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生活美文 > 正文

物由俭,心之奢(版纳寻茶 11)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0-29 12:2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 侯玲
 
 
奎雨带我去朋友那里喝茶。朋友小谢做红木家居,我期待好茶配上好家居的好氛围。
路过十字等红灯,看到“冰临橙夏”,奎雨说,十年前,它是最时尚的去处,青春活泼的孩子多选来这里表白。一晃十年,已然光景不似从前。久久沉默,我们都想到一个问题:什么是永恒?
日本古歌唱:不见花枝与红叶,唯见岸边茅屋秋夜中。一切绚丽时兴的东西总是最先凋零,留下不灭的记忆和一切质朴若磐石的不起眼。
“谢氏红木”闹中取静,这是一个空旷辽远的红木世界。家具有没有生命,我觉得因人而已。我不懂红木分类,不懂家具款式,我只看到木头和木头的汇聚,但我能感受到这方木桌和那款太师椅很配,这张大床的滴水檐做得极有韵味。美术鉴赏课还是学过的,而所有艺术的顶端是归一。我勉强解释对红木家居的外行和对此类物件的喜欢,好在大家是内行,用微笑包涵我的懵懂。有人为我开脱,话说溥仪曾被人请去鉴别文物,他抬抬眼扫视一番,随手检出几个说不真。溥仪没有专业术语的鉴定报告,可后来专家鉴定结果也无出其右。好事者追问何以见得?溥仪说:它们和我家的看起来不一样。大家哄笑,我连忙解释,我家没有一件红木家具,可走过那么多历史博物馆,也见过太多精装的大茶席,再说儿时也有几个大户人家亲戚,看看摸摸听听记记,也不至于一无所知。
我自嘲:懂又未懂时,对美的感知才更广阔。今日之茶,我懂四五分,今日之器,我懂二三分,加起来还留七七八八的想象空间,岂不是甚好?照我想,一一落实的学究恐怕严谨之余难免有呆板,很多美都不要实打实,国画的三分留白最能证明此言非虚。范仲淹没有登上岳阳楼,这并不影响《岳阳楼记》名传千古。同理可证,不用非要做学者研究透彻,才能品茶,才能享受上好家居。是我狡辩乎?当然不是。不信你可试试,好茶带来的愉悦,好家具带来的舒适,傻子都能体会出惬意,何以要深究工艺制法才能体验?虽说专业的东西要教给专业人士,可对美的感知体验无门槛,我们都有享受美好的权利。
      茶还未喝,一番辩解,给似我一般的外行人一个气定神闲享受的理由。来,摸摸花梨大板的水波纹,感受温润;坐坐酸枝木沙发,任酸香沁人心脾,跨时代感受古老的文化,看实物展示历史的沉淀。我说这些物件没有生命,你都不信。雕刻造型栩栩如生,有图必有寓,或是吉祥平安,或是富贵祥和。坐上皇宫椅,人显雍容华贵;有一方金丝楠的茶盘,啜饮茶汤都显高雅。这桩桩件件尽显能工巧匠之心智,屏风和隔断曲径通幽,营造出一个深宅大院的肃穆安闲,行走于此,心生欢喜,顿觉生活也祥和。我想起进门的看到的一句话:简于形,精于心。物由俭,心之奢。不得不叹: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今日,普洱茶席开在谢氏红木家居馆,奢到极致,也美到极致。
“谢氏红木”的掌门是个低调又活泼的年轻人,他拿出一串小叶紫檀手串送我,还开玩笑让我赶紧收了,后面来的可就没有了。我收下,掌门年轻的笑脸灿烂。小谢的女友小姜泡茶,小姜乖巧,也有呆呆的萌,小谢总能适时说一句:没事,有我。这眼神里不尽的温柔宠爱,与奎雨和雷英,还有标罗和他宠着的小太太,都是这片红土地上滋养的美好爱情。心中有爱的人做家居行业,方向应是经营出一方温馨恬静,让家具为人带来长久的安心舒适。
我坐在四条腿儿细高的吧凳上,晃荡着腿,小姜给我拍照。我喊:这凳子好,高高在上君临天下,可怎么感觉像古董架子。她一笑嫣然:这吧凳是现代感满满的时髦货。我坐在老挝大红酸枝架子床边,抱个抱枕便是如假包换的大家闺秀;坐刺猬紫檀皇宫椅,茶杯在手我起的就是宫廷范。我直喊要尽数搬回家,很快又摇摇头,看上眼的都价值不菲,还是好好享受当下的美好。
小姜泡茶,是奎雨的熟普。大家各喝各的,也不知谁喝出红豆香红糖香,谁喝出木香枣香。雍容大气的茶室,厚重的茶桌宽阔的座椅,人的心思也都神游广袤。说普洱茶史,谈朱元璋的茶,雍正的茶,直聊到忽必烈肯定没有喝过红茶;谈改土归流,当代“茶圣”吴觉农,说古六大茶山是绿色屏障;又说曼松茶72棵以外的茶树,薄荷塘今年拢共只有17.5公斤。这样的茶席是一个开阔包容的小世界,这一泡茶喝得人人游目骋怀。
今天喝茶的高人多,胡老师谈《周易》。易者,变化也。只有变化才是最大的永恒。这几年,我看文王六十四卦比较多,最大的体验是没有绝对的上上吉,也没有完全的下下卦,卦象总是在转化中有了变化。或是节气时令,或是个人努力,多数要求等待相机而行。胡老师脱口而出:这就对了,其实卦本没好没坏。一句话又回到初衷,回归到喝茶上。小谢说:一款茶,只能说它适不适合你,没有人能说它好不好。胡老师补充:只要是工艺没有问题,没有发霉变质,就可以这样定论。茶喝出这样通透的道理,是不是因为今天的茶席格局雄浑大气?
我猜想,若把刘姥姥供养在大观园三年,耳润目染,她也能习得几分贾母的尊贵气度。那拢翠庵里再开茶局,无论喝六安茶还是老君眉,她都会心安理得享用,也不至于让妙玉说她把五彩成窑小盖盅给腌臜糟蹋。
千思万想,我也明白一个道理,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同类才会惺惺相惜,像项羽初见挑衅的樊哙,他脱口称:英雄!
总有一天,你也会把好茶搬到好茶席上去,再把好茶席安置在好茶室里,到那时,喝茶之人自然不俗。我还是不懂红木家具的妙处,我还是懂了好家居带给人的妙处。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