬉戏的照片印入眼帘。尤其看到小雯与男同学的合照,她笑得那么灿烂,那么自如,越看越觉得心里有一股无名火直冲云霄。啸天心里五味杂存,看着小雯快乐的样儿,心里明白了,就这个宝贝儿不在身边,使自己心思恍惚,意乱情迷。啸天思前想后,不禁后怕起来。他大胆猜测,假如美雯就这样一去不返怎么办?要是投入了别人的怀抱自己该怎么办?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啸天心神更加不安起来。
 
“有事儿没事儿打个电话,就想知道你在哪儿啦......”啸天几次拿起电话,只想知道美雯此时在干什么,和谁在一起?,可又怕惹小雯生气,他强迫自己不去打扰小雯的雅兴。但爱的力量是无穷的,最终还是毅然决然的拨通了小雯的电话。“雯儿,好想你......”一句好想你,表达出啸天亟不可待的心理。“明天必须回来!”啸天以命令的口吻吼叫道。一听啸天的“命令”,美雯着急了,她知道两人走到一起后,不管到哪里都不曾分开过,再加上看到照片的刺激,啸天心里一定是醋意大发,肯定难受极了。唉,都是照片惹的祸,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原本预计出玩一周的时间才过了两天,半道回去怎么跟朋友交代?她问自己,问自己的心,孰轻孰重?艰难的选择呀!爱的力量、心上人的吸引力毕竟胜过一切。这天晚上,美雯跟朋友撒了个谎,说家里有事,明天必须回家,朋友们也表示理解。有人开玩笑道“该不是你想啸天了,或者是啸天想你了吧?”美雯红着脸无言以对。这天晚上,她失眠了,辗转反侧到天亮,收拾行囊心急火燎的踏上了回家了的旅途。
 
啸天起了个大早,昨晚他也没睡好,起床后饭也顾不得吃就直奔车站。等待的时间难熬,等待心上人的时间更难熬啊!他时而掏出手机看看,时间都还早;时而眺望班车开来的方向;平时特爱玩手机的他,此时可谓是心乱如麻,一心只想早点看见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啸天心不在焉的东游西荡,巴不得时间过得快一点儿。来了,车终于来了!啸天飞奔至下车处,眼巴巴的望着车门,乘客都下完了也不见美雯的身影。一打听才知道不是这趟车,啸天心里好失落。啸天责备起自己来:车都没看清楚,跑啥呢?傻瓜!啸天伫立在下车处哪儿也不肯去,一分钟,十分钟,半小时,四十多分钟后,终于等到美雯从车门走出来。啸天飞也似地迎上前去,张开双臂一把抱起美雯转了好几圈儿。两人一个趔趄,还好,啸天总算让美雯稳稳地落地了。啸天牵着美雯的手,美雯无所顾忌的讲起了此次朋友聚会的快乐。“慢点儿,让我好好看看,我的宝贝儿老婆是不是累着了?”啸天双手扶着美雯道。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看着啸天严肃的样子,美雯不禁笑出声来:“你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对面的女孩儿......啥子嘛,少了块肉没有嘛?”“啵”的一声脆响,在啸天脸上狠狠的一吻,弄得啸天面红耳赤起来。
 
好事还真是多磨呀,一波未刚平一波又起!
 
