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马金香丨小小说《压力》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1-08 09:30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作者:马金香
古代的时候,常常是一人犯罪,诛联九族,这是皇帝的权力。如今,一人犯罪,一人坐牢,这是法律。但是,一人犯法一人承担,那么,家人能不受连累吗?家人的日子能好过吗?
那是80年代,几乎一夜之间,林克就从天堂坠入到地狱,自己的亲二哥林强被公安局逮起来了。因为二哥杀了人,杀的是一个大姑娘;强奸未遂,杀人灭口。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用几天,一传十,十传百;几乎全县的人都知道了此事。县城里,人人都看不起他一家人了;因为县城就这么大,谁不认识谁呢?!
 
林克第二天到厂子上班,同事背后就对他指指点点,讲他二哥的事,全厂上下已经很蔑视林克的二哥了,他们同情着大姑娘,指责林克的二哥没有人性。林克的脊背都在发凉,可他装做没听到;他恨不得有个地缝自己钻进去,躲起来。他的心情遭透了,他吃不下去饭,睡不着觉。
自从林克二哥出了这种事,厂子里的同事,都在渐渐疏远他;他很知趣,尽量躲开人家。有的人对他没有好脸色,就像他杀了人。有的人甚至为点小事辱骂他,他怒目而视对方;但又他尽量忍让人家,做着解释,不想发生冲突。他开始变得谦卑起来,他把自己看得很低,他敬着所有人。
自从林克二哥出了这种事,林克回到家,妈妈常在流泪,她不相信自己生的二儿子干出这种事。爸爸常在叹气,认为出这样的事,是家门不幸。妹妹在骂二哥丢人现眼,愚蠢,还主动给公安局打电话,问案子破了吗?说杀人的人是一个高个子外地人,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公安的人一听就明白是他干的了。结了婚的大哥回来,也责怪老二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只怪老二夫妻俩两地分居太久,就不好,才出这种事。而林克只有沉默,他觉得二哥为人平时挺老实的,怎么会做出这样凶残的事?真是一个又熊又不老实的人。
二哥出事后,林克在厂子里没法呆,大家都用诡异的神情看着他。林克回到家里也是凄风苦雨,如同进入苦海。他忍受着,他悲伤着,他压抑着,度日如年,一日一日挨着活下去。他学会了抽烟,一根接一根地抽,一天抽一包烟都不够了。
林克已经20来岁了,还没有对象。厂子里有个姑娘小赵,本来以前跟林克有说有笑的,平时就找林克聊天,关心林克,可现在小赵也远离林克了。林克也不敢主动去找小赵,他知道小赵是嫌弃他有这样的二哥了;自己二哥做出这种事,林克知道自己不配跟小赵处对象了。没过多久,林克听同事讲,小赵处对象了,他偷偷哭了一回。
林克的脑海里总是闪现出老二林强做的案子,那个姑娘才20出头,还没结婚,风华正茂。她是农村长大的女孩,很单纯,来城里卖榛子,一袋有30--40斤。老二跟人家姑娘说:我没带那么多钱,这榛子我打算全要了,你帮我送我家里,我顺便回家取钱给你。姑娘就答应了,姑娘随老二去了他家里,老二对姑娘就想非礼占有,姑娘反抗,姑娘要告他强奸。(在80年代初,社会的观念里,女孩的贞操比生命还重要。)老二情急之下,就害死了姑娘。虽然那姑娘个高年轻有体力,但也撕打不过又矮又瘦的老二林强。想到这,林克脑子就蹦出一个想法:这农村姑娘如果她拒绝去老二家该多好呀,这样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哎,老二太愚蠢了,竟然杀人灭口。林克反反复复想着这个案子,觉得不可思议。
厂里又把他的工作调换了,让他去干又脏又累的活。林克知道这也是因为他家老二的原因,他没有多说什么,接受了厂子领导的安排。过春节,林克给厂长送礼,给副厂长送礼,给主任送礼,他觉得,要想在厂子里混下去,就要讨好这些领导;因为自己无法跟别人相提并论,别无它法,只有讨好领导,自己才可以在厂子里呆下去。领导看到林克这人会来事,人也谦卑还算老实,对林克也就不那么歧视了。
林克不想去监狱探监老二,他希望老二的事早点结束。第2年,老二被判死刑,挨了枪子。但,老二的事情并没有结束,别人见到他,就会联想到他家老二林强。
第3年,有机会林克可以报考某市商校。林克学习好,他考上了某市商专,单位出钱,供他念书,并且是带薪学习。他似乎高兴些,这样他可以离开厂子,离开让他痛苦的家了。
但是,到了学校,他还是被同学们知道了“身世”,因为同学之中不少是他的老乡。三年的学习,他还是在压抑中度过,他没有什么朋友。老乡中有学姐要给他介绍学妹,当姑娘听说是他,马上拒绝了,说,可吓死我了。林克后来找了个农村女教师,他毕业后,两人结婚了。他与媳妇相处,他都是忍让媳妇,他觉得,媳妇肯嫁给自己就很不错了,自己家老二出这种事,谁瞧得起我们家呀。林克读了三年书回到原单位,他被领导安排在会计室干了轻松点的活儿。
林克的老父亲因为老二的事积郁成疾,患上癌症,十年后就去世了,老妈由林克抚养。林克的妹妹因为忍受不了人们的议论和歧视,她后来去澳洲定居。因为压力,林克也患上了某种疾病,他要天天服药,服下药后,他就会昏昏睡去,因为工作轻松了些,他睡着了也没人管他。
自从老二出事,林克的大哥跟大嫂关系越来越紧张了,三天一大吵二天一小吵,老婆看不起丈夫。他俩打闹了几年,后来两人离婚了,大家才消停下来。如果没有老二林强的事,也许老大俩口子还能凑和过。
1998年,企业体制改革职工买断工龄,林克和大哥都下岗了。林克的大哥开始蹬三轮车挣钱,他能养活自己,但也要为儿子交学费和提供生活费,他每天都很辛苦。林克自己开个小卖部,但干几年就干黄了,他到处打工,挣的钱有限;好在老婆在农村学校当校长,她工资可以养活全家,虽然生活紧巴些。
又过几年,林克和他大哥的儿子都考上了大学,承担儿子的学费和生活费,让他们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但两个孩子都很争气,毕业后都在外地找了份工作。老二家是个姑娘,初中毕业就参加工作了。
后来,林克的老婆从农村学校调到县里某学校当了副校长。通过老婆关系,林克在某银行找了份保安的工作。因为老二的事,他还是喜欢给领导送礼讨好领导;因为林克为人恭敬客气,且是个中专生,他当上了7--8个保安的组长。
在银行里,他还是天天吃着药,每天都能晕晕乎乎睡上一二次觉。他已经50多岁了,头发已经白了一半,他面容憔悴,精神萎靡不振,他对人客气从不发脾气,他说话声音沉闷,苍老,唉声叹气不断。
一直以来,林克都没有从他家“老二”的阴影里走出来,他似行尸走肉般地活着。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