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黄云玲(原创小说) | 给娘洗脚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9-09 22:2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黄云玲
驻村扶贫干部李贵海一早就从县里出发了。
早晨的乡村山青水绿,空气清新。路两边的蔬菜大棚排列有序,蔬果翠绿茁壮,生机勃勃。已有菜农在忙碌,打包装箱,这是要外销和运往大型超市的。还有本地菜贩直接销往市场的。
每次看到这样的场景,李贵海心情都格外舒畅。作为县司法局下派的驻村扶贫干部,一年来,他为村里的精准扶贫和精准脱贫跑项目、跑资金,村里十一户贫困户和三户特困户都相继脱贫。他也从刚来时肤色白净、文质彬彬的城里人,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农民。用他的话说,他现在可是一个脸上有故事(皱纹纵横),头上有岁月(白发丛生)的人。
现在,李贵海任期将满,不日将回司法局上班。可以说,如果能解决好熊旺娘的问题,他的扶贫工作将无可挑剔,完美画上句号。
这件事成了扎在他心里的一枚钉子,拔不出来。
熊旺的娘八十多岁了,老伴死得早,一个人把五个儿女拉扯大。五个儿女各自成家立业,条件一个比一个好,但就是各顾各,都忘记了还有个娘在世。仿佛他们都是自己喝风吃雨长大的,跟娘一点关系都没有。熊旺的两个哥哥甚至跑到深圳打工,几年都不回。两个姐姐都说要去城里带孙子,没有能力照顾老娘。其实都是觉得熊旺是幺儿,得母亲帮扶最多,连熊旺的楼房都是占的老宅基地。熊旺则认为娘又不是他一个人的娘,凭什么该他管?
老娘就这样被搁起来,成了有儿有女的孤人。
扶贫路上不掉一人。李贵海觉得,儿女不孝固然是老人老无所依的原因,但扶贫干部不能不管。老吾老及人之老是千百年来的传统,不能断。
李贵海想过按危房改造立个项,走以前彻底解决。甚至自己掏钱把老人的房子整修好,起码老人住在里面安全。不把老人的问题解决好,自己今后也不会心安。
可老人五个子女,家家都是楼房,单独给老人危房改造也不符合政策。就算李贵海自己想办法弄到资金,他也不愿这样做。熊旺两个哥哥的楼房锁在那里几年了,凭什么不能让老人住?都这样干岂不是助长了歪风邪气?今后谁还养娘老子?都推给政府好了。
扶贫,还要扶志,扶起广大人民敬老孝老的精神。
刚到村办公室,熊旺的娘就找来了。
熊旺的娘这是第五次找到村里了。李贵海和村干部已经就老人的问题,几次上门调解,均没有效果。村长甚至请出了熊氏族长参与,但熊家的几个子女硬是油盐不进,你推我躲,死活不愿照顾老娘。村长曾动员熊旺的娘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但他娘流着泪说打了官司,儿女们的名声就坏了,她这个娘罪过就大了。万万不可呀。
也是,赢了官司输了亲情,在中国,孝道自古都不是靠法律来维系的。
熊旺老婆知道了,没有感谢婆婆大度,反而指着婆婆骂:“天天在外人面前败坏我们的名声,你配做娘吗?老不死的,活着害人啊。”又堵着村长的门骂村长缺德,挑拨老人告儿女坐牢,还威胁说要是他男人有什么事,她就死在村长家里。村长媳妇气得眼泪直淌,把一碗饭狠狠摔在地上。
村长和村干部们提起这一家就头疼,乡亲们也是直摇头。
村里为老人办了低保,加上农村老年社保,每个月有几百元的收入,老人自己种菜吃,生活倒是不愁。就是住的老房子破烂不堪,连电都没通。熊旺的新楼房就在边上,但怎么做工作,熊旺就是不给老娘通电。村里想帮老人解决,又不符合政策。
李贵海真怕一场大雨把老人的房子淋塌了。后果不堪设想。
还好他已找到解决办法。
现在熊旺的娘又找来了,哭着说她不想单过了,要跟幺儿住一起。原因让人心酸,熊旺的娘说她活不长了,万一哪天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李干部,村长,我真的活不长了,他爹要来接我了。”熊旺娘佝偻的腰背扭了扭,说得跟真的一样。李贵海的心也跟着疼,像被人扯了一把。
李贵海大声对老人说:“老妈妈,你放心,这回一定让你满意。”
村长说:“你有办法了?这几个狗东西可是滚刀肉,难弄。”
李贵海把村长拉到一边,如此这般耳语了几句。
村长说这样狗东西就能改,愿意养娘了?
