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电影推荐 > 经典电影 > 正文

《戈达尔传记》:《人人为己》(15)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9-11 21:2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激情》一开始休伯特大喊:“主啊,主啊,你为什么抛弃我?”从中很容易看出戈达尔还是和过去一样,要与时代精神保持一致,同时带着车轮进入了一神论原教旨主义,就像鲍勃·迪伦颇有预见性地说:“一辆火车缓缓开来”,先后借用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形式一直统治着全球政治。从一个法国人的视点看,应当强调的是对于媒体在所谓的“新式哲学”引起的宗教再发现面前摆出的种种姿态戈达尔仍然持一种不屑的态度。《时代周刊》杂志曾在标题中这样精辟地总结“新式哲学”:“上帝死了,马克思死了,我自己也感觉不大舒服。”戈达尔也不同意索利耶的评价,不同意把1978年约翰·保罗二世当选为教皇当做地缘政治最大的一次发展。但可以肯定的是,戈达尔通过1980年成立的波兰工会组织“团结(Solidarity),以及多尔托1977年写的著作注意到基督教的时候,让他感兴趣的不单是新教,还有天主教。

关于他对天主教的关注需要注意两点。首先,现在让戈达尔着迷的是欧洲的文化和欧洲的过去,同时也就是天主教和新教的文化和过去。第,虽然戈达尔对宗教的兴趣受到新教的深刻影响,但他对宗教信仰的内容没什么兴趣—关于内容方面的问题他常常嗤之以鼻。存在问题的是信仰本身,路德提出信仰是人与上帝之间唯一重要的因素,凯尔文也强调这点。但是很明显在《向玛利亚致敬》中,面对一个既禁欲又纵欲的故事只在形式上给出了解决办法,而可以肯定的是后来的电影—特别是在《李尔王》中,戈达尔将李尔王和她几个女儿之间的关系解读为乱伦—都展现出这个解决办法多么流于形式,而且只不过是暂缓之计。理查德·布鲁迪(RichardBrody)曾写过一篇颇有见地的文章,他把80年代中期戈达尔在自己拍摄的电影中客串角色看成是他很难理解自己所处位置的一种表现。有趣的是,就在这个时期,戈达尔对传记题材产生了一些兴趣,包括同意我写本书的计划,还有阿伦·贝尔加拉提议拍摄关于人物传记的电视节目。这个计划到第一天拍摄的时候才宣布终止。

毋庸置疑,《电影史》为戈达尔提供了一个机会继续追问关于象征界的问题,追问他在社会上的位置,或者换个方式说,探索他对电影的信仰与欧洲先辈们对艺术、科学和宗教的信仰有什么关系。从现在起,他不需要出现在自己的电影里,也不用对传记题材感兴趣了。这也没什么惊讶的。现在他有自己的方式,可以在影像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在电影故事中发挥父权的作用,在承认绝对权力幻想已经破灭的同时树立起一个榜样,说明死亡并不意味着要摒弃所有的欲望。

这种泛泛而谈无法描绘出这样错综复杂、美丽动人的作品。而且在版权法发生变动之前,如果不去不断践踏,这些作品仍然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是无以伦比的。但是将这些作品理解为完全的自传体裁也不过是在重复世人皆知的事,味同嚼蜡。在第三部分最后,戈达尔盛气凌人地回忆起自己年轻时从事电影的日子,他提起《新浪潮》中出现的一些名字:“贝克、罗西里尼、米耶维尔、弗朗叙、雅克·德米、特吕弗……是的,他们都是我的朋友。”特吕弗去世后再想和他和好也不容易了。卡罗琳·尚皮提耶1984年在声像制作公司作,她告诉戈达尔特吕弗得了脑瘤,已经无法动手术了,戈达尔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就是读太多烂书的下场。”但是,当我1988年问他想不想念特吕弗的时候,他承认了,虽然一开始特吕弗的死没有给自己造成什么影响,但是已经开始想念他了。《电影史》中着实花了很大的篇幅讲到了特吕弗,特别是占用了2a(即《电影史:独立的电影》)大部分篇幅,利用戈达尔与塞尔日·达内长时间的谈话说到了特吕弗。同时由此引发的分析在《法国电影百年》(上下集)以更简明的形式重新探讨了一遍。特吕弗与电影的联系主要是因为他在电影批评方面的突出成就,而不是因为他拍摄的电影,但戈达尔恰恰就认为法国学者对电影事业的贡献就是在电影批评领域。法国电影批评可以追溯到狄德罗,法国因此成为对影像思考最深入的国家,特吕弗也因此成为戈达尔那一代人影评传统中最伟大的代表人物。

第四篇章《我们中的符号》的最后一部分专门为了米耶维尔和戈达尔自己(moi-meme)而拍摄的。开始部分是欧洲文学史和电影史中唤起爱情最伟大的片段,由卡里娜和维亚泽姆斯基讲述一个文本的胶片组成的蒙太奇。这个文本描述说:不把记忆化成想象,就无法回忆起恋爱时的样子。最后一部或者说整部《电影史》的最后,该片承认了戈达尔能拍摄电影并且住在法国也是个巨大的优势。但同时也承认,他所居住的法国是一个不折不扣,亘古不变”的腐朽社会。电影既是希望,又是幻觉,既是对未来的懂憬,又是对过去的证明。就像《电影史》中常常出现的一样,让人们震惊的并不是声音和影像错综复杂的交叠,而是一直都在燃烧着不熄火焰的思想,来自对20世纪最为现实和悲观的叙述的思想。《电影史》最后几句话与25年前的作品《我,我自己》遥相辉映,采用的是纯诗歌的形式

如果一个人
如果
个人
在梦里
穿越了天堂
并得到一朵花
作为
到过的见证
醒来时
他发现
那朵花
就在他手中
该说什么
我就是
那个人

链接:《戈达尔:七十岁艺术家的肖像》

《戈达尔传记》:阿内的故事(1)

《戈达尔传记》:阿内的故事(2)

《戈达尔传记》:阿内的故事(3)

《戈达尔传记》:轻蔑(1)

《戈达尔传记》:轻蔑(2)

《戈达尔传记》:轻蔑(3)

《戈达尔传记》:关系结束

《戈达尔传记》:《狂人皮埃洛》

《戈达尔传记》:维亚泽姆斯基和戈兰

《戈达尔传记》:越南

《戈达尔传记》:学生的生活

《戈达尔传记》:安妮·维亚泽姆斯基

《戈达尔传记》:学生运动

《戈达尔传记》:毛泽东主义

《戈达尔传记》:《修女》与法国电影资料馆

《戈达尔传记》:电影的语言

《戈达尔传记》: 5月

《戈达尔传记》: 与革命同行

《戈达尔传记》: 吉加·维尔托夫小组(1)

《戈达尔传记》:战争年代(1)

《戈达尔传记》:战争年代(2)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