那是一个令啸天烦恼不堪的周末。周五早上,啸天接到老家的电话,说家里有事得回家一趟。因为啸天周六又要到培训班上课,于是跟美雯说好周六在培训班所在地汇合,打算这个周末就在外面过。可到了周六,美雯如约而至。下午培训班放学后,啸天坚持要再回老家。因为家里只有六岁多点儿的孙女一个人,其他人都有急事不在家,啸天实在不放心,担心孙女的安危和吃喝拉撒,美雯又不愿意和啸天一道走,分歧就此产生了。话总是说不到一块儿,矛盾迅速激化,让人感觉“大战”即将爆发。小雯面对没商量的啸天,她抗争着,用女人特有的武器--眼泪来表示心中的不满。他伤心得哭了,哭得是梨花带雨、天昏地暗。她怪啸天没有提前跟他说,怪啸天厚此薄彼,怪啸天大男子主义。总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弄得她只有一个人回家,心里好难受。美雯一边哭诉一边对啸天说:“你走吧,咱不过了,你也用不着来我那儿了,我们就此分手吧!”说完,美雯哗哗的流着眼泪一步一回头往车站走去。平时对啸天体贴入微的美雯活像变了个人似的。啸天无语了,他不知道该怎样跟美雯解释,他觉得美雯好霸道,好蛮横,为什么不替别人想想?望着美雯渐渐远去的瘦小的身影,啸天心里也难受至极,“不过就不过”,啸天忍无可忍,脱口而出。话刚出口又后悔了,内心深处深深地责备着自己。这天晚上,啸天想了好多好多......
 
第二天早晨,啸天乘坐早班车赶到美雯的住处。“雯儿,宝贝儿,老婆......对不起,我负荆请罪来了,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好吗?来,笑一个!”啸天一边喊着一边冲进屋里。美雯从被窝里探出噶脑袋来,一本正经的望着他,“笑你个头啊,去,我昨天的饭都还没有吃呢,给我弄早餐,这就是惩罚,不准拒绝!”说罢破涕为笑“喳!”啸天随口答应道。他哪里晓得,美雯回到家中一个人冷静下来反思自己的不理智,也自责了好久,因此一夜未眠,正琢磨一会儿怎么打电话跟啸天赔不是。她哪里想到啸天比她更着急,还没等啸天反应过来,美雯从床上一跃而起,勾住啸天的脖子一阵狂吻,啸天毫无防备,身子一歪,两人抱着掉进了温暖的被窝......
 
爱,不需要理由,不需要任何附加条件。这是啸天常回答小雯的话。人们常说“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瞧这对老夫少妻,年龄悬殊,高矮不一,他们正用行动来诠释这句口头禅。记得当初,两人还没正式确定关系时,啸天买房子,因为年龄关系办不了按揭而只能付全款。可手里的钱不够,亲戚朋友无人援手,啸天急得团团转。美雯得知情况后,倾其所有,把自己从牙缝儿里挤出来的全部积蓄转到了啸天账上,没要任何手续,也没有任何附加条件。这雪中送炭的举动着实让啸天感动不已,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美雯才真正走进啸天心中,啸天越发感觉自己的选择没错,越发感觉美雯的形象更加完美无暇,值得自己去深爱。美雯的同学送给她的礼物,她会不问价格,毫无保留的送给啸天;和女儿一道进商场买东西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啸天需要什么、喜欢什么;简直就像啸天肚子里的蛔虫,每一件东西都令啸天称心如意。
 
又是一个往复的夏天,可这个夏天比哪一年都凉爽,让人感觉格外惬意。一大早,啸天搂着娇妻美雯的身躯漫步在江边的人行步道上,陶醉在那如梦如幻的情境之中,两年前的相恋情景刹那间在脑海中浮现。“呜......呜......”货船上的汽笛声划过湛蓝的天空,把两人从梦境中惊醒。“唉,时间过得真快啊,两年多了......!”两人同时驻足,啸天叹了口气,展开有力的双臂把美雯揽入怀中。“老婆,我的宝贝儿......!”“嗯!”美雯把头埋进了啸天宽阔的胸膛。清爽的江风徐来,撩起小雯披散在脑后的卷发,裙摆飘起也无暇顾及。两年前,正是这令人不舍的悠悠江风让他俩冲破世俗走到了一起,此时岂能不感叹呢?美雯双手搭在啸天的肩上,任凭悠悠江风的洗礼,他俩都沉浸在快乐和幸福之中......“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轻柔的哼唱声再次响起,两人相互凝视了好久,好久!忽然,小雯仰起头,微张着嘴,她在等待,等待那熟悉的吻。啸天心领神会,微张着嘴迎了上去......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