李贵海说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畜生尚且如此,何况人哩。人毕竟比畜生高级。相信我。
村长叹了口气:“但愿狗东西如你所想,有所触动。”
李贵海用自己的车把老人送了回去,承诺过几天一定让老人欢欢喜喜地住进幺儿家。
第三天是星期六,李贵海没有回家,让村长把老人接到村办公室,他亲自打电话让熊旺马上到村部来一下。
熊旺不敢不来。李干部是县里的领导,不能得罪。
熊旺到时,办公室门前的场地上坐满了本村的乡亲。几个穿制服、帽子上有国徽的人和村干部们坐在一起。李干部端着茶杯陪娘和三个老人坐在桌子边。
村长笑眯眯地说:“党的扶贫政策好,大家都过上了好日子。我们村真正意义上的贫困户几乎没有了。”大家纷纷点头:感谢党,感谢党的好政策。村长看了看熊旺和其他几个对老人不孝顺的村民,又说:“你们还要感谢父母,没有他们含辛茹苦把你们养大,有好日子你们也没福气享。”
有人低下了头。村长又说:“百善孝为先,父母是菩萨。敬天敬地不敬父母,不算是人。”村长停了停,接着说:“今天有两个事,一个是熊旺娘还住在危房里,要求跟儿女一起生活;一个就是李书记提出的,为了倡导孝文化,喜迎重阳节,村里将举办‘尊老孝老,我为老娘洗脚’的活动。熊旺、志强、保国和刘军,今天你们的娘都在这里,就从你们开始吧。”
村长话音刚落,乡亲们兴奋地议论起来。
熊旺脸上挂不住,嘟囔一句:“真是脱裤子放屁。”
村长假装耳背:“你不服气?”
熊旺说:“我说多此一举。”
村长说:“你还想要奖励?”
大家哄堂大笑。
熊旺气急:“奖励你娘的脚!”
村长一拍桌子,脸上笑成了一朵花:“你要第一个给你娘洗脚?好,这就对了,就按你说的办。老少爷们都是见证。”
熊旺哭笑不得,又不敢发作,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李贵海站起来说:“大家别笑。我问大家一个问题,从我们呱呱坠地到长大成人,娘给我们洗了多少次脚?恐怕谁也数不清,也没谁去想这个问题。因为我们觉得那是天经地义的。大家都知道羊跪着吃奶是小羊在报母羊的恩。那我们又报了父母多少恩?孝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千百年来感动天地的孝子故事被编成戏文传唱流传至今。给自己的娘洗脚不丢人!前天我回家了,老娘行动不便,我平生第一次给我娘洗了脚,我是流着泪给娘洗的。我甚至觉得,是娘的脚板撑起了我的人生。”
李贵海喉头哽咽,眼里有泪花在闪。他接着说:“党的政策好啊,扶贫政策、惠农政策让大家都过上了好日子,可我们不能生活富了,精神穷了,连娘都不要了,那岂不是禽兽不如。”
大家都陷入了沉思之中,时间也仿佛停止了。
李贵海指着那几个穿制服的人说:“这几位是我的法官朋友,精通法律。今天放弃休息,应我的请求义务给大家解答法律问题。”熊旺这才记起场院上停着一辆警车,心里不由自主虚了一下。
李贵海接着说:“过去的朝廷命官,如被人举报不孝,轻者降级,重者罢官流放。甚至父母亡故,都须辞官守孝三年。我不相信在法治如此健全的今天,遗弃父母、不尽赡养义务的人能置身法外!”
村长率先鼓掌,接着是大家雷鸣般的掌声。
早有人把四盆水放在四个老人面前。志强、保国和刘军满面愧色的蹲下,细心的给娘洗起了脚。
熊旺虽然心里不服气,但今天气氛凝重,几位法官威严端坐,帽子上的国徽在阳光下闪着金光,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向他压过来。他不敢刺毛,他怕与这种气氛为敌。更不敢与代表法律的法官对峙。
熊旺把娘的脚握在手里,心里打了个寒颤。他今生似乎是第一次看到娘的脚。以前怎么没注意到,娘的脚杆好细啊,还没有小孙子的手腕粗。一张皱巴巴布满褐色老年斑的皮覆在上面,似乎轻轻一牵就能扯出骨头。娘小时候缠过足,并没有缠成三寸金莲,只是脚趾扭曲叠加在一起,成了畸形。指甲壳变厚弯曲,长进肉里,像穿山甲锋利的爪子。难怪娘走路一瘸一拐,老喊脚疼。老婆背后说娘是装的,自己竟然就相信了,也嫌弃讨厌娘装可怜。
扳开娘的五个脚趾,脚趾缝里腐烂发白,散发出死蛇的恶臭。熊旺已经闻到了死亡的味道。娘八十多岁了,父亲走得早,她是怎样把五个子女拉扯大的?风烛残年的娘,还有几年光景?
熊旺的眼泪啪嗒啪嗒掉在盆里。村长和乡亲们也流下了眼泪。一些往事放电影一样在盆里一幕幕闪现。
熊旺有一次和伙伴们在水库玩水,半夜发起高烧。那时都是山路,没有电话,也没有交通工具。娘背起熊旺就走,等到了镇医院,天还没亮。值班医生赶紧请示领导用救护车把她们送到县医院。县医院的医生说熊旺得的是急性脑膜炎,再晚来半小时就会留下后遗症,非痴即傻。熊旺从急救室推出来,娘一头栽倒地上,大家才发现娘的身上没有一块好肉,全是被刺条子划的血道道。人们几乎不相信,这个瘦弱的女人三小时摸黑跑了四十里山路。
娘伸出僵硬变形的手指,颤颤巍巍有点胆怯地轻轻抚摸着熊旺的头。娘涕泗横流:“幺儿啊,你都有白头发了。娘不中用,是真的老了。”
熊旺把头埋在娘的腿上,像做了错事的孩子呜咽出声:“娘啊,儿子不孝,对不起娘,儿子不是人!儿子该死!”熊旺抓起娘的手往自己脸上抽。
娘抱住熊旺,反而不哭了,瘪着缺牙的嘴安慰:“儿啊,是娘不好。娘拖累你们了。娘不求别的,只要你们都平平安安,娘死了眼睛也闭的紧些。”娘从怀里摸出一个布包,拿出几张百元票塞给熊旺:“儿啊,娘上不了街,你替娘买点零食给我的重孙子们吃吧。”熊旺哭得像老牛吭,抽成一团。
这就是娘啊!真是老话说的,只有瓜连籽,没有籽连瓜。任何时候都是娘牵挂儿女,忘记自己。想娘一个人住在没电的黑屋里,摸索着过日子,冷冷清清连个说句话的人都没有。自己住着敞亮的楼房,一家人热热闹闹,怎么就多了娘了?熊旺是真的知道错了。
熊旺还是不同意给娘的小屋通电。熊旺说要把娘接到他家楼房去住,他要把娘的旧屋拆掉,还要把姊妹几个都叫在一起开会,商量娘今后的赡养问题,从他开始好好孝顺娘。
当天晚上,熊旺第一次打了老婆两耳光,声音很响,好多人都听见了。据说村里还有其他人家的老婆也挨了打。几个厉害女人竟然没闹,这是村长和大家没想到的。
李贵海想到了,他跟村长说,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早已长进国人骨子里了。就像沉睡的记忆,一唤就醒。
几天后,村长上幼儿园的小孙女非要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洗脚,说是老师布置的作业。
 
    美文精选网